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梳洗完毕到楼上一看,马利正准备早餐。

这个菲律宾人十分有人情味,不像她一些行家,洗碗洗到一半,看着钟,时间一到,立刻扔下一切,下班去也。

悠然第一个起床。

“爸爸来了。”声音很安慰。

“是,多好。”

“可是过几天他又要走了。”

“那是必定的,有聚必有散。”

“他能不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

“或者你可以问问他。”

“不,石子,你替我们问。”

“悠然,你家里的事,保姆不宜插手。”

何四柱下楼来,“什么事?”

马利连忙递上一杯香喷喷的黑咖啡。

“谢谢你,马利,这就救了我的贱命。”

石子与马利均骇笑,这个人要求那么低。

悠然坐在父亲怀里吃手指。

石子不禁问:“何先生你干的是哪一行?”

“我是个运程欠佳的建筑师。”

石子嗤一声笑出来,“这样有本事还抱怨?”

“有运气的话早就退休了,还来回来回那样跑?”

一会儿写意与自在也下来了。

何四柱说:“一起去吃点心。”

“不不不,”写意第一个摇手,“太吵大挤,我又怕吃牛的胃,鸡的脚,鸭的舌。”

“你们想到什么地方去?”

“就在家好了。”

“我知道,我们到旧金山去旅行。”

写意忽然说:“爸,我发觉你怕这个家。”

这真是个惊人的发现。

何四柱搔着头皮,“你说得对,我已经习惯到处乱跑,睡得最好是在飞机上,坐在家中沙发真觉空虚,这样吧,我们乘船游阿拉斯加,石子,马利,你们也去。”

石子立刻说:“我不行,晚上还要上班。”

何四柱见乏人响应,颓然喝咖啡。

写意说:“享受悠闲吧,爸。”

可是何四柱早已经忘记什么叫悠闲。

自在说:“爸,你可以送我去医院探同学。”

“他怎么了?”

“他患白血病,需接受电疗。”

“好,我们买了礼物去探访他。”

何四柱到书房去写支票给石子及马利。

“数目不对。”

“呵那是加班费。

石子点点头,他倒是明白人。

“石子,你一定觉得这个家不甚像一个家吧?”

石子温和地答:“世上本无十全十美的家,如今温埠许多新移民家庭都如此。”

“我这个家连女主人都没有。”

石子不予置评。

何四柱问女儿:“你们二人有什么节目?”

悠然一定是跟着爸爸,写意表情有点着急,她没想到父亲会来,一定是约了仲那。

石子说:“写意与同学有节目。”

何四柱即刻问:“是男是女?”

石子忍不住别转头笑。

这样时髦能干的精英分子,一旦做了父亲,居然也婆妈起来。

何四柱咳嗽一声,半晌,才说:“把朋友也叫来,一起行动吧。”

写意说:“车子哪里坐得下。”

“我有一辆吉普车,足可坐七人。”

石子打圆场,“让写意自由括动吧,不然她就不写意了。”

一起买了礼物去探望自在的小同学,在医院逗留半晌,石子庆幸有健康即拥有世上最大财富,然后到游客区逛马路,在咖啡座吃冰淇淋。

碰到了同学。

洋女生悄悄问石子:“那是你男友?”

“不,是我的东家。”

“管他什么身分,”洋女笑,“这么英俊的男生,抓在手里再说。”

石子十分震惊,她想都没想过有这种可能性,“他有三个孩子。”

“又怎么样?我肯定他也有护照、金钱、安全感。”

石子抬起头,看着何四柱,仍然觉得没有可能。

晚上,在福临门,老板娘过来闲闲搭讪。

“星期天也不休假带孩子?”

