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胡汉修默默的弯下腰捡着地上的玻璃碎片,那些是江青蓉刚才生气离去前的杰作。他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他当初拋妻弃子的报应,不但不幸福而且儿子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他。

他年轻时犯下的错误,苦头现在来尝。

“他真是混蛋,干么要这样整我啊?”砰的一声,门被打开,气呼呼的欧阳紫衣跑了进来。

她去见亚德回来了,他不能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胡汉修连忙用手抹掉眼角的泪。

“咦?怎么会这样!”欧阳紫衣大声嚷了一会儿,跟着蹲在地上帮忙收拾地上的碎片。

“没关系,我来收拾就好。”

“老师,我来处理就行了,你去旁边休息。”她去拿了扫把畚箕将地上碎片扫起来,等她整理好时,胡汉修已经倒了杯冰开水在等她了。

“喝水。”

“谢谢老师,”她喝了一大口水,“老师,是不是师母她……”

胡汉修苦笑了下,“她就是这样,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老师……”

“不说这个了,亚德一早就要妳去公司,有事吗?还是他又给妳气受了。”他们两个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对盘,却老是有所牵扯。

不说还好,一说到胡亚德,她的火气又冒了上来。

“老师,虽然说他是你的儿子,但是说真的,他真是个混蛋。”欧阳紫衣气呼呼的说。

“我果然没猜错,他真的又给你气受了,这次又怎么了?”

“老师,你就不知道他有多可恶,一早就叫秘书打电话叫我去见他,我去了,可是他根本就不在公司,只叫秘书交给我一封信,”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封信,“你看,弄得像密函一样,搞什么神秘嘛!”

“也许他有重要的事不想让别人看到。”

“对,重要的事就是他要我在半年后的婚纱展推出作品,模特儿还得要我自己找。我现在设计出来的婚纱根本就见不了人,何况还要做成成品,再说,我又没有认识的模特儿,叫我去哪里找?”

胡汉修接过她递来的信函,仔细的看了一遍。

“可能他也觉得妳有潜力吧?”

“不可能的事,而且只有半年的时间耶!”她以为自己至少还得再磨个几年才行。

“没关系,还有时间,我也会帮妳忙。”

“那么模特儿呢?”要是她姊姊还活在人世间就好了,她就是最佳的模特儿人选了。

“如果是模特儿的问题,也许我可以帮上忙。”

听到胡汉修的话,她本来很开心,不过才开心了一下又露出苦脸,老师不会想找他那年代的模特儿回来帮忙吧!那在年纪上可能有一点问题耶。

“老师,模特儿的年纪不能太大喔。”她小心的说出自己的担忧。

胡汉修愣了一下,才想到她担心的是什么事。

“我是说我有认识一个模特儿,她是青蓉的侄女,她叫江雪莉,是个刚出道的模特儿,也许可以找她帮忙。”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欧阳紫衣听了终于露出笑容。

“不过有个问题。”

“嗄?”

“雪莉的个性跟青蓉有点像,比较高傲一点,这样的工作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接。”

“没关系,我去求她帮忙。”说着,她转身就要离去,都忘了她根本不知道江雪莉人在哪里。

还是胡汉修早她一步把她叫回来。

“紫衣,雪莉现在不在台湾,妳找不到她的,这事不急,等她回来再说。”

她不好意思的模模头。她老是这样莽撞,事情都没有问清楚就要跑出去找人,老师说的对,当务之急应该先把她的作品做出来才是。

听说胡亚德最近跟欧阳紫衣走得很近、听说胡亚德要欧阳紫衣也参加半年后的婚纱展、听说胡亚德安排欧阳紫衣到胡汉修身边学习……

太多的听说一直流传在公司跟业界,不论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但是欧阳紫衣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姚晶晶的地位。

再让欧阳紫衣继续霸占胡亚德的注意力,不但她的爱情没有了,她这个首席设计师的位子恐怕也要保不住。

想到这里,姚晶晶恨恨的拿起助理刚送进来的热咖啡就往地上摔。

她的举动把刚推门而入的助理吓了一跳。

“什么事?”

