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时间慢慢过去,手术进行了颇长一段时间。

终于,那位容医生出现了。

他简单地说“手术成功了。”

许红梅欣喜。

容医生自负地说,“身为曼勒研究所门生,如此成绩,雕虫小技。”

求真“啊”一声!

曼勒研究所的人!

敝不得有此手段,只是,曼勒研究所的门徒怎么会流落在外?

只听得那深目鹰鼻的容医生道:“病人留院观察,你请回去休息。”

“我能看一看他吗?”“他此刻的表面情况同手术前无异。”

看护把病人轻轻推进来。

病人已经苏醒,轻轻申吟,“冷,痛,怎么一回事,红梅、红梅在哪里?”

他仍然是一个老人,前脑部位明显经过切开缝合手术。

容医生对许红梅说:“我们已将脑下垂腺作出调校,自这一刻起,有关内分泌将大量产生青春激素,三十六小时之内,自动停止,恢复正常,恭喜你,列夫人,你的愿望已经达到了。”

许红梅喜极而泣。

求真冷眼旁观,十分感慨。

自古哪有天从人愿的事,统统都是人类一厢情愿,一天到晚,只盼花好月圆。

“我愿意看守在旁。”

“他还要接受一连串注射,你还是回去的好。”

“是。”许红梅转身走。

“列夫人。”

“啊,是!”许红梅想起来,打开手袋,取出一张银行本票递上去。

容医生满意地将本票放进口袋。

求真忽然在旁主观且偏见地斥责:“败类。”

一讲出口,求真自己却诧异了,医生也是人,收取费用治疗病人,有何不可,为何思想迂腐到以为他们应当免费救治世人?

况且,对于列氏一家来说,九位数字,十位数字,根本等闲。

是因为他来自曼勒研究所?

呵,是因为原医生从来不收取费用。

许红梅回到寓所去。

只见她自衣橱中取出最华丽的纱衣,配上闪烁的宝石首饰。

“啊,”她说,“嘉辉,你将永远摆月兑轮椅,我们可以去跳舞了。”

她喜悦的神情,像一个少女,在卧室中旋转。

终于,她累了,拥着舞衣,倒在床上,甜睡着。

求真板着面孔看下去。

她自己本身也经过若干悲欢离合,生活经验告诉她,理想生活永远难以达到,无论当事人如何努力追求,人生不如意事一直超过八九。

许红梅这一觉睡醒之后,应当明白。

求真以为电话铃会响,小冰先生的意见随时会到,但是这次他难得地缄默。

求真把卷二反转来,继续看另外一面。

许红梅脸色苍白地在医务所中与容医生办交涉。

“我不明白你的手术错在什么地方?”

容医生面色更差,神情沮丧,如斗败的公鸡,同前一幕趾高气扬、意气风发的姿势,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他低着头,握着拳头,“列夫人,我承认错误。”这句话说出来,对他来讲,比死还痛苦,但是对许红梅来说,完全不足以交待。

“错在哪里?”

容医生喃喃道:“我以为我控制了内分泌。”

许红梅的声音尖起来,“你把他怎么了,他在什么地去让我见他!”

“他很好,身体健康,发育正常。”

许红梅仍不放心,“我必须立即见他。”

“我愿意退还诊金。”

许红梅一掌推开容医生,“我不知你在说些什么,带我去见嘉辉,快!”

“列夫人,你要有心理准备。”

“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对了是不是?你拿他来做实验白老鼠,你这个庸医,你胆敢夸下海口,骗取我的信任。”

“列夫人,世上没有百分之百安全的手术,他仍然生还!”

