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巫蓓云在这个时候升上一级,薪酬加幅达三十巴仙,她高兴得关上门跳跃挥舞拳头大声呼“嗨嗬”,这笔加薪真是及时雨,周至佳停薪留职压力顿时减轻。

她兴高采烈地把这件事告诉家人,立即获得小云体贴的拥抱,但是周至佳却投她以冷冷目光,甚至说:“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把这一点点钱看得恁地重。”

这句话似在蓓云头上浇上了一盆冷水,她静默一会儿,却没让它把兴扫尽,她只淡淡说:“是,在这刻,收入增加,可以保证你同小云生活无恙。”

周至佳做不得声,他暗暗对自己小器诧异,难道女性,真的比男性大方?他每次升级,蓓云都快活地为他庆祝,并致送纪念品,他就不能似蓓云般可爱,他故意煞她风景,灭她威风,太可恶了。

他羞愧没趣地低下头。

蓓云看他一眼,不去研究他的心态。

爱玛嘟嘟嘟地雀跃,“我想更换新烹任指导零件,现在没问题了吧?”

“你要什么都可以。”

她与它搂着进厨房去商量添置何种零件。

小云轻轻与父亲说:“你应当替母亲高兴,她为着这次升级,苦干犹如一只机械牛。”

周至佳骤然发觉女儿比他更加成熟。

“妈妈是为了这个家。”小云补一句。

包加显得周至佳自私卑鄙。

不知怎地,他虽然惭愧,嘴巴却不认输,“你母亲太过功利主义。”

小云看父亲一眼,转念想到同学已有私人资料电脑,便钻进厨房去同母亲商议。

周至佳只听得女儿说:“妈妈,妈妈,你加了薪水,可否送我一件礼物……”

周至佳低下头,控诉蓓云功利?世上谁不现实,此刻他暂时失去经济能力,家人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他说什么做什么已不重要。

周至佳震惊地发觉他实在太过天真,他没估计到休业后贬值的后果。

不到一刻小云雀跃着出来,满脸笑容,很明显,她已得到她要的东面。

蓓云问他:“明天晚上同事为我举行一个……”

周至佳直截了当地说:“我不去。”

蓓云过一刻才劝道:“我希望你出席,明天是你生日,我们可以一起庆祝。”

“我身体不适。”

蓓云只得说:“那随你吧,我尽量早点回来。”

“不必了。”

蓓云不再与他争持,她转身走出露台。

周至佳却希望她会再温言恳求他一次,再一次,他一定会答应亮相,可是她只马马虎虎说了几句话,就放弃再开口。

以前,在他当家的时候,蓓云会唠叨一个晚上,直至他答应为止。

现在他对她已不再重要。

周至佳并非多心,蓓云的确已不想勉强他改变主意,勉强无幸福,任他固执下去好了。

因不是她请客,在场有些什么客人不由她做主,胡乃萱吵上门来,巫蓓云只得赔笑,“我私人补请你,我们这就偷懒出去喝下午茶。”

胡乃萱仍然不停发牢骚:“什么玩意儿,请客不包括老娘在内,稀罕嘛!”

蓓云默不做声。

她不是不知道益友与损友的分别,但在这个时候,谁敢做益友说:老胡,现在你蛮不讲理,谁不怕你?这脾气不改,生人勿近。

蓓云维持沉默。

“蓓云,真佩服你,事事化险为夷,你看,周至佳乖乖的回家,情敌下个月结婚,再无后顾之忧,事业又得意春风,更上层楼。”

蓓云忽尔喃喃说:“物腐而后虫生。”

胡乃萱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蓓云笑一笑,“我说周至佳对我不满,乃是我的错。”

“当然是我不够好,他才会有二心。”

胡乃萱瞪大眼睛,“不要搞了,难道我还得向王日和道歉不成。”

“我只是讲我自己。”蓓云连忙表明立场。

蓓云凄然抬起头,忽然看见那年轻人穿着运动服手持球拍隔着咖啡座大玻璃同她装手势,她不由得扬扬手露出一丝微笑。

胡乃萱转过头去,什么都没看到,“你跟谁招呼?”