石子跳起来,“你也看到了?”不可思议。

“谁叫你们长得那么触目。”

“是,他们一家相貌奇佳。”

区姑娘笑笑,“那何某,他不适合你。”

石子摆摆手,“你误会了,我从未有非分之想。”

“石子,香港人心思复杂,面数太多,不是理想对象。”

“多谢指教。”

“千万不要无辜辜跑去做人家生活中的插曲。”

“这我明白。”

“那个麦志明好,有一技傍身,可享安乐茶饭,一夫一妻,生活单纯,必定愉快。”

“是区姑娘。”

“你切莫忠言逆耳,这番话,我也不是逢人必说。”

石子唯唯诺诺。

自然,区姑娘并非多嘴之人。

她也不一定是非常喜欢麦志明,只不过认为麦志明比较单纯,大概会适合石子。

石子对这番好意心领。

她对未来对象的职业并无憧憬,但不希望他们是蓝领,他们的手指甲缝子里总有刷不掉的黑边。

就连石子自己也是,每晚都需用一只小刷子把手指仔细刷一遍,并且把指甲留得很短很短。

不知怎地,区姑娘扫了她的兴,整晚她都不出声。

一早,自在同石子说:“你见过我那患病的朋友摩根。”

“他怎么样?”

“他说电疗后头发会掉光。”

“是,但痊愈后头发会长回来。”

“肯定?”

“有许多先例,这是事实。”

“他一定会好吗?”

石子不敢回答,“医生怎么说?”

“医生与你一般模棱两可。”

石子不出声。

“摩根是我的朋友,我初来加拿大读一年级,不会讲英语,老师与同学都不大理我,只有摩根陪我说话。”

“他真友爱。”

“我认识他已经四年。”

“你有什么主张?”

“假使他掉光头发,我想剃光头陪他。”

什么?石子瞪大双眼。

自在低下头,“我的头发很快会长回来,希望他的也会。”

石子感动了,鼻子有点发酸,没想到黄口小儿也这样讲义气。

“学校会准你剃头吗?”

“我会与老师说明。”

“我支持你,自在。”

自在高兴起来,“真的,石子?那么,在我爸妈面前,你可会为我讲话?”

石子搔头皮,“你爸处没问题,可是,我从没见过你母亲……”

自在颓然,“她?她根本不会再来了。”

石子见这孩子如此难过,一时情急便说:“好,包在我身上。”

“谢谢你石子,你真是好人,比我们从前的保姆好多了。”

“各人有各人的优点。”

“不,我们一年换好几个保姆。”

“说不定我也只能做一个暑假。”

自在吃惊,“你要往何处?”

老实说,石子也不知道,看来她已注定还需飘泊一段日子,等毕了业,找到工作,第一件事便是成家,成立永久地址。

她不欲向孩子多说,便答:“我还在读大学,暑假过后,我白天要回到学校去。”

自在大吃一惊,“这只是你的暑期工?”

石子点点头。

自在愣了一会儿,一言不发,转身跑回楼上。

石子在身后叫都叫不住。

追到楼梯口,看见悠然,她叫石子,“姐姐哭了一夜。”

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为什么?”

“她的爱人好像出了问题。”

石子既好气又好笑,“不是爱人,是朋友。”

悠然说下去:“对,她的朋友另外有了朋友。”

好讨厌的家伙。

石子推门进去。

是哭过了,不过没有小悠然形容得那么厉害。

石子闲闲说:“等你一起去科学世界玩呢。”

“我才不要去那三岁孩儿耍乐的地方。”

石子忍不住问:“他怎么了,你怎么了?”

写意眼泪泉涌,“我们不再讲话,我们已经告一段落。”

石子微笑,语气完全像大人一样,七情六欲式式俱备,事实上她连养活自己一天也做不到,少年人!

“如果不妨,大可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这时,悠然示意石子走到窗前。

石子轻轻掀开窗帘往园子里看去,只见那叫仲那的男孩坐在脚踏车旁等候。

石子感动了,这就是初恋吗?六十年后,当写意白发萧萧,她还会记得这个七月早晨,他在玫瑰花圃旁等她的消息吗?

此刻园子里吐露鲜花的芬芳,那男孩子大抵也不会忘记这么一天吧,将来,在他最苦闷的日子里,他会想起今天,因此他不致堕落。

而石子她便是证人。

一时石子说不出话来。

写意发觉室内有异常的沉默,她自动走到窗前,也看到了仲那。

石子给写意一个眼色,写意连忙套上衣服,奔下楼去。

适才说的“不再讲话……告一段落”,完全一笔勾销。

石子正在替这小两口子高兴,忽然听得身后冷冷一声:“石子,我有话同你说。”

石子一回头,看到何四柱站在身后。

“石子,那外国小子是谁?”

