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日下午,丘灵帮母亲梳头。

丘雯岚心情倒尚好,她说:“中年女人最易犯的错误是仍然打扮成少女那样。”

丘灵唯唯诺诺。

她忽然问女儿:“我看上去似几岁?”

丘灵问:“你要听老实话吗?”

“不!”

丘灵告诉母亲:“你仍像少女。”

丘雯岚苦笑:“那,为什么我女儿已经这样大?”

丘灵十分肯定地说:“你太早生我。”

丘雯岚不禁又高兴起来,“时间到了,我们快去看戏。”

但是,好景不常。

一个晚上,丘灵半夜口渴起来找水喝,经过客厅,一脚踢到一只箱子。

停睛一看,呵,是那个人阴魂不息,又找回来了。

母亲的房门虚掩着,丘灵看见一男一女正深深拥吻,她抱得他那样紧,一双手臂像蛇般缠勒着,像是要刻到他身上去。

丘灵静静看了一会儿,忽然决定置身度外,回房关上门睡觉。

一个孩子,身不由主,只能够那样做。

第二天,丘灵看见谭之恩赤果着上身在喝咖啡。

是他先打招呼:“起来了?”

真好笑,仿佛他才是主人。

丘灵准备上学。

他摊摊手,“我上坏人当,白赔了飞机票,原来模特儿工作不过是幌子,竟叫我在夜总会伴舞。”

丘灵只会骇笑。

“捱了半年,实在做不来,只得逃回本市。”

丘灵取饼书包预备出门。

“喂,丘灵,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人有三衰六旺,将来我红了,赚到钱大家花。”

丘灵没好气,一言不发,开了门就走。

他又耽下来了。

不幸的是,有一问摄制公司看中了他,谭之恩忽然成为广告明星,虽然距离红星地位还相当远,但忽然有了收人,叫丘雯岚又惊又喜。

连他自己都不习惯,什么,居然拥有社会地位了:电话找他,经理人派保母给他,公司车来接….:

他拿着剧本读对白,大言不惭地对丘灵说:“我推荐你去做电影明星好不好?”

他早出晚归,丘雯岚忽然又寂寞了,她喃喃说:“其实,我不想他有工作。”

这时,丘灵发现了一个真相,原来谭之恩也有牺牲,因为懒惰,他在丘家浪费了生命,在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中,男女都是输家。

长得漂亮,男人也占便宜,市民虽然还叫不出某健康饮品或是巧克力广告中那俊男的名字,但是却认得他的花衬衫。

那件花衬衫竟成为谭之恩的标志。

丘灵的思潮又被打断,贾品庄叫她:“丘灵,邓明哲找你。”

“品姨,对不起,竟叫你替我接电话。”

“不客气。”她停一停,“邓明哲是邓苋成医生的儿子,是我们邻居。”

丘灵茫然,“我都不知道谁叫邓明哲。”

贾品庄微笑,“是今日在泳池边与你说话的年轻人。”

丘灵退缩,“我不认识他,他怎么会找到我?我不听这通电话。”

“别怕,去听听他说什么。”

在贾品庄鼓励下,丘灵拿起电话。

那少年在另一头兴高采烈的说:“丘灵,星期六是我十六岁生日,你要来参加舞会吗?”

“我——”

“大伙在下午四点就来我家,不用带礼物,我家在七号,步行三分钟可到,到时见你。”他挂上电话。

丘灵发呆。

贾品庄笑问:“请你去舞会?”

丘灵嗫嗫说:“我都不会跳舞。”

“那还不容易,音乐!”

贾景坤立刻播放跳舞音乐,两人轮流教起丘灵来。

丘灵真没想到她在贾家除却食宿读书之外还能得到这样的照顾。

品姨还陪她去选跳舞裙子,丘灵身形成熟,完全可以穿大人尺码,可是品味却仍属于小女孩,喜欢粉红色。

那天晚上,丘灵是最漂亮的客人,可是她不知道这个事实,静静坐在一角,因此更加比那些吱吱喳喳搔首弄姿的女孩标致。

品姨在九时正来接她走。

他们对她无微不至,这对无孩夫妇在丘灵心目中全无阴暗面。

丘灵不止一次觉得好运。

丘灵在贾家很快住到秋季开学,她的生活更加正常,对功课非常着重,珍惜学习机会。

贾品庄也开学了,她是南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副教授,工作繁忙,时时在书房做到深夜。

丘灵在日记上这样写:他们才是我盼望中的父母。

可是,品姨也向她透露过心声。

“我不能怀孕,不知多么想拥有自己的孩子,我深爱景坤,没有子女,是终身遗憾。”

丘灵心里想:上天为什么不可以把所有多余的孩子都送到有需要有爱心的家庭去?

