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芳契想到她自己的晚年。

会怎么样渡过?她愿意与关永实一起,届时退了休,海边逛逛,闹市喝杯咖啡,一天,很快过去,她比他大五岁,她还可以叫他办她的后事,太理想了。

回到街上,栏杆上仍然坐着一个孩子,见到芳契,跳下来跟她搭讪,“你住几楼,要不要去看部电影?”原来他专门在那里等她下来。

芳契很为这个诚意感动,但是她老老实实,坦坦白白他说:“我的年纪足够做你母亲,你另外找人去看电影吧。”

必永实,她心头一阵暖和,她要赶回家同他通话。

一到家,她接到一通电话,是高敏打来的,她出了院,第一件事情,便是找吕芳契解答她心头的结。

“芳契,没有人会一天比一天年轻。”

“高敏,你说得对,你好好休养,过些日子我来看你。”

“她们说你躲在家里,不肯见人,关永实则回了老家,要求父母批准娶你,可有此事。”

“娶妻要长辈批准,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关老先生说年轻女孩那么多,何必偏偏挑老新娘。”

芳契看看电话听筒,此女怀恨在心,乘机把这件不良新闻传到芳契耳中,叫她难堪。

斑敏补一句:“是关永实的表叔说出来的,千真万确,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芳契本来不会计较,但是返老还童之后,情绪浮躁调皮一如少女,她报复他说:“高敏,你得罪我没有好处,我再也不会把青春秘方告诉你知道。”

斑敏沉默良久,知道说得太多,不禁懊恼起来,“芳契,假如那天我看见的真是你,科学家应扣留你研究。”

“高敏,本市有许多外科整形医生,都有本事改变外表,使人看上去前后判若二人。”

“不,”高敏极之肯定,“那不是人工可以做得到的,芳契,你是天然的,两者之间差太远了。”

“你过誉,高敏。”

“芳契,你总得出来见人呀!”

斑敏说得对,“假期过后,我会去上班。”

“好极了,届时见。”高敏像是不怕她逃得掉的样子。

芳契倒不担心关家不喜欢她,老老实实摊开来说,她也没打算爱上关氏一整家人,她连他们有多少个人都不知道,她也很清楚小必为人,他若是在乎他人怎么想多过在乎她,两人也不会来往这么久。

芳契也不想知道那么多。

好奇心会杀死猫儿。每个人都有权利保留一点点秘密,知道有这么一件事,非加以处理不可,不知道,也就算了,乐得清闲。

芳契决不会去问小必追究。

她搁起双腿,这是少女们不会明白的处世窍巧:不闻不问。

所以她要保留新中年的智慧。

小必的消息接踵而至:“我明天提早回来,希望你来接我,”声音并无异样,“一切见面再说。”

芳契放下一半心。可怜这颗老心,居然还会上上下下,且又是为着异性,她有点儿恍惚,是因为这宗奇遇,她又起了非分之想?

“芳契,芳契。”小必以为她挂了线。

芳契复述一次班机号码,“明天见。”

怎么样去见他,才是大问题。

清早,芳契就起来了,穿着宽松的旧睡袍,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细结皮肤,饱满红润的双颊,用清水洗把脸就可外出见客,芳契不曾记得自己曾经年轻过,一时激动,手心全是汗,哽咽起来,不由得落泪下来,她伸出双手,抚模自己的面孔,半晌,才到书房与光影联络。

没有反应。

芳契一惊,莫非他们已经离开地球?

芳契在拼命按字键,叫光影进来。进来。进来。

半晌消息来了,他们说:“我们现在处于繁忙阶段,未暇立即作覆,请留言,我们会尽快与你联络。”

芳契啼笑皆非,不知有多少地球人等着向他们诉苦?相信到这个时候,光与影也了解到,人类至有的恐惧是寂寞。

她留下消息:“请尽快与吕芳契通话。

她披上大衣,出门到飞机场去。

芳契答允过光与影,暂时守着这个秘密,没料到关永实提早回来,无论怎么样,都得先敷衍着他,芳契有点儿不安,她不知道自己演技如何?能否应付这个大场面?

