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手快

其实是林素球先认识刘植文,不过她性格比较内向,除出功课,不大争取其他的事,一见人多,立刻退避。

与素球刚相反的是她同房朱紫子,紫子最爱趁热闹,凡有时装店大减价,头一个挤上去翻抄,有哪位小姐了看了─下某件衣裳,她即时抢在手里去付款,回家发现没用,最多第二天再去退还。

性格如南北极,却同房住了两年。

别以为素球比紫子受欢迎,刚相反,素球给人冷淡的感觉,紫子活泼热情,人缘好得多。

两个人在差不多时间认识刘植文,刘是交换学生,学建筑,课余另有任务,他专为儿童癌症医院筹款,自初中至今,已经苦干了十年,成绩理想。

他为亲友做室内装修、房屋改建!从不收取费用,只叫雇主捐款到医院。

当然,能够这样清高,是因为家庭环境优良,父母是成功小商人,又只得一个大姐,一早结婚,专心养育两子两女,性情温和,不理世事。

两姐弟都没有负担,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素球在图书馆先见到他。

他过来轻轻说:“林同学,想与你说几句话。

素球与他到饭堂,“什么事?

“林同学,听说你设计了一本给病童看的漫画书。

素球脸红,“呃,不过是小册子而已。

“可以借我看看吗,我一向与儿童医院有联络,他们希望病往人院当日,可获赠一本漫画,移转他们注意,减少孤苦寂寞。

“我整套计划是这样的:照漫画主角小熊订制同一样毛毛玩具,与小册子一起派发给病童。

植文赞道:“好主意,真有心思。

素球微笑。

“可以找人捐募,别如说,一百元一份,帮补制作劳。

“嗳,我怎么没想到。

素球把小册子给他参阅。

“咦,精彩极了,我马上去联络玩具商,请他们赞助。

“你认识他们?

植文笑,“家父拥有玩具厂。

“太好了。

约一星期后,素球正在宿舍写报告,紫子回来,倒在床上便说:“我认识了一个人。

当然不是普通人,而是那个人。

“家境好,人品好,他的学历也好,将来,不必出来工作,家里雇得起保母,不用做家务。

“那么好好好,恭喜你。

紫子笑说:“一定要手快,趁早绑住他。

真没想到廿一世纪还有年轻女子那么一心一意找饭票。

素球故意气她,“你爱他吗?

“你听过没有?曾经有人说:所有女承继人都是美丽的,爱上她们,并非难事。”

素球摇头。

“况且,到大学里来,不过是要找一个好对象。”

“是吗,我却来读文凭,将来找份好职业。”

“苦坏你。”

“自力更生,有什么苦?”

“你不打算嫁人?”

素球转过头来,“结婚同我的工作是两回事。”

“婚后还需工作?”

“我不会放弃事业。”

紫子大叫起来,“不能享福,那结什么婚?”

素球不由得笑出声来,“紫子,你竟这样疲懒!”

“我要人服侍我,一双手,除了同自己洗脸,什么都不做。”

说罢,连她自己都笑出来。

素球终于问:“那人叫什么名字?”

“刘植文。”

素球怔住。

呵,原来是他,怪不得,的确是个人才。

“怎么,你也知道这个人?”

素球点点头。

“喂,公平竞争。”

素球没好气,“我还要做功课呢。”

紫子也很明白,“我的假想敌不是你,是身段火辣的李恩华。”

素球心里很快释然,一向不喜争的她对刘植文更加保持距离。

她与他讨论玩具熊的造型,看过样版,全部公事公办。

紫子讲得出做得到,但凡刘植文出现的地方,她都在,他上课,她等他,自己缺课,在所不计。

每次都对到植文说:“我路过,顺便来看你。”

有些同学看不过眼,冷冷说:“死缠烂打,什么叫顺路?建筑系在南,文学院在北。

“女子志气叫这样的人尽毁。”

怎么会往回走?女性好不容易争取到今日地位,她又来扮弱者。

素球不理闲事。

渐渐,她去见刘植文的时候,紫子也夹在当中,好像玩具熊计划由朱紫子构思,喧宾夺主。

小册子印出来,紫子抢着说:“多可爱,我非常满意。”

“捐募目标──”

紫子又忙不迭说:“我来带头,一千份为目标。”

换了别人会不高兴,但是素球不这么想,做善事,谁出名字不一样,目的是助人,不是出风头。

由得交游广阔的朱紫子去做联络官好了。

刘植文笑说:“家父想见一见善心的同学。”

