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母亲在医院大堂团团转。

我与她会合,大家一句话都没有说,便上楼去。

案亲已月兑离危险,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脸色灰败。

医生轻轻说:“这一次运气好,下一次就很难说。”

案亲辗转,呼母亲,要喝水。

母亲眼泪滚下。

案亲饮水后又要找韵娜。我鼻子发酸,连忙过去。

“韵娜,”他轻轻问:“你几时同文思结婚?我总得看到你同他结婚。”这始终是他心头一块大石。

我应该决定,“我们下个月结婚。”

“啊,”他放心了。

医生说:“明天再来看他,让他多休息。”

母亲说:“韵娜,你回家去吧,老莫与我在这里可以了。”

我点点头。

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把自己推销出去。

真是苦笑连连。

我把鞋盒子堆在一角,呆了一晚,怎么同左文思开口?

如果父亲没有见过文思,还可以在街上胡乱拉一个男人来假订婚,现在连这样的破桥段都过不了关。

菲籍女佣正对牢电话说,洋泾浜英语:“她不舒服,不听电话。老爷在医院,太太去陪他……一定要叫小姐来?”她看着我。

我问:“谁?”

“你的男朋友。”她说,“他说他立刻来。”

我接过话筒,“喂?”

“文思。”

“啊你。”我声音放缓。

“我立刻来。”

“好。”我们之间已经不必多说无谓的话。

我用手紧紧捂住面孔,文思抵达时过来拉开我的手。

我叹口气,“世界沉沦而无能力救亡,是否应笑着下地狱?”

他说:“哪儿有这么严重,他很快会恢复健康,他心爱的女儿在他身边,好过任何强心针,快别丧着面孔。”

“我们现在做什么?”

“出去散步,来。”我们一直走,他握着我的手,我把我们两个人的手都放在同一只大衣口袋中,经过酒馆,进去喝一杯啤酒,有他在身边,心情好得多。他一直抚模我腕上的疤痕,这疤痕仍然凸起来,粉紫红色,像一种厚嘴唇女人的大嘴般,很丑陋。

文思轻轻说:“整容师可以把它磨平。”

我微笑,觉得没这种必要。“往后再说吧。”

“现在完全痊愈了?”他仍不放心,“按下去不痛?”

我白他一眼,他讪讪地笑。

到此为止,我仍然不知如何向他提出订婚之事,也许我应该到卡地亚去买一只小而精致的指环,带着香槟上他家去,向他跪下求婚。

我嘴角露出笑意。

“你在想什么?”他好奇地问。

“我要回去了,免得妈妈找我。”我握一下他的手。

母亲当夜让我辞工,因家里需要我。

我同姬娜说:“我本来是唯一超过二十六岁而仍然同父母住的人,也是唯一没有职业的女人。”

“别沮丧。”

“做得好好的又要辞工,一辈子不用想有一份理想的职业,青春美已经一去不再,工作美又没能培养起来,再过几年,活月兑月兑是个阿巴桑。”

姬娜笑,“有左文思在,你将会是城里最美的阿巴桑。”

“你没心肝,我爹病在医院,你还有劲说笑。”

“医生说他没事了,他也决定正式退休,还担什么心。”

“咱们家打七年前便开始走下坡,都是我不好。”

“怎么能算你的错。”姬娜不以为然。

“如果我不去惹滕海圻,”我忍不住说,“父亲怎么会跟他拆伙?毕生的积蓄就在那次投资身上,生意一结束,立刻衰败下去,给滕乘乱取利。打那个时候,他就意兴阑珊,当然只为了我。”

姬娜说:“别再自怨自艾,过去的事是过去的事。”

我的仇恨忽然又燃烧起来,“我后悔没有杀死他,我后悔没有下死力!”我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姬娜忍不住傍我一个耳光,她厉声说:“够了。”

我掩住面孔,颓然倒在床上,痛哭起来。

“不要再内疚,给自己一个重生机会。”姬娜安慰我。

我握紧拳头,七年来时时刻刻要丢下的往事,又慢慢呈现在眼前,在双亲面前,我再也没有隐瞒。

姬娜拉住我,“不要叫我害怕,韵娜,不要叫我害怕。”

我蜷缩在被窝里发呆。

司机向小老板说明辞职理由。

他很讶异兼失望,还有点不高兴。他怀疑我要结婚,只不过不告诉他。

我们商量很久,他决定给我为期三个月的无薪假期,我就那样收拾包袱离开,神情非常黯淡。

我站在路边等老莫来接我。

“韵娜。”有一只手搭在我肩上。

那声音,我做了鬼都认得,我伸手打掉那只手。

“你在帮曹某做事?”他微笑地问,“真委屈了你。”

“滕海圻,走开!”

