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四海盼望再见老孙一面,但是像一切盼望一样,这个盼望,自然也落了空。

不过出乎他自己意料,他竟会得听一两句广东话了,连陈尔亨都说:“外甥似舅舅,这孩子聪明。”他忙着做翻译。

甥舅住在码头附近一间小客栈里,那个地方,叫做西环。

香港广东人比他们吃得好。

整个街市是新鲜的鱼肉蔬果,物价廉宜。

有一种水果,闻一闻,一阵奇异的香气,叫女人狗肉。

街上女子也多,穿短衫裤,木屐,走起路来哒哒哒十分响亮,据舅舅说,一些是下人,一些不是正经人,真正的大小姐,并不抛头露面。

舅舅每日带他出去做生意。

街上用布缠头的黑人是红头阿三印度人,红头发绿眼睛白皮肤的是外国人,来自英国。

到处挂着米字旗。

四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旗号。

舅舅见识多广,告诉他:“香港是英国人的地方。”

“什么?”四海笑,明明住满了广东人。

舅舅俏俏说:“一打输了仗,割给英国人了。”

四海的语气也犹疑起来,“嘎,就这样送给人家了?”

“可不是。”

四侮追问:“将来,可否讨还?”

舅舅压低了声音,“人强马壮的时候,也许可以。”

四海试探地问:“再打一次,赢了,叫他们也割地给我们。”

陈尔亨苦笑,他是一个跑码头的浪荡子,行过万里路,也等于读过一点书,他答:“我们打不过人家。”

四海还想问下去,但心里隐隐觉得事情十分复杂,说给他听,他也不会明白。

半晌舅舅说:“人家有枪炮,轰一声响,老大的船即时穿一个大洞,乖乖地沉下水底。”

“人呢?”

“化为霁粉。”

四海不敢言语。

至少这段日子,舅舅同他吃得饱,这才重要。

四海猜想舅舅会与他新结识的朋友老孙谈得来,他俩都聪明。

吃遍西环,四海最欣赏云吞面,广东面细且黄,开头不以为会得好吃,咬下去,有点韧,香、爽口、美味,一口汤鲜得不能形容,云吞小小,细致,刚一口,四海每次都可以吃三大碗。

那一个下午,舅舅把外甥带到六合行去。

店堂深且暗,经过伙计通报,他们坐在红木椅子上等,四海抬头,看到墙上悬着斗大两个字:六合。

此时,四海已经十分喜欢香港,他不介意留下来做三年工,再苦也值得,省吃省用,带着小小财富口家,届时,母亲与弟妹就不必担心生活了。

等半晌,一个瘦削中年汉子出来,一见陈尔亨,便哼了一声,“你来了。”

陈尔亨陪笑,“可不就是我。”

四海看这情形,便知道舅舅并不算吃得开,他在六合堂不受欢迎。

陈尔亨见势头不对,立刻说:“李竹,你尔我人情。”

那个叫李竹的人露出一丝厌恶神情,但随即不动声色淡淡问:“这次要怎么样?”

陈尔亨咳嗽一声,“这孩子是我外甥,家穷,吃不饱,跟我出来找工做。”

李竹炯炯目光上下打量四海,“此人真是你亲舅舅?”

四海点点头。

陈尔亨陪笑,“我骗你作甚,李竹,听说金山在筑铁路可是?”

李竹抬起头,“这孩子几岁,你那么急叫他去送死?”

“十六几了,是大人了,李竹,你说话恁地难听。”

“我已经够人用。”

陈尔亨忽然发恶,“李竹,外头都知道你一口气招募了千多人,金山那边还嚷要增加人手,你故意推搪我!老陈,那种地方不是孩子去得的。”

“帮个忙,家里实在没有容身之处了。”

“在香港找份差使好了。”

陈尔亨站起来,‘我听说金山那边一天付工人两块钱一你想想。储够三百块钱就好回家,什么苦都值得。”

一大人一天工资是一块半。”

“一块钱也值得,一两年好上岸。”

李竹瞪着他,“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陈尔亨擦擦鼻子,尴尬地答:“我怕冷。”

“你怕死!”

