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常春只得把他接回来。

小孩十分有灵性,知道他的家与以前大大不同,如果不听话,会有麻烦,故此乖得如不存在一样。

幸亏他感觉得到母亲着实疼他。

还好他有一个有能力的妈妈,自力更生,毋须仰人鼻息。

自此以后,他很少见到父亲以及祖父。

倘若常春建议他跟母亲姓常,他不会反对。

今晚常春听了安福全这样一个电话,把新愁旧恨统统勾了上来,焉会不气?

怎么样应付,世上每一件事,都由她独自咬紧牙关,流血流汗,辗转反侧那样应付过去。

袖手旁观者众,谁来拔刀相助。

安福全有麻烦,居然来找她。

他吃撑了。

那夜她没睡好,频频替安康盖被子。

反而吵醒孩子,“妈妈,我很好。”

这算是客气的了,不消三五年,他也许就会要求出去外国寄宿。届时,恐怕一年只能见三两次。

扁阴逐寸溜走,孩子们逐寸长高。

唯一吸引常春注意的是一年一度四月份交税季节。

第二天她捧牢电话及黑咖啡同会计师讲话。

少女店员板着面孔也来上班,常春叹口气问:“又怎么了?”

少女皱着眉头,“天气那么热。”

常春安慰她:“心静自然凉啊。”

她扔下手袋,“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

常春失笑,“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简直不想上班!”

又来了,这次常春抬起头,“另有高就吗?”

“隔壁时装店出价六千块。”

常春只得说:“那是个赚钱的好机会,你要紧紧掌握。”

那女孩子意外了。

常春摊摊手,很文艺腔地说:“我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

如此这般,便结束了七个月的宾主关系。

常春连她的名字都没时间好好记牢。

她们属于迷茫的一代,措手不及地忽然之间成了年,接着要出来找生活,书没读好,人才亦普通,漫无目标,这里做两个月,那边做三个星期,在小店与小鲍司之间兜兜转转,千儿八百那样短视地计算着,因知道也会得老,故此更加心浮气躁。

“我月底走,你若找不到人,我可以帮你久一点。”

常春微笑,“那边相信很等人用,下星期你就可以过去。”

那个少女才发觉常春是只笑面虎。

下午,林海青来了,看到玻璃门上贴着聘人启事。

他问:“不要登报吗?”

“广告费用多昂贵。”

“常春,我看你一个人守着一爿店真是蛮孤苦的。”

来了,乘虚而入来了。

“反正我白天没事,帮你看店堂如何?”

常春答:“你的好意我心领,但是日复一日看店,是非常卑微枯燥沉闷的一件事,不消三个星期,你就精神崩溃了。”

林海青笑笑,“听你讲,像在撤哈拉打隆美尔似的。”

“最折磨人的或许不是一场惨烈战争,而是烦琐的日常生活。”

“别担心,我来帮你,直至你找到更好的人。”

他心意已决的样子。

常春看着他,“你有什么条件?”

不出所料,林海青咳嗽一声,“我不收薪水。”

包厉害。

“我做你的合伙人。”

“我不接受合股。”常春板起面孔。

“好好好,”海青举起双手,“我们且不谈那个,我先到店来帮你。”

常春微笑,现在居然有人肯免费帮忙了。

初开店时,挣扎得欲哭无泪,求告无门。

连常夏那么好的妹妹都说:“姐姐,你并不是人才,最好找份皇家工,安安稳稳过日子。”

她到美资银行求贷款,认得了贷款部经理张家骏。

那天也是炎夏,常春的头发需要修理,化妆已经油掉,她已经跑遍华资英资银行,都礼貌地遭到拒绝。

张家骏是个好心人。

反正是办公时间,他静静地听常春说出计划。

他指出漏洞在何处:“不要怕铺租贵,羊毛出在羊身上,一定要拣旺处……”

是常春眼神中那丝感激感动了他。

他愿意帮这个六亲无靠的年轻母亲。

到了下班时候,他忽然说:“让我们好好去吃一顿凉快的日本菜。”

常春这才发觉她有多累多渴多饿。

她身不由己地跟着张家骏走。

那是常春有生以来吃得最适意的一顿晚饭。

两星期后她得到了贷款。

常春落寞地垂下头,款子全数归还那一天,亦即是她与张家骏离婚日。

她取回抵押的公寓屋契,感慨万千。

不过自此生活就比较顺利。

现在,现在环境不同了,现在有人来求她了。

林海青说:“我们把隔壁的铺位也租下来,打通,我投资新店的一半。”