“韵娜,你那臭脾气绝不改。”

我别转面孔,不去看他,心里只希望老莫快来,这老货,养他千日,一日都用不着。

“我记得我同你说过,不准你连名带姓地叫我,怎么又忘了?”

我不回答,眼睛直视。

“在等谁,左文思?”

我猛地一震,随即心如槁灰,他不放过我,我早就该知道,他不会放过我,他什么都知道。

“左文思与纽约来的买办谈正经事,你等的恐怕不会是他吧。”他悠然地说。

这时老莫已驾着车子驶近。

我忍不住转身问:“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微笑。

老莫把车停在我跟前,下来替我把大包小包取进车厢。

“你不想知道关于左文思的事?”他问我。

我左脚已经踏上车子。

“左文思是我的小舅子,你难道不晓得?”

我如五雷轰顶,右脚再也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我直勾勾地看着他。

“左淑东是我的妻子,左文思自然是我的舅爷。你身上穿的鲸皮,由他设计,但是料子、却由我进口,韵娜,世界真正细小,是不是?”

他如一只老猫攫到老鼠,得意之情,由心中放射出来,英俊的面孔上隐隐透着狰狞,嘴角的笑意冷酷无情。

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去来满足他。

我淡然地说:“我与左文思,只不过是普通朋友。”

这下子轮到他诧异了,“你不怕我将你的过去,告诉他?”

“去说吧,”我看他一眼,“叫人写出来,发到小报上去,出一本书,我给你一张彩照做封面。”

我钻进车子里,我关上门,老莫将车开走。

我紧闭着嘴,非常苍白。

我不能就此倒下来。

失去左文思不要紧,我有的是将来,天下有的是男人,但这一仗却不能输。

原来左淑东是他的妻子,他又结婚了。

淑东!我怎么没想到,两夫妻名字中各拆一字出来做店招牌,原是最普通的事。

我相信他说的属实,文思确是他的妻舅。

我无言,茫然看出车窗外。

看来与左文思这一段,不得不告一段落。

我疲倦得闭上眼睛,靠在车座垫上。

“小姐,到了。”

“嗯?”我睁开眼睛。

老莫说:“小姐,到家了。”

“啊。”我叹口气。

“小姐,老爷的病又不碍事,你也别太担心了。”老莫关心地说。

我苦笑着拍拍他的肩膊。母亲在平台上等我。

母亲问我:“文思呢?怎么这一两日不见他的人?”

我说:“妈,我并不需要一个男人来为我扬眉吐气,巩固地位,有没有文思都一样。”

她的面色大变,“什么?你们闹翻了?天呀,前两天还说订婚呢。”

我刚想解释,文思在我身后出现,叫声伯母。

妈妈松口气,“原来是同我开玩笑,文思,你们如果订婚,至少要在报上刊登一则消息,告诸亲友。”

我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好尴尬地笑。

妈妈又叹道:“千万别争意气吵架,要相敬如宾啊。”她说完便回房子去。

文思狂喜:“订婚?我们要订婚吗?怎么我不知道?”

剩下窘得要命的我,手足无措。

“你跟伯母坦白了?”文思按着我的肩膀,“看样子我也得跟家人说一声。”

我说:“父亲病着,编来安慰他的。”

“什么?”他失望,“你这小子。”

我难过地看着他。明白之后,只怕送给他他都不要我,这次他受的打击,应要比我大,可怜的文思。不过如果他甘心信取他姐夫的废话。那也是活该。

“今日你比往日都消沉。”他说。

我同自己说:我为父亲的病回来,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我牵牵嘴角:“心脏病是最无情的。”

我忽然想起来,第一次与文思在街头邂逅,是在瞥见滕海圻之后,可见他们确是结伴而行。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

文思捉紧我手,“你为何叹息?告诉我,我们都快订婚了,你有什么心事不能对我说?”