生母都不愿见她,丘灵肯定也是个多余的孩子。

一日下午,贾景坤问:“丘灵在家吗,一点声响也没有。”

“在房里写功课。”

“真是个好孩子。”

“可是,命却不乖。”

“今日,人若努力,可以扭转命运。”

贾品庄忽然悲哀了,“那么,景坤,我的命运呢?”

“品庄,我永远爱你。”

他俩紧紧拥抱。

丘灵不是故意窃听,她的耳朵一向比较灵敏,又刚刚在走廊里,无意中听见贾氏夫妇的对话。

她怔住了。

这两个可爱的好人,有什么秘密?

贾品庄轻轻呜咽,听上去无比凄酸,丘灵耸然动容。

丘灵想问:世上有无真正快乐的人,世上有否无忧的生活?

她怀疑贾品庄身罹恶疾,非常为她担心。

不久,王小姐定期来访。

她已成为丘灵最信赖的人,无话不说。

丘灵问:“我母亲那里有无转机?”

王荔婵摇摇头。

丘灵深深失望,不由得垂下头。

“丘灵,”王荔婵改变话题,“听说你成绩优异,校方鼓励你跳班,真替你高兴,对你来说,越早毕业越好。”

丘灵不出声。

王荔婵抚模她的头发,“我也希望有一个这样乖巧的女儿呢。”

丘灵握住她的手。

王荔蝉凝视她的小脸,“眼睛越来越大,都不像真的,似用数码相机拍下照片,故意施电脑特技放大了的双眼。”

丘灵不由得笑起来。

“我这次来,是想同你讲解一些生理卫生事实,按照女体发育,到了一定的时候……这几本小册子会对你有帮助,届时你勿惊慌,我已替你准备了一些用品。”

丘灵专心聆听。

王小姐感慨,“没有母亲在身边,就是这点吃亏了。”

这还用别人来提醒吗,丘灵内心刺痛无奈。

“贾氏夫妇那里,没有问题吧.。”

“他们是一等好人。”

王荔婵说:“很多事,你都懂得自己化解,他们说,你极之乖巧,一点麻烦也无。”

丘灵试探问:“他们可愿正式领养我?”

王荔蝉不得不摇摇头,“他们还没有提出来。”

“呵。”

王荔婵离去。

母亲仍然不愿意见她,也许,她已决定,反正这生这世要在狱中度过,死了心也好。

丘灵归社会抚养。

社会是狠心毒辣无情的晚娘,适者生存,不知多少孤儿沦落在坑渠里。

那天傍晚,贾景坤找丘灵,“丘灵,我得出差到西雅图吉一个月,有客户找我为他装修一架私人飞机。”

啊,多么有趣的工作。

贾景坤说:“在飞机上,所有家俱需要牢牢钉紧,真考工夫。”

丘灵钦佩地看着贾景坤。

“丘灵,替我好好照顾品庄。”体贴的他竟把话调转来说。

他当晚收拾行李,第二早就走了。

屋里只剩贾品庄与丘灵二人。

品姨抽空到学校参观网球比赛。

丘灵尚未上手,很快出局,坐一旁看高班同学比赛。

贾品庄忽然赞叹说:“你看女体多么美丽。”

丘灵不以为意,女运动员淋漓地发挥体能时的确赏心悦目。

斌品庄授着说:“女子比男子漂亮得多,上天偏爱女子。”

下雨了。

大家冒雨挤在看台上,渐渐有人吃不消散去。

丘灵担心品姨会着凉,轻轻说:“不如走吧。”

她却依恋地看着两名少女进行赛事,她们衣履尽湿,可是忘我地努力竞赛,似羚羊般来回奔驰。

丘灵的运动衣也湿了,有同学给她一只透明大胶袋,她索性把它连头罩在身上。

贾品庄凝视她,“丘灵,你真好看。”

