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步入宴会厅,所有人客及侍应生又是嗡嗡嗡窃窃私语。

马家的男丁全部站起来迎宾,以示尊重。

马红梅完全改变态度,殷勤地叫清流坐她身边。

清流真想告诉她:衣服、头面,全是借用的呀,一敲十二点,全部得归还。

穿上那样的衣饰,不由她不端端正正地坐好,竟似公主般端庄,因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马家的人也不便随意开口。

终于,马老先生试探地问:"听说,你是刘太太的谊女?"

连清流自己都觉得讶异,睁大眼睛,不知如何回答。

马星南来解围,"我们跳个舞。"

清流坐累了,正想站起来松一松。

他俩转到舞池。

马红梅看着清流背影说:"还有一个谣传,说她是她的私生女。"

"看得出她十分得宠。"

马红梅冷笑一声,"妈,你肯把那样名贵的钻饰借给我戴吗?问你多次,只说在珠宝店里修改。"

这时有人客欢呼:"船到那不勒斯了。"

马星南说:"我陪你上岸去走走。"

"不,太晚了。"

"那么,到甲板散步总可以。"

她跟他出去,高高在上,俯视地面。

码头上涌满穷人孩子,不住向游客挥手。

远远看到清流,大声喊:"美丽的小姐,请施舍角子,掷下来即可。"

清流骇笑,没想到这种情形会在非第三世界发生。

马星南说:"孩子讨钱用是那不勒斯传统。"

"应该禁止呀,如此有辱国体。"

"也许,人家没有那么多心。"

乐队在餐厅里演奏《回到苏伦托》。

"明早我们去苏伦托碧绿岩洞游览如何?"

"明日再说吧。"

这种人家,面色转变太快,清流适应不来。

在甲板上转了一圈,红锻鞋有点轧脚,清流便藉词早退。

她特地走进餐厅向众人一一道别,马太太还搂着她吻颊,清流心中大喊吃不消。

离开人群,才松一口气。

第一件事便是月兑掉高跟鞋,赤脚走回舱房。

进了门,发觉灯全熄了,未到十二时,刘太太已经睡下。

清流反手到晚服背后拉下拉链,嘘,肌肉与脂肪齐齐恢复原状。

她把裙子搭在沙发上,待明日处理,一迳回卧室卸妆,在浴室轻轻除下钻冠,洗干净脸,她叹口气,走到床边,开亮了台灯。

床上有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

清流慌忙中退后一步,撞到茶几上,发出响声。

床上的人醒来,嘘地一声,叫她肃静,以免吵醒刘太太。

清流停睛一看,床上那人上胸,笑意盎然,竟是余求深。

清流又惊又怒,喝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余求深笑着反问:"你说呢?"

清流取饼电话,"你若不走,我立刻通知警卫。"

余求深轻轻说:"是刘太太叫我在这里陪她。"

清流放下电话,"我不相信。"

"她叫我同你交换房间。"

清流连忙披上浴衣,"将你的门匙给我。"

"明早人家看到你自我卧室出来,会怎么说?"

清流恼怒,"我管人说什么,下了船,各散东西,永不见面。"

"这么说,你我怎地有缘。"

清流看着她,只见他果胸宽大强壮,不见一丝脂肪,用被褥遮盖着,她忽然涨红面孔,忍声吞气,走到起坐间,蜷缩在沙发上睡。

良久,她握紧的拳头才慢慢松却。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珊瑚过来,推她,"这是怎么一回事?"无比讶异。

清流疲倦地答:"登堂入室了。"

珊瑚压低声音,"你要当心。"

"我想搬到你房中。"

"没问题,太太要是反对呢?"

"我不是卖身的家奴。"

刘太太起来,看清流一眼,"昨夜玩得可高兴?"

清流赔笑,"回来发觉寝室有客人,只得到珊瑚房去,以后也与她做室友,你说可好?"

"不嫌挤吗?"

