第八章

分了手,丹青把章先生的留言转告母亲。

梆晓佳怔怔地听着,一时没有反应,假作真时真亦假,她糊涂了,分不清楚丹青的话是虚是实。

饼半晌,她才苦笑说:“可能要转运了。”

丹青即时更正,“转机,不是转运,我们此刻运气又有什么不好?”

梆晓佳模着女儿的头发,“最不争气的父母往往有最懂事的女儿。”

“妈妈你在说什么?”

丹青变了个话题。

表面看,母亲完全四没事人模样,但丹青一颗心始终忐忑。

还有比这更令小丹不安的事情。

娟子咖啡室玻璃门不知给什么重物砸碎,穿一个大洞,黑溜溜,看上去阴森可怕。

丹青急问娟子:“怎么一回事?”

娟子精神十分坏,用手托着头,不想回答。

“我马上叫人来修理。”

娟子上楼去了,丹青立刻联络相熟的装修师傅前来。

小丹随即发现一个疑点。

若是顽童坏人用石头掷向玻璃门,碎片应该朝里。

此刻,玻璃碎片全在门外。

这证明是室内有人用硬物丢向玻璃门。

会是谁?

答案也很简单,不用推理大师也猜得到,屋里只有两人:季娟子、胡世真。娟子没有嫌疑,女人的力气没有这么大,武器是店内一张椅子,此刻它歪倒在一角,凳脚上还有玻璃锐角划损的痕迹。

他们吵过很厉害的一架。

是昨夜发生的事情。

丹青静静坐下来,百思不得其解。老远从巴黎赶了来,吵架?两个人加在一起,起码八十岁,应该有足够的智慧与经验做任何事。

可是他们选择吵架。

丹青惋惜地看着玻璃门。这扇门上的染色拼图玻璃是二十年代仿拉利克款的法式的确艺术,当年娟子阿姨花了不少心血自欧洲运回来。

一个鲁莽的姿势,便将之摧毁。

的确更加厌恶胡世真这个人。

他没有出现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

闯入别人的世界,应该为别人带来欢笑幸福,不是破坏别人生活原有的平安宁静。

装修公司派了人来,看到这种情形,也吃一大惊。

丹青吩咐:“用普通的磨沙玻璃权且先补一补,要快。”

堡人答应马上开工。

丹青不敢上楼去看娟子,只得耽在楼下。

胡世真回来了。

丹青老实不客气瞪着他,眼睛似要放出飞箭射杀他。

胡世真退到角落,自斟自饮,看着工人操作,一言不发。

丹青发觉他已晒成金棕色,象在沙滩上逗留过良久。

丹青与他僵持着,终于忍不住,开口说:“如果你不能使她快乐,离开她。”胡世真并不愠怒,他看丹青一眼,答:“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使她快乐过。”“你明知如此,却又不离开她,何苦来?”

胡世真凝视丹青,“你不会明白的,这种事,不临到自己身上,很难了解。”“我不是要管大人闲事,但我很爱娟子阿姨,请你网开一面,不要令她痛苦。”胡世真说:“原本,我是想令她快乐的。”

“我相信她要求并不高并不多并不苛,你真的做不到?”

他颓然,“每次都有意外。”

丹青听不明白,意外,什么意外,是谁出了轨道?

“就差那么一点点,”胡世真的声音变得很温柔,似喃喃自语,“上次如是,今次亦如是。”

丹青赌气不去睬他。

堡人小心翼翼地扛来了新玻璃,正缓缓镶上去,看情形要做到黄昏。

胡世真越早走越好。

他忽然转过头来,“你说得对,童言无忌,童言最真,我既不能使她快乐,还是快点离开。”

丹青冷笑,“你可不要哄我空欢喜。”

恨到极点,说话非常刻薄,连丹青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胡世真放下杯子,站起来走出去。

娟子咖啡店还做什么生意,客人死的死,散的散,店主心情欠佳,伙计无心侍候,简直七零八落。

娟子下来了,拢一拢头发,坐在适才老胡坐过的位子上。

她问丹青:“他走了?”