蓓云愕然,她没有看见他?

“你的精神有点恍惚,要当心自己。”她倒先教训起蓓云来。

年轻人已跳上朋友的车子离去。

蓓云对老胡唯唯诺诺。

“如觉困惑,要去看心理医生。”胡乃萱忠告朋友。

“是是是。”

“蓓云,我就不如你幸运了。”老胡继续谈她心目中的正经事,“王日和他——”

蓓云没听进耳朵去,她只见胡乃萱的两片嘴唇不住蠕动,发出嗡嗡之声,千篇一律,哄人入睡。

蓓云可不怪她,她爱申诉,大可尽量发其牢骚,朋友有义务坐着聆听,发泄过后,老胡又是一条好汉,她不是全然没有优点的人。

“他现在干脆不回来了,我忙着替小萱转校,免得她给同学笑话,又得急急办离婚,房子一人一半,我们要搬往较小的公寓——”

一点新鲜事儿都没有,打一百年起,每对离婚夫妇都得面对这些痛苦的琐事。

胡乃萱忽然看着蓓云说:“我把你闷坏了吧?”

蓓云回过神来,“呵不,我只是不便发表意见,顺得哥情失嫂意,改明儿贤伉俪和好如初,我无论说过什么都是死罪。”

“我们是完了。”老胡沮丧到极点。

蓓云看看表,“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公司去。”

“今天晚上到底请不请我?”

“今晚不由我做主,请你见谅。”

老胡悻悻然,“你这人最讨厌,公是公,私是私,一张铁面。”

蓓云只得赔笑。

连电脑都祝贺她:“恭喜你巫小姐,这次升职系众望所归。”

好似不是周至佳的愿望。

那天晚上,蓓云直接由办公室到派对,两位上司都来了,逗留寒暄一会儿才走。

蓓云的兴奋已过,别误会,她并非不快活,追加到今年四月的薪水足够她享用一会儿了,送礼给家人外,尚能好好治一季衣裳,生活中尚欠什么不是问题,她早已学会数她所得到的福份。

听到年轻同事银铃般笑声,蓓云亦觉宽慰高兴。

“巫小姐。”一个倩影走过来。

是曾倩文,头发剪短了,眼睛益发的大,端的是小美人。

“请坐,”到底是旧下属,为她出过力。

曾倩文眼红红,“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不关我事。”

蓓云温和地笑,“我相信你。”

“我已辞职,无法在是非中留在此地工作。”她低声说。

蓓云回应:“似你这般人才,到哪里做不一样。”

措辞虚伪空洞得有回音,不过不要紧,曾倩文还是第一次听,听不出毛病,日后,次数多了,她自会辨识真伪。

“巫小姐,这间公司只有你是君子人。”曾倩文握住蓓云的手,泪盈于睫。

五年前的巫蓓云背脊会爬满冷汗,现在?若无其事。

曾倩文一走开,蓓云便抬起头寻人,不,年轻人没有来,他也不是时刻走得开的,也许还有其他寂寞的心需要照顾。

城内怨怼的女人还会少吗,与知情识趣的年轻人比,起码是一比五千。

蓓云稍坐一会儿便悄悄溜走,知道他们会玩到深夜。

到家,只见小云呆坐在父亲的生日蛋糕面前。

蓓云问爱玛:“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先生一早就睡了。”爱玛无奈。

蓓云点点头,“他是该早点休息,小云,我们一起看最新的立体电影。”

她故意不去理他,真睡也好,假睡也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电影放到一半,小云忽然感慨的说:“爸爸变了。”

蓓云不出声,一边吃花生,一边呷啤酒。

小云又说:“变得我都不认识他了。”

蓓云推一推小云,“看银幕,那只小魔怪飞出来了。”