"没关系。"

"随你吧,不过有事一叫,可得马上过来。"

清流如皇恩大赦,"是,太太。"

刘太太打一个呵欠,"累极了,"她唤人:"求深,求深。"

清流巴不得找地洞钻,经过昨夜,她怕见到这个人。

余求深听见有人叫,只应一声"来了"!久久不见影踪,清流心中暗暗生气。

半晌他出来了,披着毛巾浴袍,头发湿漉漉,像是刚淋完浴。

"求深,把我们的计划说出来给她们听。"

余求深往沙发上一坐,笑嘻嘻,在水果盆上取饼一只梨子,咬一口,不出声。

"你说呀。"刘太太催促他。

老人语气如少女般娇怯,非常突兀,令清流不安。

余求深仍然不出声。

刘太太"啐"地一声,"你不说,我来税。"

她放下了银梳子,转过头来,"耽会儿我们上岸去。"

清流一怔,就这么多?

刘太太忽然笑了,她说下去:"改乘飞机到巴黎,我已联络好牧师替我俩证婚。"

清流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你们二人跟着来打点,这回可真的少不了你俩,有得忙的。"

清流还是睁大双眼,一时未能把这件事消化,要靠珊瑚推她一下。

"老程与欧阳律师将在巴黎与我们会合,你们放心,这次将会是正式合法的婚礼。"

清流霍地转过头去看着余求深。

这时,他也收敛了笑容,平时动人的眼睛呆视前方,暂停散放魅力。

一夜之间,事情产生了这样大变化,刘太太办事能力怎地高强,几通电话便已安排好终身大事,她根本不需要什么私人秘书。

清流只得说是。

"在巴黎逗留两日,然后飞到雅典再上船,时间刚刚好。"

清流佩服得五体投地。

刘太太宝刀未老,由此可知做人不是靠力气,是靠思想智能。

她必恭必敬回答:"知道。"

刘太太忽然咕咕笑,声音似猫头鹰,听了令人不舒服。

她说:"再上船,我就是余太太,清流,你得与珊瑚同房,对不起。"

原来如此。

"来,准备下船。"

珊瑚连忙问:"太太,可需携带衣服?"

"不用,福克大道寓所内什么都有。"

清流立刻着手替主人化妆。

这样年纪了,身体又不好,不知还受不受得住折腾,但,清流肯定她清醒地知道她在做什么。

他们一行四人离船上岸。

任天生闻讯赶来,他要见的是唐清流。

见清流脸上的疑惑惊骇之意仍然残留,任天生轻轻安慰她:"世上什么怪事都有。"

清流嘘出一口气。

真可悲,余求深从卖艺沦为卖身。

"你有我的地址电话。"

清流颔首。

"自己小心。"

岸上已有车子在等,立刻驶往飞机场。

一路上余求深不发一言,搀扶着老太太,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们是一对相爱的母子。

在飞机上,老太太要求与清流同坐。

飞机舱微微颤动,似还在船上,真像个梦,可惜,这是别人的梦。

"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我决定结婚。"

清流无话可说。

"我从来没有结过婚。"

如果她指刘太太这身份是买卖的结局,那么,这次同余某,是重蹈覆辙。

"这次,由我安排一切。"

"嗯,唔。"

她闭上双目,"以后,你们仍可叫我刘太太。"

清流啼笑皆非,只得唯唯喏喏。

老程在奥赛飞机场接她们。

清流像看到故人一般迎上去,"老程先生,你赶来了。"

老程非常了解地拍拍清流肩膀,像是说:日子久了,你会习惯,同我一样。

他对余求深非常客气,一点也没有轻蔑之意,这老程真会做人。

车子驶往刘太太在巴黎市中心的公寓,女佣人满脸笑迎出来,一进门,只见到处都是鲜艳的花束,推开窗户,可以看到著名的星广场及香舍丽榭大道。

老程说:"这里有我及茉莉接更,唐小姐,你去逛逛。"

