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待宦晖能清醒地坐在早餐桌子前的时候,股市已经下跌一千一百点。

他母亲猜得不错,这次教训叫他沉默下来,但是他妹子看出他眼神涣散,精神不振。

宦楣趁空档问他:"你到底买了多少,赔了多少?"

他只是答:"别问。"

"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同任何人说,毛豆,打小时候起我就替你保守一切秘密。"

"一切已成过去,我已得到教训,眉豆,不要再问。"

宦楣总觉他的气色欠佳。

宦晖紧紧拥抱妹妹,"别为我担心,知道吗?"

"那么我要你现在跟着我说:宦晖以后做个乖孩子。"

宦晖问:"你记得艾自由?我会带她到家里吃饭。"

"她才真是个乖孩子。"

"眉豆,听说你也有新朋友,唤他一起参加如何?"

"还未到时候。"

"眉豆,不知怎地,我忽然想结婚。"

"你,宦晖?"他妹妹大吃一惊,用手指指着他,"你想害谁?"

宦晖闻言低头不语。

宦楣即时后悔,不该在他不如意的时候打击他。

于是连忙说:"好,你先去注册,我跟着来。"

宦晖忽然问:"你想会不会有人愿意同我们结婚?"

宦楣一怔,立刻强笑道:"怎么没有,前仆后继。"

但是宦晖没有笑。

宦楣亦感觉到一丝强颜欢笑的气氛。

事情好像真的全过去了。

这个城市天赋异禀,无论是什么样的伤口,都可以迅速止血,愈合,了无痕迹。

只有老司机一个人还在诉苦:"要命不要命,四块九角半会跌到五角三仙,不知何日可返家乡。"

宦楣也并不十分同情他,愿赌总得服输。

宦晖没有痛改前非之前她已经月兑胎换骨,现在两兄妹常常在家陪母亲晚膳。

宦太太开头觉得高兴,稍后就有点担心,"出去呀,你们出去玩呀。"她受宠若惊,担当不起,就希望恢复旧状。

宦晖变了一个人似的。

宦楣总不相信他会学乖,在父亲身上打探消息。

"爸,毛豆想成家立室。"

宦兴波不置可否。

宦楣小心留意父亲的神色,不见有变,略为安心,她不信这么大的事故会没有后遗症,只要父亲稍露端倪,她便盘问到底。

她要父亲说宦晖,父亲偏要说她,"你又是几时决定做乖女儿的?"

宦楣想一想,已经有了答案,当我发觉自暴自弃一点帮助也没有用的时候,但嘴里却说:"我自出生就是个好女儿。"宦兴波莞尔,"是吗,你是吗?"

"当中身不由己的误会太多而已。"

宦兴波回味这句话,顿时百感交集,当下不露声色,只说:"你叫宦晖把那女孩带回来我们瞧瞧。"

噫,父子双方都有诚意。

艾自由上来那一日,穿着时下少女流行的名贵便装,水手领藏青夹白条子毛衣配宽身裙子,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头青丝用根缎带松松扎在脑后,宦晖跟在她身后,替她拿着书包,他刚自补习老师处把她接来。

宦楣这次看到自由,才知道为什么对她有特殊好感,她像足几年前的宦楣。

当日拿书包的那个人是邓宗平。

宦楣招呼自由,"你请坐,家母马上下来。"

自由朝宦晖笑一笑,一点不觉拘谨,在沙发中伸一个懒腰。

宦楣万分感慨,不多久之前,她也是这样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倘若可以把当日那个自己找回来,走遍万水千山也是值得。

此刻她只希望自由的感情道路比宦楣顺利。

宦晖有点紧张,"我去催催母亲。"

宦楣趁他走开,问自由:"你觉得宦晖怎么样?"

自由坦自爽直,"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他。"

宦楣微笑,"是怎么样的喜欢?"

自由并无腼腆之色,"很深的喜欢。"

宦楣不知怎地忽然问:"倘若他不是今日的宦晖了,你仍然喜欢他?"

自由诧异的问:"人可以分昨日今日明日吗?"