资子抢先说:“我几时都有空。”

素球但笑不语。

她不想去了,那么多人,干什么呢,做完小熊计划,她再也不会接近刘君。

还有一年才毕业,之后起码好好做三年事,才找对象未迟。

懊遇到的一定遇到,不必女追男,或是男追女。

她没有赴约,紫子去了。

回来陶醉不已,向素球报告。

“大屋,布置大方名贵,华而不露,舒服极了,有厨子负责三餐,不必煮饭,我最向往这一点,我已锁定了刘植文。”

素球不出声。

“对,经济科的卷子借来一抄。”

“不行。”

“喂,别小器。”

“讲师一下子拆穿我俩,你到互联网上去找枪手好了。”

“那要钱呀。”

“我可代你支付。”

“我的功课远远落后。”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唏,别扫兴。”

素球不再说话,紫子的目标不在文凭,人各有志。

整个第三年朱紫子都跟着刘植文出入。

小熊计化得到极好反应,认捐人数达到一万余,引起媒介兴趣,相继访问。可是挺身而出见记者的却是朱紫子。

“朱小姐,漫画故事作者可是你?”

“呃,是另外一位同学。”

“我们想见一见她可以吗?”

“我是代言人,你们有事问我好了。”

刘植文来找素球,“素球,想找你做小熊漫画第二册。”

“最近功课比较紧……”

“我明白。”

素球微笑,“对不起。”

“素球你全不邀功。”

素球失笑,“我有什么功?她是真心那样想。”

她日以继夜温习考试,紫子却永远跟在刘君左右。

素球想:刘植文既然没有拒绝她,也就是接受了。

条件好的男生都希望女友千依百顺,刘植文不例外。

那一年,朱紫子没及格,不能毕业。

她沮丧得不得了。

她同素球说她的前途,“要不作数,要不重读。”

素球不出声。

紫子随即说”“算了,我还有刘植文。”

素球已经在收拾行李。

“你决定搬回家中?”

“是,并且得急急找工作。”

“素球,你太过实事求事,男孩子不喜欢这种性格。”

素球淡淡问:“是吗?”也许是,她不想伪装。

“来,素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正忙呢。”

“素球,都快各散东西了,别太坚持,来,当作最后一次约会。”

素球觉得紫子说得也对,便把行李放在一角,跟她往外跑。

原本以为是喝一杯刨冰看场戏之类,没想到紫子把她载到一间小洋房前边。

素球问:“咦,这是谁的家?”

已经有人推开门走出来,那人却是刘植文,他笑着说:“欢迎欢迎。”

既然来了,也只得处之泰然,素球跟着进屋。

小屋间隔异常精致,只是尚未装修,看样子刚刚买下,还没置家俱。

楼上有人走下来,刘植文连忙介绍:“家父家母,还有,这位是看风水的洪老师。”

素球必恭必敬的称呼前辈。

刘氏夫妇对她们很客气,随即问供老师:“你看怎么样?”

许多人买房子都会找堪舆师看一看,以求心安。

洪老师当下说:“一切都很好,适合植文居住,他的书房宜设在地库,那里有个文昌位,对学业事业都有帮助。”

刘太太问:“婚姻呢?”

洪老师笑了,“植文是有福之人。”

“夫妻住这间屋可会和睦?”

“一定,这间屋子会有三个小男孩,异常活泼聪明。”

刘太太笑得双眼只剩下一条缝子,“三个男孙,阿呀。”

素球一向不信这些,微笑着静静聆听。

刘先生也说:“这样说,我们放心了。”

洪老师笑,“安居、乐业,植文这份毕业礼可真名贵。”

“好叫他乖乖留在父母身边,别四处乱走。”

原来如此。

洪老师本来已经讲完,忽然之间,紫子问:“女主人会是谁?”

这样虚无飘渺的问题,那洪老师却月兑口说:“呵,她的名字里有一个丝字,性格可爱,重视家庭,与植文白头到老。”

素球不禁暗笑,这分明是江湖郎中口吻,未来的事,怎会说得这样神奇。

她看看手表,表示要告辞了。

植文送她出门。

他依依不舍,“听说你要回西岸去?”

“是,父母挂念我。”

“记得留一个电邮号码。”

“安顿下来我会同你联络。”

素球转头离去,紫子在后边追上来。

在归途中她大叫:“名字中有一个丝字,我叫紫子,紫字下半就是一个丝字,明白吗,我会是那栋可爱小洋房的未来女主人。”

素球听她说得那么兴奋,不由得加一句:“恭喜你。”

“我会有三个男孩呢。”

“没有女孩,不觉遗憾?”