记忆中的芳契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她守在候机室,彷徨地徘徊,额角鼻尖都沁出汗来。

站在她身旁是一位气度举止优雅的中年女士,芳契所有的焦虑担忧,一一落在她眼中,可怜的无知少女,她想:除出青春,一无所有,她多庆幸已经熬过那段无聊的岁月,此刻她的命运,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她同情地看了看芳契,“等男朋友?”

芳契无奈地点点头。

中年女士不由得安慰她,“不要怕,以你这般人才,不由他不重视你。”

芳契笑了,露出雪白整齐编贝似牙齿,中年女士一呆,沉默下来,她们有她们的一套,青春有青春的天赋,何劳人多事,年轻人的大悲大喜,并非中年人可以了解。

中年女士不再说什么。

芳契看到关永实了。

她急忙迎上去,挥手,叫他的名字。

必永实也正在抬头张望,他有千言万语,想一把拉住芳契说个痛快,谁知目光遍寻伊人不着,她从来没有令他失望过,每次她都似老忠实喷泉,依时依候出现,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关永实不由得紧张起来。

莫非有什么意外?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叫他,小必一喜,转头看去,满以为是吕芳契,谁知是一个漂亮的少女,失望之情形诸于色。

他站到一边,仍然维持应有的礼貌,“请问你是哪一位?”

芳契还怀着千分之一的希望,“你猜猜看?”

必永实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根本没有听到这位陌生但有一点点面善的少女在说些什么。

芳契叹口气,外形真的差那么远,抑或他们从头到尾没有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她只得说:“吕芳契派我来接你。”

必永实转过头来,“她人呢?”一脸狐疑。

“她临时有急事走不开。”

“我昨天才与她通过电话。”

“但她母亲找她。”

“请问你是她什么人?”

芳契答:“我是她外甥女儿。”

必永实至此才勉强展开笑容,“呵,我知道,你是小阿囡。”他想起未。

芳契在他面前提过一两次,没想到他记得那样牢,可见真正重视她说的每一句话。芳契异常感动。

他挽着简单行李与芳契步出飞机场,芳契满以为他见到年轻女于不免会用一用他的花腔,但是他什么话都没有讲。

芳契说:“我有车。”

“你?”关永实打量她,“谢谢,我情愿坐计程车。”

“永实,”芳契把手搭在他肩膀上,“你听我说——”

谁知小必一侧膊,把她那只手卸在一边,同时转过头,皱起眉头。敌意地看着她,大有“小姐您放尊重点”的意味。

芳契一怔,一颗心渐渐融化,关永实关永实,没想到你真的情有独钟。

芳契想到古时庄子试妻的故事,何其凑巧。

她定一定神,说道:“是阿姨的车子。”

“好,由我来开,先送你回去。”

“我正住在阿姨家。”

“那么快上车。”他对芳契甚不客气。

没有理由?关永实有他的看法。

少女固然活泼漂亮,在他眼中,却轻佻熟络得过分,一见面便把身体趋上来,动作夸张,令人反感,他觉得她的五官与芳契有七分相似,但芳契这人,立如松,坐如钟,多么的庄重,才不会发生张熟李随意动手动脚,差太远了,这个外甥女及不上阿姨一只小手指。

小必做梦想不到,这个令他不敢正视的女孩子,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吕芳契。

在车子里点着一支香烟,芳契才吸一口,小必就厉声教训她,叫她把烟熄掉。

“我一直有抽烟的习惯,”她又补一句,“阿姨偶然也抽烟。”

谁知小必冷冷他说:“你阿姨工作能力首屈一指,又不见你学她。”

芳契心花怒放,连忙服帖地扔掉香烟。

必永实益发反感,现在这干女孩子,什么都不会,就单好吃喝玩乐。

他急于甩掉这个少女。

到了寓所,他翻出芳契娘家的号码,拨过去,久久没有人听,小必知道老太太,在睡午觉,终于老帮佣过来说话,半晌,才弄清楚,吕芳契没去过。

必永实重重放下电话,瞪着芳契,芳契连忙吹口哨,目光转到别处。

小必到处找芳契的留言,片言只字都寻不着。

“你的阿姨到底在哪里?”他喝问。

芳契吓一跳,“你这样凶巴巴干什么?”