丹青劝道:“让他走好了。”

娟子不出声,转过头来,看着丹青笑一笑,神情倦慵。

两姨甥对坐着,直到工人把玻璃修补完毕。

丹青留神,娟子并不见得颓丧、失落、灰黯、彷徨、不安,看上去只略显疲倦,象是刚开完通宵会议,或是恰恰从长途飞机下来。

换句话说,娟子与她老朋友葛晓佳不同,她把情绪深深埋在心底。

丹青终于说:“胡世真说,十年前,他来探访过你。”

娟子点点头。

“在那个时候你们就应该结婚了,发生了什么事?”

娟子看丹青一眼,“我不知道你有兴趣知道。”

丹青不出声,怕阿姨怪她太过好奇。

“十年前,他自巴黎来,的确打算结婚。”

丹青侧耳细听。

“他终于结了婚,但,不是同我。”

天,难怪胡世真说出了意外,只差那么一点点,原来如此。

“他认识了别人,在短短几个星期内,他爱上她,把她带到巴黎,与她共同生活。”

“怎么可以这样!”

“你得问他。”

“那名女子是谁?”

“并不重要,张珍李珠赵玉钱芬,主要是他选择她。”

娟子的声音中并没有态度的怨愤,语气平静,很客观地把故事说出。

“他们在一起可快乐?”

“我不知道,我没有问,我不好奇。”

“但是十年后,他再度出现。”

娟子点点头。

丹青觉得不可思议,“你仍然爱他,你心无芥蒂?”

娟子自己都忍不住讪笑,不加以否认,即表示默认。

世上挤满异性,她却与他纠缠十余年,够了,要不结合,要不分手,要不结合之后再分手,这样拖下去,两个人都会垮掉。

娟子轻轻说:“他这次来,也是为了结婚。”

丹青叹口气,看样子极难结得成功,而他俩,再难有第二个十年。

“礼服都买好了,挂在楼上的衣柜里。”娟子又笑。

丹青觉得她不应该笑,又不是在说什么愉快的事。

娟子的笑意越浓,气氛越是诡秘,丹青寒毛忽然都竖了起来。

“你没有见过我那套礼服吧,很漂亮,有小小头纱。”

娟子的声音很低很低,象是呓语。

丹青把手按在她肩膀上,“阿姨,你累了,去睡一觉。”

“也罢,丹青,你回去吧。”

听他们大人的故事,听得头痛。

丹青掩上补过的玻璃门,一抬头,便看到红色小跑车。

司机看到她,响号,“阮丹青,送你出市区。”

丹青冷冷说:“林健康,此刻就算下冰雹,我也不上你的车。”

林健康满腔委曲,“你还恨我?”

“谁有空恨你这种人。”

“看,丹青,就因为我同小由没有结合,你就谴责我一生?”

丹青停下脚步来,“我劝你立刻把车驶走。”

“丹青,你别傻了,我知道你好心地,代小由抱不平,淡这完全是不必要的,小由早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人家如胶如漆,情况热烈。”

丹青转过头来,“真的?”

“我骗你是小白兔,你看,大家各得其所,谁都没有吃亏,你又何必咬定我是坏人?”

这林健康一嘴歪理。

这么快,这么快就找到新的伴侣?旁观者还替她不平,她的伤痕却早已痊愈平复。

这算不算讽刺?

