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我走到课室人还没有进去,就听见两个女孩子的声音在那里聊天。“蜜斯王的衣服是很大方的,我喜欢冷天时她那些绒长裤。”“是的,小蜜斯王是很漂亮的。”

我听了忍不住笑出来,她们叫我小蜜斯王,因为还有一位是大蜜斯王。教书的人可能有机会碰到千奇百怪的事儿,年轻人的花样层出不穷,热闹得很。

我走到课堂,坐下来。发觉聊天的是张慧中,慧中有个英文名字,专门给洋老师用的,我还是叫她慧中,另外一个是陈美容。这两个学生平时很要好,功课也不错。

教完一节,我捧着本子预备下课,一个稚气的声言把我叫住,我转头看,是戚家明,咱们班的高材生。

“什么事?”我问他。

“蜜斯王如果有空,我希望与你谈一谈。”他说。

“是功课吗?”我笑问:“你们事情无关大小,老是找我聊,什么科该找什么老师啊!”

是的,我没有家庭,时间比较空,所以工作不免卖力一点,学生们很敏感,所以飞快的发觉了,总是围着我问这问那。

我说:“第七节我没有课,放学等你吧!”

“谢谢你,蜜斯王。”

他走了。走过慧中身边,慧中看了他一眼。美容也看了他一眼,全班女生都看他,他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不但漂亮秀气,而且温文可爱,还没长大就知道很多女孩子会喜欢他,人才是永远不会被埋没的,他心里有数。

教书有时候非常的累,站在那里不停的说话,学生换了,教的还是那些东西,我上课从来不说笑话,有些老师连笑话都翻翻覆覆的讲,真是最大的笑话。

我觉得很好玩,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累,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好处,隔行如隔山,所以我教书教了那么久,从来不想转另外一个行业。

整理一下书本,我打了一个呵欠,懒腰还没伸完,戚家明已经在门前出现了,我顿时涨红了脸,非常的不好意思,到底做一个教师,需要把最好的一面让学生看,丝毫错不得。

我向戚家明说:“请坐。”

他笑着坐下了。

“有什么事没有?”我问:“关于什么的?”

“是生活上的。”他说:“感情的问题。”

“感情也是很多种,你的是哪一种?”我问。

“男女感情。”他有点难为倩。

我忍不住笑,“男女感情?”我问:“你太年轻了,今年几岁?十七?十八?这种年纪,最好远远的离开男女感情,专心读书。”

他说:“我很赞成专心读书,”他有点感慨,“老师,你知道我的功课不错,但是感情有时没有选择,发生了就发生了。”

我纳罕的看着他,我一点都不敢看轻年轻人,我知道只有他们才懂得爱情,还是毫无掺杂的,像林黛玉,像茱丽叶,但丁的比亚曲斯,莫不是十多岁的孩子,我不怀疑他在恋爱,他的大眼睛闪闪生光,阴暗不定,他的神情故作镇定,是的,毫无疑问他的这一场病还真的不轻。

“你真的爱她?”

“我很肯定,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他说:“我一进校门就注意她。”

“胡说!”我笑,“你今年才十八岁,在这间学校已经念了六年书,难道十二岁就懂得谈恋爱?”

他微笑,不说话。

“你的对象是在这间学校里?”我问。

他点点头。

是慧中?是美容?我不方便问。

“她一定很漂亮?比你大还是比你小?”我说:“年纪那么小,绝对不适合谈恋爱,恋爱是非常占时间的,事实上不允许你分心,你今年要考大学。”

“你尽力反对?”他问。

“是的,倾力鼎力地反对。”我说:“你学一学控制自己,对方知道你的感情吗?”

“不知道。”他的声音低下去,低下去,变成一种美丽的呜咽,他用手捣着脸,“她不知道。”

“家明,有很多事要再三考虑才能做——或者你可以先请她去喝一杯茶?看一场电影?”

“她不会答应的。”

“你怎么可以如此肯定?或者她并不讨厌与你出去?”

“蜜斯王,你会不会与我出去喝茶?”