刘太太笑着抬起头来,"老程你倒会做人情,几时轮到你发号施令。"

"是,太太。"

"清流,你服侍我试穿婚纱。"

什么?清流呆住,原来还有蛇足。

"服装师马上要来了。"

可是刘太太已经累得往卧室走过去。

余求深在书房与欧阳律师密斟,一定在谈价格。

清流抬头欣赏客厅天花板上壁画,她只有在电影中见过这种场面。

设计师准时来到,一行二人,取出婚纱,对清流说:"大改动是来不及了,只得十多小时就举行婚礼。"

另一人笑,"刘太太身段是标准三十八号,不必太多改动。"

清流立刻知道是误会了。

"不,我并非刘太太。"

两位小姐一怔。

清流伸一伸手,"请跟我到这边。"

寝室门打开,两人看到苍老佝偻的刘太太,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神色。

刘太太巅巍巍站起来,可是那袭纱衣一累累一层层,瘦弱的她撑不起来,也无从修改。

她大发雷霆,掷烂一只水晶花瓶。

珊瑚忙来安抚。

清流立刻带着设计师出去。

二人面面相觑,匆匆离开。

这时,余求深正伏在露台上看风景,一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之状。

他闲闲说:"此处看不到赛纳河。"

清流没好气,但是,也不能责怪他。

他虽然是戏中主角之一,但导演不是他,他只是傀儡。

巴黎平原上轻轻罩着一层烟霞,他转过头来,朝着清流笑,"要不要陪我去珠宝店取结婚指环?"

珊瑚出来说:"清流,太太要同你说话。"

清流只得匆匆跑进房中。

刘太太的气已经消了,颓然问:"怎么办?"

清流心急生智,赔笑道:"穿缎子套装好了,华丽丝森逊也没有穿婚纱。"

刘太太不禁微微笑,"你真会说话。"

"我讲事实。"

"你替我去办吧。"

清流松口气。

这时,连她都有点累,走到客厅坐下,用手托着腮,想一想该怎么办。

老程笑笑说:"别担心,我打电话叫各时装店把套装送上来。"

"还要头饰帽子。"

"不成问题,他们都会配好。"

他自去联络。

半小时后公寓里已堆满绫罗绸缎。

余求深却取起外套打开大门准备出去。

清流急问:"喂你到什么地方去?来帮帮眼。"

"我去逛罗浮爆,你可要跟着来?"

"我怎么走得开?"

余求深走到那堆衣服面前,顺手抽出一件,"嗯,芝韵诗,多么美妙的名字,就是它好了,服侍太太试穿吧,现在,可以走了吗?"

清流骇笑。

一边珊瑚拚命向她使眼色表示不可。

清流内心矛盾挣扎半晌,秀丽的脸微微扭曲,一切都落在余求深眼中,他想:即使叫她痛苦片刻,也是值得的。

终于,清流微笑,"我不会做那样缺德的事,"她补一句:"我尚未下班。"

余求深耸耸肩,开门出去了。

珊瑚气道:"什么样子。"

老程却说:"这里没他的事,怪闷的。"

到底是男人比较了解男人。

"婚礼几时举行?"

"明早十时半。"

"在哪家教堂?"

"牧师上门来,就在这里举行。"

清流意外,"这么方便?"

老程笑道:"可见欧阳律师办事是多么妥当。"

苞着,医生上来替刘太太检查身体。

珊瑚斟杯咖啡给清流。

清流问:"你还有没有荡漾的感觉?"

珊瑚摇头,"下了船就消失了。"

清流说:"我却还在摇摇摆摆。"

珊瑚含有深意地说:"你的确是比我们敏感得多。"

医生一走,布置婚礼场地的人来了,没有太多改动,只捧来更多鲜花,把几件家俱略为移动一下,又搬来一架小小迸董风琴。

他们离去之际,客厅已经变了样子,举行婚礼也不觉突兀。

清流忍不住问:"明日十时半以后,余某可是有权分一半财产?"