“写意的朋友。”

“我家女儿不到二十一岁不准与异性来往!”

石子反问:“二十一?”

“好,十九。”

“十九?”

“好好好,十七,这是我的底线。”

“十六岁都可以拿驾驶执照了,她到哪里去,你根本管不着。”

何四柱指着石子,气忿地说:“我知道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

石子摊摊手,“你那么少回家,一到家就干涉他们生活上自由,你想孩子们会怎么想?”

何四柱骤然静下来。

“别担心,我信任写意,我见过那洋童仲那,他很有礼貌,住这附近,又是同学,有据可查,不见得是下流人,你可千万别用铁腕政策,写意这种年纪,心灵十分脆弱,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走向不归路。”

何四柱颓然坐下。

“我知道一个父亲的焦虑。”

“可是你不同情我。

“但那是做父亲必需付出的代价。

何四柱用手捧着头,过一刻才说:“那外国男孩叫什么?”

石子劝:“人人都是加国居民,谁也不是外国人。”

“请他进来喝杯汽水。”

“这就是了。”

何四柱叹口气,“石子你深明大义。”

石子笑笑,“那还不容易,我又不是写意的父母。”

何四柱一愣,继而苦笑。

石子同悠然说:“去请仲那进来。”

悠然忽然说:“我也有男朋友。”

“是吗?”石子做讶异状,“那你也可以请他来吃下午茶。”

“下午茶恐怕不行。”

“为什么?”

“他妈妈限他打中觉。”

“去去去。”

写意与仲那已散步到紫藤架下,阳光在他们头发上映出一道金边,此情此景,美得叫人心酸。

仲那与写意相信经已言归于好。

石子找到孵在飞机模型堆里的自在。

自在抬起头来,继续话题:“石子,认识过你,已经很高兴。”十岁的他忽然看开了。

“是,人应该随缘。”

“随缘?”

“对,即是凡事不要勉强。”

自在大喜,“那,我就不必勉强自己去做功课了。”

石子啼笑皆非。

她说:“我也会不舍得你们。”

自在掉过头来安慰她:“你可时时来探访我们。”

“我希望可以。”

“今天炒个粗面给我吃吧。”

“没什么困难。”

不是自己的孩子,凡事客观理智,实事求是,不知多容易。

何四柱召石子到书房。

“你几时开学?”

“九月十二。”

“届时要给我们推荐一个好的全职保姆。”

“到时才算吧。”

“你呢,你可会考虑留下来?”

“我要读书,焉可分神。”

“你确信书中自有黄金屋吧?”

石子微笑,“比那更多,书中有我的香格里拉。”

“我妒羡你的纯真。”

石子听出他的口气并无讥讽之意,故但笑不语。

“我祝你成功。”

石子仍然微笑。

“何家会支持你。”看样子并非空泛的应允。

石子动容,“谢谢你们。”

何四柱说:“在你身上,我看到当年自己出来闯的岁月。”他叹口气。

石子扬起一条眉毛,他闯世界?他不是富家公子吗?

“所以我一直没有安全感,因此永远不晓得一家四口究竟要几许节蓄才足够生活,是以埋头工作,不敢离开岗位,我知道自己失去许多,但也不敢抱怨。”

他一贯如此直爽,石子认为难得之至。

听了这话,石子十分警惕,噫,莫要步此人后尘才好,否则除却金钱之外一无所有。

随即又讪笑自己,石某有什么资格学何四柱?这种不自量力的焦虑简直多余。

何四柱说下去:“到了今日,不得不承认生活失败,更加勤力工作,只有在死做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有一点价值。”

石子温婉地说:“我觉得你是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阅报章杂志中成功人士访问,还没有你一半成绩。”

何四柱露出一丝笑,“真的吗?”