常春笑笑,“我喜欢小店。”

“你是猪猡头。”海青恼怒。

“或许我是。”

可是林海青守店堂的态度是认真的。

他年轻、漂亮、衣着时髦、气质上佳,大才小用,自然获得顾客欢心。

客人被他搭上,总得买些什么才好意思出店。

朱智良看到这种情形说:“很有一手呵,淘起古井来了。”

“过誉,过誉。”

“那小伙子恐怕要失望。”

“为什么?”

“因为史必灵常春已经事事看化,不屑再搞男女关系。”

常春说:“就因为事事看穿,才不妨逢场作戏,风流一番。”

朱智良反问:“你见过风流的男女关系?我只觉下流。”

“老姑婆的看法自然不同。”

谁知朱智良承认:“所以我找不到人。”

无论如何,林海青已经登堂入室,登店堂入办公室。

朱智良说:“宋小钰已接收了张家骏的财产。”

常春淡淡说:“那多好,该你的就是你的,横财来时,挡都挡不住。”

“过一阵子她会把那层公寓拍卖掉。”

常春看朱女一眼,她打算怎么样?

丙然,朱女喃喃自语:“长期租住鲍寓真不是办法。”

她想把那层公寓买下来?

常春揶揄地搭上去:“置幢公寓也许是时候了。”

朱女一本正经地说:“史必灵,陪我去看看房子如何,你是高手。”

常春失笑,“把我说得仿佛手头上有广厦千万间似的。”

“你眼光好,毋须拥有。”

这倒是真的,品味高的人不一定有拥物狂。

常春心头一喜,“好,陪你去参观。”

朱女朝她一看,莞尔,可见当真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一个星期六下午,由朱智良驾车,驶上半山。

常春说:“你们都喜欢住山里山,弯里弯,不知多麻烦,从前呢,还说图个清静,现在游人如鲫,吵得要命,而且购物上班仍然不方便。”

“身份象征是什么你可知道?”

常春“嗤”一声冷笑出来,“你来考我?一个人身份高下看他做过多少事,立过多少功,同住啥房子穿啥衣服并无相干,朱小姐阁下语气眼角均恶俗不堪,我替你难过。”

朱智良为她那慷慨激昂的语气笑出来。

常春扬扬手,“你不明白就算了。”

“我这个红尘痴儿脑筋的确低俗,请你原谅包涵忍耐。”

常春哼了一声。

朱智良的车子越去越远,越驶越高,终于驶过雾线,去到深山,只觉阴凉潮湿,满山披挂满紫藤,不知名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已。

确实是好风光。

但常春那颗疲乏的心并不欣赏,她说:“太远了。”

“因此价钱不贵。”

“上去看看。”

“三层楼,十年新,是二楼甲座。”

朱智良身边带着锁匙,取出开门入内。

地方不大,只有两间房间,但是客厅十分宽敞。

常春当然还是第一次来。

张在置这间公寓的时候她早同他分手。

露台对着山,可以嗅到紫藤芬芳。

常春还是批评:“湿气太重。”

屋内不少摆设,都购自常春那家小店。

连朱智良都问:“他时常到你店来?”

“不,他可能叫人来买。”

“他很照顾你。”

常春笑笑,“相信我,我不止他一个顾客。”

“当然,本市也不止一间礼品店。”

朱智良永远维护着张家骏。

卧室简单素净,一张单人床,纯白被褥,案头两只相架,分别是他与琪琪及瑜瑜的合照。

“你仍然不原谅他?”朱女问。

“我不记得我说过我那么小气。”

“你不肯承认。”

“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来看厨房。”

“不必了,这公寓很适合你住,怕只怕没有男士会千里迢迢送你回家。”

“不要紧,我会送他们。”

常春微微笑,想得这样透,倒是好事。

常春问:“你会保留一切家具?”