"可以,人会变的。"

"不,"自由笑说,"你的意思是环境会变。"

"对。"这小女孩真有意思。

"环境不会比现在更坏,宦晖说,许多人都利用他的身分,对他有企图。"

他那样说过?宦楣大大讶异,她一直以为他喜欢那些人,爱搞那种关系。

看样子兄妹之间了解不够。

"他说他有点厌倦,有机会的话,他想找一个风景幽美的小镇隐居。"

宦楣觉得好笑,他,毛豆?她不相信,这不过是一时的意兴阑珊。

宦太太下来了,把自由迎到楼上小会客室。

宦楣没有跟上去。

老司机匆匆过来,"小姐,麻烦你,宦先生要那只黑色公事包。"

宦楣进书房取傍他,一边问:"他要公事包干什么,不是说好回来吃饭吗?"

"看我,险些给忘记,"老司机拍一下额角,"宦先生与冉先生谈公事,不吃饭了。"

宦楣一怔,这个日子事前征求过父亲的同意,他不回家赴约,可见是有急事,宦楣知道她父亲的脾气,他一向喜欢主动,今日取消一个约会去迁就另一个,可见是被动,不但有急事,且有点身不由己。

同冉镇宾谈公事。

宦楣忽然想起坐在冉某身边的叶凯蒂,她伸手拍拍胸口,联想力别太丰富了。

"眉豆,眉豆。"

她听见叫,走进饭厅去坐下,一边说:"爸爸有事,不回来了。"

谁知宦晖一听,手一震,半碗汤倾泼出来。

自由连忙取饼餐巾替他揩手。

宦楣看在眼里,发觉自由也对宦晖很好。

宦太太对自由说:"你别见怪,宦家男人一向视工作为第二生命。"

自由笑笑不语。

宦楣肯定宦晖跟她一样食而不知其味。

只听得宦太太不嫌其烦地问了足足千余条问题,把艾家家宅查得一清二楚。

宦楣只听到自由答:"父母已经过身,我跟兄嫂生活已经有十年以上,十分渴望有自己的家庭。"

宦楣知道母亲会得喜欢这个单纯但绝不愚钝的女孩子。

她让她俩继续谈下去,向宦晖使一个眼色,便离开饭桌。

宦晖与她走到走廊,她悄悄问:"爸爸同冉镇宾有什么新计划?"

宦晖强笑,"我只知道,冉镇宾要娶叶凯蒂。"

"什么?"

"不能置信是不是,凯蒂终于得到她要的一切。

两兄妹面面相觑,苦笑。

宦晖叹口气:"现在我才知道,我逼人太甚了。

宦楣始终护着大哥,"冉镇宾跟你全然不同,他可以做主,你不能。"

"凯蒂不会原谅我。"

"我们需要她原谅吗?"

"如果还想同冉镇宾谈生意的话,我们需要。"

宦楣说:"别低估冉镇宾,商场无父子,亦无恩仇,惟利是图。"

"眉豆,我一直觉得你的脑袋远胜于我。"

"这算是称赞吗,比你好就算好吗?"

说到这里,大门打开,他们的父亲回来了。

"宦晖,跟我来。"

宦楣连忙说:"爸爸,艾小姐在这里。"

宦兴波像是没有听见女儿说什么,一径朝书房走进去,宦晖只得撇下女朋友跟在父亲身后。

自由过来问:"宦晖呢?"

宦太太笑:"他们父子有话说。"

宦楣拍拍自由肩膀:"我开车送你回家。"

自由就是这点好,非常容易商量,她点点头。提起书包,并没有不愉快的样子。

在车上,官婚问:"自由,你如何认识宦晖?"