丘灵不好意思,“品姨别取笑我。”

回到家,丘灵斟杯热可可,回到房间写功课,半晌抬头,天已经黑了。

她走到客厅,发觉品姨独自在欣赏雨景。

她轻轻说:“刚才下了一阵豆大雹子。”

一向忙碌的她很少如此寂寥,可见是想念丈夫。

她又说:“景坤已经到了,打过电话来。”

这个时候,也许是灵感,丘灵忽然有点不自在。

贾品庄站起来,伸个懒腰,“我早点休息。”

丘灵轻轻点头。

“连几天,贾品庄都在家工作,没有应酬,真正相爱的夫妻应是这样的吧,离别数日,也浑身不自在。

屋子里一片寂静。

只有邓明哲电话来找,丘灵冷淡地答:“不,我没有空”,“对不起我要温习”,“已经约了人了”。

屋内气氛渐渐凝重,仿佛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一日下午,丘灵放学回来,掏出门匙,想插人匙孔,忽然想起二年多前,也是亿个这样的下午,一推门进家,便看见了她一生中最可怕的事。

为什么今日感觉也相似,混身寒毛无故竖起?

不过,这不是她的家,这是贾宅,主人与她只有友情没有亲情。

她终于打开大门,看到品姨的公事袋与鞋子丢在玄关。

丘灵替她把皮鞋抹干净放好,公事包拎到书房,“品姨?”她不在。

丘灵有点担心,做了热茶,一直找上楼去。

本来主人卧室是重地,丘灵懂得规矩,走过的时候都目不斜视,可是今日男主人不在,女主人最近心情欠佳,丘灵便走近那个范围。

门处掩着,丘灵看到里边去。

原来卧室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起坐间,品姨的外套衣物都堆在沙发上,地上,有一只空酒瓶。

到这个时候,丘灵其实应该不理闲事,立即回自己的房间去温习功课,可是她总觉得住在人家里那么久,非得做些什么才过意得去。

这时,房内电话铃响起来,十多下没人听,终于挂断,更叫丘灵焦虑。

她终于踏进了私人起坐问。

可以看见贾品庄躺在房内白色大床上上动不动。

“品姨?”

没有回答。

丘灵又走近几步,呵,已经来不及回头了。

寝室十分宽敞明亮,贾品庄身上只有一件浴抱,背着丘灵倒在床上,显然是喝多了,醉睡不醒。

一只小小收音机正轻轻播放广播剧,男女主角呢喃地诉说着爱的裒情。

丘灵想替品姨盖好被子,她走到床的另外一边,看到品姨脸色红润,不禁放心,正想替她整理被褥,眼光落到她半果的身上。

丘灵打一个突,这一惊非同小可,踉跄退后,想闭上双眼,可是眼皮不听话,反而睁得更大。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恢复理智,可是双腿却发软,跪倒在地,丘灵知道非得尽快离开主卧室不可,急忙中手足使不出力,她只得缓缓爬出去,到了走廊,才扶着墙壁站起来。

丘灵喘着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抓起外套,逃一样走到楼下,拉开大门。

一阵冷风夹着细雨迎面打来,丘灵退后两步,风大雨大,走到什么地方去?

她忽然清醒了。

唯一可做的是找到王荔婵,把这个惊人秘密告诉她,可是,王小姐又能怎样帮她?最多是再把她带回女童院,又一次等待发落。

丘灵关上门,回到客厅坐下。

电话钤又响了,这次,丘灵去接听,声音冷静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是,坤叔,是我,刚放学,品姨睡了,你几时回来?大家都想念你。”

“品庄有无饮酒?”

“一点点啦,你放心。”

“天气转凉,衣着饮食都要小心。”

“我知道。”

“稍后我再打来。”声音无限缠绵依恋。

丘灵忽然平静了,她一向是保守秘密的高手,她知道的事,统统像理在海底一样,永不揭露。

这时,她像是听见母亲低沉的声音问:“你会替我保守秘密,直到我死的那天?”

母亲双手掐到她的手臂里去,眼睛发着奇异的青光,她只得肯定地点头。

那天下午,丘灵放学回家,看到母亲正把一页稿件传其到每一家报馆的娱乐版。

她惊问:“这是甚么?”