废话,她就是为着将公寓维持原状才买下它。

“这间是书房。”

常春跟朱女进去。

水晶盆里养着密簇簇的白兰花,此刻水已干涸,花已干瘪成为铁锈的细爪子。

常春轻轻说:“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朱女又忍不住嘲笑:“你的外币定期存款长春不就行了。”

现代人仍有哀与乐,但同古时大有出入。

常春说:“窗一关,开了空气调节,帝力与你何有哉。”

“不过,至好隔三两日同我联络一下,免我出了事无人知。”

独身人士平日夸啦啦,嘴巴响,个个最怕晕死床上没人知。

“这种地方绝不适合孩子们住。”

可是书桌上有一只琪琪玩得残旧的玩具熊,原装眼睛已经掉落,由常春钉上钮扣代替,不知恁地落在张家骏手中,也许有一次,女儿跟他出去玩,遗忘在他的车里。

朱女说:“我不会有孩子。”

语气中的遗憾微乎其微。

“那么买下它吧。”

张家骏根本没打算与儿女同住,这种地方附近哪有学校。

琪琪上学时常春与他也有过一番纷争,他坚持让琪琪念国际学校,一半英文,一半法语,弃中文不用。

常春不去理他。

她把琪琪送入英文小学,兼修中国语文及历史。

张家骏跌脚:“将来他们用不到中文,时间花得太奢侈。”

常春冷冷问:“你用得到七十条领带吗?”

但有时遇到中文教师故意磨难小学生,也觉得不忿,人与人之类分清楚倒也罢了,可是往往一勾一撇一捺都得照铅字规矩,不然就错,扣分,对小孩打击甚大。

“神不守舍想些什么?”

“往事。”

“那边是卫生间——”

“下山去喝杯冰茶吧,渴死了。”

下得山来,才知道张家骏的确懂得享受,原来他那里真堪称世外桃源,与山外的烦嚣繁忙嘈吵不挂钧。

朱女告诉常春:“宋小钰府上同他很近。”

“房子卖了,宋小姐打算把现金拿来何用?”

“指明捐到保良局助养孤女。”

常春一怔,呛住,“好,好,好。”夫复何言。

同孤女们争遗产成功,把款子再捐到孤儿院,大公无私,妙不可言。

朱女劝:“你早说算了。”

“是我说过。”常春苦笑。

“好人有好报,你的生意会蒸蒸日上。”

“是,一本万利,客似云来,富贵荣华。”

一口气喝下两杯冰茶才把不平之意压下去。

“将来琪琪与瑜瑜都可以常到我家来玩。”

常春说:“朱女,你是唯一爱张家骏的女子。”

朱女遗憾地说:“因为他没有娶我。”

“你真幸运。”

据朱智良说,房子拍卖那日,没有人争投,她很顺利投得。

她并没有计划立时三刻搬进去,偿一个夙愿才是她买下房子的原因。

常春在一个黄昏听见琪琪怀念父亲:“同妈妈逛玩具店,每次只限买一个,爸爸不一样,爸爸任我挑选。”

安康为她解释:“他一年才见你十次八次,当然大方,妈妈可是天天对着你,服侍你穿衣洗澡上学功课三餐。”

琪琪想一想,“妈妈,谢谢你。”

常春故作大方,“都是应该的,那是我的责任,上帝派小朋友到我家来住,带来欢笑,我就得照顾小朋友及服侍小朋友。”

琪琪呵呵笑,“我就是那个小朋友。”

“过来,小朋友。”

常春把琪琪拥在怀中。

这个小朋友因她来到世上历劫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她当然充满歉意地爱她。

常春吻女儿吻得啜啜响。

安康说:“我去看过白白,她很不快乐。”

常春问:“你这个哥哥有没有劝解她?”

“有。”

“结果呢?”

“白白说她喜欢我,但讨厌我父亲。”

“当然,你同她没有利害冲突。”

安康说:“我了解白白的焦虑,妈妈要是你又决定结婚,我便与她同一处境。”

这个“又”字好不难听刺耳。

安康说:“白白同我诉苦,说从前坐的座位此刻已经让了给爸爸。”

常春不好出声。

“还有,白白半夜常做噩梦惊醒,本来她妈妈会抱她到大床睡至天亮,现在只过来拍拍,白白的恶梦就是不能再睡妈妈的大床。”

常春恻然。

“现在她妈妈,她,以及我父亲都不开心。”

常春说:“慢慢会习惯的。”

“真叫人难过。”

“是,我们爱莫能助。”常春想结束话题。

但安康心中太多困惑,“为什么要结婚?”