我哗然,“订婚?才三个月就订婚?你回家想想清楚,你并不认识我。”

明天,明天他就知道,滕海圻今夜会对他说出我的过去。

我恻然,恋恋不舍注视他的面孔,心内愀然不

我与他在客厅对坐,有话说不得,这像什么?像楼台会,最后一次见面,没有终结的感情。

妈妈叹口气,坐在我们中间,看看女儿,又看看她心目中的快婿,愁眉百结之中露出一丝笑容。

“星期几宣布订婚?”妈妈问他。

文思说:“明天或后天都可以——”他愿意进一步讨论。

我插嘴:“妈妈,我们改天再谈。”

“怕什么,怕难为情?别傻。”妈妈说。

文思说:“我家中只有姐姐,很简单,只需通知她一声就是,我同她也不很接近。”

“啊,”母亲很宽心,“韵娜这孩子,有点外国人脾气,将来你要多多迁就她——”

“妈妈。”我心乱如麻地站起来。

“你怎么了?”母亲愕然抬起头来。

“你们两个仿佛在商量买卖一件货物似的,”我抱怨,“有说有笑,君子风度得很呢,也不想想我的感受如何。爹爹呢,他几时出院?”

“明日就出来,所以要赶紧办这件事呀。”

“那么明日吧。让文思回去想清楚。”

文思叫起来,“我不用想,我什么都决定了。”

我既好气又好笑,“我累,今天不想再说下去。”

他伸手碰一碰我面孔,爱怜地说:“我明天再来。”

我亲自开门,送他下去。

母亲甚不原谅我,在接着的一小时内。唠叨我不够温婉体贴,最后还叮嘱:“对文思要当心点。”

我微笑。

其实文思也并不是那么理想的人才。

七年前母亲会嫌他不是个专业人才,没有固定的收入,兼夹家底不明朗,可是现在,因觉得女儿如一件破货,心先虚了。

笔此特别重视文思,务求将我推销出去,放下心头一块大石,下半辈子能够无牵无挂。

我竟成为全人类的负累。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没有比这更贴切的形容词了。

连母亲都叹口气,疲倦地说:“我老了,话太多了。”

他们都为我心怯,我不得不顺俗,再坚挺的自信心也宣布崩溃。

我用手托着头。

电话铃响,我似有预感,心惊肉跳地取饼听筒。

“韵娜?”这声音使我颤抖。

是滕海圻。这个魔鬼一下子便查得我的踪迹。

“出来谈谈如何?”

我口气已不能似开头那么强硬。我没有出声。

“你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韵娜。你父母渴望你成婚,你不忍使他们失望,是不是?”

我仍然沉默。

“还有,你同左文思有感情,已经放不下,是不是?”我只好默认,心中倒是没有愤怒,只有悲哀。“出来说说。”

我说:“有什么请在电话中讲。”

“我不会把你的事告诉文思。他并不知道我们相识。”

一朝被他要挟。一辈子活在黑暗中,我握紧拳头,准备还击。

“老实说,我没有勇气向他坦白过去,你代我说了正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可是你父母会怎么想?”他也拣我的弱点还击。

“七年前他们熬过去,七年后没有理由会更难过。”

“你真的豁出去了,”他干笑数声,“别忘记令尊有心脏病。”

“人总要死的。”我说得很平板。

在这只鬼面前稍露温情,就沦为万劫不复。

“你是你自己呢,你舍得失去左文思?”

“主权不在我。”

“当然在你手中,你要争取。”

“跟你商量?”我笑出来,“与魔鬼商量灵魂之得失问题?”

他沉默良久,“你很厉害。”

人到无所求的时候,自然什么都不用怕。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没有放下电话?”

“那我马上放。”

“韵娜!”他不肯放我。

“什么事?”我说。

“出来一次。”滕海圻说。

“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想见见你。”

“算了,我现在的样子,不方便见人。”

“关于文思——”

“我亦不欲知道他的事。”

“你还错得起?”