“这里附近的人都知道小由与其蜜友天天在转角小沙滩海浴,你去一看就知道。”丹青真想过去看个究竟。

“公众场所,不算窥人私隐。”林健康加上一句。

说着洪彤彤来了,照规矩敌意地瞪着丹青,她的日子也不好过,既从别人手中抢了男友过来,又怕别人把他再度抢走。

难为林健康,象战利品,自一个女孩手中转到另外一个女孩子手中,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居然还洋洋得意。

丹青别转头就走。

沙滩就在停车场边小路下边,丹青身不由主地兜过去。

走到海旁,丹青深深吸一口气,空气清新带着盐花香。

她坐在石阶上,用手遮住阳光,看那忽绿忽蓝金光万道的海水。

一整个夏天,丹青都没有来过,去夏一下水,被水母蜇了一下,待伤痕褪却,已经失掉兴趣。

比起今年夏天,去年一点点小挫折,还真不算一回事。

潮汐沙沙打上海滩,又退回去,新月形滩头并无泳客。

有人。两个人正渐渐向岸边游近,看样子还是健将。开始是两个小黑点,渐渐看出是一男一女。

终于听到他们清脆的嘻笑声。

那女子先跃上水来,一身蔷薇色皮肤,穿着小小泳衣,身段无瑕可击,湿发搭在肩上,象出水芙蓉。

丹青认得她,她正是顾自由。

她的男伴也上来了。

丹青看清楚,不禁如雷殛般呆住。

胡世真,是胡世真。

他,竟会是他,原来他天天在这个沙滩上陪小由嬉戏。

丹青巴不得立刻转身跑开,回去洗干净双眼,可恨双脚似钉在石阶上,无法动弹。

这时,他俩挥一挥身上水珠,也看到了丹青。

彼自由摇手,“丹青,是丹青吗,下来呀。”

丹青眼前冒起金星,阳光,一定是阳光刺到眼里。

胡世真没有太大的意外,象是知道迟早会碰见丹青。

他在沙滩上躺下。

小由迎上来,“丹青,好久不见。”

丹青指着胡世真,“你同他在一起?”

小由点点头。

“你知道他是谁?”

小由顺手取饼一条沙龙裙子系上,掠一掠头发,格格笑起来,“他叫胡世真,不是吗?”

到这个时候,丹青已经知道无法与小由理论,只怔怔看住她。

“丹青,你怎么了,你脸色好难看。”

“你同他在一起?”丹青再问一遍。

“是。”顾自由答:“你不为我高兴吗。”

“你们到什么地步了?”

“嗨嗨嗨,丹青,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你的人吧。”

小由边说边笑便揽住丹青的手臂,丹青出力挣月兑她。

小由怔住。

丹青绝望的眼神使她震惊。

胡世真在那边发言:“小丹想知道什么,让我告诉她。”

丹青发觉她的腿可以移动了,她飞奔上石阶,听见顾自由问:“丹青是怎么了,这不象她,我追上去看看。”又听见胡世真说:“不要去,她没事的。”丹青已经跑远了。

一头一额是汗,她靠着公路车站的栏杆喘息。

“丹青,我正找你。”

她转头,看到乔立山,如看到救星一般,呜咽地说:“你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乔立山一向觉得丹青冷冷的十分能说会道,是个独立伶俐的女孩子,此刻她象是受了很大的刺激,神情惊惶,他不由得着起急来。

“不是有人欺侮你吧?”他追问。

丹青摇摇头。

乔立山松口气,“这几天我一直忙着照顾师傅,你那边发生什么事?”

丹青回过神来,这才发觉紧紧握着乔立山的手,两个人的手指与手指紧紧交叉在一起,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她不愿意松开,心里比较踏实。

“我刚才到咖啡店找你,季小姐说你已经下班。”乔立山端详她,“你看你脸色惨白,似见过鬼似的。”

丹青情愿刚才见的是两只无常鬼。

只听得乔立山说:“现在好一点了,手心也开始暖和。”

他放开丹青的手。

丹青问:“艾老先生走了没有?”

“明天动身。”

“老人家适应得这么好,真不容易。”

乔立山说:“我也佩服他,但有时神情也很恍惚,一次叫我打电话把师母自咖啡店叫上来。”

丹青恻然。

“我说师父,你知道我办不到。他猛地想起,便回房去,紧紧关上门,半天没有出来。”

丹青抬起头,“乔立山,你认不认得真正快乐的人?”