“他已变成植物。”许红梅面色灰白。

“不!他心身完全健全。”

这时,他们身后布幕“刷”一声拉开,一个戴着口罩的护理人员站在玻璃后一间隔离病房里抱着名幼儿。

幼儿见到人,手舞足蹈,非常活泼开心。

许红梅如逢雷殛,霍一声转过头去,看着容医生。

容医生沮丧到极点,“他的生长激素一直迅速往后退,我无法使之停止,原以为他的生命会还原,退回一组细胞去,可是三十六小时之后,它却自动停住,列夫人,这是列嘉辉,他今年两岁,智力正常。身体健康,活泼可爱。”

许红梅退后两步。

求真以为她会掩着脸尖叫起来,直至崩溃。

啊,可怕的错误。

时间太会同他俩开玩笑了。

不多不少他们两人的年纪,仍然相差四十载。

在时间无边无涯的荒原里,四十年算得什么,亿万年说过去也已经过去,至少,现在她仍然看得见他,他也看得到她。

幼儿把胖胖双臂伸出来,似认得许红梅,似叫她抱。

许红梅凄凉地笑,“这是上帝对我贪婪的惩罚。”

她的脸色转为祥和。

容医生意外了。

啊,她深爱他。

许红梅接着说:“让我带他回家。”

“列夫人—”

许红梅摆摆手,“命该如此。”

“列夫人,请听我说,事情还有挽回余地。”

许红梅凝视容医生。

“在曼勒研究所中,有一个人可以达到你的愿望。”

“谁?”

“他姓原。”

“比你如何?”

容医生抬起头,想一想,叹口气,“我之比他,好比萤火比月亮。”

求真听到这里,嗯地一声。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庸医,也自有其可取之处。

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萤火,一上来,就先派别人为萤火。

“啊!”

“你可去求他。”

“我如何接触他?”

“我离开曼勒已有一段日子,曼勒研究所可能根本不承认我这个人存在,列夫人,我怕你要自己划功夫。”

“我明白,”许红梅居然微笑,“岁月悠悠,我也无事可做,大可花十年八年来寻访这位原医生。”

“列夫人—”

“你放心,我不会追究错误。”

容医生却不能释然,额角仍然冒出亮晶晶冷汗来,“我将从此退出江湖。”

许红梅不置可否,那诚是庸医自己的事了。

她套上白袍口罩,走进隔离病房,轻轻自看护手上接过小小列嘉辉,拥在怀中,如获至宝。

“嘉辉嘉辉,我愿意一生服侍你。”

两岁的列嘉辉依偎在许红梅怀中,十分亲热。

求真记得这一幕,她与那孩子形影不离,她曾经抱着他到小冰侦探社。

卷二到此结束。

求真自沙发起来,走到露台,吹一吹清凉海风。

许红梅并无食言,她亲手带大了列嘉辉。

求真问自己,你做得到吗?

她结过两次婚,到后期,连看到对方都觉得烦腻,故速速分手,倘若对方变回幼儿,她会尖叫一声,把对方交给育婴院。

门铃响。

上门来的是琦琦。

“真相大白了。”她一进门便这样说。

“真相不难明白,许红梅对列嘉辉的爱意真正令人钦佩。”

琦琦笑,“这是注定的,前半生,他看她长大,后半生,她看他长大。”

“可是,他俩始终没有一起成长。”

“很奇怪,是不是?”

“小冰怎么说?”

琦琦答:“他正与原医生接头。”

“原医生这些年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大抵在一个不受时间控制的空间。”

两个女子坐在一起,不约而同,齐齐叹口气。

琦琦问,“你在想什么?”

“琦琦,两人能够如此深爱,不枉此生。”

琦琦也点头。

“假使小老郭先生回到孩提时期去,你会照顾他吗?”

琦琦掩着嘴笑,“噫,那家伙幼时一定顽劣。”

“而且自三岁起便有强烈好奇心。”

“嘿,他家长可想而知吃尽苦头。”

求真哈哈笑起来,“我不介意与童年小冰见面。”

琦琦一直笑。

“可以拧他脸颊,可以教他打筋斗,可以带他去吃冰淇淋,”求真说:“为好朋友做点事是很应该的嘛。”

琦琦亦觉有趣。

求真忽然收敛笑容,“当然,那是因为小冰先生可爱,所以我们不介意爱他、爱得超越时空,一并爱上他的童年,”她停一停,“可惜世上可憎的人多,很多时候,我甚至不愿同他们共处一室。”