“李竹,你天生一张乌鸦嘴。”

“我讲的是实话,去年铁路上死了两百多人,病死有冻死有溺毙摔毙的统统有。”

陈尔亨气馁,“李竹,你几时生的好心,厨房,厨房总得用人,叫他去担担抬抬,洗洗盘碗。”

李竹看着四海:半晌道,“八毛钱一天,先付四十元手续费,以后每赚一元,六合行抽二仙半。”

“你六合行是强盗窟。”

“六合行是我的就好了。”

“我们交不出四十元。”

“那就谈都不用谈。”

“李竹,你欺人大甚。”

那李竹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陈尔亨顿了顿足,带四海忽忽离去,在门口,与一个四方脸汉子撞了一下,脚步踉跄,想要骂人,见人块头大,才忍气罢休。

四海心中闪过一丝恐怕,那大汉,也是应徽往金山做工的吧。

他想都没想过要去金山。

舅舅只告诉母亲要带他到香港,他连什么是铁路都不晓得,听那个李竹说,那是个送死的地方,最令四海不明白的是,送死还得先缴付四十元,而且还是金山那边的钱,金山金山,付的恐怕是金子。

陈尔亨没有把外甥带返客栈,他气忿地一逞住东走。

大路沿海,那日阳光极好,很快晒得四海一头汗,陈尔亨走到一半已经喘气走不动,四海知道他不叫车是因为没有钱。

四海更加沉默,呵舅舅的钱用光了。

陈尔亨越走越慢,月兑了衣裳,四海替他拿着。

终于,他吁出一口气,“到了。”

四海拾头,那是一幢簇新三层高砖楼,最高一层有湿衣裳晾出来,正滴水。

陈尔亨一步一步捱上楼梯去。

四海在他身后推他背脊,帮他上。

此情此景,不是不滑稽的。

到了楼上,陈尔亨大力敲门。

那扇漆翠绿色,鲜艳欲滴,难得地好看。

门上一道小小的门打开,他们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情。

“找谁?”

“翠仙。”陈尔亨一肚子气。

四海一呆,翠仙,谁也叫翠仙?

他张大了嘴。

屋内人又问:“谁找翠仙?”

“老陈。”

小小门关上,大门根本没打开过。

半晌,‘脚步声自远至近,大门终于打开,一进来。”门里站着一个梳辫子的婢女。

四海跟着舅舅进屋。头也不敢抬。

一踏进去,才发觉居高临下,自窗户可以看到整个碧蓝的海,海中央静静停满许多大船,风景真正好。

窗户大得奇怪,一直到地,两边镶着织绵慢子,四海心中喷喷称奇,父亲在生时,自上海带返给母亲的衣料,还没有这样亮丽。

陈尔亨示意他坐,四海挑一张鲜红色丝绒面子有扶手的椅子坐下。

坐垫却是柔软的,舒适无比。

四海深深讶异了。

这是什么人的家,那么多新鲜玩意儿。

忽然之间,四海听到当当当当当五下,像敲锣似,抬起头,发觉声音自墙上挂着一只木盒子发出,盒子上方有一只罗盘,下边一只摆舵,不住两边摇晃,细听还有滴喀之声。

四海猛地想起,这是西洋时辰钟。

先头那婢女斟出两杯饮料,用银盘托着。

四海一见那透明闪亮的琉璃杯已经有好感,正口渴,拿起杯子呷一口,那黄色饮料香蜜可口,不知是什么东西,四海一饮而尽。

此际陈尔亨又得意起来,“这是花旗橘子水。”

他们要等的人还没有出来。

不过快了,珠帘内传出银铃似的嬉笑声。

不知恁地,四海忽然涨红了面孔,于是眼观鼻,鼻观心,动都不敢动。

四海发觉舅舅悠然自得,他十分佩服他的能耐,尽避许多人认为陈尔亨不堪,四海却深信他有可取之处。

就在此际,一阵香气扑鼻,一把娇滴滴的声音问:“陈尔亨,什么风把你吹来?”