珊瑚嗤一声笑。

老程和蔼颜色地回答:"太太不会亏待他,有些东西的确已由欧阳律师拨到他名下,他亦表示满意。"

刘太太在寝室内午睡,醒了,嚷口渴,抱怨嘴巴像是铺了地毯,渴望有鲜味的汤喝。

老程连忙说:"我吩咐茉莉做了火腿笋丝汤。"

刘太太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求深呢?"

天色已近黄昏,他溜达到这个时刻尚未回来。

刘太太的面色一沉,不悦地发凯。

可是大门一响,余求深手里捧着一盘铃兰回来了,刘太太马上露出笑容,接过深深嗅着花香。

清流暗暗好笑,难得的是这样的陈腔滥调刘太大居然受落。

镑人也有礼物,由余求深亲自挑选,老程他们立刻道谢。

清流打开盒子一看,是一只金手表,她立刻取出戴上。

刘太太笑说:"大家喜欢就好。"

又把婚戒传给他们看。

清流有点意外,婚戒只是普通的白金指环,一点花巧也无,戒指内侧刻着二人姓名缩写,刘太太叫老程代为保管。

香槟也送上来了,队伍忙而不乱,整整有条,一批人退下,另一批上,安排得妥妥当当。

刘太太说:"明日劳驾各位一早起来。"

那是真的早,五时便得起床准备。

清流与珊瑚更在四时多便起来打点。

整个客厅都弥漫着花香,这时,昨天的花蕾刚刚绽放,到了中午,又该谢落了。

衣服鞋袜全部检查过熨好放在一边。

摄影师在六时正抵达,开始摆好器材。

准备午餐的大师傅也带着伙计上来,各就各位。

大家都有点紧张,沉默地工作。

老程指挥如意,堪称是将才。

八时正,他说:"清流,叫太太准备。"

欧阳律师也来了,斟了杯咖啡坐露台上。

"牧师呢?"

"已派车子去接。"

珊瑚搀刘太太起来,刘太太一时间像是不知今日要做些什么事。

慢慢想起来,她看着天花板叹口气。

奇怪,竟没有笑意。

她握着清流的手,忽然说:"我累了,不玩了。"

什么?清流愣住。

"叫他们都回去吧。"她挥挥手。

清流低声说:"可是,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再也没有精神。"

"牧师正在外头等呢。"

珊瑚却巴不得她取消婚礼,"我立刻去叫他们走。"

刘太太又叫住她:"慢着,先唤求深进来。"

珊瑚不甚愿意,"好。"

清流识趣,正欲退出,刘太太却说:"你不用走开。"

片刻珊瑚回来说:"他还未睡醒,叫不起来。"

刘太太叹口气,"你们看看。"

珊瑚说:"我去解散他们。"

几日来的兴奋一扫而空,刘太太颓态毕露,了无生趣,"清流,你说,是否该取消婚礼。"

清流赔笑,"想清楚点也是好的。"

刘太太抬起头,"清流,说是改期吧。"

清流点点头。

清流见欧阳律师仍然坐在露台上,上前与他耳语几句,律师手一松,甜圈饼掉到地上,可是脸上随即露出笑意。

接着,清流把消息告诉牧师,牧师的反应不一样,慈祥地劝道:"有分歧的话可以谅解。"

清流笑笑,"你误会了,我不是新娘。"

牧师张大了嘴。

清流招呼他:"请过来吃早餐,改好日期再通知阁下。"

她再去看卧室里的余求深。

外头闹了好几个小时,他朦然不觉,高枕无忧,露肩拥着被褥憩睡。

幽暗的寝室里有他的气息,清流深呼吸了几下。

小时候,经过蛋糕或是她妃糖店,她也会这样贪婪地深呼吸。

余求深立刻醒来,看着她。

清流这才知道珊瑚藏奸,并没有来叫过余求深。

这也是忠仆唯一可以做的事,护主要紧。

他脸上露出一丝讶异的神色,"你怎么在这里?"