“这个问题,人类问了有几千年,都得不到答案,你希企我站在路边马上给你答覆?”

丹青笑了,她跟着乔立山上车。

“来,我们出市区再讲。”

乔立山当然不是木头人,如果到现在还觉察不到丹青流露的倾慕之情,也未免太不敏感了。

就因为这样,他更加要小心翼翼。

丹青问:“我们去哪里?”

“送你回家。”

“什么,你不约会我?”

“丹青,我比你大很多。”

“胡说。”

“我已经二十七岁了。”

“那算得什么呢。”

“对,不过是区区两个代沟。”

丹青不高兴,“别把我说得那么幼稚。”

“你应该与同年龄的朋友一起玩。”

丹青想到张海明,遗憾的说:“但是,他们都幼稚得不得了。”

轮到乔立山笑。

这是成长的律例:大人不了解他们,同年龄的小朋友不懂事,生活沉闷无匹,是以心特别躁,意特别烦,脸上的小疱不肯平复下去。

乔立山也经过这一个阶段。

丹青问:“真的没有地方可去吗?”声音小小软软,央求意味很重,一她性格来说,已经作最大委曲,阮丹青,不象是一个常求人的人。

乔立山不忍心,他犹疑一刻,“这样吧,到我处听音乐吧。”

“好极了。”

丹青就是不想那么早回家。

“只是,单身一个女孩子,到独身汉公寓,方便吗?”

“看是谁的公寓。”丹青看他一眼。

“你好象对我很放心。”

“我很清楚你的为人。”

乔立山揉一揉鼻子笑起来,“你所看见的,不过是表面现象。”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很多女孩子都这么说,结果错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娟子阿姨,丹青立刻想到娟子阿姨,她的心一沉。

“溺或许不知道,”丹青轻轻说:“艾老太太在生的时候,答应把你介绍给我,有她做担保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丹青平时不会这么大胆,今天却率性而为。乔立山意外,“师母真的说过?”

“我不会骗你。”

“其实我并不可靠。”

丹青嗤一声笑出来,“你放心,我不会缠住你,别把自己说得一文不值,好让我死了这条心。”

乔立山只得尴尬地笑。

丹青只觉他一言一动皆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潇洒之意。

十八九岁的小男孩就是少了那种味道。

乔立山住在他大哥的家。

两兄弟都未婚,他说,到了这种年纪,还不打算结婚,或许就一辈子不会结婚了。

丹青听了这样的话,完全无动于中,乔立山不得不承认小女孩子可爱,换了个廿七八岁的大女孩,听到上诉论调,不多心才怪,一定认为对方没诚意。廿七八岁,是女性最想正式有个家庭的年纪。在这之前,象丹青,只想好好谈一次恋爱,要求很低。一旦过了三十,思想又搞通,开始游戏人间,随遇而安。公寓雅致清朗,布置简单。

丹青挑一张爱司型情侣椅子坐下来。

乔氏兄弟一定在这里招呼过无数单身女客。

乔立山斟出饮料递给丹青,很高兴她已经恢复平日的俏皮,刚才,她分明心中有事。

丹青问:“你几时回老家?”

“幸亏不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姥姥家。”

他老爱这样打趣丹青,她看他一眼,不去睬他。

丹青目光四处浏览,落在书架上,“咦”的一声,停留不动,象是发现新大陆。她走到书架前面,“这里有方渡飞全套著作,你大哥是小说迷?”

乔立山没有表示什么。

“我以为只有我才拥有整套方氏作品,永不外借。”

“是吗,女孩子喜欢看小说,不算稀奇。”

“你总把少女当作低等智慧生物,马马虎虎混日子的小动物,给什么吃什么,给什么看什么,不知好歹,不动选择。”

“丹青,别多心。”

丹青笑,“大男人作风。”

她用手划过方氏丛书,回到椅子上,搁起腿。

“要听什么音乐?”