四海忍不住,耐力不够,他拾起了头。

见到了屋子的女主人,叫他瞪大眼,张大嘴,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只见她十八九岁年纪,一头深棕色卷发披散垂在肩上,雪白皮肤,高鼻梁,分明像外国人,可是看仔细了,那张俏丽的鹅蛋脸又不完全不像中国人,但是,又怎么解释她那双蓝眼睛呢。

呵那真是一对猫儿眼。

最惊人的却是她一身衣着。

那叫口海脸红耳赤,她衣不蔽体,露着胸口一大片皮肤,光着膀子,手腕叮铃当嘟戴满镯子戒子,手持一把黑色花边描金揩扇,正一下没一下扇动。

一双穿红色缎鞋的天足,自裙底伸出,不住轻轻抖动。

四海心底嚷:怎么天底下有这样的女子!

陈尔亨开口了,“翠仙,念在旧日,帮个忙,我外甥想出去,求你在李竹跟前说句好话。”

“哟,”那叫翠仙的女郎用扇子遮住嘴,笑了起来,“多干脆,陈尔亨,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一开口,必定是你要怎么样怎么样,从来不替别人着想。”

陈尔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四海愕然,这样好看的女子,嘴巴这样厉害。

好看?是,真好看。

四海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在这时候,女郎也注意到他。向他招乎,“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四海嚅嚅答:“我叫四海。”

“嗯,”女郎沉吟,“五湖四海,你们中国人老以为世上只得四个海洋,实际是不对的,地上一共有七个大海,几时你遨游七海,那才好呢。”

四海神往,没想到她说话那么好听。

“不过,”女郎接着笑,“你有陈尔亨那么一个舅舅,可真值得同情。”

“翠仙,你讲完没有?”

翠仙转过头去,冷冷看着他,眼珠子似两颗宝石。

“翠仙,没有我老陈,你是没有今日。”

没想到翠仙点点头,翡翠耳坠子打秋千似的晃动一回子,

“是,是你在澳门人口市场把我买下带到香港,又放我出来做生意,才有今日。”

四海听了,又大吃一惊,呵,花花世界,无奇不有。

陈尔亨沉默一会儿才说:“你自己聪明,又有手段,才有今天。”

女郎嫣然一笑,“谢谢你称赞,不敢当。”

“我床头金尽,翠仙,你高抬贵手。”

“您老也不能天天来。”

“翠仙,休说闲话。”

“你为何急急要甩掉这位小朋友?”

陈尔亨急了,“你见过他吃相没有?一天足好吃一条牛。”

又是怨他吃得多,四海感慨,再也没有其他原因。

那女郎笑间:“当初,你又为何把他自乡下带出来?”

陈尔亨不出声。

女郎颔首,‘您老做了蚀本生意,满以为将他卖作学徒,也可以捞一点,没想到英国人新近立了例,不准贩卖人口,违者坐牢,所以你僵住了,可是这样?”

四海抬起头来,心都凉了。

原来舅舅心怀不轨。

陈尔亨犹自答辩:“我会卖我的亲外甥?”可是理不直气不壮,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只得干咳数声。

那女郎轻轻哼了一声。

她得意地晃动双肩。

四海发觉女郎虽然坐着,全身却总有一个地方在摇晃,使人眼花撩乱。

她看住四海,“小兄弟,我付你盘川,你国家去吧。”

四海内心凄苦,不妨对这女郎讲者实话吧,“回去也无立足之处,”他硬着头皮说:“我愿意去金山。”

陈尔亨冷笑,“听见没有?”

那女郎纳罕,“可是修铁路的地方不在花旗国全山,那是北方加拿大国的一个偏僻小城,叫温哥华,统共只有三万多人口,成年寒冷落雨。”

四海听了,更如冰水浇头。

“小兄弟,你还想去吗?”

四海鼓起勇气,抬起头,“男儿志在四方。”一定要出去找生路,否则弟妹永无吃饱之日。

女郎竖起大拇指,“好,有志气,你不像你舅舅,我成全你。”

陈尔亨至此才松口气。

罢想胡调几句,忽闻敲门声,婢女去一看,回头急促他说:“罗便臣上尉来了。”

女郎顿时变色,立刻站起来,“老陈,你与小朋友且躲到工人间去,小蝶,他们提你的表兄弟,听见没有?快,快。”

陈尔亨立刻喃喃咒骂。

四海倒底年轻,随即把适才愁苦丢在脑后,决意先看了热闹再说,呵,在里一日间发生的事,多过乡下一百年,吃点苦也值得。

陈尔亨退到工人房,心不甘情不愿,“杂夹种倒底是杂夹种,没一点大方。”

“四海轻轻问,“什么?”

