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妻

下了班,环球公司一组志同道合的年轻同事总会到酒馆喝上一杯,谈谈公私事,散散心。

这个下午,话题不知怎地扯到婚姻上去。

大家议论纷纷忙不迭发表意见。

李光照说,“有时也后悔过早结婚。”

周百就诧异,“你我好似差不多同时结婚,那年你几岁?”

“才廿六岁。”

“不算早了。”周百就说:“我最怕那种年过四十孩子才三岁的家庭,试问怎么退休?岂非要做到七老八十,那不成了献世。”

“最理想四十九岁退休。”

王治平说:“条件允许,明年退休也不算早。”

大家笑了。

“振球有家底,振球随时可不做。”

赵振球是一个谦和平实的年轻人,他笑笑不出声。

“振球婚姻幸福,他是唯一不会后悔早婚的男人。”

赵振球腼腆,不予置评。

“振球,”周百就问;“你的贤妻真的十全十美?”

振球笑笑,过半刻才答:“在我眼中,她的确毫无缺点。”

王治平好奇,“听说她是电脑工程师。”

振球笑而不答。

“喂,别那么神秘,说来听听可好。”

赵振球答:“她在电脑上设计动画及特技。”

“啊,电脑动画是今日最吃香的行业。”

振球笑,“非常有趣,有时连我也觉得迷惑,她最近参予过美国几部著名卖座电影的特技镜头。”

“啊。”

“其中一部,关于轮船撞冰山沉没的电影,相信每个人都看过。”

“哗。”

“那她岂非时时要往美国工作?”

“不,她在家用电脑与公司联络,一年才出门一两次。”

众男生羡慕得眼睛都亮了。

越振球改变话题,“光照,说说你家的事。”

“我后悔早婚。”

“杏仙算得是好妻子。”

“实在太亲厚娘家了,巴不得把世上最好的束西都搬回娘家。”

王治平说:“对,仿佛被逼结婚似的,嫁了还似未嫁,天天回娘家吃版,每晚捧住电话舆姐妹辩个不休,不知结婚作甚。”

周百就笑,“找你付房租呀。”

“唉,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对,不过是在情人眼中没有缺点罢了。”

“可以维持下去的也就算是好婚姻。”

赵振球说:“几时到舍下来吃顿饭。”

“好,就约在本星期六下午。”

赵振球回到家,妻子熊思颖迎出来。

他索索鼻子,“我最喜欢的罗宋汤。”

思颖替他除下外套。

“孩子们呢?”

“在书房玩智力测验游戏。”

“可是你的主意?”

“才不是,他们在书架上发现了几本有关智力测试的书,就玩了起来。”

“会不会叫人起疑心?”

“不会吧,很普通的玩意而已。”

赵振球正想说什么,他两个孪生宝贝女儿已经奔出来叫爸爸。

孩子们长得安琪儿似,一模一样的面孔,才五六岁大,可是眼神成熟机灵,宛如小大人。

片刻她们回转书房里去。

赵振球这时说:“周末我约了同事来吃饭。”

熊思颖一怔,“振球,我曾与你约法三章,家中不招呼客人。”

“都是熟朋友了。”

思颖皱起眉头。“人心叵测。”

赵振球不出声。

半晌他赔笑说:“那么,让我去推了他们。”

思颖沉吟,“既然已经约妥,我就勉为其难吧。”

赵振球笑,“谢谢你。”

“啊,对了,孩子们的班主任今日与我说过话。”

“讲什么?”

“叫她们跳班。”

赵振球不出声。

“已是第三次要求了,我应允她们试读二年级,谁知姚老师笑道:“赵太太,我推荐她们升上六年级,这两个孩子是过目不忘的天才。”

赵振球却没有喜悦之色。

熊思颖微笑,“你看你,人家巴不得子女出众,你一听到好消息,却颓然不振。”

“我不想招摇。”

“总不能叫孩子们假装是蠢材呀。”

赵振球搔搔头,“思颖,你要小心安排。”

“知道,我胜任有余。”

星期六,思颖一早已准备好茶点菜肴招待朋友。

她做一切都井井有条,不动声色,可是成绩骄人。

下午四时,她已气定神闲地招呼逐一来访的朋友。

李光照带着太太杏仙首先来到。

一进门便哗地一声,“从没见过如此雅致以及一尘不染的家居。”

赵振球连忙谦虚,“哪里哪里。”

思颖取出茶点。

杏仙羡慕,“你到什么地方找到好佣人。”

思颖一怔,“我没有雇家务助理。”

杏仙张大嘴,“不可能,这么大地方,又有两个孩子,你还要工作,一个人四只手也忙不过来。”

思颖微笑,“我睡得比较少,做得比较快。”

李光照瞪妻子一眼,“你为什么要用两个佣人?”