“我怎么同呢?我是你的老师啊,老师与学生之间,当然是要有一条界限的,相信你们会谅解。”

“是的,她也是我们的老师。”

“什么?”我问。我非常的震惊,我不敢问下去,也丧失了谈话的兴趣,“家明,不要再说了,你好好的念书吧。”

“谢谢你,蜜斯王。”

“家明,对不起,我不能帮忙。”

“你已经帮了忙了。”他笑一笑,走了。

我暗自犹疑,孩子们真是孤僻,那么多青春貌美的同学,他正眼也没有看,但是却爱上了老师。

有一天我到饭堂去喝咖啡,他坐在我对面,正与慧中说话呢,看见我连忙撇下慧中走过来,我倒是希望他与慧中约会,两人是天生一对。

“家明,好不好?”我问他。

他真是个漂亮的男孩子,连面色都那么好,两颊红,肤色健康,年轻得这么美丽,我想到自己脸上的细皱纹与雀斑,低下了头,只能微笑。

他说:“好得很,我看了你的讲义,今年与明年又不一样,改得很好,补充得也仔细,我们一班男生都非常赞赏,你不知道,蜜斯王,很多中学老师的讲义十年也不改一次。”

我微笑,“像你这种学生,上了大学,一定叫教授讲师头大如斗。”

“才不会!”他笑,“我反到这说法。我这种学生才会对功课认真。”

“慧中为什么一个人坐在那边?叫慧中过来。”

“不要叫她,她最讨厌。”

“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女同学?”我责怪他,“家明,平时你也不像是没有礼貌的人呀!”

“她老跟着我!”家明短短的说一句。

“上课铃响了,你去吧。”我说。

他并没有向慧中打招呼,就走了,慧中只好收拾书籍,在我身边经过的时候笑了一笑。

我喝完那杯茶之后,站起来,没想到慧中站在我身后,我吓一跳,问她:“你怎么没去上课?”

“我请假。”

“不舒服吗?”

“精神不好。”

我心中有点明白,“怎么,闹情绪就不上课,那怎么可以?”

“蜜斯王,如果我喜欢一个人,那个人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

“没有什么办法,人家不喜欢你,忘了他。”我知道她指谁。

“忘不了他呢?”她问。

“也得忘。”我微笑,“何必丧失自尊心呢?为什么一定要他爱你呢?”

我有点不耐烦,我对这种小儿女私情不感兴趣。

“去上课吧,”我说:“还来得及赶半堂时间。”

她十分懒散的走了。

她们这一代的女孩子真是成熟大胆,什么都可以说得出,撇得下,根本一点顾忌都没有,物质生活大丰富了,因此毫无忧虑,他们追求精神生活,诸多不平。

换了我是她们那个年纪,当然不会坦白承认喜欢某一个男人,再喜欢他也要存在心中,不可以一点自尊心都没有,叫他看轻……但那是多久的事了。

我叹一口气。

以后的一段日子内,慧中一日比一日憔悴,坐在课堂中她只是呆呆的看着黑板。眼睛离开了黑板,便是傻呼呼的看着戚家明,我相信她来上学,也不过是为了要见戚家明而已。

我其实并没有谈过这样的恋爱,男朋友是有的,比较谈得来的也有,但是要我嫁给他们,不见得这么容易,嫁给他……我哑然失笑,要多么爱一个人才能嫁他啊!

要有像慧中眼睛里这样狂热的爱。

我并不同情慧中,也不同情家明,他们都是受过教育的年青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们应该有思想。

下雨,我带薄子回去改,在淋雨等车,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我抬头看到家明,他的胡髭长出来了,没有剃,眼睛很炽热,他替我拿起伞,我闻到他身上男人的气味,我看他一眼,在生理上来讲,他已是完全长大了,心理上呢?

“我送你回去。”他说。

“不用了。”我微笑。

“在这里等车,等一个钟头也没有车,我们到转角上去吧。”他说。

“在这里就很好。”我坚持着。

他替我撑着伞,离我很近,他穿着校服的白衣白裤,脖子上一条墨绿的丝线,下面悬着一块白玉,打扮得那么时髦。我微笑了。青春从来都不是含蓄的,青春逼人而来。

“你的恋爱问题解决了没有?”

“没有。”他说。

“还是那么爱她?”

“是的,还是那么爱她。”他看着雨。

“家明,你要当心,慧中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我说。

“好的女孩子不知道凡几,数也数不清楚。不能因为她好而娶她。”

我看他一眼,“有空车来了。”我说。

他伸手替我叫来一部车子,我坐进去,他把簿子与伞都交给我,自己在雨中淋着。

“傻孩子,”我说:“快回去,别淋湿了。”

他点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一个学期就完了,成绩表拿出来一看,戚家明科科都远远在前,分数好得惊人,这个孩子的确叫人喜欢!生下来便是一块读书的料子。

我觉得很骄傲,能够教这样的学生是运气,他情绪在波动中还能够做这样的功课,也不枉我疼他。

但是慧中的成绩却被美容赶过了。

我决定要见一见慧中,我到底是她的班主任,她的成绩突然退步,我有义务与她谈一谈。

慧中来了,神色非常难看。

我问:“你看到成绩表了?”