“算了,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紫子言若有憾满有感慨地说。

素球看着这位同学,“当心吃亏。”

“你说什么?”

素球知道劝不进去,只得摇头:“没什么。”

第二天,素球便回家去了。

全世界最好的地方是家,素球睡到日上三竿,天天吃母亲煮的好菜。

案亲问她:“不用去找工作面试吗?”

“已经有两间公司找我,不知选哪一间。”

“可需要忠告?”

“自然。”

“挑气氛和睦的那家。”

“我也那样想,下月一号上班,这是我最后一个暑假。”

“素球,父母很为你骄傲。”

素球不出声。

她把双臂枕在头下,默默想起她那本小熊习作,然后转一个身,睡着了。

素球有先见之明,预早睡足,在接着的一段日子里,她每周工作八十小时,回到家,有时来不及淋浴,就迅速倒床上,直至闹钟叫醒。

时间太少,需要学习的太多。

一日,母亲闲闲地问:“有没有男朋友。”

她微笑,“没想过。”

“纯靠缘份也是好事。”

素球用手托着头,喃喃道:“一定要手快。”

“你说什么?”

“有人说:手要快。”

母亲骇笑,“干吗呀,做扒手?”她也不赞成。

“是,姿势那么难看,我不干。”

做母亲的忽然明白了,“你可是慢了一步?”

素球连忙否认,“没有没有。”

“这种事,是你的便是你的,争也争不来。”

得到母亲安慰,心中比较好过,但是仍然沉默,更加寄情工作,廿一岁毕业的她廿三岁便升了主管。

但,也许朱紫子说得对,她那种性格不受男性欢迎,素球甚少约会。

一个女同事这样说:“素球长得娇俏可人,只是有点孤芳自赏。”

她没有发出求偶讯号,男生知难而退,男人的通病是取易不取难。

堡余,只要有一点点时间,她仍然画她的小熊习作。

这次,小熊不再到医院帮助病童,而是在工作岗位上寂寞地踯躅。

素球参加了国际电脑网络的漫画会。

忽然之间,她收到一个电邮。

“小熊好友,别来无恙乎,许久不见,你食言,全不与我联络,非常想念,植文。”

素球诧异得笑出来。

她立刻回覆:“植文,你在世界哪一个角落?”

“美国西雅图,你呢?”

“距离你只有两小时车程。”

“那多好,终于找到你,终于可以见面。”

“不过,请问,你是否仍然独身?”

“是呀,你呢?”

素球答:“自由身。”

“素球,你总是有点怪怪的。”

素球忍不住问:“紫子呢?”

“谁?”

“朱紫子。”

“阿她,失却联络已有年余。”

什么,她不几乎已是他的未婚妻了吗?

素球呆住,“怎么会?”

“大学同学多数如此,各散东西,各在社会上挣扎,失去联络不是奇事。”

“可是──”

“可是我们又见面了。”

“你没有搬进那幢小洋房,继而结婚生子?”

“哈哈哈哈,毕业后半年我便到西雅图工作,现在是我大姐住在那里,家母不知多么失望。”

素球沉默了,事情与她想家,有一段距离。

朱紫子到什么地方去了,考试不及格又怕吃苦的她今日在做什么?

“素球,愿意把地址告诉我吗,我来找你。”

素球打出欢迎两字。

币了线她跌坐在沙发上。

呵,植文仍然独身,不知怎地,一股喜悦传遍她全身,她小小面孔发出亮光。

那人的双手那样快也没抓住他,可是,素球定下来想:会不会是植文误导了人家?嗳,他好像也要负一点责任。

接着的周末,植文北上探访,素球开门看见他,高兴得叫自己都吃惊:原来那样喜欢他,从前不知道。

素球灰蒙蒙世界忽然刷上彩色,“植文,你好吗?”

他扎壮了不少,笑容非常动人,“天天到地盘,晒成黑炭。”

他过来拥抱素球一下,“全靠小熊,才能千里相认。”

他带来了一袋大大小小玩具熊。

素球意外,“什么,还在制造生产?”

“嘿,都快拥有两万个赞助人了,这是一个小小奇迹,每只熊都有名字。”

素球笑出来。

她做了一大杯咖啡给他。

刘植文打量她居住环境,“噫,仍然这么素净。”

“植文,你可有朱紫子下落?”