思颖连忙说:“过来试试巧克力蛋糕。”

杏仙不置信,“这蛋糕是你做的?轻、松、软、香,你可以开蛋糕店。”

思颖只是笑。

杏仙说:“噫,我从来没有自卑过,自问也是经济独立,又够顾家的现代妇女,今日自惭形秽。”

思颖解释:“今日你来做客,我自然得把最好一面拿出来。”

这时,周百就夫妇也到了。

介绍完毕,他说:“子娟,你也是做电脑程序,不妨请教思颖。”

思颖忙说:“互相切蹉才真。”

子娟说:“我有一两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思颖把她带到电脑房,“你且说我听听。”

杏仙斟出白酒,看看瓶子上招牌,“八三年李斯令,哗,从何处得来,我非喝多些不可。”

赵振球笑,“给你带一箱回去如何。”

“也是你贤妻替你寻来吧。”

“她颇注重生活细节。”

“我自叹弗如。”

半晌子娟自电脑房出来,兴奋得脸红,“思颖姐帮我解答了多年来所有疑难杂症。”

赵振球转过来看住妻子,似怪她炫耀。

思颖朝他眨眨眼。

最后出现的是王治平。

一进门便怨女友,“次次都要等咏茵化妆穿衣,我都等老了在这里。”

那咏茵是个娇俏的女郎,闻言装个鬼脸。

她问:“孪生女在哪里?我最喜孪生儿。”

两个小孩一走出来,她就大叫可爱。

杏仙若有所思,“真难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对,”周百就说:“从没见过那么乖的孩子。”

咏茵问:“在玩什么游戏?做智力测验,我也会,来,我们比试比试。”

王治平说:“咏茵,要让孩子们赢。”

“知道了。”

杏仙问:“赵振球,晚饭有何菜式?”

振球闲闲答:“全素席,可吃得惯?”

王治平头一个喊:“我想吃好素菜不知多久了。”

杏仙颔首,“真难不倒你的贤妻。”

正在说笑,咏茵一声不响自书房出来。

王治平问女友:“成绩如何?”

咏茵怔怔地,“水准差太远。”

王治平笑,“自然,她俩六岁不到。”

“不,是我不及她们,两个小孩把我杀得片甲不留。”

大家都呆住。

王咏茵是商管科大学生,怎么会输给幼儿!

这时,人客略觉闷纳,只不过主人热情,菜色佳妙,才渐渐把话题岔开。

到九点多才尽欢而散。

一出门王治平就说:“赵振球的妻女有异常人。”

“喂,背人莫说是非。”

李光照搭腔,“我也发觉了。”

周百就说:“天才儿童加文武双全的贤妻,几生修到。”

“可是,”王咏茵沉吟,“太完美了,有点怪怪的。”

“说得对,人性本有缺点,尽量克服也就是了,他们像那种硕大圆润的温室葡萄,不似真的。”

王治平说:“讲完就算了,振球仍是好同事。”

“那当然。”

那边,人客走了以后,振球松口气。

思颖问:“有无后悔请他们来聚会文”

振球搔搔头,又点点头。

“是我们表现得不好?”

“不,”赵振球苦笑答:“太好了。”

“既然是熟朋友,我亦不想虚伪,我与孩子们真实性情就如此。”

“我明白,你做得很好。”

思颖微笑,“你与孩子们去休息吧。”

她好似一点也不觉得累,收拾完厨房,已是深夜,脸容却依然光洁喜悦,接着,在电脑室工作至几乎天亮,才去准备早餐。

不眠不休,对熊思颖来说,似乎很平常。

不到一个月,环球公司出现一个副总经理空缺,董事局有意注入新血,想在年轻人当中提拔人选,他们几个人都在名单之内。

约见过之后,董事局仍未作出决定,消息传来,大老板有意见一见他们的配偶。

周百就说:“嗨,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反对这种做法,见我老婆干什么。”

李光照笑,“外国一向有这个做法,妻贤夫祸少,一个男人是否能够专注工作,同他妻子的质素有很大关系。”

王治平抗议:“我还没有结婚,又该怎么办?”