“当然,我才二十六岁,平均一年再错一次,尚可以错十次八次。社会风气现在转了,你不知道吗?女人堂而皇之可以有许多过去及历史,没有人会介意,介意又如何呢?我又不等谁来提拔我,我又不希冀谁把我当家禽似养在家中。”我哈哈笑,心中悲苦。

“你是更加野性难驯了。”

“再见。”我说。

“明晚十时,我在你楼下等你。”“我再也不是十九岁,算了吧。”我搁电话。

案亲于翌日出院。

厂长一早在家等他,似有难言之隐。

我还是天真,不知他为何而来,直至见到父亲愁眉百结,才知道是钱的问题,父亲周转不灵已有多时,此刻火烧眼眉。

我把母亲拉在一旁,“欠什么人的钱?”

“员工。”母亲面色灰败,“兵败如山倒,欠薪已三个月。”

“没有朋友可以帮忙挪动一下?”

“人人有那么多的好朋友,银行还开得下去?你这个孩子,好不天真。”

“欠下多少?”

“不关你事,你不用管。”

“也许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母亲瞪我一眼,“卖掉你也不值这么多。”

“到底有多少?”我说,“或者可以把厂按掉。”

“早按过七次。”妈妈说,“此刻所有值钱的家产全归银行。”

“母亲,你的首饰呢,或许可以救一时之急。”

“那些石头只有买进的价,没有卖出的价,临急临亡当贱泥都没人要,”母亲叹气,“你不用担心。”

“那怎么办?”

“大不了宣布破产,总之与你女孩子家无关。”

“阿姨呢,阿姨有没有力?”我说。

“她自己还正头痛呢。”母亲说。

我的天,我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原来我这次回来,正好看到父亲垮台。

咱们家到底怎么样了?

我问:“老房子是卖掉的吧?”

母亲不回答,只说道:“文思快要到了,这孩子,想到他才有点安慰。”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文思神色如旧,很明显,滕海圻没同他说什么,滕要保留这一手资料作为后用。

案亲叫母亲传话出来:“文思到了叫他进来。”

就在父亲病榻之前,文思掏出戒指替我套在手上。指环是现买的,意大利设计,精致无比,灿烂地装饰我的手指。

文思取出订婚文告原稿,给父亲过目,出的是我们的名字。父母亲看过之后,面孔上流露的欢欣之情,使我双眼润湿,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一切如果能够使老人这么高兴,再花多点力气还是值得的。

文思轻轻地说:“后天登在两英两中文报章上。”

案亲点点头,扬手叫我们出去。

我心中一点喜气都没有,同文思说:“幸亏只是订婚,否则似造成圈套等你钻进来似的。”

“仍然是我的荣幸。”他深深吻我的手。

母亲说:“文思,自今日开始,大家是一家人,请姐姐来吃顿饭,我们好好地一聚。”

我怕露马脚,连忙顾左右而言他,“你让他喘过气来好不好,逼死他谁也没好处。”

“你看这孩子,文思,我把她交给你,我才不管她放肆到什么地步。”母亲讪讪地站起来走开。

我同文思说:“你看她急得那个样子,最好今晚就花烛,到时米已成炊,叫你反悔莫及,她真似生活在农业社会中,天真得要命,现在这个时势,吃到肚里的鸭子还能飞掉,再也没有一辈子的事,不知急什么。”

文思讶异问:“你怎么了?一箩箩的牢骚。”

我黯淡地笑。

母亲把整个下午用在通知亲友上,一篇话说千百次,说得起茧。

“——大约是到欧美旅行结婚吧,他们年轻人都爱这一套。快?不算快,也有一段日子了。婚后是小家庭。对方是位人才,自然没话说……我是心满意足的……”

七年来受的委屈今日扬眉吐气。

母亲跟着父亲这个不算是能干的生意人,三十年来大起大落,不知见过多少世面,到如今尚能为这件事兴奋,可知是真的人逢喜事三分爽。

文思与我一直握住手不放。“你会不会永远爱我?”他轻声问。

“我总不离开你。”说了出口,才觉肉麻不堪。

“无论发生什么?”他问我道。

我微笑,“即使你六个以上前任女友要与我拼命,我也决定一一应战。”

我们相视而笑。

“澳大利有人来看我设计,我去应酬他们。”

“大客户?”我关心地问。

“不,我在等一组犹太商人来赏识我,这些,还都是小儿科。”