“你看不出来?她是葡萄牙人同客家女人生的杂种,无人认领,自称姓何,改一个中国名字,叫翠仙,十二岁便被养父母卖到火炕,吃不住苦,逃出来,在阴沟边讨饭,一头疮一身病,不是我老陈搭救,早就烂死街头,能有今日这样好吃好住,细皮白肉?”

四海不出声,呵各人有各人的故事。工人间也十分通爽光亮,看出去晨郁葱葱故山坡,树木茂盛,整年长青。

连陈尔亨都问:“什么香?”

四海指一指面前一双瓷碟,只见碟子里浸着密密麻麻的白兰花,猜香扑鼻。

陈尔喃喃说:“你别看香港是块小地方,都说这里风水好,气数大利南方,更走一百多年运,不久还有一个劫数,之后便顺顺利利,一日好过一日,居民要名有名,要利有利。”

这番话不知是听哪个江湖卫士说的。

四海月兑口问:“什么劫数?”

陈尔亨说:“天机不可泄露,只说劫数自车洋来。”

才聊得起劲,甥舅忽然听到外头有争吵声,’讲的是外国话,陈尔亨侧头一听,“不好,冲进来了,”话才出口,工人间门被一脚踢开。

门外站着一个黄头发外国人,身穿军服,吹须碌眼,手已经按在腰间的火器上,厉声问:“你们是谁?”

性命交关,陈尔亨即时随机应变,“大人,”他期期艾艾他说:“大人,我们是小姐婢女的亲戚。”

那女仆十分伶俐,立时往陈尔亨脸上啐道:“来讨饭的穷鬼!”

那洋人并不笨,瞪着他们看,四海心中无怕,但然相对,是那双明澄无邪的眼睛说服了罗便臣上尉。

他迟疑片刻,转身退出去。

婢女口舌占了便宜,咭咭地笑。

四海猜想她见惯了这等惊险场面。

陈尔亨恨得牙痒痒,然而在人檐下过,焉得不低头,不得不忍声吞气。

外面的争吵还没有停止,那洋人与翠仙不住用外国话对骂,四海一个字听不懂,也知道情况恶劣。

陈尔亨冷笑连连。

忽然之间翠仙一声尖叫,接着有重物坠地声,然后大门膨一声关上。

就在这个时候,艳阳天忽辣辣劈下一个旱雷,乌云迅速聚合,天色顿时阴暗,一阵撒豆似,下起大雨来。

陈尔亨回到客厅,只见翠仙正缓缓挣扎着爬起来,左边面颊肿起一大块,嘴角流血,分明是捱了打。

她咒骂:“狗娘养的,他拳头再碰到我,我宰了他。”

陈尔亨扶起她,不言语。

翠仙衣裳有好几处被撕裂,婢女出外衣披在她身上。

她倒了一小杯唬琅色的酒,一饮而尽。

此时,陈尔亨明明可以乘机奚落她几句,他是他没有那样做,江湖有江湖的守则,况且他还有求于她。

翠仙不住地骂,忽然之间停了,怔怔地挂下两行泪来。

陈尔亨对她说:“看开点,这是英国人的地头。”

四海在一旁不出声。

能够哭还是好的,父亲去世之后,线亲一直没有哭,不但不哭,还时常含着笑,这才叫四海害怕。

陈尔亨说:“我们走了,你休息一会吧。”

谁知翠仙叫住他俩,并且取出钱来塞在陈尔亨手中。

她大概认为还是陈尔亨这个患难之交对她有点真心吧,故沙哑着声音说:“我会替小家伙想办法,李竹那边包在我身上。”

四海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翠仙明明自身难保,仍肯为他出力。

想说几句话,可是老实的他哪里开得了口,只得作罢。

但是翠仙知道他意思。她拭拭嘴角的血迹,苦笑道:“小兄弟,你会有出息的,说不定哪一日,你还帮我的忙呢。”

陈尔亨拉着四海离去。

有了钱,大雨也不怕,甥舅立刻叫了部人力车,并排坐,拉下油布,舒舒服服回西环去。

四海却有点不安。

“拉车的年纪已不小,我年轻方壮,却骑在他身上。”

“发疯,这就叫你难过了?告诉你,罗少爷,这不止是个人骑人的世界,这还是个人吃人的世界呢。”

四海顿时噤声。

饼一刻,四海又问:“洋人为何同翠仙吵?”

