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芳契用手覆额。

警察礼貌地问:“张小姐,我能进来看看吗?”

芳契指着警察,“你进来,他不可以。”真没想到这个看门人会得赤胆忠心。

警察出示证件,进屋,坐下,客气他说:“张小姐,请你解释一下。”

芳契忽然觉得,一个人要消失,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她又一次把所有的证件摊开放在桌子上,“这是一个误会,我就是吕芳契本人,你不信,可以拨到西区分局去问你的同事,他们检验过我的指模。”

警察猛地抬起头来,他显然听过这个故事,吕芳契故事早已流传。

他曾经讥笑同事无稽,此刻被他亲睹奇迹女主角本人芳容,惊愕得他说不出话来。

饼半晌,他用无线电话与西区分局联络过证实无误,只得站起来告辞。

芳契为他开门,那司阍还未走,还站在门外等消息,看见警察出来,连忙补充资料:“吕小姐年约四十,是个中年妇女——”

芳契一听,恶向胆边生,霍地转过身来,喝道:“胡说八道,吕芳契才没有四十岁,你瞎了眼了!”

那司阍退后两步。

警察同他说:“此处并无可疑。”他准备鸣金收兵。

四十岁,气得芳契,无故在她头上加添五六年,女人哪里吃得了这种亏,差太远了,就医学上来说,三十四五岁妇女尚能安全生育,到了四十,希望与机会都微之又微,岂有此理,焉能相提并论。

拍上门,芳契犹自气淋淋。

她问光与影:“你俩见过我,老老实实他说,我当时的外表看上去值几岁?”

扁踌躇一会儿,反门:“你指地球人的岁数?”

“不得混赖,请即清心直说。”

这一刻,影出来答:“现在你还问这种问题干什么;你看上去明明是个少女。”

“说!”芳契伤心得不得了。

“我们讲聪明才智,外形又算老几。”

“我当时看上去是否比真实年纪大?”

“你这个人也太固执了。”

芳契呆在电脑面前,原来是真的,原来她真的未老先衰,原来在别人眼中,她比实际年龄要苍老。

“芳契,你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

芳契吐出一口气,“是,你说得对。”每个人,包括警察叔叔在内,都接受她的新型,只除却关永实。

影忽然问:“你许下这个愿望,是为着自己,还是为了别人?”

芳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为别人改变自己最划不来,到头来你会发觉委屈太大,而且,人家对你的牺牲不一定表示欣赏。”

芳契一震,抬起头来。

荧光幕上继而打出一行字:“一切为自己,后果盈亏统统自负,才叫独立。”

芳契答:“我诚然是为自己,到这个岁数还未曾学会自私自利,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将于明日离开地球。”

“一见如故,依依不舍。”

“芳契,但愿你能够找到你所要的幸福。”

“谢谢你。”

扁与影离开之后,吕芳契就落单了。

她正在惆怅,公司找她,老板要同她说话,开口便道:“芳契,你能不能回来公司一趟。”

“我的假期尚未完毕。”

“芳契,谣言满天飞,”她笑,“我想见见你。”

“你也听他们嚼蛆,是高敏吧?她从来不肯放过我。”

“所以我要先睹为快呀!你不肯到公司,我便亲自到府上来拜访你。”

芳契把一切都往后推,“明天下班时分我自动现身。”

她满意了。

与众不同是一只苦果,人人都想挤上来一睹庐山真面目,评头品足,希望得到一手资料,若不能满足他们的话,一定会惹得怨声载道。

芳契咳嗽一声,开始写她的读词:“吕芳契的特殊遗传因子使我得到二度青春……”不对,太老套,谁会相信。这样吧:“法兰根斯坦博士把我改造——”,算了吧,更糟糕。

这时候,芳契那具只会批评不会创作的电脑又技痒了,它注脚:“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他们?”

“因为,”芳契向它但白,“人们很少愿意相信真相。”

“多奇怪的人们。”

“帮帮忙,你有什么办法?”