文思取饼外套离去。

母亲说得筋疲力尽,要喝口西洋参茶润喉,她一副悲喜交集,女儿终于找到头主,但丈夫的生意却要关门。谁说老式女人容易做?还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是夜我与母亲两个人相对吃晚饭。她还是老样子,一直夹菜给我,叫我吃多一点,民以食为天,天要塌下来了吗,不要紧,先填饱肚子,再说,一种无可奈何的乐观,多么滑稽。

我吃得很多,肚子痛,不舒服。

初到纽约,瘦得只剩八十多磅,住下来以后,开始吃,拼死无大害,不如实际一点,甚至买一瓶覆盘子果酱,打开盖子,用塑胶匙羹舀来吃,一个下午就吃得光光,也不怕甜腻,现在想起来都打冷颤。

一直胖到一百三十磅,整个人像只皮球,一个约会也没有,才忽然省悟,几时才到五十岁?那么长的一条路要走,拖着多余的肉,更加贱多三成,于是努力节食,但是身材已经松弛,不能够再穿两截泳衣,有碍观瞻。

我也并不在乎,自从那次之后,一切无所谓。只要活着,翻不翻身并不重要,一个人在心灰意冷到极点的时候,往往会得积极起来。

谁知道呢,也许文思就是爱上我这一点不在乎,旁人以为我是一个潇洒的女人。

那夜我看着挂钟的时针向十字移动,我套上毛衣,轻轻出门。

母亲看见,半嗅半怪地说:“既是未婚夫妇,什么时候不能约会?偏偏像贼似的,三更半夜冒着寒风在楼下见面,也太有情趣了吧。”

我不出声,把围巾拉紧一点。滕的车子早在等,果然准时。最时新的跑车,踩尽油门险些儿会飞上天那种。

小时候此类车最吸引我,坐上去兴奋无比,刺激官能,现在,车子对我来说,只是有四个轮子的交通工具,哪一类都一样。

人的本性也许不会变,但观点、嗜好、习惯、品味,这些,都随时日成熟,留于原地不长大是极其可怕的一件事,滕海圻不会认为我仍是十九岁的王韵娜吧。

他一见我,马上替我拉开车门。

我一声不响地坐上去。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说。

我的两只手一直藏在口袋里。

“我们去喝一杯东西。”

滕海圻把我带到私人会所的咖啡室,在这种幽静的地方,我们可以把任何事都摊开来讲。

“我先说。”

“请。”他摊摊手。

“我父亲的厂欠薪若干万,这件事,你一定知道。”

“已欠了三个月,自然通行都知道。”

“你要想法子帮他。”

“你开玩笑,韵娜,这件事关系一百数十万不在话下,他经营不得法,在这种时势下,帮他也无用,一下子又拖垮,不是替他偿债一次可以圆满解决。”

我沉吟,觉得他说得很有理。

我说:“那么你先替他救急,然后替他妥善地结束生意。”

“你命令我?这是你今夜出来见我的原因?”他怪笑起来,“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欠我们王家。”

“欠什么?”他毫不容情,“你倒说说看。”

“你并吞他的生意,你利用他,你使他一蹶不振。”

“商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每天都多少人倒下来,只能怪学艺不精,有勇气的从头来过,没胆色的请退出江湖,你不是小孩子,韵娜,我并不欠王家什么。”

“道义上你应当拉他一把。”我脸色发白。

“道义对我滕海圻来说,一向是奢侈品。”

我们俩狠狠地对视一会儿,我的眼睛欲喷出火来。

“好,看在我们两人的过去——。”

“不用看过去,”我打断他,“当年你情我愿,你并没有用强。”

“我可以帮他。”

“说。”

“不但帮,而且可以做得不露痕迹,但是他的厂不得不收蓬。”

我扬起一条眉毛,“为什么?我知道这里面有蹊跷,你不见得忽然生了善心,今夜你见我,究竟为什么?”

滕海圻说:“韵娜,你学聪明了。”

“别吞吞吐吐的。”我说。

“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不见得是要我重归你的怀抱?”

“呵呵呵呵。”他笑。

我冷静地等他笑完。

他整整表情,“我要你离开左文思。”

我侧侧头,一时间没有弄明白,不准我见左文思,这有什么作用?

我冷静地说:“但我今日已与文思订婚。”我伸出手给他看那只戒指。

“结了婚也可以分手,这是我的条件。”他很坚决。

“为什么?”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可是你需要我的合作。”

“你又不是白白与我合作,我给你异常丰厚的报酬。”

我心中的疑云积得山那么厚。

“为什么你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叫左文思离开我?”