“呵,你私人生活欠稳定,没有责任感,升职机会差好多。”

王治平气馁。

周百就看着赵振球,“这次你当定了副总。”

振球连忙站起来,“言之过旱。”

“不过我们也相信你升后不会对老同事作威作福。”

振球诚恳地说:“十划都没有一撇呢。”

那天下午,他接到通知,董事叶伟雄邀请他们一家到住宅喝下午茶。

思颖说:“我们不会令你失望。”

“我知道。”

夫妻俩紧紧握住手。

振球补了一句:“表现得越普通越好。”

叶先生一见思颖就喜欢,光是外型就给足九十分。

思颖穿深蓝色套装,白衬衫,说不出的大方舒服,化淡妆,亮丽、明媚,恰到好处。

中年的叶太太见了一对孪生女笑颜逐开,立刻招呼她们到游戏室。

赵振球几乎已经得到了那份工作。

叶先生与思颖闲谈几句。

“持家辛苦吗?”

思颖笑,“有时也抱怨。”

“听说你还有事业。”

“见笑了,胜在不用上办公室,可兼顾家务。”

“娘家还有什么人?”

思颖吁出一口气,“父母早已去世,只得我一个孩子,这是我的遗憾。”

“听说孪生女是天才生。”

“有点小聪明啦。”

“念哪间私校?”

“不,在公校读书,我与振球均是公校生,对政府教育制度颇有信心。”

“对丈夫有什么期望?”

“身体健康,心身愉快,步步高升。”

董事长笑了,“喜欢应酬吗?”

“可以应付吧。”

叶先生十分满意。

他己见过李光照的妻子杏仙,觉得那位女士太刻意讨好,且喜怒形于色,非大将之材。

周百就的太太又十分热衷个人事业,对丈夫工作进度不够关切。

熊思颖何止高出一等。

她有一种悠然温柔的气质,使人觉得舒服,这也是另类魅力。

一个女子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沉默,实在难能可贵。

叶太太故意与思颖讨论洗衣机操作问题,发觉她是个专家。

“真正难得,既会赚钱又会家务。”

思颖笑,“没有三头六臂,行吗?”

碰巧叶太太也是苦出身,更加投契。

版别时叶先生伸手与振球相握,“副总这份职位是你的了,好好干。”

毫无疑问,思颖居功至伟。

第二天下午,消息就宣布了。

赵振球搬进新办公室。

王治平他们都来参观。

“有海景,完全不同。”

“私人卫生问,还有淋浴设备。”

“私人秘书,司机公司车跟着服侍。”

“羡煞旁人。”

“振球,你的贤妻象古时神话中那种自图书里走下来的美女,专帮书生成家立室。”

振球一怔。

说得太象了。

“你在什么场合认识思颖?”

“还有无姐妹?介绍给我。”王治平嚷。

“当心王咏茵把你头切下当球踢。”

赵振球答:“在一个很偶然的公众场合,大家无意攀谈起来,我喜她独立活泼,又博学广闻。”

“她也对你这老实人一见钟情?”

“正是。”

“佳偶天成。”

“认识半年就结婚了。”

“也没有要求什么?”

“她收入一向比我高,不用我操心。”

周百就笑,“傻人有傻福。”

同事们走了,留下振球一个人。

他小心翼翼开始新工作。

下班回家,恩颖迎上来,“胜任吗?”

“工作反而比从前舒服。”

思颖点点头。

“只是治平他们好似有点不自在。”

“那是一定的事。”

“会失去这班好友吗?”

“肯定会。”

“多可惜。”

“届时你又会有新朋友。”

思颖说得不错,经理级同事质素更深一层,大方的更大方,猥琐的更猥琐,叫赵振球眼界大闻。

但无论怎么样性格的人,对思颖都赞不绝口。

渐渐把一些会议移到赵家举行,周末在和煦的家庭气氛下议事,往往事半功倍。

大老板啧啧称奇。

“都说一尝思颖做的茶点,立刻脑筋灵活,可有此事?”

振球笑答:“手足太给我面子。”

“放心,成组人超时工作,一定有奖金。”

“知道。”

“家有贤妻,与众不同。”

振球只是谦逊地笑。

不久,男同事到赵家开会,家眷也跟着同往,连幼儿都可以得到很好的招呼。

说也奇怪,哭泣的孩子一经思颖安抚,立刻乖乖玩耍,他们的母亲可以松口气,坐着喝杯香料茶。

一位甘太太说:“思颖,你真本事。”

思颖摇头,“哪里,我有我的短处。”

笆太太说:“我来过几次,只见你永远胸有成竹,从不紧张,对孩子温柔耐心,做十个人菜式不见吃力,真是我们的模范。”

“哪有你说得那么好。”