丘雯岚说:“我不能失去他。”

“失去谁?”

“谭之恩。”

丘灵苦苦恳求,“妈妈,你的世界不止谭之恩那样小,您还有我,还有自己的前途。”

丘雯岚哭了。

那页稿件上,密密麻麻写着谭之恩的丑事。

“已经发到报馆去了?”

丘雯岚点点头。

丘灵顿足,“为什么?”

“我恨他,只有在讨饭之际他才会想到我,稍有转机即刻撇开我,我要教训他。”

丘灵用手抱着头,太迟了。

“妈妈,留不住他,随他去吧。”

“我年华已逝,钱也花光,再也找不到人。”

“妈妈,没有男人,也可以生活。”

可是丘雯岚已经痴迷,痛哭不已。

谭之恩在伴游社工作的历史一下子传扬出来,他的花衬衫蒙上污点,他终于上了头条,可是继而销声匿迹,这一次,他纵使又得讨饭,却不再回丘家。

他不是笨人,他怀疑丘家有人出卖他,那人,当然不是丘灵。

他再三盘问过丘灵,她只是守口如瓶,把秘密交给丘灵,最稳当不过。

那一天,贾品庄到深夜才醒来。

丘灵听到她沙哑的声音找人:“丘灵,丘灵。”

丘灵扬声,“在这里。”

她没有锁门,在这种情况下,一道门已经无用。

只见贾品庄托着头走过来,“我睡了一整天?”

“没有,大半日而已。”

贾品庄苦笑,“或许得找名家写一横额,四个字:永睡不朽。”

丘灵看着她,“可有做梦?”

“有,梦见已辞世的父母双双归来,可是,我仍然不知与他们说什么才好。”

丘灵什么都明白了,内心中的恐惧渐渐转为同情。

可是,始络只是一个孩子,掩饰得再好,目光中的不安也透露出她真正的惶恐,丘灵别转了头。

贾品庄探头过来,“在做什么功课,吃过饭没有?”

她穿着洗松了的毛衣,俯身露出雪白丰满的胸脯。

丘灵心想,真奇怪,一点都看不出来,像传说中的妖精,只有在喝了雄黄酒醉倒之后,才会露出原形。

平日,贾品庄神情柔和,笑容动人,体态、姿势,都十分妩媚。

她的双手搭在书桌上,十指纤纤,指甲修得光亮整齐,丘灵目光避到别处去,她暗暗吁出一口气,丘灵,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丘灵故意振作起来,“坤叔有电话找你。”

贾品庄伸一个懒腰,“他都快忘记我们了,叫他不要接这单生意,又不听,”她搔了搔头,“男人总想证明一些什么。”

丘灵的寒毛竖了起来。

斌品庄忽然说:“丘灵,你长得美,你妈也一定是个芙人。”

丘灵摇摇头,“后来,连化上浓妆也不行了。”

“我还有明日的功课需要准备,你早点休息。”

贾品庄走开,丘灵才发觉她背脊已经湿透。

丘灵羞愧,人家无偿地善待她,这一段日子以来,无微不至,她却嫌弃人家。

第二天醒来,丘灵又做回丘灵,佯装一切如常。

她对品姨照旧尊重、亲热、服从。

段考完毕,丘灵陪同学出去庆祝,天黑才回来,王小姐在贾宅等她。

丘灵立刻问:“妈妈找我?”

王荔婵摇摇头。

丘灵低头。

“澳洲悉尼有一家人愿意收养你,中年华裔夫妇,姓蒋,开杂货店,会供你读书,你可会考虑?”

连丘灵都诧异了,她听见自己说:“我去。”

王荔婵点点头,“这会是你永久家庭。”

“走之前,我想见一见母亲。”

“我尽量替你设法。”

“我什么时候动身?”

“待本学年结束吧,对方也尊重你的学业。”

那天稍后,贾景坤回来了,带来飞机内部许多图样照片,丘灵看得津津有味。

就要离开他们,丘灵依依不舍。

贾景坤晒黑不少,看上去更加英俊,站贵品庄身边,更显得她白哲娇俏,就表面看,他俩的确是一对璧人。

贾景坤说:“丘灵,听说你就快要去澳洲。”

丘灵不出声。

“丘灵,假如我们可以收养你,一定会那样做,可是本市法律规定收养儿童,必需是一对夫妻。”语气无奈。

丘灵轻声说:“我明白。”

贾品庄轻轻说:“你都知道了?”