“或许,你可以拒绝解释。”

芳契说:“对陌生人可以缄默,熟人不行,亲友们爱听故事,最好连细节都不遗漏。”

“做你们也真不容易,有那多么的奇风异俗需要应付。”电脑好像很同情芳契。

“嗯,你有没有名字?”

“我只得一个编号。”它十分遗憾。

“告诉我,当光与影于明日离去,你会不会同往?”

“我不是生物,我只是一种功能,我与这具电脑共存亡。”

“哦,你是电脑的灵魂。”

“可以这样说。”

芳契有意外之喜,“这么说,你会留下陪伴我?”

它又有点儿骄矜,“可以这么说。”

“那敢情好。”

他并不是一具最先进的电脑,但肯定最多嘴。

芳契说:“我陷入僵局,明天我还得向男友交待,”她又问:“请问你的性别是男是女。”

“没有性别,只有功能。”

芳契笑了,“同我一样。”

“你?”

她叹一口气,不再解释,否则的话,说上三大三夜说不清。

要忙的事情多着呢!芳契出门去买鞋于,每隔数年,她的脚就大半号,从五号一直长到六号半,现在看样子又穿得下五号半至六号的鞋子。

还有,身量仿佛也高了三两公分,这不稀奇,现在她的背脊挺直,双肩自然往后板,与从前大有分别。

这是她短短期间内第二次出去置衣物。

芳契的品味又与前不同,她开始为独特的设计吸引,那种裙身边高边低,袖子只长只短,领子半圆半方的东洋风时装一买一大堆。

为什么?因为年轻的她穿上好看别致得不得了。

从前芳契哪敢着这种拖拖拉拉形状暖昧的衣裳,光是艳羡。

现在趁什么都可以穿上身的时候试一试新。

芳契意外地发现几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泳衣,游泳本是她最大嗜好,她查一查泳衣号码,统统买下来。

售货员遇到这样的顾客,眉开眼笑地迎合,“游冬泳最好。”

一言提醒芳契,为什么不,她留意到关永实现在住的平房后园便有一个泳池。

她大包小包捧回家,门房见到她,照样瞪着她,芳契啼笑皆非,以前,这位老人家会得主动过来帮她按电梯,此刻当她仇人似。

趁着这个空档,她想找关永实约他明天见面透露真相。

电话铃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听,芳契以为没人在家,刚欲挂上,他却又来接。

“你在什么地方?”她笑问。

“游泳。”语气很冷淡。

“我是芳契。”

“你是芳契?不,你是小阿囡。”

芳契不禁叫苦,小必恁地厉害,已经可以分出两种声音微妙的分别。

“小阿囡,别装神弄鬼了,有什么话说吧。”

“我想过来你这边游泳。”

“池水寒澈骨,不适合你。”

芳契骂他,“我是自马路上把你救进屋内,不然你早已害肺炎死亡,这是你对待恩人的一贯作风?”

小必觉得这女孩太难应付,瞠目结舌。

“再说,假使你不努力讨好我,我才不把吕芳契的下落告诉你。”

必永实不怒反笑,“假如吕芳契的下落要由第三者转告于我,我想我与她的关系再持续下去也没有太大的意思,对不起,小女孩,成年人不受威逼,亦不受利诱。”吕芳契简直不相信这就是一向对她最最温驯的关永实。

他们好似要在电话中火拼。

“你听我说——”

“不,”小必打断她,“你听我说才是。”

芳契无奈,“好,你说你说。”她不想吵架。

小必在那一头发呆,这究竟是谁?一时间语气又这么像芳契,他叹口气,“明天中午要是有太阳,你可以过来游泳,假如我不在,锁匙放门毡下。”

他不愿多说,挂上电话。

他并不焦急,他已同公司联络过,知道芳契明日会到公司一行,他最迟下午五六点钟可以见到她。

她躲不了。

必永实已经伤了心,他打算一见面只问一句话,如果芳契摇头,他立刻就淡出,静待,不再主动。

已经在她身边打转十个年头,一直不敢摊牌,怕只怕双方下不了台,难以收拾残局,现在她避而不见,莫非就是想他知难而退?