“外头有位小姐说要见妳。”

“没看我这么忙,我谁都不见。”

“可是那位江雪莉小姐不肯离开,她说妳一定会见她的。”助理一副很惶恐的样子。那位江小姐的脾气实在太大了,让她接待得很痛苦。

“江雪莉,我记得她,她替我走过秀。”而且她表现得对胡亚德很有兴趣,这点才是让她对她看不顺眼的地方。“赶她走……等一等,请她到公司对面的咖啡厅等我好了。”

原来不只江雪莉难伺候,她的上司脾气也不怎么好,这两个人有得拚了!小助理领命赶紧离开。

饼了二十分钟,姚晶晶重新打扮过后,才姗姗来迟的到了跟江雪莉约好的咖啡厅。

“妳可真大牌,叫我过来等,妳却迟到这么久。”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江雪莉边搅拌着热咖啡,边抬起涂着浅紫色眼影的眼瞄着她。

“我又不像妳,我的工作量很重的。”不可否认的,江雪莉很美,身材又好,不过她没有大脑只是个好看的花瓶。

“妳的工作量会很重吗?我有听到一些小道消息……”

“什么消息?”姚晶晶跟服务生点了冰咖啡,然后才继续对她说。

“不是说有个女人快把妳从首席设计师的位置上踢下来了。”江雪莉掩着嘴呵呵笑,“真好笑,我还以为妳是个很厉害的女强人,没想到还是会被斗下来啊!”

姚晶晶面对她尖酸的攻击,心里很火但又不能在公共场合发脾气,毕竟她们都算是公众人物,闹上了新闻版面叫她的脸要往哪里摆。

“我的工作有危机倒还好,那妳呢?男人都快被抢跑了,妳还有办法喝得下咖啡啊!”

江雪莉怒道:“妳说什么?”

“妳不是一心想要成为胡亚德的老婆吗?仗着妳姑姑是江青蓉,三番两次借机接近他。可惜啊!江青蓉可是他最痛恨的女人,妳要得到他啊,下辈子再说吧。更何况,最近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女人身上,妳没机会了。”姚晶晶狠狠的讥讽了她一顿。

江雪莉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因姚晶晶说的都是事实。因为姑姑的关系,胡亚德在公众场合遇到她,总是有礼但却冷淡,让她想接近他却苦无办法。

“其实我们两个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

“谁跟妳一样啊!”

“别死不承认!我的工作、妳要的胡亚德都出现了程咬金来破坏,为什么我们不能放下恩怨,先把障碍搬走呢?”

“妳是说……”

“团结力量大,先想办法把那个女人踢掉,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踢掉那个女人啊?”江雪莉想了想,这也许是个机会。“不过妳还没跟我讲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宇。”

“那个女人叫……欧阳紫衣。”边说,姚晶晶恨恨的拍了下桌面。

江雪莉瞪着因为她这一拍而洒落桌面的冰咖啡,她眨眨眼睛,暗呼好险!幸好这次要倒大楣的人是欧阳紫衣,不是她。

看清楚那个硬闯进办公室的女人,胡亚德一脸不屑的哼了声又低头处理公事。

“这位小姐硬要闯进来,对不起,我……”秘书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什么这位小姐,我是妳老板的表妹。”江雪莉很高傲的抬起下巴。

“是……”无缘无故挨了一顿骂的秘书一脸的委屈。

“我有事找我表哥,妳去倒一杯咖啡进来。”

“这……”秘书看看胡亚德等着他下命令。

“不必管她,妳出去做妳的事。”胡亚德挥挥手替秘书解围。

秘书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赶紧走了出去。

江雪莉看到胡亚德一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不禁又气又恼,她恼火自己的姑姑为什么要抢他的父亲,不然他也不会因为这层关系而迁怒于她的。

她向来对自己的外表跟掳获男人的魅力是很有信心的。

江雪莉露出笑容往他走去,边走边故意让裙襬飘扬得大一点。今天她穿了一件开岔到大腿的洋装,而她的美腿是诱惑男人最厉害的武器。

“表哥……”声音要越嗲越好。

“谁是你表哥,我没有表妹。”他冷着脸说。

江雪莉脸上笑容一僵。“我姑姑不就是你爸爸的老婆,我当然要叫你一声表哥啊!这是礼貌。”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必叫得那么亲热。”

“可是我叫你爸爸一声姑丈,论辈分……”

“论你他妈的辈分,”他忽然拿起桌上的拆信刀,往她扔去,幸好她懂得及时闪开,不然她就要毁容了。“我没有父亲,妳是听不懂是不是?妳叫的那个男人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江雪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脸色发白。

“对不起,我……”

“不要以为跟我攀上一点关系,妳就可以从我这边得到什么好处。”

“我没有这个意思……”江雪莉吓得都快哭了。

“你当我是瞎子吗?不然妳穿成这样是给谁看的?对不起,我的眼睛没有瞎,我还懂得避嫌。再说,妳是那女人的侄女,想要我碰妳,妳慢慢等吧!”