琦琦知道求真两次婚姻都不愉快。

求真告诉琦琦,“开头,我还天真好欺侮,不住检讨自己,认为自己也必定有错,到后来,人渐渐聪明,咄!假如我错在没有多忍耐三十年,我承认错误。”

“算了,过去就算了。”

求真自嘲,“可是我一辈子没享受过男欢女爱。”

琦琦微笑,“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你懂得什么,小冰先生有才有情。”

“那不容置疑,可是我同他只是朋友。”

“那是最含蓄最曼妙的一种关系,羡煞旁人。”

琦琦凝神,“幼年的列嘉辉一定给许红梅带来无限欢欣。”

电话来了。

求真接听,随即高兴地说,“说到曹操,曹操即到,许女士已经出院,要见我们呢。”

“还等什么?”

许红梅很明显梳洗打扮过,坐在一张沙发上,头轻轻往后仰,靠着椅背,精神尚佳。

求真从没见过那么清秀的老太太。

她向客人微笑,“劳驾二位。”

求真问“列先生呢?”

“我叫他出去走走,别妨碍女孩子们聊天。”

“您毋须休息?”

“我都快永远安息,趁还能见朋友,要把握机会。”

求真按住许女士的手。

……“你们看过卷二了?”

求真颌首。

许红梅回忆,“把嘉辉带了回家,我俩便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保姆、车夫以至邻居,全以为他是我的孩子,事实上嘉辉也一直叫我妈妈,妈妈。”

琦琦说“我记得他是一个特别的孩子。”

“嗯,非常合作,存心来做人,晚间从不扰人清梦,爱吃、爱睡、爱玩,待上了学,举一反三,思想敏捷,活泼可爱,又懂得尊重师长,我总算见识过了,自小到大,列嘉辉都是个十全十美的人。”

求真心念一动。

她爱他,才那么说。

她父亲许仲开就肯定不会认为列嘉辉是个无懈可击的人。

不过求真口中附和:“是,那样的人,万中无一。”

琦琦也说“你十分幸运。”

“但是我一直寻访原医生,三十多年以来,他音讯全无。”

“他是一名游侠儿,可能浪迹到仙境去了。”

“是,山中方三日,比世上已千年。”许红梅微笑,

看样子她也已臻化境,无所牵挂。

“我七八岁的时候,初见列嘉辉,他差不多就是现在这样子。”她长长叹息一声。

一看就知道是累了。

求真站起来告辞。

“告诉郭先生,把案子结束吧,许红梅的故事到此为止了。”

琦琦轻轻点头。

求真却说:“可是,那位原医生已经出关。”许红梅失笑扬扬手,“与他有缘的人,自可见到他,至于我,我已无所求。”

琦琦拉拉求真衣角,暗示她离去。

求真握了握许女士的手,与琦琦退出。

还没上车,就被人叫住。

“两位请留步。”

求真听出是列嘉辉的声音。

列嘉辉开门见山,“我已委托郭先生代我继续寻访原医生。”

求真讶异:“可是许女士说她已没有要求。”

列嘉辉笑了,“我有。”

琦琦忍不住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列嘉辉转过头来,看着琦琦,“我当然知道,琦琦小姐,你更应明白我为何想见原医生。”

琦琦想到她自己那与年岁不甚相配的躯壳,不禁汗颜,窘得噤声。

求真问:“你可有征得许女士同意?”

“当年,她把我交给容医生,我亦蒙在鼓中。”

求真张大了嘴。

自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不也就是怨怨相报。

她不由得月兑口而出,“这场纠缠,历时会不会太长了一点?”

列嘉辉却答:“我们相爱,我们一定会达到愿望。”

“但是许女士此刻的意愿是好好休息。”

“她年纪大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争取什么,我有责任帮她作出抉择。”

求真忽然之间不客气了,“你若真爱一个人,应当尊重她的选择。”

列嘉辉迅速回敬,“卜小姐,我猜你对感情的了解没有我深,假使你有子女,你便会知道,孩子们根本不愿上学,督导他们入学受教育,是否不爱他们?”