小云也觉得父亲没有什么值得继续谈论之处,便全神贯注看电影。

影片尚未结束,蓓云已经累得数度打瞌睡,不但呵欠连连,眼皮都抬不起,终于走回卧室休息。

本来感慨良多,但疲倦战胜一切哀愁,她咚一声睡着。

周至佳到这个时候气才消,他想与蓓云说几句话,商量几件事,一推开房门,看见蓓云和衣仆在床上,扯着轻微的鼻鼾,不由得呆住。

她竟安然无恙的睡着了。

小云在父亲身后说:“将来我也要像妈妈那样在工作岗位上出尽力气。”语气充满钦佩。

周至佳闷闷折回书房,因为白天无所事事,晚上他失眠,变成夜猫子。

他知道有这种怨妇,天天睡到日上三竿,晚上却通屋踱步。抽烟喝酒服药都无补于事,他害怕会走上这条路,故此强逼自己上床。

小云看见父亲熄灯,松口气。

周至佳第二次入院的日期终于定下。

周至善特地来陪兄弟,看见蓓云,仍然讪讪。

蓓云早已把前嫌搁一旁。

至善说:“升了级,蓓云你真了不起。”

“一个人的时间用在何处是看得见的,终日价打扮,自然像一只花,为家人服务,便是好主妇好母亲,我,我只得这份工作罢了。”

“你何尝没有一个家。”至善讶异。

蓓云笑笑说:“这几年来我并无好好照顾它。”

“你也尽了力。”至善很中肯地说。

蓓云一听,觉得受用,便把这当为知心话,

“我尽力,不表示他人满意。”

“至佳不是不满意。”至善代为发言。

蓓云接上去,“也不是满意。”她笑了起来。

至善看见兄弟,对他说:“祝你成功。”

蓓云对私事已三缄其口,她不想隐瞒真相,也不打算坦白招供,怎么开口呢?“尊夫去了何处?”“医院。”“什么事?”“他做卵子植入手术。”“嗄?”“他准备怀孕替我们家增加一名宁馨儿。”蓓云没有招供的勇气,尽避周至佳不是第一名勇夫。

“劳驾你陪着至佳。”

“没问题,你去忙吧。”

就在那个下午,公司决定派巫蓓云出去物色购置一批器材,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为期一周,隔一日起程。

巫蓓云并没有推辞,什么样公务可以推,什么不可以推,她知道得十分清楚,况且,伙计如果不把公事放第一位,公司也不会重视这个雇员,至公平不过。

秘书自会替她打点飞机票酒店房间及行程。

进家门时蓓云己觉压力,一个人有一个人好,无论到什么地方去,只需携带护照一本,即可成行,今夜她这个有夫之妇首先得向那另一半解释,真是苦差。

丙然,周至佳不悦地问:“非去不可?”

“不是非去不可,”蓓云老老实实回答,“连这份工作也不是非做不可,但是去了比较好,你也是办事人,相信你明白。”

“你答应过这段时间留在这里。”

“九个月间难免要出差,人在江湖。”

周至佳问:“你怀孕时我有没有外游?”他不记得了。

“有,”蓓云温和地答,“三次之多。”每次都好比寒天饮冰水,滴滴在心头。

她并非故意报复,巫蓓云才没有这样无聊。

周至佳苦笑,“原来你我同样不可靠。”

蓓云微笑,周至佳终于肯自嘲了,这是大跃进。

“是的,”她说,“我们只能够相信自己。”

“蓓云,给我一点鼓励。”

“你要是想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决不!”