小必倒一大杯冰水,咕咕咕喝下去,按捺怒火。

芳契乘他不觉,偷偷走到书房,掩上门,取饼电话,拨到客厅去。

小必来接,声音仍然浮躁,“喂?”

芳契温柔地开口:“关永实,你回来了。”

“芳契,你在哪里,是怎么一回事?”

“你听我说,我这一两天不方便见你——”

“开什么玩笑,快出来见我,我有重要的话同你说。”

“永实,让我把话讲完,好好对我小外甥,你难道没有发觉她像我?”

“像你?”永实冷笑一声。

“今天晚上,我要你陪她去吃饭。”

“嘿,恕难从命。”

“永实,听我的话,我真有事,后天,后天我来找你。”

小必突觉不祥预兆,“芳契,你有了别人。”

“我的天。”吕芳契没有别人,岂止没有别人,快连自己都没有了。

“你为何避而不见,为何在电话中要压低嗓子,那人是否就在你身边?”

不在身边,乃是在隔壁书房。

“永实,你稍安勿躁,我们稍后再说。”芳契轻轻挂上电话。

她按电脑,看看光与影有否给她留言。

有了,他们的答案:请保守秘密到地球时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十六时三十分。

那正是后天,芳契松一口气,再拖下去,怕她要无能为力,一方面芳契又有点惆怅,届时光与影必定离开地球,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再次到访。

这时身后有敲门声,关永实进来,芳契请他坐。

他却说:“你别把你阿姨的仪器搞坏了。”

完全不接受别人好意,怪不得这些年来,从来没听说他有女朋友,活该。

芳契转过身子来看着他。

他开口:“小阿囡,你可以告诉我,阿姨到底去了何处?”

芳契瞪着他,这个笨蛋,吕芳契就坐在他面前。

她故意耍他,“我并非弱智人士,你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必哄骗。”

必永实有点儿不好意思,故不语。

“阿姨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她说过,今夜你会请我吃饭。”她笑嘻嘻他说。

谁知他的反应直截了当,“今夜我另外有事。”他不明吕芳契哪里来一个这么讨厌的外甥女儿,给她一点点机会,她简直就会兜搭他。

芳契不放过他,顿时拉下脸来,“不行,你答应过阿姨,你一定要陪我吃饭。”

小必大开眼界,不相信有这么刁泼的女性,死缠着他是什么意思?小必的怪毛病发作,更加抗拒,索性板起面孔,取饼外套,往大门走去。

芳契大急,“喂,你到什么地方去?”

“我回自己的地方休息,不可以吗?”他没好气,“找你的小男朋友服侍吧,我没有能力。”

在这之前,他还听若干中年人说过,女朋友年龄越小越好,最好同他们的女儿差不多,那样,才可以沾染到青春气息,彼时关君只觉此论调猥琐,今日,更觉得匪夷所思。

他面前这位青春玉女就让他吃不消。

他从来对比他年轻的女性没有兴趣。

芳契赶上去,不敢再拉他的手,只是说:“我知道你见不到吕芳契反感,但不能迁怒于我呀!”

他有吗?小必反省一下,态度比较缓和,却不折不挠他说:“我确实没有空。”说罢拂袖而去。

必上门,芳契蹬足骂该死。

她跑到镜子前站住,打量自身,怎么样看,想破了头,都自觉不会惹人厌烦,但关永实偏偏这样对她。

芳契走到露台上,双手捶胸,对牢天空叫“我——是——吕——芳——契。”

檐上停着的两只鸽子忽然啪啪啪受惊飞走。

芳契叹一口气,坐下伸出双腿,搁在沙发上,只见两条腿修长苗条,皮肤光洁,太阳棕均匀悦目,这样好风景,有人视若无睹,不知好气还该好笑?