“看到。”她低着头。

“功课退步了那么多,大学势必是难考的。”我说。

她忽然赌气的说:“我不打算考大学了,反正是考不上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是什么影响你的情绪?有难题不妨说出来,大家讨论讨论。”

“为了戚家明!”她怨恨的说。

“他怎么了?”

“他妨碍我读书,妨碍我进步。”慧中冲动的说。

“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这是与他无关的,慧中,你冷静的想一想,这恐怕不是他的错呢。”

慧中双眼瞪着,眼泪在眼睛里转来转去,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伏在桌子上,非常悲苦。

我劝慰她:“别傻,过若干年,你会觉得自己可笑,难道这不是可笑的吗?年纪这么轻,前程这么远大,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小男生烦恼又烦恼,这个学期你还可以好好的努力。记住,做人要自爱,爱你自己。”

“我爱他。”

我有点动气,“爱爱爱!你们懂什么,成天成夜为恋爱而恋爱。”

她看着我,过一会儿她站起来,“蜜斯王,我明白了,我要走了。”

“慧中,我这是忠言,你不要逆耳才好。”

她没有答我,拿起书包就走了。

我用铅笔在桌子上敲着,想了半天,决定第二天传美容来问一问。

美容应该知道得比我多一点。

美容说:“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戚家明根本未曾正眼看过慧中,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觉得她有希望。”

“戚家明真的对她没兴趣?”

“当然没有,戚家明对任何女同学都不感兴趣。”

我问:“可是慧中很爱戚家明?”

“我不知道,你可以看得出她是爱他的,只要戚家明在,她的样子是不同的。”

“如果家明对她注意一点,她的情绪会不会好起来?”

“那自然。”美容说:“你看不见吗?现在慧中的呼吸都是为家明而做的。”美容声音当中的恨竟是明显的。

我觉得很惊异,他们的感情太激烈了。

她走了。

我又派人去找家明。

家明很快的来了,这小子,脸色红粉粉,一派健康,有型之至,他相当的喜出望外。

他问我:“找我有事?”

我看他一会。“是,请坐,有事找你帮忙。”

“找我帮忙?只要我帮得上,我一定做。”他认真的说。

“真的?我想你帮慧中做功课。”我说。

“什么?”他不置信。

“你刚才说帮得上一定帮。”我看看他。

“我讨厌她。”

“同学间是应该互相帮忙的。”

“对不起,我们一起读书,一起上课,又同班,照说应该同时吸收才是,我为什么要帮她?”

“因为你答应了我。”我说。

“我答应了你?”

“是的,你已经答应了。”我笑。“我相信你是做得到的。”

他注视我长久,他说:“慧中那里,我该怎么做?”

“你只要天天早上向她笑一笑,问她功课为什么退步了,有什么问题,那就行了。”

他坐在对面用手支看头,他是那么的漂亮,难怪女同学一个个为他颠倒,人长得漂亮的确是占了最大的优势,我微笑了。

他问:“蜜斯王,你周末做些什么?”

“什么也不做,在家看电视。”我笑。

“没有约会吗?”

“你难道不晓得蜜斯王是老姑婆吗?”我问。

他笑一笑,“假如我与同学一齐来看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说:“事先与我约好了,我自然会招呼你们。”

“有没有东西吃?”

“当然有!你没吃过我做的清蛋糕呢,我做的蛋糕全世界一流,有一年我在瑞士的烹饪学校学的。”

“我们这个周末来。”他摩拳擦掌的说。

“可以,星期六下午三点好不好?”我问:“跟谁来?跟慧中来好吗?”