"我哥哥是钧隆的职员。"

"啊。"宦楣笑,就这么简单。

艾家位于森林般的住宅大厦其中一幢,自由清晰地指导宦楣把车子驶进相当狭窄的马路。

自由笑笑说:"比起宦宅,这里并不是理想的居所。"

宦楣即时回答:"但是你看上去比我开心得多。"

自由没有回答,笑着挥挥手,上楼去了。

宦楣觉得她很有意思,宦晖自有他的福气。

她把车子驶向聂家。

一边驶一边同自己讲道理:他也许不在家,也许不欢迎不速之客,也许正在招呼朋友。

也许……他俩的关系还未到女方可以随时出现的地步。

道理管道理,宦楣双手一点都不听话,直把车子开到郊外,驶进聂宅的私家路,才停下来。

引擎一熄,她的心也静了。

她把脸伏在驾驶盘上不动,过一会儿,她叹口气,又开动车子,迅速掉头,往大路驶去。

一抬头,看到一个人,穿着运动服,站在路口上,双臂抱着胸前,笑眯眯的问:"小姐,找人?"

宦楣松一口气,停车,他一定是听到引擎声了。

聂上游走过来,笑说:"是一辆火辣辣的车子。"

宦楣下车,"这并不是我的座驾。"

"把它的故事告诉我。"

"你有无好酒美肴?"

"你说什么有什么。"

宦楣把手臂圈着他的手臂,仰起头笑了。

他的家是那么舒服,那种老式大张的沙发,永远罩着雪白的套子,鼻端接近了可以闻到新近浆熨过的香味,躺下去便不想起来。

聂上游是好主人,客人一进门他就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她不必多说一句话,他看她的眉梢眼角就已经服侍得她舒服熨帖。

"我以为你不在家。"

"我刚回来。"

"又以为一个硕健的雪白皮肤的血红嘴唇的女郎会得应门而出。"

"料事如神,我刚在后门把她送走。"

宦楣不得不佩服他应对的本领,"你究竟在做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

宦楣迟疑了,无缘无故涨红了面孔,他一个人在他家中做什么是他的私隐,真的告诉她,怕尴尬的是她。

"跟我来。"

他把她自沙发上拉起来,她犹自忐忑不安,他已经一手推开厨房门,扑鼻而来的是巧克力无与伦比独特的甜香,只见大理石桌面铁丝架上搁着一大堆刚出炉的巧克力饼干,每块巴掌大。

宦楣忍不住嚷出来,"聂上游,我爱你。"

也不征求物主的同意,抓了一块就张开嘴咬。

聂上游开一瓶香槟,斟一杯给她,笑问:"爱我,这又是不是结婚的理由?"

与他在一起,总是占下风,又那样愉快,不可思议。

"你瘦了。"他说,"不妨多吃两块。"

"我瘦?你应当去说宦晖。"

聂君不出声。

"你同他有生意往来,请告诉我,是否有摆不平的地方。"

聂君注视她,"今日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坦白的说,我有点担心。"

"请听我分析,即使有什么大事,宦兴波也可以控制场面,倘若连他都觉得有困难,我们担心又有什么用?"

"你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聂君摇摇头。

宦楣知道他骗她。

但她感激他,说实在的,她根本无能为力。

"到了我这里,就不要再有烦恼。"

"再喝下去就不能开车了。"

"我知道你往哪里。"

"哪里?"

"弱水蓬莱西。"

总难不倒他,他总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宦楣闭上双眼,轻轻叹息一声。

她没有把所有的巧克力饼干报销,但的确独个儿喝光一瓶香槟。

还坚持开车,聂上游只得坐在她的身边护驾。

她记得很清楚是怎么回家的,她没有醉,女性惟有在十九岁之前醉酒尚可容忍,之后,凡事还是清醒点的好。

她跑进书房去。

她没看见宦晖,父亲背着她托着头独坐。

她过去叫他,他抬起头,宦楣蓦然发觉她父亲已经憔悴。

宦楣装作没事人似,在父亲身边站了一会儿,想说话,又觉得无话可说,静静离开书房。

她现在明白母亲为何极少同父亲交谈。

皆因不知从何说起。

宦晖一整夜把自己关在房内,他妹妹看到房门底缝那条光线整夜不灭,知道毛豆没有睡着。

眉豆也没有。

天亮时分她悠然入梦。

忽然像是置身一间大堂,排排坐满数百人,仿佛进行聚会,转眼她自窗口看见隔邻大厦失火,乌黑浓烟滚滚冒出,有人说:"疏散,疏散。"所有人站起来有秩序地向大门走去,宦楣忽然看见她母亲就在前面,跌跌撞撞,慌慌张张,她连忙叫:"妈妈,妈妈,我在这里,不怕,不怕。"过去紧紧抓住母亲的手,一惊而醒。

她睁开眼,看见许绮年站在床头。

"昨夜喝多了?"