接着,取饼腕表看一看,"唷,九点了。"想掀开被单起床。

然后,发觉清流在他面前,不方便行动,笑道:"你让一让。"

清流只得告诉他:"婚礼取消了。"

这时,连清流也不得不佩服他,他只是一愣,神色随即恢复正常,反问:"是永久取消?"

"大概是。"

他笑了,嘿地一声,十分合理地说:"我马上收拾东西走路。"

"太太并没有叫你走。"

他下床,转过头来,"小姐,知道在什么时候下台是十分重要的事。"

清流问:"你没有失望?"

他真正的笑了,"小姐,若果连这点心理准备也无,如何出来跑江湖。"

"你——也不会一无所有吧。"

"放心,一早讲好条件,我已经得到我要的东西,一点也不吃亏。"

老程说得对,刘太太的确是个慷慨的人。

"也许,这样只有轻松吧。"

他想一想,十分坦诚地答:"也不是,合同上注明,婚后一年,我又可得到一笔丰富的奖金。"

真没想到合同如此精密。

这时,虚掩的门外一声咳嗽,清流听得出是老程的声音。

余求深扬声,"进来。"

老程推开门。

余求深说:"我立刻收拾东西走。"

老程答:"太太想见你。"

余求深说:"不必了。"

"太太另外有安排。"

他爽快地说:"不用麻烦,画蛇何必添足。"

他开始穿衣服。

老程只得退出去。

清流问:"你不再回到船上?"

他失笑,"我此行收获不浅,人在巴黎,也该轻松一下了。"

清流轻轻说:"后会有期。"

他忽然走近清流,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一下她的嘴唇,"祝你好运。"

他取饼外套,潇洒地开门出去。

余求深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清流轻轻抚模自己的嘴唇。

珊瑚看见清流惘然若失的样子,挪揄道:"世上这样的汤丸是很多的。"

清流回过头来说:"不,他是他们当中很特别的一个。"

珊瑚冷笑一声。

不久,刘太太证实了这一个说法。

她尖声问:"你们让他走?"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刘太太走进卧室,嘭一声关上门,把自己反锁在里边。

外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们几个人,收拾客厅里残局。

看看时间,才九点半。

有人按铃,原来是送结婚蛋糕上来。

清流从来未见过那么漂亮的蛋糕,像一件瓷器雕塑,雪白三层高,全是各式各样糖制花朵,栩栩如生。

清流摘下一块淡黄玫瑰花瓣,放进嘴里。

啊,尝到甜头了。

珊瑚咕哝道:"白花费。"

老程却说:"钱不是问题。"

真没想到侮婚的会是刘太太。

纯银相架上还留着她与余求深的欢乐时光。

茉莉上来问:"都收拾掉吗?"

老程点点头。

"我去唤人来把钢琴抬走。"

稍后,清流听到古董钢琴发出铮宗乐声,有人在弹小步舞曲。

出去一看,原来是刘太太,既未更衣,也没化妆,在那里弹琴呢,像只苍白的魑魅,不过不奈寂寞,白天就出动了。

看到清流,颓然问:"他有无留下地址?"

"他走得很快,留都留不住。"

刘太太低下头。

清流不忍,轻轻问:"设法去叫他回来?"

刘太太摆摆手,"他从来不属于我。"

这是真的,可是,到了某种关口,不必追究真相,只要他愿意留在身边即可。

她伸出手,想弹完那首曲子,终于颤抖的手不能完成任务,她抽噎起来。

清流吃一惊。

她从未见过刘太太哭,还以为她已成为化石,没想到还会流泪。

客厅里只有她们主仆二人,其余人都累得休息去了,清流再低声问一次:"可要找他回来?"

