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亲爱的老婆,妳可以上床睡觉了吗?”

凌晨一点钟,等不到老婆上床陪睡的可怜男人胡亚德,在床上翻来翻去顺便哀号两声给他残忍的老婆听。

他残忍的老婆叫欧阳紫衣,当年私奔后,嫁给他已经过了五年,五年的时间,他们终于取得欧阳安跟张惠淑的谅解,而听说曹志尧去了新加坡,并在那里娶妻生子很少回台湾了。

胡亚德娶了老婆后,事业运更上一层楼,不但葫芦婚纱馆因为有欧阳紫衣坐镇设计部而业绩蒸蒸日上,另外他的事业版图又多了一家小葫芦童装,而设计跟制作都由自家的设计部门跟工厂负责。

“我的老婆是个工作狂。”

“骂我是工作狂,也不想想最近公司的业务需求增多,我若不争气,给你丢脸了怎么办?”在设计桌前赶工的欧阳紫衣,回头白了老公兼老板一眼。

“没关系啦!不然妳就安心当老板娘,安心等着把宝宝生下就好。”他的老婆都怀孕四个月了还那么拚命,真让他伤脑筋!结婚五年才怀第一胎,他可是等当爸爸很久了。

“不行,你答应过我的。”

“老婆……”

“不管你了,我要去泡杯牛女乃喝。”

胡亚德从床上跃起,“要喝牛女乃啊!我来就好了。”他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厨房,却在那撞到另一个半夜不睡觉的人,“爸,你不睡觉在厨房干么?”

五年的时间也足以让他们父子间的心结消失,现在他们住在一起了。

“画得有点累,想找点饼干吃。”胡汉修微笑着说。

“看吧!堡作狂不止我一个。”随后走到的欧阳紫衣说道。

“早知道就不弄小葫芦童装给爸玩了,本来以为只是随便玩玩,别亏太多钱就好,哪知道还真做出点成绩来。”胡亚德咕哝着,“爸,小葫芦童装你最大,你可以别那么拚命。”

“我才不是拚命,我怕时间来不及,紫衣就快生了,不帮宝宝多做一些衣服怎么行!我现在在设计三岁娃儿的衣服,小王子、小鲍主的衣服都有。”自从儿子跟紫衣结婚后,他就对童装产生兴趣,转而设计起童装来了。

“宝宝都还没有生出来,衣服就设计到三岁要穿的,会不会想太远了?到时再买不就好了。”

“他不懂,紫衣,我们别理他,去我房间看看我最新的设计。”胡汉修拉着欧阳紫衣就走。自己的孙子孙女怎么可以穿别人设计的童装呢。

欧阳紫衣转头跟丈夫眨眨眼。

收到!胡亚德很清楚她眨眼睛的意思。

他走到厨房,“两杯热牛女乃,一盘饼干,再来一盘三明治更好。”

他们忙他们的事去,留下他一个人在厨房当男佣,不过好象也怨不得人,谁叫这可是他自找的啊!

嘴巴虽然一直碎碎念着,不过他的动作倒也做得很熟练,反正他习惯了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