一方面关永实对她这样忠贞,又是她始料不及。

小必坚持没空,芳契只得一个人找地方吃饭。

走到停车场,司阍走上来,怀疑地问:“吕小姐可是搬走了?”

“不是,她出差,我是她外甥女,我姓张。”

对每个人都说不同版本的不同故事,累死人,终有一日,虚假的情节会得大兜乱大穿崩。

芳契叹口气,上车而去。

后天,后天她便可以公开她的身份,管谁相信不相信,她就是吕芳契。

这几天,最倒媚的是那个真的小阿囡,一天到晚被人念她名字数十遍,不但眼皮跳耳朵烧,相信还连打喷嚏。

芳契喃喃说:“事后,我送你一件好礼物来补偿你名誉上的损失。”

她与永实习惯在一家相熟小日本馆子吃东西,两人喜欢喝许多许多米酒,逐样刺身慢慢品尝,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今夜,本来她想给关君一个惊喜,叫他看看一个年轻女于如何一样可以与他谈个痛快,但他根本不肯给她机会。

芳契坐下来如常地叫酒叫菜。

她设想到的是,一个提公事包的成熟女性自顾自吃菜喝酒并不碍眼,但一个美貌少女一手持烟一手斟酒看上去就怪异十分,沦为邪门。

必永实就坐在她对面后两张的台子上,芳契茫然不觉,这不能怪她,她一进馆子,小必看到她便连忙用张报纸遮住面孔。

这回才慢慢放下报纸来偷窥她。

她怎么知道有这间小陛子,莫非是阿姨告诉她?

自这个角度看静态的她,小必觉得少女的确像足了芳契。

他第一次见到吕芳契时她正全神贯注低头伏案工作,不知恁地,脸上正也有一丝这样的落寞。

年轻的五官与沧桑的神情并不配合,这个少女动作诡异,关永实深以为奇。

他静静坐着观察她,越看越像,再看又觉不像,他弄糊涂了,芳契曾给他看过外甥的照片,印象中那女孩比较胖,也比较快乐,不过很难讲,女大十八变,关永实不能肯定。

他所关心的,是芳契本人。

他迫切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躲着他,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芳契草草吃了点儿东西,结帐离开小陛子。

必君也跟着出去,他知道线索在她身上。

他比她走慢几步,一到门口,便看到她被几个洋人缠住。

小必一时情急,上前去挡开外国人,芳契一见是他,立刻一呆,这小子神出鬼没,倒是已臻化境,那两个外国人不过是问路,他无需要这样焦急。

洋人无故被推在路旁,不由得生气,正待理论,芳契连声道歉,他们才悻悻然走开。

芳契恼怒地问:“你干嘛,想打架?”

路灯下那神情那声线百分百就是芳契,关永实停停神,“全看你阿姨面子。”

芳契笑,“听你的口气,像是我救命恩人,谢谢你,我不领情,我没有做错事。”

小必双手插在裤袋里,看她半晌,决定在她身上用点工夫,套取芳契消息,他朝她说:“来,如果你已经足十八岁,带你去喝一怀。”

芳契不由自主雀跃起来。

小必看在眼里,摇头,这又不似芳契了。

一进酒吧,尚未入座,熟稔的酒保便向关君挤眉弄眼,小必笑着用手肘去撞他们,芳契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这可是关永实的真面目呢?她不肯定是否要看下去,真相很多时不如假象曼妙。

他替芳契叫了杯啤酒。

棒壁有熟人与他打招呼,毫不避忌地取笑,“小必,抢摇篮,嗳?”

芳契从来没来过这间酒吧,永也实一向没有告诉她有这个好去处,每个人都有权保留一点儿私隐。

她问他:“这是你第二个家?”