丘灵牵一牵嘴角。

“你是几时知道的?”

丘灵答:“最近。”

贾品庄低声问:“你不介意?”

“你们对我那样好,我纵使惊异,亦觉感恩。”

贾品庄轻轻说:“我虽不是女性,但却终身渴望生为女身,像一般女子,结婚生子。”

“现在我都明白了。”

“我羡慕你,丘灵。”

丘灵忽然像个大人似安慰贾品庄:“人生中总有些渴望而不能得到的事。”

“丘灵,我还能拥抱你吗?!”

“当然可以。”

“丘灵,请代我们保守秘密。”

丘灵肯定地点头。

但是过不久,丘灵在报上读到一宗消息:“南华大学一名副教授明年将接受变性手术,校方强调会以‘合法、合情、合理’原则处理。

“由于此举乃法律所容,校方并不反对,该名副教授在电子工程系任职,至于一名教授变性,会为师生带来什么不便?校方表示会多听取社会公众意见。”

丘灵当然知道这是谁。

她只是不出声。

一日下午,王荔婵把她带到女子监狱探访生母。

经过几层大门,许多手续,仍然不得要领。

只听得王荔婵同制服人员央求:“同她说,孩子已经来了,况且,年底她将远赴澳洲,以后见面可就难了。”

制服人员十分同情,再进去,可是过半晌出来,仍然摇头,丘灵绝望了。

王荔蝉生气,提高声音:“叫她出来,她不应再使小孩心灵受创!”

是丘灵按着王小姐肩膀,平静地说:“我们走吧。”

王荔蝉颓然,“对不起,丘灵。”

“王姐,你已替我做到最好。”

那天回到贾宅,邓明哲又打电话来找。

贾品庄鼓励:“出去玩,别迟疑。”

“我不想去。”

“乐得轻松,暂时丢开包袱,丘灵,学我自得其乐。”

丘灵笑了。

“丘灵,我特别喜欢你,是因为你同我一样,生命中有不可弥补的遗憾。”

丘灵黯然地低下头。

那日,她终于与邓明哲去看电影,完了一起去吃冰淇淋。

少年对她说:“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子。”

丘灵不置可否,他那么幸福幼稚,懂什么。

“听说,你是领养儿?”

“是。”

“又听说,你生母在监狱里?”他语气中只有同情,没有椰偷,他想了解她。

丘灵又答:“是。”

“生活对你来说可不容易,难得你庄敬自强,用功读书。”

丘灵笑了,“谢谢你。”

“愿意倾诉吗,你母亲犯什么,几时出来?”

丘灵忽然毫不隐瞒:“谋杀,判终身监禁。”

少年吓了一跳,“啊。”仔细看丘灵面孔,知道她说的是实情。

“她杀死了情人。”

少年遭到迷惑,像是堕入一篇神秘的侦探小说中,只想一直追读,得知真相结局。

“我们家没有那样大而锋利的刀,由她特地买来行凶,当主控官问她为什么用刀,她答:‘听到利刃刺入他胸膛的时候觉得痛快。’”

少年脸色转为苍白。

可是他渴望听下去,丘灵的声音轻而柔,是说故事的好手。

“她恨死了他,她一定要留住他,用尽她所有的办法。”

邓明哲身不由主,完全进人了那宗情杀案。

“他喜欢花衬衫,她买给他,他爱快车,她送跑车给他,本来是女儿的教育费及生活费,都叫这人给花得精光,但是她仍然留不住他,他一直蠢蠢欲动,一次又一次背叛她。”

少年忽然插嘴,“可是,这样的关系,一定有这样的结果,她为什么不明白?”

丘灵抬起头,大眼睛里魅影憧憧,她凄凉地微笑,“她都不再会思想了。”

这时,天已下雨,小小饮冰室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伙计累了,伏在柜台打盹,正好由得他俩坐下去。

丘灵的声音非常非常低,“最后,另外有一个阔绰的寡妇看中了他,人家住山上,真正有钱,他跟了人家走,去服侍别的主子。”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