轻音乐,胡思乱想,陈年老酒,小必躺在长沙发上,浪漫地伤怀,几乎不想再回到现实世界。

他在新加坡祖屋里宣布婚姻大计,家人静默一会儿,终于他父亲说:“把女朋友带来给我们见见。”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当然,他毋需理会家人怎么想怎么说,但他爱他们,他希望他们接受他爱的吕芳契。

看样子事情不会这么理想。

案亲跟着问:“已经订婚了吗?”

永实据实答:“还没有,正计划这么做。”

“唔。”

这唔一声代表什么?

永实知道他们听说过吕小姐的年纪比较大,事业心重,本来是他的上司,大概很容易联想到一个凶霸霸,主观强,一把抓的铁娘子。

他们不喜欢。

假如永实坚持,他们不能反对,但有权不悦。

永实当下说:“你们见了她,一定会喜欢她。”

“那么,带她来见我们。”

永实觉得非常为难,只得默默无言,决定提早回来,本以为可在芳契处得到安慰,谁知她避而不见。

这不能算打击,但滞腻不前的感觉更不好受。

黄昏,冷雨霖铃,小必没有起来,他拥被独眠,呆了很久,趁酒意,睡着了。

假期再不结束,他很快会成为酒徒。

第二天一清早,他听到异声,睁开眼来。

天才蒙蒙亮,不觉刺眼,长沙发对着落地法国窗,对外便是草坡与泳池。

他刚好看到雪白苗条的一个人影窜人池中,溅起水花。

必永实撑起身子来,疯了,还在下雨,这样的天气游泳真会生肺炎,这莫非是小阿囡?

他起身拉开玻璃窗,冷空气吹进来,他连忙抓过毛衣披上。

清冽的晨风马上使他清醒,他走到泳池边,一看,可不就是那个女孩子,她穿着件小小金色泳衣,正在池底泅水,手足纤长,姿势曼妙。

雨丝下得很急,关永实不致于要人屋拿伞,却也自动走到檐篷下,他伸手招她。

她见到他,游到池边,“早。”她清脆他说。

两条玉臂在扶手上,圆润丰硕,实在好看。

小必忍不住问:“你难道不冷?”

“水里不冷,你要不要下来一试?”

小必摇摇头。

芳契有心取笑他,“怎么,年纪大了?”

没想到小必回答:“你说得不错。”自动弃权。

芳契自泳池上岸,本来,关永实很应该伸手拉她一把,但他没有那样做。

他有点儿怕这个女孩子,他怕她作弄他,说不定会故意把他拉下水,偏偏她又不是他喜欢的人,搞得这样暖昧,划不来。

芳契拎过大毛巾,裹身上,也不觉冷,拨了拨头发,看着关君。

他刚起来,还没有刮胡髭,有种憔悴美。

她走到他身边坐下,“真想喝杯热可可。”

“进屋里来。”他仍怕她冷病。

这次她倒很听话。

“很久没有游泳,”芳契叮一口气,“中学比赛还拿过奖牌。”

必永实听出语病来,怎么口气像个老太,转过身子看着她。

芳契用毛巾擦头发,穿着泳衣的青春身躯使关君再一次别转面孔,实在可以说不敢逼视。

“永实,”她蹲到他面前,“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必君忍不住问:“你是谁?”

“我是吕芳契。”

这女孩子可能心理有毛病,也许是崇拜阿姨,有意无意,老在扮演吕芳契。

必永实叹口气,“看,我不管你玩什么把戏,我认识吕芳契已有十年,如果你是吕芳契,我会知道。”

芳契举起手,“我知道这次得费一番唇舌,永实,你的胸襟一向相当广阔,你一定要接受,我的确就是吕芳契。”

永实站起来,“你是吕芳契?”