刘太太再次摇头。

清流扶她进寝室休息。

然后,她打开了大门,学余求深那样走出去。

但愿她也可以一去不返,自由自在。

清流朝福克大道南边走过去,只见车水马龙,整个城市笼罩着一阵烟霞,游客如过江之鲫,肩擦肩,日本人众多,都往道旁时装店挤。

这个名都见面不如闻名,她坐在路边长椅上,深深怀念余求深。

如果他还在刘宅,情况一定有所不同,他可能会建议到南部租别墅度假,摘葡萄,酿酒,又会拉队到海滩晒太阳,野餐,把所有人都哄得开开心心。

余求深既是他们的敌人,又是他们的伙伴,短短日子,已成为不可缺少的生活调剂品,少了他,似咖啡里少了糖似。

他一走,刘家就像没了灵魂。

不知为什么,刘太太到最后一刻居然清醒过来,真正可惜。

清流看过地图,知道罗浮爆就在前边,步行二十分钟可到,但不知怎地,无论如何提不起劲来。

清流踯躅回公寓。

黄昏,华灯初上,道旁已有穿细跟高统子鲜红色漆皮靴子的流莺出动。

清流用手掩住面孔,她想回家。

可是,她早已没有家。

清流叹息一声,回忆到极小极小的时候,每日下午放了学,母亲在操场等她,领她回家,只有那时她才有家。

清流落下泪来。

她终于站起来,回到公寓去。

正好听得珊瑚问:"我们还回到船上去吗?"

"那真要问过太太。"

"清流你去探一探。"

清流轻轻推开门,看到刘太太靠在床背上,一动不动,双目半瞌半闭。

清流吓一跳,连忙急步走向前,冒失地伸出食指,去探老太太鼻息。

谁知刘太太猛地一挡,推开她,吆喝一声:"干什么?"

清流人急生智,"有只小虫。"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要人没人,叫你来干什么,度假享福?"

一切恢复正常。

"老程先生说,我们还回到船上不?"

"那么局促,不去了。"

那"么,去何处呢?"

"在巴黎终老,要不,到伦敦去。"

珊瑚知道了,忙不迭叫苦。

"我陪太太在伦敦住饼半年,几乎自杀,天天下雨,不见天日,每日三时天黑,整晚逼着大家陪她做三千块拼图游戏,我忍不住要辞职。"

半晌清流说:"是该让她结婚的。"

"结了婚,那小白脸还如何有好脸色。"

老程瞪眼,"这是什么话?"

珊瑚立刻噤声。

电话铃响,老程去听了回来说:"唐小姐电话。"

"清流,我是任天生。"

清流又惊又喜,"你怎么找得到这里?"

"要找一个人,总会找得到。"

清流长长叹口气,"又累苦,想回家乡。"

任天生笑出来,"很多人羡慕你还来不及,何生怨言?"

清流轻轻说了几句近况。

"原来如此。"

"船在哪里?:"

"快要驶往君士坦丁堡。"

"啊,阿历山大大帝的家乡。"

"你对历史有点认识。"

"船上诸事平安?"

"若干客人预备上岸乘坐东方号快车返回巴黎。"

"多会享受。"

他忽然说:"清流,极之想念你。"

清流感慨,"我们认识多久了,仿佛已有十年八载。"

"清流,我有话说。"

"请讲。"

"我郑重向你求婚。"

拿着电话听筒,清流耳畔嗡嗡作响。

"我可以给你一个舒适安全的家。"

清流呆呆地听他说下去。

"我打算转往岸上工作,朝九晚六,每日准时回家吃晚餐,尽力做一个好丈夫。"

清流轻轻的笑,轻轻落下泪来。

"我们二人都不必再流浪了。"

清流不出声。

"你可是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清流终于答是。

"两天后我再找你。"

他把时间拿捏得很准,四十八小时已经足够。

也许,命运安排她跟刘太太乘不羁的风,就是为着替可怜的她安排一个家。

温暖的永久住所,男主人准时回来,将来,还可以养儿育女……

清流看着天花板,这不是她期待已久的机会吗。

珊瑚过来,看她一眼,说道:"还未是时候。"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