“那么,祝你成功。”

周至佳笑了,巫蓓云果然有义气。

“不要孤立你自己,出去认识些新朋友,参加新活动,你一定做得到,至佳,我对你有信心,你是教授身分,有智慧有经验。”

周至佳精神一振,随即又颓下来,是他,千方百计自愿放弃那矜贵的身分,夫复何言。

蓓云忽然说:“别担心,孩子大得极快,一下子就用不着我们,即可恢复自由身,再辛苦,也不过是三五年光景,既然是你意愿,一定可以安然度过。”

周至佳低头,原来巫蓓云仍然是最了解最支持他的那个人。

“记得吗,小云幼时日日变一个样子,甫满月,我们就怀念她在医院那段日子,故此目不转睛,把握每个机会盯住她,曾被亲友讥笑我俩是最痴心的父母。”

他俩已许久没有闲话家常。

小云偏在这个时候打断话柄:“妈妈,阿姆斯特丹有些什么好玩意儿可以带给我?”

周至佳马上站起来就走。

蓓云斥责女儿:“我对你说过多少次,大人说话,小孩不准插嘴。”

小云眨眨眼,“但你们是爸妈。”

爸妈不是人?蓓云啼笑皆非。

“妈妈,胡小萱转了校,真想跟她走。”

蓓云知道她俩谈得来,“你会找到新的知己。”

小云怅惘,“不会有人比小萱更了解我。”

蓓云笑笑,有,多的是,怎么没有,胡小萱算第几号?不消一年,巫小云准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人类善忘,乃为自卫,否则酸甜苦辣事事都紧紧记在心头,怎么活得下去。

蓓云第二天就出发了。

早班飞机,司机上来替她取行李,家人都还没起床,蓓云悄悄离去。

天蒙亮,有点寒意,路灯尚未熄灭。

蓓云上了车,司机将她载往飞机场。

那么早,一样有下属来送飞机,表示体贴。

那一男一女根本没有睡醒,惺松而年轻的脸十分稚气,替蓓云自司机手中接过行车过磅,服侍周到,巫蓓云记住了他俩的名字。

飞机经过东京的时候,周至佳与小云也该起床了。

她静静在座位里闭目养神。

“这是你第一次出差做该类工作,因此你有点紧张,不用怕,你一定会得到满意的成绩。”

蓓云睁开眼来,那年轻人坐在她身边。

“你又来了。”她喜悦的说。

“是,正是我,旅途中陪你说说笑笑,为你解闷。”

“这么巧。”

年轻人微笑,“我也不相信有这样凑巧的事。”

“我知道你是谁。”

年轻人诧异,“告诉我,我是谁?”

“你是我的理想。”

年轻人怔怔看着蓓云,他怎么配做她的理想,她太天真了。

蓓云兴奋地说:“且听我解释,人的理想永远忽隐忽现,却不离不弃,在沮丧失望的时候,理想会来鼓励他,但理想虚无飘渺,无从捉模。”

年轻人黯然,看来巫蓓云比她实际年龄小得多,自她眼目看世界,世界仍然美好。

“所以我说你是我的理想。”她仍坚持己见。

年轻人摇摇头,她的理想另有其人,不可能是他。

巫蓓云不知道他此行有伴,只不过为着避人耳目,两人不方便坐在一起。

年轻人惭愧地笑,他怎么好算别人的理想,他自己失去理想,不知已经多久。

蓓云接着又说。“我们年轻时,理想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成年之后,被逼放弃理想,丢在脑后,理想不知所踪,甚至有可能掉在泥淖里。”

年轻人留神地聆听。

蓓云忽然笑了,“我的话题太闷,我们改说别的。”

年轻人却说:“那么,让我做你那堕落风尘的理想吧。”