“还有,你是怎么教孩子?怎么她们会自动做功课,自动练琴,都不象真的。”

思颖答:“你们不在的时候,我也很凶。”

“思颖,与你聊天真愉快,你总是那么体贴谦和,从不炫耀夸口。”

思颖笑了。

半年过去,赵振球那组的生产成绩,硬是比别组超过一倍。

在这种情形之下,升级是必然的事。

振球感慨地说:“真没想到会有今天。”

“环球的气氛适合你。”

“当年自理工大学出来考进环球,不过是见习生。”

“是你自己用功。”

“可是思颖,如果没有你帮我打好人际关系,恐怕没有这么顺利。”

“我没做过什么。”

“你一向不肯居功炫耀,那是你们家族的优质性格。”

说到家,思颖脸上露出罕见的落寞。

振球很了解,“想家?”

思颖点点头。

振球紧紧握住妻子的手,“现在,这里是你的家了。”

“可是,孩子们永远见不到外公外婆……”思颖黯然。

“可怜的思颖。”

“父母不知道怎么样了。”深深太息。

“他们一定很好。”

“可是母亲思念我一定十分痛苦。”

“如果可以通讯就好了。”

思颖苦笑,“以人类科技进度看来,一百年后,也许可与英仙座联络。”

振球也叹了一口气。

思颖低下头,刚健理智的她不禁落下泪来。

她轻轻说:“早知不参加那一年的暑期航天实验,真没想到飞行器来到太阳系会得失事。”

“嘘,注定你我要相遇。”

思颖颔首,“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振球说:“孩子们像你,聪明伶俐。”

“是,明年可读高中了。”

“照这样看,十岁可大学毕业。”

思颖微笑,“她俩确是乖孩子。”

“无论自哪种角度看来,你都比人类优秀,在我们之间生活,真委屈了你。”

“地球人类苦学向上,也很难得。”

“可是我们也奸诈、残酷、自私。”

“那是因为资源不足的缘故。”

“你好似厚爱人类。”

思颖笑,“爱屋及乌呀。”

她来到窗前,看到苍穹里去。

深蓝色丝绒似的天空里布满钻石般繁星。

思颖说:“在宇宙深处,是我的娘家。”

饼去几年,她用尽了方法与家乡联络,均不得要领。现在,终于退而求其次,在地球上安顿下来。

是,熊思颖不是地球人,她是天外来客,在一次旅行中,航天器失事,坠落太阳系第三颗行星,她侥幸生存下来,结婚生子,到了今天。

她是不折不扣的过埠新娘,可以说是一位新移民,但适应得非常好。

她聪敏、温柔、能干,每天只需要一两个小时睡眠,吃苦耐劳,毫无虚荣心,品质胜地球女性多多。

这时她转过头来,“记得吗,我第一次向你透露,我并非地球土生的时候,你不信是事实,以为我开玩笑。”

振球搔搔头,“真叫我大吃一惊。”

“我真幸运,你没有举报我。”

振球说下去:“后来我想,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样好的女子,什么地方去找。”

思颖笑了。

他俩紧紧拥抱。

地球上的科技,哪里难得到思颖,做电脑,她得心应手,把所学取出三成,已足够应付。

那天晚上,在丈夫与女儿休息之后,思颖又独自工作至深夜。

北美洲的同事在电子邮件中这样高度赞美她:“思颖,你是我们的灵魂,多次获奖,都因为你这个幕后英雄,可惜你不愿出面领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著名的大制片家S看中我们的表现,明日来与我们开会,开拓新领域。”

思颖连忙去电,“预祝成功。”

“还得借你的力,思颖,你不象是我们世界的人。”

他们都那样说。

思颖抬起头来,只见天空已鱼肚白,她一点也不觉得疲倦,立刻替孩子们准备午餐盒。

人类每天需要七八小时睡眠实在是太奢侈了,以致所有工夫都来不及做,她这个贤妻与众不同。

忽然听得有人按铃,思颖纳罕地去谷门,谁那么早?

门外站着一个邮差模样的年轻人。

思颖一怔,慢着,这人笑容好不亲切,可是——

“熊思颖?”

“是。”思颖狐疑。

邮差的声线忽然低了下去:“我有你家乡的消息。”

“什么?”

“思颖,你的同胞并没有放弃你,一直在寻访你下落。”

“你是——”

“不错,我已与你父母联络,他们己知道你无恙。”

“啊。”思颖鼻酸。

邮差又笑了,“你生活幸福,我们也很宽慰,将来,说不定可接你返娘家探亲。”

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