常春一向把孩子们当大人,“人总会觉得寂寞,总想找个伴侣。”

“子女陪着你们还不够吗?”

“孩子们会长大,会飞离旧巢,伴侣同子女不一样。”

“可是我们还没成年,你们已经离婚。”

常春连忙说:“开头的时候,我们——”讲到一半,无以为继,再也不能自圆其说,只得停住。

而安康还在等待她的解释。

常春挥挥手,“妈妈累了,今天就说到此地为止。”她打发安康。

安康十分聪明,谅解地笑笑,“当我长大了,自然会明白,可是那样?”

常春松口气,“是,就是那样。”

安康说:“到今天,居然还有不离婚的爸妈,赵晓明的父母就天天一起来接晓明放学,”安康停一停,“他们可能不正常。”向母亲挤挤眼。

常春点点头,“一定是神经病。”

说完了,无限凄凉。

问她,她也不知道,怎样才能不离婚,相敬如宾她试过,相敬如冰她也试过,就是不成功。

安康这时拍拍她肩膀,“没问题,我去做功课,我们慢慢再讨论这个问题。”

他走开之后,常春用手撑着头,半晌不能动弹。

这算是她的理想生活吗?

她想都不敢想,成年以后,常春永远有种置身战壕的感觉,只要能够存活,已是丰功伟绩。

她对自己没有期望,亦无大计划。

她最大的敌人是开门七件事,还有通货膨胀。

第二天看报纸,眼角瞄到保良局启事,助养一名孤儿,一个月才几百块,随便一顿午餐的花费而已。

也许宋小钰是正确的:给最需要的人,而不是至亲。

琪琪与瑜瑜还有能够养活她们的母亲。

电话响了,是冯季渝。

常春诧异,“这么早,身体好吗,孩子可听话?”

冯季渝说:“有事请教,是以黎明即起。”

常春只怕又是什么重要大事,谁知冯季渝说:“瑜瑜问我,电视新闻片头中会转的那只球是什么。”

“买只地球仪给她好了,我家有,改日送来。”

“谢谢,我已经买到。”

“告诉她,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属于太阳系九大行星之一。”

“对,可是她问我,地球为什么会转。”

常春沉默。

“我同她说,地球亘古自转,还有,它也绕着太阳公转。”

常春苦笑,这确是最难接受的一项事实。

“瑜瑜可相信这件事?”

“她有点犹疑,不过知道妈妈不会骗她。”

常春说:“让老师告诉她吧。”

“史必灵,原来我们住在一只滴溜溜会转悬挂在半空中的一只球上。”

常春一贯幽默,“不然你以为怎么样,地球是四方的?”

“原来我们没有什么保障,”冯季渝笑道:“这个球随时会摔落在宇宙的某一角落。”

“于是你有了顿悟。”

“是,由此证明我们不同宋小钰争风喝醋完全正确。”

常春只是笑。

“对了,我在书本中发现,”冯季渝顶愉快起劲,“地球的轴是斜的。”

“是,成六十四度,并非直角。”

“你还记得?”

“中学会考地理科我拿的是优。”

冯季渝由衷地说:“史必灵,我希望有一日能学你看得那么开。”

“我?你没见我争得咬牙切齿、额露青筋的丑态呢。”

“谢谢你的时间,现在我要出门去见医生。”

是次谈话十分愉快。

渐渐人总会朝返璞归真这条路上走。

才到店门,看见林海青已经在收拾摆设。

自从认识他之后,常春明白什么叫做多一条臂膀倚靠。

她记得她同常夏说:“我希望我有三只手。”

谁知常夏答:“我希望有四只。”更贪。

此刻,放在她面前的,正是有力的两条手臂。

当然,常春不能免费借用,她须付出代价。

她愿意。

常春不再固执,因为正如冯季渝所说,人类不过住在一只悬在半空不住转动的球上。

她决定接受林海青做合伙人。

而海青,他永远不会知道,一只孩子的地球仪,帮了他多大的忙。

海青看见了她,“早,今日你脸色祥和,心情愉快,我们生意一定不错。”

“坐下来,海青,我们谈谈你做小鄙东的细节。”

海青并没有雀跃,他气定神闲,像是一切均在意料之中。

一切以双方都有利可图为原则,合约条款交朱智良律师过目。

简单的会议完毕后,海青才露出大大一个笑容,诚恳地握着常春的手摇一摇,“我不会令你失望。”这,也是处世演技的一部分。

已经没有新意,常春忽然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呵欠,林海青知道一切瞒不过常春的法眼,略见尴尬,但一想到他不会占她便宜,又旋即泰然。

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常春感慨,幸亏有孩子们,子女对她,以及她对子女,百分之百真挚。

常春喝一口茶问:“你可知道什么地方找得到太阳系九大行星的挂图或地图?”