“一点儿都不错,我变得年轻了,永实,这里边有个故事,我慢慢说给你听。”

必君打量她半晌,忽然笑出来,“你变得年轻了,就是这样?”

芳契以为他愿意进一步听她解释,松下一口气。

谁知关永实说:“好,我明天下午就变小飞侠,你知道彼得潘吧,你会喜欢他。”

“永实,”芳契气馁,“别这样好不好,你听我说。”

永实却对她讲,“你永远不会成为吕芳契,正如我不会变成小飞侠,来,小女孩,去穿好衣服,我不想邻居误会。”

他完全不相信。

“关永实,你会后悔——”

“才怪呢,”小必笑,“我没有空为那么多闲事担忧。”

“永实,我真的变了那么多,你统共看不出来,我不过是吕芳契年轻了十年?”

永实无奈,“你的确同阿姨长得很像,但是我肯定你不是她,你没有她的气质。”

芳契颓然坐下,“永实,我与你之间有许多小秘密没有旁人知道,我可以一一举例向你证实我是吕芳契。”

“你错了,芳契与我之间,光明磊落,没有你说的秘密。”

芳契看着关君,“现在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不敢接受你的感情,永实,吕芳契是个很普通的女子,你却长期把她奉作神明,试问她如何消受,她怕令你失望,只得永远若即若离如雾如花他维持一个距离,你完全做错了。”

必君静默,过一会儿问:“你仍然坚持你是吕芳契?”

“我的确是。”

“假如在飞机场第一次见面你就承认你是芳契,我还会加以考虑,来,小阿囡,我送你走,我希望你自什么地方来,便自什么地方去,不要再来骚扰我,我自己的烦恼也已经够多。”

“喂,喂。”

必君把她的衣服交还给她,堆在她手臂上。

看样子他永远不能接受吕芳契会比他小这个主意。

芳契无奈,只得淋浴包衣。

永实替她拾起大衣,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这是著名的午夜飞行,这小家伙,连阿姨的香水都偷来用,可惜扮得还不够神似,她阿姨从来不穿女装外套,她嫌它们设计噜嗦。

永实不禁纳罕起来,她扮阿姨,究竟有什么企图?

也许,在她们这个年纪,淘气就是目的。

他把她外套搭好,大衣口袋中,落出一只皮夹子。

慢着,永实认得它。

这是他买给她的,年前他们齐往多伦多开会,经过容街,她贪看卖艺人奏爵士乐,才停留五分钟,荷包已经不翼而飞,幸亏信用卡身份证全部锁在酒店保险箱里,损失不大。

永实赶忙买一只新的送她,才平了她的气忿。

芳契珍爱这只皮夹子,再喜欢外甥,也不会给她用。

永实呆住。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芳契,一直以为她避而不见,莫非,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他猛地站起来,膝盖碰到茶几,发出巨响。

罢巧芳契走出来,说道:“别紧张,我慢慢告诉你。”

他厉声问:“这件东西你自何处得来?”

芳契没好气,“这是一只古姿皮夹子,意大利制造,连税售价两百八十加元,五年前你在多伦多伊顿公司购买送我,因为原来那只被扒手在容街偷去,永实,我的确是吕芳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永实忍不住把皮夹子内容抖出来,他数了数,没有一件不是吕芳契的东西,包括芳契与他合摄的一张小照片。

“你把她怎么了?”永实震惊地问,“你用她的身份证,住在她屋子里,勾搭她男朋友,她到底在哪里?”