“没有,最后见她,是在婚礼上。”

“谁的婚礼?”素球一怔。

“紫子呀。”

“她结婚,怎么我不知道?”她睁大双眼。

“你全无留下通讯地址,我们打锣般找你。”

“同维结婚?”

“好像是一名台湾富商,闪电结婚。”

素球愣住,小说的情节发展这样急促会被读者喊打,可是现实中却时时有更出人意表的事。

“她不是同你一对吗?”

植文忽然放下杯子,静了下来,半晌才反问:“我?”

素球点点头。

“怎么会是我?你别听人乱讲。”植文坚决否认。

不是他人乱传,是紫子亲口述说。

不过,素球也很机灵聪明,到此为止,不再追问,既然植文否认,这个案子应该就此结束。

植文轻轻告诉她:“在学校里,我喜欢的,只是林素球,不过求学阶段,不方便表示什么。”

素球答:“我完全明白了。”

“我需要小熊漫画第二第三册。”

“唏,要多少都有,这些日子来我画了不少,请即观赏。”

“太好了。”

刘植文打算把计划拓展到这一边来。

不久,有出版商向素球接触:“林小姐,我们愿意替你发行一连串漫画。”

植文鼓励她,“去呀,去谈条件,附加一项每年需捐赠儿童医院若干册。”

她有点心动。

“你可以亲自到医院来讲故事。”

素球答应下来。

翌年,她收到五位数字版税,全部捐出。

同一年,植文向素球求婚。

素球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非常强烈,她感慨万千地说:“我很愿意与你共度余生。”

她的父母十分意外。

“从未听过她有对象,一下子怎么要订婚?”

“这个女儿一向叫我们放心,她自有主张。”

“听说是大学同学,今日又重逢了。”

“只要她喜欢,我们也喜欢。”

待见到面,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理想人选,他们放下心来。

两老偷偷说:“从此可撇下重担,我们不知多轻松,怪不得都盼子女早日成家。”

婚礼很简单,他俩签字后到法国南部度假,回来才着手找房子。

植文问:“你记得我名下有幢小洋房吗?”

怎么会忘记。

“公司调我回东岸,你愿意回去吗?”

“好像没有选择。”

“我不是一个专制的人。”

“这样更厉害,我自愿迁就。”

打开小洋房的门,素球不禁深深叹口气,故人回来了。

植文的大姐已经搬走,屋内经过清理,同她第一次踏进门时一模一样。

“要不要重漆?”

素球摇头,“不必了,已经很好。”

“当年,那个看风水的洪老师说,这间屋子的女主人,名内会有一个丝字。”

素球当然记得。

“我一听,就知道那是林素球,素字下半部刚好有个丝。”

素球拍起头,“啊。”

他根本没想到紫字。

“三个男孩……我希望起码有一个女儿,否则真是一项遗憾。”

“迷信。”

“是,当日我也那样想,可是后来发生的事,仿佛渐渐实践了预言,又觉得神奇。”

素球微笑。

“来,去看楼上的房间。”

植文把她带到楼上。

她紧紧抓住丈夫的手,耳边响起朱紫子的忠告:“要抓得紧紧,一定要手快。”

素球深信每个人都是她的老师。

植文见她满面笑容,“咦,什么那样好笑?”

“坐享其成,当然开心。”

“是呀,知足常乐。”

素球挑了一间向海的房间做书房,她工余继续创作小熊故事。

爱独立的她仍然一星期工作八十小时,直至一日在办公室觉得晕眩,跌坐在椅子里。

同事大惊,把她送到医院,植文跟着赶到。

医生说:“休息一下便可回家,不过,孕妇可得多争取睡眠。”

没有经验的年轻夫妇面面相觑,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相拥而泣。

医生说:“真糊涂。”

到这个时候,洪老师的预言已经全部实现。

只不过一样,素球一直以为三个男孩,是逐一逐一个生,每胎相隔三四年,没想到是三胞胎。

她听到消息,忽然害怕,痛哭起来。

医生与看护百般安慰,刘先生与太太也赶来打气。

医生解释:“孕妇一时间接受不来,即兴奋又恐惧,使她异常激动,不过,医学昌明,母子一定平安。”

不久,素球辞去工作,在家做统帅,连同保母,忙个不已。

她仍然没有朱紫子的消息。

幸亏生的都是男孩,假使是女孩,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们;看见理想对象,需紧紧锁住。

怎么锁?

素球一点也不懂。

一个女人两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