“你就那么讨厌我?”

“谁叫妳是那个女人的侄女,我跟妳们一家人都不想沾上关系。”

“就为了这个原因,你就全面否决我,难道非要我姑姑死,你才愿意看我一眼吗?”

胡亚德沉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不管那个女人死不死,我都对妳不感兴趣,妳别自做多情了,现在我数到三,妳马上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我就要叫警卫了。”他下了最后通牒。

江雪莉委屈的低着头,不肯离开。她不相信以自己的魅力竟然得不到他关爱的眼神,这一定是姑姑造成的错,不是她的问题。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快问,别浪费我的时间。”他不耐烦的说。

她慢吞吞的问:“听说你最近跟一个叫欧阳紫衣的女生走得很近。”

胡亚德冷冷的扫去一眼。“关妳什么事?”

“我想看看那个欧阳紫衣长得什么模样,好奇而已。”

“我警告妳,凡事别太好奇,而且我的事根本轮不到妳管,妳听清楚了吗?”

“你……我……”哪有每次都这样的啊!她真的让他那么讨厌吗?竟连正眼都不想瞧她。江雪莉越想越难过,转身便掩面跑了出去。

看她哭着离去,胡亚德一点难过的心情也没有。谁叫她是江青蓉的侄女,就算她在他面前月兑光光,他也不会动了碰她的念头。

她一个星期都要来总公司见胡亚德一次,可是她最近几次来的心情都很奇怪,明明就很不想看到胡亚德却又很兴奋。

她到底怎么了?

欧阳紫衣走出电梯,对总公司的环境她已经很熟悉了,跟秘书打完招呼,就往胡亚德的办公室走去。

因为胡亚德交代过,只要是欧阳紫衣就不必通知他,让她自行进他的办公室,因此秘书也没有跟她讲,此时老板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女人在。

这下子会不会撞个正着啊!

她要不要先叫楼下警卫上来?

秘书看到欧阳紫衣快走到办公室前时,门忽然打开了,刚才那个嚣张的江雪莉哭着从里头跑出来与她撞个正着。

我的天啊!老板的绯闻女主角跟找上门表达爱慕的女人硬碰硬对上了,这场对决可能会很猛烈喔!

还是不要看好了。秘书赶紧低下头,只敢用眼角斜瞄战状。

咦!敝了。

她们相撞后虽然有发出叫声,不过没有叫嚣没有指责,只见两人对看一眼,江雪莉先掩脸哭着跑走,而欧阳紫衣随后也跟了上去。

战争中的两个女人跑了,留下男主角要干么?

男主角……

“啊!”男主角就站在她的桌子前!秘书吓得直发抖。

“欧阳紫衣去哪里了?”胡亚德是听到声音才走出来的。

“她追着……江小姐出去了。”

出乎秘书的猜测,他竟然没有大声骂人,只是沉着脸转身走回办公室。

“真是他妈的!在她心中,就连江雪莉都比我有份量,那么我到底算什么?”

他生气的怒吼,以一记关门巨响画上休止符。

“小姐、小姐……”

欧阳紫衣追着从胡亚德办公室哭着跑出来的江雪莉一路进了电梯。

没有空去思索她跟胡亚德的关系,欧阳紫衣注意到的是这个女郎的长腿、秀丽脸蛋跟姣好身材。

好一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美人!

如果请她当她婚纱作品的模特儿,应该可以为她设计的婚纱加分不少。

“干么啦!”江雪莉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她一直想会一会的欧阳紫衣,还以为又是一个看中她美貌的人。

“小姐,我有事跟妳讲,可不可找个地方聊一下?我请妳喝咖啡,或是喝茶都行。”欧阳紫衣释出善意,一味的露出讨好的笑容。

江雪莉白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跟妳去喝咖啡?”