“天下没有人比你更笨,关永实,”芳契忍不住骂他,“你不用脑,不懂思索。”

永实静下来。

一点儿都不错,这是芳契骂人的姿势与语气,她学得有七成似,讥笑他人的缺点太容易了,漠视他人的优点也太便当了。

必永实皱起眉头看着她,“对不起,我不能送你,我有正经事要办。”他去打开大门。

芳契不想再说,让他静一静也好,事情来得太突然,他需要时间。

芳契驾车离去。

她忘记取大衣,午夜飞行的香气越来越浓,关永实坐立不安。

皮夹子被她取走,那帧小照却留了下来。那是在地铁站即影即有摄影亭内拍摄的,颜色已褪掉一半,纸质粗糙,两人却笑得十分欢畅,他趁机器拍到第三张的时候挤进亭子内与芳契合摄,没想到她把它保存在皮夹于内。

永实掏出自己的钱包,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进去。

芳契的车子在公路上飞驰。

混身的精力像是无法发泄,她暗暗吃惊,真怕身不由主,会做出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来,试想,把这股蛮力纳人正轨,岂非万夫莫敌。

回到公寓,推门进去,猛一抬头,看见镜内一个人影,刹时间还以为哪里来一个陌生的少女,看仔细了,才知道是自己,不要说别人,连吕芳契都不认得吕芳契。

看着簇新的身体,芳契感慨万千,当时不知道珍惜,暴吃暴喝,捱更抵夜,陷自身子不义,现在有第二次机会,她轻轻抚模双臂,非要好好当心不可。

她轻轻坐下来,月兑去鞋子,看到小小足趾,不穿袜子都不会觉得难为情,奇是奇在小时候认为这一切都是必然的,不觉稀奇。

芳契吁出一口气。

走到书房,按着电脑,那股特别强烈的绿光已经消失,光与影大概已在度过愉快的假期后离去。

芳契好不想念他俩,相识不过短短一段日子,他们对她的了解却比地球上任何朋友深切,他们有恩于她,却不思报酬,因无利害冲突,故可坦诚相见。

芳契唏嘘。

这时候老板秘书的电话追上来,“吕小姐,提醒你,下午四点钟你要到公司来。”

“知道了,我记得。”

“吕小姐办事我们最最放心。”

芳契换上一件小小皮夹克,轻松地回办公室去,打算吓全人类一跳。

没有什么芳契不满意,除了关君不接受她的追求,关君甚至不接受她是她。

接待员请她到会客室等。

她说:“马利,我是吕芳契。”

马利看了看她,会错了意,“我们已经截止招考练习生。”

芳契只得取起电话,拨进去,同她老板说:“我在会客室。”

“闹什么玄虚?”

“见面才讲。”

她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只见大班过来扶着门框,对她视而不见,转头问马利:“吕小姐在哪里?”

芳契过去轻轻搭住她肩膀,悄悄说:“我在这里。”

她一转过来,看到芳契,张大嘴巴,硬是合不拢来,下巴的韧带像是坏掉了。

芳契离她很近很近,她嘘了一口气,顺手关上会客室门。

“我是芳契,你记得吗?头一次来见工的芳契。”

她渐渐想起来,许久许久之前,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始自大学出来,冒昧到华光毛遂自荐……

是,这是芳契,错不了,她记得,她问:“但时间已经过去,当中发生许多事,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也在场。”

“但是你好像往回走了十年。”

“没有,我没有往回走,我知道相信这个故事会有点儿困难,但我说的都是真话,我身体的年龄往回走,我的思想没有。”

她老板倒是个聪明人,“你的意思,我俩没有代沟,交流毫无问题。”

看!芳契慨叹,她统统明白,关永实还不如她。

只见她坐下来,“我不管你外型老女敕,可是,这是如何发生的,你碰上了外星人还是怎么样?”

听,听,明白人就是明白人,不用解释也明白,不明白的人就是不愿意明白,说破嘴皮也不管用。

“你肯定你喜欢这个样子?青春不是一切,你可以相信我,芳契,你可有想过这也许是自寻烦恼?”

芳契答:“已经来不及了,帮我的人不知道犹疑是地球人性格最大的特色,他们没有让我详加考虑。”

“但是,”对方静下来,“即使想清楚,你还是情愿要这个新的身躯吧?”