他点点头:“寂寞无聊时,便来喝几杯啤酒。”

“为什么不找阿姨谈天说地?”

“下班后她很多时筋疲力尽,还是让她休息的好。”

这也是芳契一向最顾忌的一点,人人都说,差五岁,算什么呢,不是一回事嘛!但是女方体力与男方根本已经颇有距离,再加上这五岁鸿沟,芳契自觉没有足够活力舍命陪君子,日子久了,她不陪他,只恐怕他会找别人相伴。

今夜他喝的却是烈酒。

芳契问他:“有心事?”

他点点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已经有两个金发女郎一左一右夹住了他,“嗨关,你好吗?”当芳契透明。

芳契很幽默地观赏这一幕,反而小必尴尬他说:“女士们,请注意仪态。”

她俩面貌娟秀,身材一级,分明是双孪生儿,只要小必愿意,一定做得成朋友。

芳契叹口气,她真不明白他为何一直眷恋吕芳契。

当下她开玩笑,“你要是没有空,我很明白,我不会对阿姨提起,我不是她的奸细。”

小必已把洋女遣走。

他转过头来对芳契说:“你太年轻,是不会明白我与你阿姨之间的事。”

芳契温柔地问:“你仍在等她?”

必永实点点头,“直到永远。”

“是初恋的缘故吧?”

“不,在她之前,我也曾经深爱过。”小必笑笑。

芳契暗暗觉得荡气回肠。

“你与阿姨好像相当接近,她的心事你全知道。”

“呵我们无所不谈。”

“好极了,那么,请告诉我,她为何避开你?”

“她需要时间考虑清楚,给她留一点点空间,不要逼得太紧。”

噫,这儿句话又好像说得相当成熟,她们真是一时一样。

小必又再叫一个白兰地。

芳契开心他说:“我不知道你可以喝这么多!”

小必笑笑说:“我有许多秘密才能,不为人知。”

带些酒意的他另有一种憨态,芳契忍不住想轻轻说:好吧,关永实,让我们结婚吧。

霸住他三两载也是好的,现今还有什么一生一世的事。

受这灯红酒绿良辰美景的影响,芳契趋向前去,想吻他的脸,小必笑着挡开她,“当心我向你阿姨告密。”

芳契不禁涨红脸孔。

必永实同她说过,男人长得好很多时候都是一种负累,女性一样吃他豆腐,动手动脚,色迷迷眼光并不好受,他称赞芳契说“你是唯一不重视我的人。”

看,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没想到一杯啤酒效力这样大。

只听得永实说:“最尴尬的一次是在罗马,有一中年洋妇追上来,问我能否提供服务。”

芳契笑,那次她也在场,连忙上前帮永实解围,并且对洋妇说:“我已经订了他的余生。”

外国人到底是外国人,立即笑道:“幸运的你。”

芳契不甘示弱,也笑答:“是我知道。”

必永实没有再说下去,他看着她,“来,我送你回去。”

“我送你才真,你喝多了。”

她知道那个地方,车子驶到,永实在隔壁盹着。

芳契摇摇头,她早知道他不能喝。

“永实,永实。”

她轻轻摇他,他睁开眼睛,似不胜酒力,含糊他说:“谢谢你。”朝她摆摆手说再见。

他下车,走到屋前,掏出锁匙,然后晃两晃,慢慢扶着门滑下,躺在门阶前,他喝醉了。

芳契叹口气人下车去扶他,出尽九牛二虎之力,只拉动一条手臂。

芳契只得先把大门打开,然后一寸一寸这样把关永实拖进去,明天,小必一定会发觉右臂长出几公分来。

芳契锁上门,喘气,幸亏现在年轻力壮,否则更加吃不消。

她再叫他,“永实,永实,上床去睡。”