许绮年笑吟吟,宦楣错愕地看着她,这人倒是恢复得快,没事人一样。

"你怎么来了?"

"帮令堂大人挑服装。"

"这个时候换季?"

"办喜事总得穿新衣。"

"喜从何来?"

"宦晖结婚呀。"

宦楣见状,说说就变真了,她跳下床来,"你呢,许小姐,公事不忙?"

许绮年答:"对公关部门来说,什么都是公事。"

宦楣笑,"钧隆真少不了你。"

许小姐也笑,"我就是要造成这种幻觉。"

"我洗把脸就好。"

"几时轮到你?"

宦楣一怔,"我?"讪笑了。

"我都听说你的男朋友一打一打的。"

宦楣转过头来,接下去说:"红黄蓝白黑俱全,是不是?"

的确有这么一句,许绮年非常尴尬。

宦楣套上衣裳,"闻名不如目见?"

许绮年连忙解嘲说:"是我造次,钧隆一连开除了好几位老臣子,我这张嘴要是不当心,迟早轮到我卷铺盖。"

宦楣问:"开除谁?"

许绮年说了几个名字。

都是陪宦晖进出与走得密切的那几个人。

看样子父亲是动了真气,杀无赦。

宦楣拉起许小姐的手,"来,我们下去看宦老太打算怎么治妆。"

宦太太在她的房间里,宦楣一进去,便看见满地满床满沙发的衣料,晶光闪闪,都抖了开来,一边站着两位绸锻店女职员,笑嘻嘻地极好耐心服侍,不时把料子往宦太太身上披搭,指出优点。

难怪许绮年要过去讨救兵,这样子挑到几时去,非得宦楣提点一两句,速战速决不可。

"眉豆眉豆,快来帮眼。"

她终于找到精神寄托。

宦楣决定乐它一乐,纵身跳过衣料堆中,扯起一块桃红嵌银线的羽纱,当沙里似,在腰间缠了几缠,整匹抖将出来,往肩膀上一披,再自背后把纱料兜过来遮到头上,双手合十,说道:我是蓬遮普的马哈拉尼。"

房间内几位女士笑得弯腰。

正在欢乐,有人轻轻敲啄房门。

宦楣一抬头,"毛豆,进来,我们替准新娘挑衣料呢。"

"眉豆,请你出来一下。"

宦楣只得把身上层层纱料拆下来,跟哥哥进偏厅。

她先发制人:"听说钧隆许多老伙计因你的缘故提早告老回乡?"

"眉豆,"宦晖答非所问,"我有事与你商量。"

他是严肃的。

"毛豆,你知道你可以相信我。"

宦晖开口:"昨夜父亲与冉镇宾去商议一件事情。"

"我知道,那事没有成功。"

"你猜到了?"

"从他的脸色看得出来。"

"我相信失败是因为叶凯蒂的缘故。"

"毛豆,别荒谬,冉镇宾不是那样的人。"

"我去会晤凯蒂。"

宦楣站起来,"毛豆,你过虑了,我知道你迫切地希望戴罪立功,但这不是正途。"

"我要查清楚。"

宦楣说:"凯蒂恨我俩入骨,你是知道的。"

宦晖叹口气,搓着双手。

"你几时担心过这些事?"宦楣笑问。

宦晖看一眼。

"如果被凯蒂辱骂一顿会令你好过一点,我代你做一次代罪羔羊如何?"

宦晖抬起头来,"你肯为我牺牲?"

"你是我兄弟。"

"眉豆,你一向最会赚我热泪。"

"毛豆,放心,我肯定父亲有能力弥补一切纰漏。"

宦晖点点头,"我要回银行了。"

"喂。"

宦晖转过头来。

"你真的要结婚?"