“你要的是详图吧。”

“是,最好中英并重,列明所有行星的卫星那种。”

“我替你去找。”

他没有多余的问题。

倒是常春忍不住,“你不问我有什么用?”

海青抬起头,讶异答:“当然是用来教孩子功课,”停一停,“我会顺带替你找一张宇宙图同月球地图。”

“谢谢你。”

谁会不喜欢那样聪明伶俐的年轻人。

朱智良来找她,常春一抬头,发觉已经中午,一天又报销了一半。

“方便出来吗?”

“店里有海青,我走得开。”

从前,吃中饭也最好把店背在背上。

朱女把一管锁匙交给常春。

一看就知道是枚银行保管箱锁匙。

“属张家骏所有,宋小钰去看过,把锁匙交给我,她说你应该去接收。”

常春摇摇头,她脸上微微的厌恶并非伪装,“朱女,让张家骏入土为安吧,别再把他掀出来谈论不停了。”

朱女把锁匙放在桌子上。

“我已没有兴趣,你如说我凉薄,我亦可指你走火入魔,朱女,到此为止。”

朱女轻轻叹息。

常春把那把锁匙轻轻推回去,“问问冯季渝可有兴趣。”

“她昨日已说不。”

月球的地图的确有趣可爱得多了。

“我征收合伙人,接受新资本,请为这张合同做见证人。”

朱女颓然。

常春只顾说下去:“做生意亦不能太过墨守成规,虽然我满足现状,但生命那么长,没有新发展也挺闷,把隔壁铺位分期付款买下来,谁知道,也许就会有奇迹。”

朱智良一声不响。

那把锁匙仍在桌上。

常春拿起手袋,“我有事先走一步。”

最凶的反应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过也要当事人够冷静才行,常春的道行并非特别到家,她是真正的不感兴趣。

保险箱里即使有值钱的东西,也变卖了捐给孤儿院吧。

她早已失去张家骏,还有生活中其他更宝贵的人与事,不是不在乎,而是比从前更懂得珍惜此刻手上所拥有的,争不争得到本来不属于她的东西,已不令她烦恼。

她带着孩子们到郊外酒店去住了两天,吃正统的法国菜,在宽大的泳池里畅泳。

常春没有下水,她能游,但是扒水扒得似鸭子,两个孩子各由专人指导,游得不错。

炎热天气下,常春用毛巾包着头,戴着墨镜,耳畔儿童嬉戏声具催化作用,吸一口冰茶,像是看到十七岁的自己在泳池中跳跃。

与女同学在一起,一边争着扬言将来必在事业上有成就,另一方面,又买了新娘与家庭杂志回来翻阅各式各样白纱白缎礼服,结婚时要选一套最华丽的。

并没有人告诉她,生活其实并不那样美好,尤其是常春,家境与相貌都十分普通。

她并没有拥有万人触目的事业,也从来没有穿过礼服结婚,不过,她倒是像一切少女一样,确确实实地做过许多不切实际的梦。

琪琪自水中起来湿漉漉抱着母亲:“我是妈妈的褒姿蛋。”

常春笑,“不,是花百姿蛋。”总而言之,她是妈妈的宝贝。

“下次,哥哥说,或许可以带白白来。”

真的,怎么忘了她。

常春说:“她父母自会带她去玩耍。”

“哥哥说白白的父亲已回英格兰去并且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琪琪停一停,“大概同我爸爸一样。”

英格兰似天堂?

差远矣。

安康这个时候兴奋地飞奔过来,“妈妈,妈妈,爸爸也在这间酒店里。”

看,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并且带着别人的女儿来度假,能够顾及人之幼真是好事,可惜安某并没有先照护亲生儿。

这是安家的传统作风,一屋人,男女老幼都有,连他们家女婿的妹子的子女都可以招呼,却容不下安康这孩子。

也许是常春的错,她不想安康去与闲杂亲戚去争床位争卫生间。

安康少不更事,“妈妈,我去同爸爸喝茶。”

常春连忙说:“别去打扰他们。”

谁知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怎么会用到这么严重的字眼!”