石子开解他:“婚姻失败是很普通的事,世上没有几段幸福婚姻,好几次我想,呀,这真是一对壁人,转瞬间已经离异。”

何四柱感喟,“委屈了孩子们。”

石子又笑,“不算太差了,什么都有。”

“感情上——”

“父母也十分关怀他们,只不过没有如影附形而已,孩子们在这方面至贪婪,巴不得做父母的贴身膏药,直至他们长大,另有出路,那才把父母一脚踢开。”

何四柱讶异,“石子,你的话真有意思。”

“是,我是比较多话。”

“这样吧,石子,趁这段时间,帮我物色一个保姆作为你的承继人。”

“喔唷。”

“过两日我又要动身,你有什么叫我带往上海,快去采购吧。”

“是是是。”

想到母亲,心里一阵温馨。

上海什么都有,可是上等货色贵不可言,石子买了两双鞋子一件大衣,不好意思托带太多,终于又加了两瓶面霜一支口红。

真幸运,可以找到何四柱这样合理的东家。

假如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就好,可以做完保姆再去念书,然后到福临门捧盘子。

不不不,那也太惨了,一天做二十四小时已够,不该做非分之想。

石子访问三个孩子,想知道他们希望什么样的保姆。

写意说:“莫名其妙,我可不需要任何保姆。”

自在说:“肯定要年轻的中国人,老太太不好,上次有位胖老太太,坐着不动,要什么尽叫我们拿到她跟前侍候她。”

石子骇笑,有这样的事。

悠然说:“太年轻也不妥,一天到晚打电话,记得珍珠吗,同她说话,她都不挂电话,只按住话筒,与我们说几句,早上又起不来送上学。”

石子不能置信。

自在说:“石子已算是最好的一个。”

“可惜硬是要我们学中文。”

“多学一样工夫傍身,受用不尽。”

此言一出,不禁失笑,他们三人自有父亲的产业傍身,胜过盔甲刀剑。

“可是那么难学,又看不出有什么用处。”

“为什么没听见你们抱怨英文?”

写意笑不可抑,“不学英文,难道做文盲?”

都有道理。

“那又为什么心甘情愿学法语?”

“法文美丽动听,又够潇洒。”

“但你们是华裔。”

写意问:“为什么华裔人士有那么多责任?”

电话铃响,石子去听,“何宅。”

“有无一位石子女士?”声音陌生。

“我正是。”

“这里是加拿大皇家骑警,你可认识一位孔碧玉?”

“她是我朋友。”

“那请你速来本那比医院。”

“发生何事?”

“她遭人殴打昏迷,我们在她手袋找到你的姓名住址。”

“我马上来。”

石子耳畔嗡嗡作响,一颗心似要自喉头跃出来。

她吩咐马利几句,立刻赶出门。

一路上超速驾驶,经公路直抵医院。

抢进病房,发觉碧玉已经苏醒,女警正在录口供。

石子听见碧玉微弱断续地说:“我不小心摔交,与人无尤。”

警察说:“女士,你不帮我们,我们无法帮你。”

石子走近,看到碧玉的脸肿如猪头,眼角嘴角都有缝针痕迹,那人心狠手辣,分明要置她于死地。

石子全身的血哗一声冲到脑袋,涨红了面孔,激愤莫名,她握紧拳头。

女警不得要领,见到石子,转向石子问话。

石子说出已有一个月没有见过孔碧玉,“发生什么事?”

“孔女士‘摔交’受伤,欲赴医院疗伤,但支持不住,在公寓大厦电梯大堂昏厥,由司阍报警。”

石子不响,握紧碧玉的手。

“两位女士,最好是与警方合作。”

女警离去。

石子低声问:“谁,谁做的?”

碧玉闭上双目。

“说出来,不然还有下一次。”

“给我一支烟。”

“医院里不准吸烟。”

“那么酒,给我一口酒。”

“碧玉,到底是谁?”

碧玉不语。

“是那个人吗?”

“别乱讲,他人在日本名古屋。”

“碧玉,有独身女失踪,一年后头骨被人弃置在马路上,这个城市也有它的阴暗面,让我帮你。”

碧玉忽然微弱地笑了,“你帮我,石子,你泥菩萨过江,如何帮我?”