她模模头,“小姐,妳放心,我不是坏人,我是个婚纱设计师,觉得妳的身材很好,想请妳替我的婚纱走秀,我叫欧阳紫衣--”

没等她自我介绍完,江雪莉就叫了起来。

“妳是欧阳紫衣?!妳就是欧阳紫衣……”那个最近很热门也是很多女人恶梦的欧阳紫衣。

江雪莉快晕了。她心目中的大敌人,竟然长得像个美少年!

大美人跟美少年的争夺之战,输的一方竟然是她,难不成胡亚德喜欢的是中性的女人?!

“妳认识我吗?”

江雪莉收起惊讶的表情,笑着对她说:“我当然知道妳啊!因为我姑丈是胡汉修,他不是妳的老师吗?”

“妳就是江雪莉!”真是太巧了,她正想找她呢!

“对啊,好巧喔!在这里遇到妳。”江雪莉一改之前的态度,“妳不是说要请我喝咖啡、喝茶吗?我们找个地方聊一聊。”

就这样,还以为自己挖到宝的欧阳紫衣,跟着她来到了一处茶坊,两个人选了一间包厢,点了金萱泡起茶来。

“原来是这样啊。”听完江雪莉为何会哭着从胡亚德办公室跑出来的原因后,她也觉得很生气,“胡亚德实在太不应该了!怎么说你们也有亲戚关系,而他就这样轰妳出来,实在是不对。”

“对啊!”江雪莉附和着,当然有些话她隐藏了没有说出来。“我也是希望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不要更加恶劣,想说如果我们可以亲近一点,那么他们可能就会和好。”

这点欧阳紫衣可就不敢想胡亚德那个死脾气会跟老师和好,加上中间还有个江青蓉,她就更不抱希望了。

不过,他也不能那么野蛮的把江雪莉轰出办公室啊!

“所以我就说,他真是一个小人!”

江雪莉一愣。欧阳紫衣说胡亚德是小人,他们不是打得正火热?

“怎么,妳对他的印象不太好喔?”

一想到就气,欧阳紫衣拿起茶杯就灌了下去,直到灌到嘴里才感到烫,她连忙又喝了一大口水。

“怎么会好,他对我一点都不好。”

“怎么会?”

“我觉得他一直在整我,从刚开始认识就是这样,丢给我一堆工作又不管我有没有能力完成。”这几个月来她快累死了,而这都拜胡亚德之赐。

“妳那么讨厌他?”

欧阳紫衣犹豫了一下。她真的讨厌他吗?

其实,他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只不过一遇到他,她就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因他而心情不好,所以问她讨不讨厌他,当然是有一点啦!

“至少没那么尊敬他,工作除外啦!他在工作上的表现的确值得尊敬,但是他个人的私德我就不予置评了。放着一个老父亲不管,这还能叫为人子吗?”

“所以你们没有在一起?”江雪莉试探的问。

欧阳紫衣哈哈大笑起来。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这么传我跟老板的事,但是可能吗?”

“可是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耶。”

江雪莉一一的探问让她险些招架不住,因为她个性直又不会说谎,再问下去,恐怕她连上次被他吻了的那件事都会说出来。为了将这话题告一段落,情急之下,她搬出了曹志尧当挡箭牌。

“问题是我已经有个未婚夫了,等时间到了我们就会结婚,而且这事在我们住的小镇上大家都知道,我怎能再喜欢别的男人呢,我也得顾到我爸的面子啊。”

“妳有未婚夫了!”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点点头,“对,他叫曹志尧……咦,怎么说到这里来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需要妳。”

“嗄,妳需要我?”

“对,我需要妳来替我设计的婚纱走秀,可能没有很多酬劳付给妳,但是这一仗对我很重要,如果我成功了,那么我以后的婚纱秀通通让妳当主秀,最重要的是我还可以替妳出一口气。”

“怎么说?”

“跟我合作,我们一起给胡亚德那个坏蛋一点颜色瞧一瞧。”说着,欧阳紫衣为了伯江雪莉不肯答应,连忙拿出自己的设计图说明给她听。这一次,她绝对要让胡亚德对她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