常春不用回首也知道这是安康的董阿姨,不知是否坐在火辣辣的日头下久了,她竟沉不住气,“我自管教我儿子,不碍旁人事。”

身后那位女士不甘服雌,“后母真难做。”

常春骤然回首,笑嘻嘻说:“我还没死呢,我死后你当有机会做后母。”

安康惊呆了,琪琪则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常春目光炯炯地瞪牢那董女士。

那位女士不发一言,转过头就走。

常春神色自若地说:“我们回房去冲洗。”

背脊已爬满冷汗。

一手拉一个孩子,她忽然发觉自己是一个不能死的人。

自此以后,她要好好注意身体,吃得好睡得好,千万不能让病魔有机可乘。

她要活至耋耄,看着安康与琪琪成家立室。

活着是她的责任,做不到的话,两个孩子会给人欺侮。

琪琪抬起头,“妈妈,你为什么哭?”

常春诧异地说:“妈妈哪里有哭。”

这时安康也看着妈妈,常春伸手一模脸颊,发觉整张面孔都是眼泪。

她心平气和说:“妈妈不舍得你们。”

回到房间,用毛巾擦干净泪水,可是不行,面孔像是会渗水似,擦了还有,擦了还有。

她在浴室待了很久很久。

朱女做得对,一个人有一个人好。

走在路上招牌摔下,遇着兵捉贼,误中流弹,飞机失事“轰”一声化为飞灰,均可当惨烈牺牲,无后顾之忧,不知多潇洒。

反正吃过穿过享受过,得罪过人,也被人得罪过,一点遗憾也无。

待终于自浴室出来,孩子们已在床上睡熟。

常春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她有点希望安福全会拨一个电话来,但是他没有。

他只能够顾及眼前的人。

电话铃忽然响起来,常春精神一振。

“我是林海青。”无论是谁都好,只要有人关心。

“今晚九时许我来接你们出市区。”

“好,我们吃过晚饭就可回家。”

“我陪你们进餐如何?”

“谢了,同孩子们吃饭非常乏味,你要不停地回答问题,又得照顾他们用餐具喝饮料,陪他们上洗手间,何必呢,将来你有了子女自会明白。”

海青只是笑,不再坚持。

“店里怎么样?”

“一大帮歌迷正在挑礼物给偶像。”

“祝他们幸运。”

“你也是,稍后见。”

常春吁出一口气,可找到臂膀了,这种伙伴关系最难能可贵,千万要小心,决不可让纯洁的感情搀杂,男人,要多少有多少,聪明能干勤力的合伙人哪里找去。

她坐在露台喝啤酒。

安康醒了,“不要喝太多,呵呵!”

常春连忙放下酒杯,无奈地说:“才第一口罢了。”

“从前你不喝酒。”轮到儿子来管她。

“啤酒怎么好算酒。”

“那又为什么叫啤酒,我查过了,它含三巴仙酒精。”

“不喝了,不喝了。”

安康把头靠在母亲肩膀上,“妈妈,你是我的一切。”

常春诧异,“是吗,你这样想吗?将来你会拥有学位、事业、家庭、子女、好友、房产、现钞……你会有很多很多,多得使你觉得母亲的地位卑微。”

安康讶异,“不会吧。”

“怎么不会,不然的话,为何有那么多母亲沦落在养老院中。”

“你不会。”

“你保证?”常春取笑他。

“妈妈永远同我一起住。”

常春讪笑,她才不要。

她还想维持最低限度的尊严呢,住在儿女家中,站不是,坐又不是,妨碍年轻人生活自由,他们说话,不听不是,回答也不是,帮忙做家务呢,顿时变成老妈子,袖手旁观呢,又百般无聊,常春不屑侍候他们眼睛鼻子,她会一个人住到小鲍寓去。

她会照顾自己,健康若真正不允许,她愿意聘请看护作伴。

谁耐烦同儿子媳妇合住。

比这更不如的,乃是与女儿女婿同居,女儿主持一头家还不够辛苦,老妈如何忍心去百上加斤。

当下她跟安康说:“去,去叫醒妹妹,肚子该饿了。”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