陈尔亨一怔,看外甥一眼,不知如何回答,过一刻,他说:“他不准她见别的朋友。”

“呵,他打算同她结婚。”

“不,他在英国有未婚妻。”

柄海说:“那就不公平了。”

“是呀,又拿不出钱来,但是天天上来闹。”

四海失声,“那怎么办?”

陈尔亨咕咕笑,“你放心,翠仙有的是办法,小小一个罗便臣,难不倒她,她还有其他有力的客人可以赶走他。

呵。

他们口到客栈,吃饱了,说一会话,四海没有心事,便打起瞌睡来。

陈尔亨手头一松,坐不住,出外留哒。

客栈是一间间板房,什么声音都听得到,夫妻吵架,婴儿啼哭,老人申吟,床上有臭虫,咬得人怪痒。

但一切都难不倒四海、他想着故乡的明月,母亲的叮咛、以及弟妹可爱的面孔,便进入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有人大力推他。

四海惊醒。

睁开眼睛,只见房内黑压压都是人头。

罢想说话,已被人大力掩住嘴,四海本能挣扎,“是我!”那是他舅舅,四海放下心来。

站在陈尔亨身边的是一个瘦削的男子,四海认出他是六合行的李竹。

另外还有一人面壁而站,个子比较小,身披一件长黑憋,看不清脸容。

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叫四海好不讶异。

陈尔亨压低声音,“听着,四海,莫作声。”

四海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只见舅舅取出一把剪刀,咔嚓一声,剪掉了他的辫子,再咬一咬牙,把他自己的辫子也剪断。

他扔一套衣裳过来,“换上它。”

四海不知是什么事,但是十分听话,立刻剥上多日未洗旧衣换上新衣,接着舅舅也更了衣。

只听得李竹没声价催促,“快,快,莫连累我。”

他们一行四人即时离开小客栈。

上了人力车,模黑来到码头。

雾掩拢来,各人站在码头上,看不见腿,雾气徘徊在他们腰间,白茫茫浮沉不定,十分诡异。

只听得李竹沉声喝道:“下船去!”

陈尔亨拉着两个人随着一块木板洲走下舢舨。

每走一步,木反颤动一下,一脚叉空,就要落水在黑色海面驶出去。

月亮悄悄在乌云边探出一角脸。

在月光下,四海看到他身边那小蚌子的面孔,吃了一惊,那人是翠仙!

她为什么要在浮刻逃亡?

只见翠仙脸色惨白,作男装打扮,嘴唇紧紧闭着,一双蓝眼珠蓦然失去了生气,呆滞地凝望天空。

她忽然觉察有人注视她,惊惶转过头来,只是四海,稍微放心,伸出手,紧紧握住四海的手。

她的手如一块冰。

四海没有挣月兑。

他父亲去世后,母亲也这样握住他的手,手心也一样冰冷。

一定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否则这些见惯世面的人不会惊惶失措。

李竹协助他们逃亡,已经担了天大的关系。

倒底是什么样的纰漏,令翠仙仓惶离开她多年建立起来的安乐窝,乘船逃亡?”

四海看到前方有亮光,一只大船像怪兽似蹲在海中央,即将起航,气笛连连咆哮,吓得他们三人弹起来。

有水手丢下绳梯,陈尔亨先爬上去,接着是翠仙,她力气不够,抓住两次都滑摔下来。

四海忽然说:“趴到我背上,快,我背你。”

翠仙双臂紧紧箍住他脖子。

四海提一口气,不知何处来的神力,手脚并用,像一只猿猴般,背着翠仙,敏捷爬上绳梯,直达大船甲板。

只见船身两边浪花激起,船已起航,那只渡他们过海的小舢版转瞬间影踪全无,已月兑离是非地。

曙光在东方出现,天色将明。

水手把他们三人带到船底一个暗舱里。

翠仙像是精疲力尽,倒在一角,动也不动。

四海这才定下神来,发觉他已离开香港。

船往何处去?他还不知道,他也没有发问的习惯,四海从容地听天由命,他个性如此,民族性也如此。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