他凝视我,隔一会儿才说:“因为你是一个可怕的女人,韵娜,我不想一个大好青年为你毁掉前程。”

“我可怕?”我盯牢他笑出来。

“当然,你以为只有我是魔鬼?我们是一对,韵娜。”

我觉得苍凉,因为什么都给他说中。

“你并没有爱上左文思,他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并不知道你的来龙去脉,你选择他,只不过感动于他的痴心。”

“你低估了我。”

“不会,韵娜,我太清楚你。”

“我也很清楚你,你的确不会为了一个大好青年的前途而叫我与他分手。”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看,韵娜,我已给足你面子,这条件你到底接受不接受?”

我低头想一想,我没有选择,我不能让父亲宣布破产,弄得狼狈不堪,晚节不保,他已六十岁,根本不可能东山再起,滕的插手可以使他多多少少挽回一些面子,他与母亲也有个存身之处。

“我答应你。”我说。

“很好。”滕海圻说,“从明天起,你不能再见左文思。”

我说:“派他到欧洲去三个月好了。”

“我早已想到,小姐,他将去展览他的新作。”

我问:“他是你一手捧起来的人吧。”

“小姐,你何必知道得太多。”

“你说得对。还有,我父亲的情形已经火烧眼眉毛了,不容再拖。”

“明天就替你解决。”

我说:“你真是一个痛快的人。”

“阁下也是。”

他送我返家。

我自嘲地想:七年前,为他要生要死呢,现在如同陌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滕吁出一口气,“韵娜,你也真狠,我险些儿为你身败名裂。”

“险些儿,又不是真的。”

“我可是捏过一把汗的。”

“滕先生,什么都要付出代价,没有兔费的事,亦没有偶然的事。”我板起面孔。

“这已成为你的座右铭?”他讥讽地问,“没想到你这么有学习的精神,这原以为你会心碎而死。”

他真厉害,无论我如何掩饰,他总有办法拆穿我。

“不要把丢脸的事放在嘴里咀嚼出味道来,老皮老肉的女人是最最可怕的女人。”他加一句。

没想到他恨我,同我恨他一样。

我们两个人都挂着笑容,作若无其事状,但这场斗争,刚刚才开始。

“离开文思,你不会后悔,你们俩根本不适合在一起,你需要一个强壮原始的男人,像香烟广告中的男主角那么粗犷,可以带你走遍天下……文思只是个文弱书生,你不能为结婚而结婚。”

我觉得好笑,他关心我?

他说的不愧是至理名言,但出自他的嘴巴,那才是滑稽。

我看着腕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在你下车之前,我要你看一样东西。”

我抬起头。

他伸手解开衬衫的钮扣,拉开衣襟,“看。”

我吸进一口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伤痕,在梦中见过多次了,但实际上还是第一次见。

在他的胸膛上,自左至右,是一条极长的疤痕,肉痕纠结,弯弯曲曲,凹凸不平,鲜红色像是染上去般,恐怖之至,像影片中的科学怪人,被人剖月复,取走内脏,再度缝合。

他很快拉好前襟,很平静地说:“这便是我付出的代价。韵娜,请不要再以受害人的姿态出现,你并不是为男人牺牲的小女人,你抚心自问,在我身上留下这样的疤痕,还不足报复?”

我浑身发抖,用双手掩住面孔。

那一日,我去找他,他来开门,面孔上还带着笑,我不由分说,一手拉出刀,出尽吃女乃的力气砍过去……他笑容凝结,用手推开我,锋利的刀像开膛似划过他胸口,血如喷泉似涌出来……

“只因为我不肯同你结婚。”他静静地说。

我额角冒出汗。我的代价却是从此活在噩梦中。

我喃喃地说:“你讲得对,我不配再有新生命,我将永远生存在这肮脏的回忆中。”

他冷笑,“悉听尊便,但是你一定要离开左文思。”

我开了车门,蹒跚回家。

但……

但他答应娶我,我心酸地想:我才十九岁,我相信他。我将一切都交出来,什么都没剩下。

依今日的标准来说,我太不够潇洒,太放不开,太幼稚。

但当年我只有十九岁。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