"自由与我下个月订婚。"

"恭喜你。"

宦晖脸上一点喜意都没有。也难怪,办喜事的并不是他,是宦太太。

那日下午,她勒令宦楣陪同自由一起去选择礼服。

宦楣说:"自由,老太君御驾亲征,多疼你。"

自由只是笑。

一进店门宦楣便看见邓宗平,宦楣的一颗心不由自主几乎没从喉咙里跳出来。

他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莫非来订礼服预备小登科。

宦楣呆呆的站在门口,小邓这时候也看到了她,神色一般的惊疑不定,两人凄苦的凝视半晌,还是宦太太先招呼他:"宗平,我给你介绍,这位艾小姐是我们宦晖的未婚妻。"

邓宗平才回过神来,"啊,宦晖要结婚了?"

宦太太笑问:"你呢,宗平,你陪谁来?"姜是老的辣,不慌不忙套取资料。

"我做我师兄的伴郎。"

宦楣松一口气,但适才那一惊,已经令她憔悴。

她把两手插在外套袋里,看母亲与设计师嘀咕。

邓宗平终于走出试身间,静静站在她身边,过半晌问:"为他人做嫁衣裳?"

宦楣抬起头,"最近很忙?"

"并不。"

"为什么没听见你的声音?"

"我已经决定了,倘若没有更好的理由,就不会像上次那样无故出现。"

"你一直吝啬。"

"对大家比较好。"

宦楣微笑,"你也最懂得自我控制。"

"为此我恨自己一辈子。"

宦楣不出声。

邓宗平过去与宦太太道别,祝贺艾自由,然后离开礼服店。

宦太太说:"若果没有更好的式样,我们到欧洲去买。"

自由拿着图样轻轻问宦楣:"你仍然爱他,他也仍然爱你,为什么?"

宦楣听到这样的知心话,一下子怔住,眼睛一霎,小心翼翼含住的两颗眼泪流下来,掉到图样上。

她连忙说:"自由,你好不天真。"别过脸转过来,已把憔悴抹掉。

宦太太在一边抱怨:"一个月筹备婚礼太难为人,最好有半年时间慢慢来。"

宦楣说:"当心他们私奔。"

扰攘半晌,才挑了一袭仿五十年代含蓄秀丽的款式,指明要象牙白的真丝缎缝制。

不过宦太太又急了,"订婚穿什么?"

宦楣疲倦的说:"我需要一杯浓茶。"

"好,我们回头再来。"

自由仍然维持同一的笑容,站得笔挺,侍候在旁。

这个小女孩子不简单,宦楣开始佩服她。

一行三人还没走到茶座,宦太太又嚷着要看首饰,换了平时,宦楣早就一声救命落荒而逃,但今天是特殊的好日子,母亲难得借到个名正言顺高兴的借口,做女儿的有义务陪她疯。

转过头去吁气的时候,只见自由给她一个鼓励的神色,宦楣只得笑。

经理正招呼她们,职员开门又放进一位客人。

那位女宾穿一套宝蓝色衣裳,更显得肤光如雪,明艳照人。

宦楣朝她点点头,她也矜持地颔首。

一边宦太太与自由正低头钻研一套项链耳环。

宦楣知道母亲必定一早就看到什么人在这狭小的店堂里,但她老人家永远有视而不见的本领。

宦楣原本早已得乃母真传,但这次她有任务在身,于是开口说:"你好,凯蒂。"

凯蒂在她身边坐下来,取出香烟,递给宦楣,宦楣倒有点受宠若惊,一时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亦不相信世上会有不记仇的人,只得先取了香烟。

店员取出一条项链替她挂上,叶凯蒂顾影自怜。

宦楣心想,也不能在她面前太过谦卑,微微笑道:"阔了。"

凯蒂转过头来,轻轻一笑,"想开了,自然天空海阔。"

这话很有点意思,宦楣乘机说:"渴死人,喝杯茶?"

"好呀。"叶凯蒂仍然愿意被人看到她与富家千金坐在一桌,证明她吃得开,有交情。

宦楣与凯蒂推开玻璃门出去。

宦太太与艾自由皆无抬起头来,任由她俩离开。

由此更加可知她们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年头,谁不是狐狸。

凯蒂笑问:"与令堂有商有量的那一位,就是你未来的嫂子吧?"