蓓云呵呵笑起来。

到任何地方,只不过是两三小时的航程,一抵达目的地,刚走出机舱,蓓云如常失去年轻人的踪迹,她已不以为奇。

年轻人却看得见她,但是他身边另外有客人,已不方便与她招呼。

巫蓓云此行的身分是大客户,当然有人把她当贵宾似在飞机场接走,展开一连串活动。

每日抽空蓓云均与家人联络,离得越远,反而好说话,这个时候,蓓云发觉,她与周至佳的角色,已经对调。

也好,轮到她尝尝做一家之主的滋味。

你别说,担子并不轻,心理压力尤其重,同样一份工作,本来做得异常风流,一旦知道全家靠那份入息,感觉上立刻忍辱负重起来。

堡作很顺利,实是优差,分明是公司故意优待,助她立功,一个人走起运来,不可理喻,一般的功夫,从前做来,吃力不讨好,此刻做来,逢人赞好。

家里诸事虽有点不大顺心,蓓云亦已不予计较,世事本无十全十美。

每日下午,蓓云还能抽空闲逛,甚至喝杯咖啡。

签妥合约,对方那位年轻英俊的营业代表安特华比却没有下班的意思,他愿意陪巫小姐购物,他是识途老马。

蓓云也乐得有个人陪,她替小云选了件礼物。

安特华比君依依不舍,一路陪回酒店。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很露骨又很含蓄的问:“没有咖啡?”

蓓云笑笑,“我没有这种习惯。”

他耸耸肩,失望但有礼地道别。

回到房间,蓓云拨一0三三号。

几乎立刻有人接听。

蓓云不待他出声便说:“现在你在什么地方,我们方便见个面吗?”

谁知接线人是个女子,充满笑意的声音答:“一0三三有事外游。”

蓓云怅惘,没想到她的理想已为人捷足先登。

“请问有无留言?”

“没有。”蓓云挂断线。

她没有浪费时间,马上取出安特华比君的卡片,拨他的通讯号码。

她说:“不喝咖啡,但跳个舞,可以吗?”

安君当然认得巫蓓云的声音,他喜出望外,“一小时后我来接你。”听说东方女子慢热,果然。

蓓云行装中并无跳舞裙子,她马上到酒店附设的时装店添一件。

店里的晚服多数夸张闪烁,她心想,管它哩,巫蓓云过去一切优雅的姿势,不过是做给巫蓓云自己看的,今日,她决定舍之进而取夺目。

周至佳出差的时候,可有逢场作戏,她从来没有问过。

跳一场舞,没有什么大不了,她不说,谁知道,每个人心底总有一些不愿告人的事,不一定是秘密,只是不想当众宣布。

她把斗篷披上,出去迎接那小伙子。

安特华比君租一辆马车来接她,马蹄在旧石子路上达达达有节奏地敲响,蓓云很沉默,她不想讲话,只想松弛一下,她把头往后靠,识趣的安君马上把肩臂垫上,好让她舒服些。

蓓云试过整夜把别人的手臂当枕头,从来没有问过那人的肌肉酸不酸,累不累,枕着他,就是他一生至大的荣幸,让他到八十岁尚有美好回忆。

蓓云只知道婚后身分一落千丈,手臂抱婴儿抱得酸软,后来练出来了,肌肉结实如举重好手。

她讪笑。

一天星光灿烂,寒夜空气清新一如水晶,虽然都是人造控制,情调一样可人。

马车并没有在目的地停下,它不住的在城内兜圈子,小伙子把外套月兑下搭在蓓云肩上。

夜空忽然被厚云遮盖,继而飘下鹅毛大雪。

蓓云知逍要回到室内去了。

安君先下车,双手握住她的腰,把她捧下车。

他们挤进一家小小酒馆,人烟稠密,安君紧紧握着她的手,怕她走失似的,他们找不到座位,只能站在柜台前问酒保要饮料。

蓓云在这个时候做了一件非常煞风景的事。

她拿着酒杯走到公众电话器拨家里的号码。

蓓云听到周至佳的声音,寒暄几句,大家都说“勿以我为念,我很好”。能够这样客气,可见已经没有感情,蓓云叫周至佳当心身体。

周至佳并没有问那人声嘈杂的地方是何处。

他同巫蓓云一样识趣。

蓓云放下心头一块大石,他俩从此可以相安无事,因为彼此不再计较。

人们日常所犯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蓓云心平气和的告诉她的男伴她想回去休息,独个儿。