求真看着列嘉辉,唇枪舌箭,“许红梅不是小孩子。”

“我却做过她的孩子。”

求真希望她听错了,这语气里是否有点报复意味,当然不,一定是她耳朵出了毛病。

琦琦把求真的衣袖几乎扯了下来,求真才肯说:“再见,列先生。”

她开车离去。

途中求真说:“我希望小冰先生不要接受这件案。”

“据我猜想,即使列嘉辉不去委托他,他也忍不住要把老原找到为止。”

“那么,我希望原医生拒见列嘉辉。”

“为什么?”

“琦琦、你不觉得强迫一个人一直活下去是件非常累的事?”

琦琦微笑。

求真又说:“他俩肯定相爱,却不懂互相尊重。”

“也许,他们是周瑜黄盖,天生一对呢?”

求真发呆,“开头我以为他们是神仙眷属,此刻我的想法有点改变。”

“明明是凡人,如何变神仙?那不过是夸张的形容词罢了。”

“找到原医生,他们打算怎么样?”

琦琦说:“我猜想列嘉辉会提出要求,请原医生把许红梅变得与他年龄相若,那样,他们才可以真正双栖双宿,过正常生活。”

“原医生会应允那样荒谬的要求吗?”

“我们很快便会知道。”

小冰在书房等她们。

求真一进书房,一骨碌滚到那张旧沙发上。

小冰瞪她一眼,“以熟卖熟,没相貌。”

“唉,能躺的时候,千万别坐,能坐的时候,千万别站。”

琦琦说:“我自四十岁那年,就明白此项道理。”

“四十岁?真年轻。”求真唉声叹气。

“同老原联络上没有?”琦琦问。

小冰得意洋洋,一雪前耻,“找到了。”

“肯见我们吗?”

“约会已经订好。”

琦琦看求真一眼。

“我已把卷一卷二给他看过,他很有兴趣。”

“过去三十多年,他去了何处?”

“去了一个无线电波够不到之处。”

求真“嗤”一声笑,“航行者早已可把讯息自冥王星传返地球,莫非他去了冥外行星?”

“或许更远。”

“去了那么久,不闷?”

琦琦忽然说:“或者人家有爱人伴。”

求真艳羡道:“真有福气。”

“我们在何处见面?”

“本市。”

琦琦放下心来,“我始终最怕长途跋涉。”

“是。”岁月不饶人,小冰有同感,“下了飞机还要过五关斩六将,累坏人。老原神通广大,弄到全球通行证件,一亮相,直行直过,不用排队轮候,方便过你我。”

“约在几时?”

“明日黄昏一定出现。”

“我们静等他就行了。”

求真问:“原医生什么年纪?”

小冰答:“应同我差不多,”想一想,又补几句,“我长得老气,才貌均不出众,原氏英俊爽朗,风流倜傥,看上去当比我年轻。”

琦琦笑,“上帝有时真偏爱某几个人。”

“原医生之比列嘉辉如何?”

琦琦说:“我没见过原氏。”

小冰却说:“原医生才华盖世,外型出众,又极有正义感,犹如一只点亮了的玉瓶,光芒晶莹,非凡人能比。”

求真肃然起敬,“啊!”

“列嘉辉与许红梅二人,终其一生营营役役,不外是为着儿女私情恋恋红尘,卿卿我我,那种气质,与干大事的人不能比。”

求真又“呵”了一声。

小冰说“原某生活在另一个层次中。而且,一直以来,他是个有情人,慷慨热诚,不可多得。”

求真心向往之。

小冰说:“一个人若单爱自已,境界始终不高。”

琦琦笑“总比不自爱者高出若干吧!”

小冰又说“若连自爱的能力都没有,那么,也不用继续生活下去了。”

求真忽然不再同小冰抬杠,她由衷地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小冰说:“原君是我偶像。”

求真问:“他,没有家室吧?”

“一直独身,这是我与我偶像唯一相似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