凯蒂自然已经听说了。

宦楣与她找到位子坐下。

凯蒂又说:"世上永远有人得来全不费功夫,不流一滴汗,眉豆,那人也不是你。"

"好端端怎么又把我扯进去。"

"一个人际遇的好坏,全然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或是没做什么。"

"凯蒂,你也混得不错呀。"

她沮丧地苦笑,"听听,混,运气好你也不会用到这个字。"

"凯蒂,与宦晖这样的人生活,并非福份。"

宦楣忽然之间明白,凯蒂并不介意对面坐的是什么人,她只想好好的吐一次苦水,而宦楣正是最佳听众,故事中的每一个主角,宦楣都认识了解。

这并不代表凯蒂会与她冰释前嫌,所以宦楣非要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不可。

"听说冉先生对你很好。"

凯蒂点点头。

"且快要正式结婚了。"

"听到这两个字都怕,真没想到,一直梦寐以

求的机会,真正来到,却把它拒绝。"

宦楣意外,"你没答应他?"

凯蒂说:"跟你一样,我也想恋爱。"

宦楣慢慢套她的话:"但是,我还想得到权柄势力。"

"你?"凯蒂挪揄,"倒是看不出来。"

"冉先生没有兴趣栽培你?"

"也许会送若干股份给我,但男人的事,还是男人的事。"

宦楣已经得到她要的讯息,仍然不动声色,笑道:"这么说来,你不打算垂帘听政。"

"你真爱开玩笑,我此刻比任何时间都想退休归隐不问世事。"

"我晓得了,大概是冉先生不想你操劳。"

凯蒂忽然醒觉,狐疑的看着宦楣,"你好像对我的事很有兴趣。"

宦楣笑,"你是城里的传奇。"

"你们宦家跟冉镇宾很熟吧?"

"是呀,所以担心有一日见到你要叫伯母。"

"你放心,我仍然是叶小姐。"

宦楣忽然劝她,"做冉夫人也不失礼,感情有许多种,冉先生学问好,有肩膊,正所谓有身分有地位,你莫轻视他。"

叶凯蒂笑了,接上去说:"烟花女子嫁予他也算是理想归宿,值得艳慕了。"

宦楣一抬头,看见宦晖正朝她们走过来,怎么搞的,一整个下午,所有的人都挤到这个商场来。

凯蒂自然也看到宦晖,她脸上笑容不变,神色自若,但是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她。

宦晖朝妹妹颔首,然后往走廊另一端走去。

凯蒂说:"我要走了,多谢你这杯茶。"

"凯蒂——"

"算了,你说的话,我永远听不进耳去,总而言之,我不是坏人,你不是坏人,好了没有?"

"凯蒂,宦晖也不是坏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

凯蒂踏着高跟鞋而去,晶光灿烂的外表,千疮百孔的内心。

宦楣刚想结帐,她大哥出现,拉开沙发椅子坐下来。

这时候,一茶座已经客满,四周围的人高谈阔论,乐队又开始演奏,三流提琴手把一只梵哑铃拉得鬼哭神号,令不安的人更加心烦意乱。

"她说什么?"宦晖问。

"她什么都不知道。"

"当真?"

"我打探得很仔细,冉镇宾的公事,她不了解。"

宦晖抱怨,"你让凯蒂瞒过去了,她这个人有机心。"

宦楣觉得好人难做,"我已经尽了力。"

宦晖不响。

"妈妈来了。"宦楣站起来。

宦太太拉着未来媳妇,另一只手提满大包小包。

艾自由随便一坐,刚好坐到适才叶凯蒂的位置上。

宦楣看在眼内,不禁想,此刻邓宗平身边又是谁?

艾自由右手无名指上已戴着一枚鹅蛋形钻戒,她伸出手让宦楣瞧。

宦楣哪里有心思看那个,兄妹俩几乎同时站起来,"妈妈,你们慢慢休息,我们有事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