“我会多约几个同学一齐。”他说。

我不是要拉拢他们,只是他们两人实在是很相配的一对,加上慧中这么痴心家明,家明笑一笑,好过我们说三百句话,使一个人高兴点不是错事,我很鼓励家明日行一善。

我看到慧中的时候,心中很安慰。

她的情绪好转了,感情这件事是有奇迹的,她的功课也交得快了,日日早上打扮得清新万分,整整齐齐坐在第三排,她知道家明会注意她,会对她笑一笑。

星期六,来了四个学生,我在厨房做蛋糕,他们在客厅玩游戏,慧中也来了,开心得像白拣了金子似的。

家明到厨房来。

我笑说:“谢谢你。”

“她要是有什么误会,与我无关。”家明知道我说他什么。

我瞪他一眼,“老实说,有人这么喜欢我,我可要乐死了。”

“我情愿被爱,不愿意爱人。”他低声说。

他穿一件雪雪白的T恤,一条洗得碧青的牛仔裤,一对球鞋,这么简单的打扮而这么出色,真不是容易的,家明的神色忧郁。

“你的感情问题怎么了?”我心中纳罕,那是谁呢?那个老师是谁呢?

“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说:“来,把这个送进烤箱。”

“你一个人生活,不寂寞吗?”他问。

“寂寞又怎么样呢?”我笑。

他看着我,笑一笑,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又没说。

他出去了,慧中又进来。

慧中说:“蜜斯王,我先一阵心情不好,说话一定得罪了你,我很抱歉,你实在是一个好老师。”

“心情好一点吧?”

“好多了。我知道家明永远不会爱我,我只要他不讨厌我,于愿已足。”

“谁敢说那么远的事?”我反问。

她又得到了希望,人就是这样活下去的。

我们稍后把蛋糕取出来,吃了。

我始终不知道家明爱慕的那位老师是谁,猜都猜不到,也许他自己也不清楚,家明的心思很密,他不会说出来的。

我默默的教着书,星期六有了新节目,学生们常来,反正我是寂寞的,岁月如此这般流过,流在电视上,流在书本上。

一个星期日,我穿着牛仔裤看电视,家明忽然来了,我拿着茶杯去开门,吓一跳。

“家明。”

“是我。”他说。

我开门让他进来。

“家明,有什么事?”我问。

“我们下个月就毕业了。”

“有没有准备考试?”我问:“温习得怎么了?”

“父母要把我送到欧洲去。”他有点不安。

“好现象呀,多少人想也想不到呢。”我问:“你有什么烦恼?”

“走了就见不到你了。”他简单的说。

“哪里有这种傻话?”我笑,“到了外国又有一批新朋友,你不明白吗?”

他点点头。“可以给我一点纪念品吗?”

“你要什么纪念品?”我很罕纳。

“你手上的那只三环戒指。”他认真的说。

“我不能给你。”我温和的说:“这也是别人给我的。”

他不响。

“如果我送了你,其馀的学生知道了,我就要订制四十五只了。”我解释着。

我的心中暗暗吃惊,有一、两分明白,我怜惜的看着他,有点受宠若惊,我再也想不到他喜欢的是我,而且喜欢了那么久,震惊之中,我有点慌乱。

我说:“家明,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到了一个新地方,一下子就把我们都忘了。”

他笑一笑,看着我。

“为什么是我?”我忽然问他。

“再简单没有了,”他惊奇的看我,“你不明白吗?你年青、你漂亮、你成熟、你同情、你了解,你永远微笑——”

“那只是表面。”我有点哽咽。

“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低声的说。

“足够了?”我问:“你一点也不知道我!你在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我下个月就要走了。”他说:“我会写信给你,现在我想抱一抱你。”

我摇摇头,“如果你要给我一个好印象,我们最好别提男女间的事。”我看着他,“我不喜欢。”

“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他站起来,“我走了。”

“谢谢你一直对慧中好,”我说。

“你叫我做的事,我都会做到的。”他说。

“家明——”我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我以为你一直是知道的。”他说:“我走了。”

我褪下戒指,“你还要吗?”我递给他。

他接过,“戒指还是暖的。”他套在尾指上。

“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幸亏不知道。”我说:“但是我很感激你。”我看着他漂亮的脸。

他的手在我的脖子上,渐渐扼着我,像是要把我扼死,我没有推开他,我看着他。

“我要走了。”他放下手。

“祝你考试成功,祝你在外国生活愉快。”我的声音也低下来。

“谢谢你,你真是好老师。”他说。

“家明。”我叹气,“好好用心考试,还有慧中,记得她是你的同学。”

“我明白了,你要我忘记你吗?”他傻气的问。

“并不。”我说:“如果你可以忘记,便忘记,要记得的话,便记得。不要特别为我做什么,我只是你的老师,记住。”

他走了,不是不带着怒意的。而我竟一直不知道。

竟是我。

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