芳契不知道,她神色凝重地抬起头,刚想把事情经过向这位亦师亦友的老板说清楚,会客室的两扇门被蓦然推开,来人是关永实。

他一看到吕芳契便低声嚷:“又是你。”

芳契忍不住苦笑同第三者说:“他终于看腻了我,希望我天天换一个样子。”

必永实指着她说:“你说你是吕芳契,那么,以前那个吕芳契在哪里?”

芳契指一指小必的胸膛,“做论文用这种楔而不舍的态度还差不多,永实,我还以为我俩的感情已超月兑查根问底。”

“不,我同芳契感情基础建于了解,我现在不认识你,你是一个陌生人。”

芳契的老板叹一口气,“你们需要独处。”她要退出。

“不用,”小必说,“我要彻查这件事。”

芳契唤住他,“慢着,这是我家门匙,在聘用私家神探之前,你先去书房阅读电脑纪录,自然明白。”

必永实犹疑片刻,才接过锁匙,拂袖而去。

芳契坐下,用手捣着脸。

老板同她开玩笑,“漂亮的少女,你缘何悲伤?”

“去你的!”

“看情形,关永实所喜欢的,实在是旧日的你。”

芳契深深吸进一口气,“我在华光的职位没有问题吧?”

她老板为难地看住她。

芳契大吃一惊,“你说过只讲能力,不讲外形。”

“小姐,即使同事们接受事实,外头的客户会怎么想?有许多技术性的问题有待克服。”

嘿,时穷节乃现,“你妒忌我,所以留难我。”

只听得老板慢吞吞笑道:“谁说不是,非要付出适当的代价不可。”

芳契一时不知是真是假,脸色大变。

“你让我把细节打通,便知会你复工,对了,那电脑纪录,最好也给我看一遍,好奇心谁人没有?”

芳契哭笑不得。

“你打后门溜吧!别骚扰我员工的情绪,”她拍拍芳契的背脊,安抚她,“我会作出适当安排。”

芳契走到街上,才发觉她失去的也不少。

她的事业,她的感情,都起了变化。

彼时虽然抱怨生活平淡沉闷,一切按部就班,什么都在意料之中,但胜券在握,信心十足。

现在她仿惶。矛盾。踌躇,一如少年时,原来心灵与不可能完全分家。

芳契疲倦了。

回到家中,她用力按门铃,小必来开门给她,一见芳契,他神情困惑,疑幻疑真:“他们把你怎么了?”

芳契叹一口气,“别误会,他们是好人。”

“分明把你当作实验品,太不负责任。”

“这是我的梦想,他们实践了我的愿望。”

“芳契,你不过是说说而已,每个人在极端劳累的时候都会突发牢骚,你并非真的想回复青春。”

芳契说:“我害怕身体一日比一日老丑,我怕它衰竭,我怕它不中用,我怕它有一日崩溃,而我活泼的灵魂却要与它陪葬。”

“芳契,这是生命的自然现象,无可抗拒。”

“芳契你叫我芳契,永实,你终于承认我是芳契。”

永实说下去,“照光与影的说法,你将重复十七至三十四岁这一个环节,之后,还不是照样衰老死亡,你并没有赚得什么。”

“我赚得另外一个十七岁。”

“你又不是女明星,靠年轻平滑的面孔吃饭。”

“我全身充满活生生的力气。”

“恭喜你,明日可到码头与苦力争一朝夕。”

“永实,你对我请尊重些。”

永实把她拉到镜子面前,“看,看清楚你自己,多么可笑,三十多岁的人,穿着十多岁的衣服。”

芳契气鼓鼓他说:“你是我所知道唯一不崇拜青春的人。”

“不见得,只有少许毫无自信浪掷生命的人才怕年华逝去,芳契,你不应该是那样的人。”

芳契生气,“我以为你一旦了解真相便会对我冰释误会。”

“刚相反,我对你非常失望,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永实语气有点儿无措。

“你可以拥抱我跟安慰我。”

永实到这个时候,才勉强笑起来,把芳契拥在怀中。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