小伙子笑笑,这次他用计程车送她回去。

酒店房间静寂温暖,蓓云换下衣服,马上入睡。

第二天一早她就要打道回府。

昨夜是昨夜,那件跳舞裙子像所有跳舞裙子一样,只穿了一次,蓓云不打算把它带回家,把它吊在酒店衣柜里,伸手模一模亮晶晶的衣裤,悄悄挽着行车离去。

不知它被哪个女孩子拾了去,可见事事都是注定的缘分。

换上整齐套装的巫蓓云又恢复了她一贯端庄模样。

安特华比君在飞机场等她,对昨夜的事一字不提,只谈公事。

在最后关头他才吻她的手背,她戴着手套,没有感觉,他说:“我希望能来看你。”

蓓云不做声,该刹那他的诚意是可靠的,只是日后他会碰到许多像她那样为公事出差的女子,她没有说什么,顺利过关,很快回到家里。

回程没有碰到那个年轻人,蓓云这个时候,也经已发觉,所有的小伙子,心态与姿势都差不多。

蓓云先回公司交待公事,工作大半天,才如常下班。

她并不希祈获奖,公司要求越来越高,她所做的,不过是分内事。

小云最开心,她的第一部私人电脑已送到,跳着出来向母亲道谢。

周至佳也忙着说:“蓓云你真周到。”

她临走之前,吩咐婴儿用品公司代办全套必需品,还有,她终于咬咬牙,添置了一具昂贵的育婴机械人。

辛劳有什么关系,一家人能好好过日子,已是最佳报酬。

蓓云笑笑躺进安乐椅里,小云过来整个人伏在母亲身上,过往小云只把这种懒猫式的娇憨用在父亲身上,不知不觉,母亲已代替了她心目中的位置。

蓓云问:“医生怎么说?”

周至佳答:“情况良好,有一枚卵子正在发育。”

小云抢着说:“是男孩子。”

蓓云笑,“这么快就知道性别,失去神秘性。”

周至佳怅惘说:“这段时间,我只得紧紧躲在家里”

蓓云抬起头,“许多腰大十围,尖下巴,走路蹒跚,怀着三十公斤以上脂肪的男士们都大摇大摆招摇饼市,你怕什么。”

周至佳没想到蓓云会这样安慰他,情绪即时好转。

蓓云问小云:“要做姐姐了,心情如何,会不会妒忌弟弟,抑或决定爱护照顾他?”

小云说:“我会做一个好大姐。”

蓓云笑,“等他弄坏你心爱的电脑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

小云双手紧紧箍住母亲的腰,嘴巴凑在妈妈耳畔讲了许多悄悄话。

蓓云唯唯诺诺,心里想的,又是别的事。

完整的双亲家庭对孩子来说总比单亲家庭健康,所以一个世纪前,男人从不把外头的事带返家中,无论玩得多厉害,一到家庭日,立刻归队报到,只有这样,才能两全其美,家庭乐,没有其它替代品。

等到休息的时候,蓓云的一套上班衣裳已经团得稀皱。

周至佳讪讪说:“你也累了,有话明日再说。”

“呵对,这是公司几个空置的高级职员宿舍,你看看喜欢哪一处,趁早搬过去,安顿下来,人口增加,多一间房间用,适意许多。”

周至佳不响,接过那份资料。

升级,并不是为个人虚荣,周至佳其实是明白的!

饼往他努力向上,何尝不是想着家人,升上副教授,可多获配给一辆车,出任系主任,生活津贴又告增加……并不是想在同事面前耀武扬威。

蓓云说:“真没想到我们会这样文明,调换身分,轮班当一家之主,其实政府十分鼓励我们灵活调动做多面尝试。”

“我以为你一向反对男女不分。”

“反对也没有用,”蓓云感慨,“大势所趋,梁医生说得对,我们只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

周至佳放心了,也不去管这是不是门面说话。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