他动都不动。

芳契把他拉到地毯中央,用一只垫子枕着他的头,替他月兑掉鞋子,解松领口,找来一条毯子,盖着他。

她想走,又怕他需要照顾,终于回到卧室,倒在床上,倦极而眠。

必永实先醒来,头痛,口渴,浑身说不出的难过,他自地毯上挣扎起身,先跌跌撞撞到厨房开了罐著前汁灌下肚去,再用冷水洗脸,才想起昨夜的事。

由小阿囡扶他进屋?倒难为她了。

他并不知道卧室有人,他想好好淋一个热水浴,推开房门才看到小阿囡和衣躺在床上。

要命,他跌足,芳契会怎么想?他真怕她会怪罪下来,说好叫他照顾小女孩,反而叫小孩照顾他,况且,她又偏偏躺他床上。

小必的头简直痛得要裂开来。

他看着熟睡的女孩,脸上没有残妆,清新一如早上初绽的莲花,永实猜她只有十多二十岁,昨夜好不冒昧,竟然把她拖到酒吧去,这孩子恐怕中学尚未毕业,给她家长知道两人都要捱骂。

他取饼毛巾,轻轻走进浴室,把水调得相当热,从顶到脚淋了十多分钟。

披上浴袍出来,床上的小阿囡已经不见了。

她在厨房出现,“早。”

必永实不敢看她,“快与你阿姨联络,莫叫她担心。”

芳契递杯浓茶给他醒酒。

永实拿起杯子,又重重放下。“我真挂念她,根本不应把这件事拖这么久,女子无论多么聪明能干,总希望男性主动。”

只有芳契明白他说些什么。

他恳求芳契,“请她出来见我。”

芳契点点头,“我试试看。”

这次他会拥抱她,不让她再走。

芳契取饼大衣手袋,预备离开。

“我送你。”怎么可以两个人进屋任由女方在早上独自离去,他不是那样的人。

清晨,道路仍静,红绿灯前只有他们一辆车子。

第一线阳光永远是温柔的,关永实觉得这女孩子脸上仿佛要折射出晶莹的光来,他忍不住问:“像你这样年轻,真是好吧?”

芳契一时不知他在说谁,“嗯?”想起来了,才说,“呵,是。”却并不热衷。

既然拥有,何必炫耀。

必永实已经不记得极端年轻的感觉,十多岁,才刚刚成长,肩膀也许还会继续宽,身量可能也会再高一点点,刚刚定形,却不能加以塑造……

必永实说:“好好模索清楚你要走的道路方向,不要浪费任何一年一月。”

芳契问:“你呢,你有没有浪费过时间?”

他笑:“没有,我是一个吝啬的人。”

“也许,你在吕芳契身上误费许多时间。”

“你错了,我与她在一起度过的时间,每一分一秒都最最值得回味珍惜。”

芳契不语,她紧握着双手。

小必看她一眼,这女孩,正经起来,蛮可爱,他就是受不了她的轻狂。

他接着说:“你阿姨也不是浪费时间的人。”

芳契更说不出话来,太太太精明了,从来没有悲过秋,伤过怀,从来不曾拨出时间来仰看牛郎织女星,也未试过专心恋爱。

同路国华走了一会儿,形势一不对版,三下五除二,马上退出,和平分手,之后,时间统统用在有益有建设性的事上。

必永实是她生活上唯一的调剂,现在想起来,只有他予她快乐,她感激地看他一眼。

车子到了。

芳契向他道别,“今晚我没事做。”

小必说:“今晚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

他一直不鼓励她,芳契无奈。

她口到楼上,同光与影联络。

她问:“有一件事令我存疑,我是否能够多活十七年?”

扁:“小姐,你的愿望只是要一具年轻的身躯。”

“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紧,下次不要令我们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按门钟。

芳契起座去观察,只见门外站着司阍与警察。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司阍简单他说:“这个单位本来由一位吕芳契小姐居住,吕小姐忽然于数日前失踪,并没有跟任何人交代过,现在,这位自称姓张的小姐搬了进来,同时占用吕芳契的车子,我觉得太令人怀疑。”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