“我很小就开始看方渡飞。”

“啊。”

“那大概不是他的真名字,但谁在乎,他是老伯伯也无所谓,读者不过挑好看得来看,作者是俊是丑,是善是恶,读者才不理。”

“真的吗?”乔立山意外。

“当然,谁见过方渡飞?他老人家长居北美洲,谁知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你猜呢?”

“何必花这个脑筋。”

乔立山只是笑。

丹青觉得有点不大妥。

渐渐一幅幅图画连在一起,换了平时,拼图游戏早告结束,但近日来发生太多事,她由得一块块碎片搁在那里不动,现在,现在这些碎片自动凑到一起。艾太太说过,方渡飞是艾老的学生,这么说来,他是乔立山的师兄。

不,丹青心底水晶似清晰,这家伙,他就是方渡飞本人。

她笑了。

尽避心事重重,这一份非同小可的惊喜还是令她衷心欢欣。

“你明白了。”乔立山说。

“要这么久才想通,不算聪明。”丹青指指脑袋。

“你没有把两个名字联在一起而已。”

“乔立山才是你真名字?”

他点点头,“家母姓方。”

丹青从头到脚又打量他一次,乔立山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丹青说:“奇怪,太迟了,先入为主,我只觉你是乔立山。”

他大笑,“我的确是乔立山。”

“但方渡飞比乔立山出名,兼比较有成就,所以你应该是方渡飞。”

这番话开头不易明白,想一想,又有真理存在。

的确怪同情地说:“很矛盾吧,既要做方渡飞,又要做乔立山。”

乔立山怔住,慢慢回味,然后回答:“做惯了也不算什么,开头的时候,比较天真,一时觉得自己不是个普通人,一时又醒悟过来,觉得再平凡没有。”丹青侧着头,“我仍然觉得你是乔立山。”

“好极了,坦白的说,方渡飞的朋友比较多,一般人对他兴趣较大,乔立山则过着颇为寂寞的生涯。”

“唉,本来一直以为见到方渡飞,不知有多少问题问他。”

“请问。”

“算了,我会在他著作里寻找答案。”

“太感激了,你真是好读者。”

“背着一个盛名生活,也很辛苦吧。”

乔立山苦笑,没想到丹青这么体贴了解。

“可是,为什么人人都追求名气?”

“我不知道,”乔立山答:“待我名扬全球时才告诉你。”恁地谦虚。

丹青觉得应该转移话题了,“乔大哥干哪一行?”

“他是机械工程师。”

“呵一文一武。”

“你升学手续安排妥当了吧?”

“过两日就要去领事馆,接着出飞机票。”

“丹青你有没有发觉,夏天一过,我们都要离开这里。”

丹青点点头,她早就发觉了,之后能否见面,就得靠额外缘分。

“对你来说,必定不容易,第一次离开家,告别亲友。”

“我会战胜环境的。”

“是的,我们都会得胜,隔了一段日子,说不定如鱼得水,有更大的发展。真是卑微,一点点阳光,一点点雨水,就活得高高兴兴。”乔立山语气惆怅。丹青想一想,“这就是你超人的敏感吧,感慨良多。”

他笑,“年纪大了,恐怕会变成唠叨。”

接近中年,感性锐减,文章就没有那么好看,恐怕要改写学术性文字,方渡飞也有事业危机。

“丹青,我送你回去。”

“你几时回家?”

“我最迟九月中要走。”

“我再约你。”

“这是我家的号码。”

“你不再回咖啡室了吗?”

“有许多正经事要办,况且,咖啡室根本没有生意。”

“季小姐原意也不是要赚钱,那地方很具沙龙雏形。”

到街上取车时,丹青才发觉天已经黑了,竟在乔家逗留这么久。

这两个小时过得特别快,统共不象一百二十分钟。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