石子怔住,忽然之间,多年委屈积聚到心头,她忍无可忍缓缓流下热泪,她伏在碧玉身边,哭出声来。

碧玉轻轻说:“我会好的,我没事,只是,生活越来越沉重,我都不想应付了。”

石子抹干泪水,仍想鼓励碧玉几句。

“回去吧,我过两日便可出院。”

“我知道是谁。”

“千万不要惹事。”

“碧玉,走出来,月兑离他的魔掌。”

碧玉疲乏地牵牵嘴角,“到何处去?福临门、大上海,抑或是麦当劳家乡鸡,还是与你一样,替人做保姆带小孩打理家务?”

“我们会出头的,碧玉,我们会出头的。”

“我疲倦了,石子。”

“我何尝不是,但是我不能功亏一贯。”

碧玉又笑,“管它呢,今朝有酒今朝醉。”

“他会杀死你。”

“不会的,杀人偿命,他懂计算,还有谁的性命比我的贱。”

“碧玉,现在你气馁,醒了你会好的。”

她别转面孔,像是累到极点。

石子只得告辞。

女警在病房门口等她,“孔女士可有说什么?”

石子摇头。

“你可猜到是什么人?”

“我亦不知。”

女警无奈,她已习惯这种困难。

石子离开医院,一看时间已到,只得直赴福临门开工。

就是那日,她叫开水烫到脚背,痛入心扉。

回家月兑了袜子一看,只见一串水泡,破了,一个个血红的小洞,她敷了药,忍痛入睡。

半夜醒来,只觉得自己似一个打地道希望出生天的囚徒,在黑暗地底挖掘,不知方向可走对,可会有一日通到地面见到光明。

地道长且窄,闷又热,她站不直,透不过气,就快支持不住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掀开胶布视察伤口,信不信由你,鲜粉红的新肉已经填满疮疤,生命力竟这么强!石子惆怅,看情形那条地道会有机会凿穿,她在等待第一线金光自地道口射到她身上。

第二天再去看碧玉,刚巧碰到她出院。

一辆黑色麦塞底斯来接她,司机替她开车门,工人扶着她进车。

就在关车门该刹那,碧玉看到了石子,她示意感激,摆摆手,上车去。

脸上尚未拆线,像是打破了的瓷女圭女圭又用强力胶黏上,裂痕处处。

车子绝尘而去,石子在医院门口站了一会儿,也转头离开。

碧玉又回到以前的地方去,她也是。

在报上登了一段广告聘请保姆,前来应征的人相当多。

每位拨出时间来见工的人均获五十元车马费。

石子选出五名有可能性的候选人。

何四柱说:“我要走了,你负责约见吧。”

“什么?”

何四柱说:“你的眼光比我好。”

石子不得不把这责任背上身。

孩子们仍不习惯父亲来来去去,懊恼不已。

傍晚,石子接到一通电话,那边忽然问:“你是谁?我听到你的声音多次了。”

石子奇问:“我是何家保姆,阁下是哪一位?”

“我是孩子们的母亲。”

“啊是何太太。”

“不,我已不是何太太,你叫我曹小姐好了。”

“是,我这就去叫何小姐。”

“慢着,你是几时来上工的?”

“才个多月,曹小姐。”

对方见石子十分有礼,警戒之心也就减低,“孩子们好吗?”

“还好。”

“叫写意来。”

石子立刻去唤写意。

大小姐正在画水彩,立刻放下画笔取饼电话与母亲说起来。

石子当然甚有感触,人人有不同命运,曹女士恁地好运,不但完全毋需理会三个孩子饮食起居,离婚之后仍能在前夫家作威作福,别忘了,她已另结新欢。

运程苦差些,拖着几个孩子,又离开了丈夫,那可是另一番光景。

石子叹口气,不用想那么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任何时间,电视新闻片上都有难民扶老搀幼离开家乡逃避战争寻找生机,石子每次看到遍野哀鸿,就认为目前生活仍算不错。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