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个新家比老家还舒适周到。”

“多谢夸奖。”

“之珊,几时考试?”

“下个月。”

“准备得怎样?”

“我尚有小聪明。”

“之珊,在公司几天,我发现惊人真相。”

“是甚么?”之珊转过身来。

“公司根本全由甄某操纵,员工全是他的心月复,杨汝得已经许久不理公事。”

“甄可有亏空?”

“这倒没有。”

之珊已经略为安心。

之珩看着同母异父的妹妹,不禁怜惜,“你看你,这样大了,喜怒还全体形于色,七情六欲,像一本书般写在脸上,即使考得执照,你又如何上庭?小时以为你骄纵放肆才会这样真情流露,到了今日,才知你天性如此。”

之珊吁出一口气。

“做人,要忍耐沉着。”

之珊全没有听进耳内,“公司还有无纰漏?”

“名为杨子公司,实由甄氏控制,还不够可怕?”

“爸在公司做些甚么?”

之珩笑笑,“与见习生厮混,大量无故动用公款的是杨汝得,时时大笔一挥,签账出外旅行,花数十万元回来,会计部手足无措,由甄叔替他设法报销。”

“他们是否朋友?”

“他们狼狈为奸。”

这种不良评语之珊已在母亲口中听过。

“公司现在四位律师全是男士,助手三名,一女二男,加上我,只得两名女将。”

“打扫斟茶的两个阿婶呢?”

之珩瞪之珊一眼,“对,下次开会,把她们也请进会议室。”

之珊这时才知道只有周元忠最忍耐她。

她悻悻说:“考到执照后我会到律政署工作。”

之珩的两个孩子忽然吵起架来,她说:“他们累了,才会这样失常,我去照顾他们睡觉。”

之珊心想,不用动手,看着都累死。

她趁空档找周元忠,电话拨到派出所,接待员这样说:“周元忠督察已经离职。”

之珊呆住。

“可用接到当值警官?”

“不用不用,谢谢你。”之珊放下电话。

他辞了工!高级公职人员离职不是可以站起来拍枱子拂袖而去的事,他们需经过繁复手续,深思熟虑才能辞工。

当日她叫周元忠辞职,不过一句戏言。

是因为她的缘故吗,之珊内疚。

之珩安顿好孩子出来,看到之珊一声不响坐着,表情有异,笑问:“为何这样惨痛?”

之珊模模面孔,站起来,走到窗前,绕着手,不出声。

她轻轻说:“我是有点任性可是。”

“你是你爸的奇珍宝贝,惯成这样。”

“这种脾气真得改一改。”

她拿起外套告辞。

之珩叫住她,“之珊,我们同胞而生。”

之珊握住姐姐的手,“我一向都明白这个,我最遗憾你婚后事事以夫家为重。”

之珩点点头。

之珊上车时泪盈於睫。

谁会想到这个叫王晶晶的女子能为杨家带来这样大的冲击。

假使王晶晶这时在她面前出现,她会说:“谢谢你。”

之珊回家,用锁匙开门,一推门进屋,看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她,她立刻转头定。

那人抢过来,用力拍上门,险些夹着之珊的手。

那人是甄座聪。

他喝令她:“之珊,坐下,别再胡闹。”

“你怎么进来?”

“我不会伤害你、之珊,你不必害怕,我只想好好跟你谈一谈。”

他瞪着之珊。

之珊只得坐在他对面,“你擅自跑到别人家,那是犯法的。”

“之珊,门匙由你亲自交到我手中,记得吗,你有一次忘记带门匙,需召锁匠撬门,从此你把副匙放我处以防万一,之珊,近日你似失忆,为甚么?”

“我受到极大打击。”

“我明白。”

之珊低着头,“我怀疑每个人都会加害我父亲。”

“你叫之珩回来,你知道她不是你父亲的女儿,杨汝得从未考虑过之珩做接班人。”

“我们可否明朝回到公司去谈话?”

“不,之珊,我想问明白,你今日为甚么会变得怕我。”

之珊说不上来。

冷汗已经湿透她背脊。

“我们已经谈到婚约,记得吗?”

那似乎是前世的事了。

电光石火间,之珊明白了。

她已经不爱他了。

她变了心,她现在对他没有感情,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凉薄无情,故此害怕交待,一直逃避,要把他撵出她生活才甘心。

之珊一直不愿承认她会同父亲一般喜新厌旧。

今日她发觉甄座聪阴沉、贪婪、自私,而且像一些怨妇般,不懂得在适当时候退出。

她怕他心有不甘,会伤害她。

这些都叫她恐惧。

在紧急情况下,她突然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又更加惶恐。

之珊忽然流泪。

甄座聪想握住她的手,她退缩。

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年轻女子曾经对他无限眷恋,愿意无条件追随他,以致同事都明白,他与她一朝结婚,整间杨子等於全归甄氏名下,因为她的所有属於他。

这时,忽然有人大力敲门,“之珊,你可在屋内,快回答!”

之珊大声叫:“我立即来开门。”

她不顾一切扑去打开大门。

门外站着周元忠。

到了这个时候,一向自负自信的甄座聪仍然不知自他处夺走杨之珊芳心的就是这个愣小子。

他冷冷说:“原来是周督察。”

之珊立即走到周元忠身后。

这时,她的双手才簌簌颤抖起来。

身段扎实的周元忠沉默地挡在之珊面前,一双隼似凌厉目光注视甄座聪。

见惯世面才华盖世的甄大律师如雷殛般发现真相:杨之珊已不属於他,枉他计划周详,做了这么多事,他没料到自小看到大,骄纵天真无甚思想的杨之珊会转移目标。

他在该刹那老了十年。

甄座聪疲态毕露,双肩垮了下来,下颚忽然多了一堆松皮,眼袋呈现,像变魔术一下,他一向坚强的自信心在这一刻崩溃。

他斗不过杨之珊的青春,他输得一败涂地。

两个年轻人同一阵线,四只亮晶晶大眼睛看牢他。

周元忠沉着地说:“甄先生,这是你离场的时候了。”

甄座聪已无需在杨之珊面前展露最佳一面,他完全像一个中年人,佝凄着背脊,拾起外套,走向大门。

“甄先生,”周元忠说:“我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你,当年梅以和,可是你名下的见习生?”

一听这问题,之珊张大了嘴。

甄座聪转过头来,他虽然又倦又累,但一只狐狸,毕竟尚有机智。

他镇定地说:“周督察,你有话,找我律师说。”

他低头地离去。

这一仗输在太过轻敌;他以为年幼无知的杨之珊插翅也飞不出他的掌心,谁知她忽然长大,孕育智慧,叫他摔了一跤。

大门关上之后,之珊立刻说:“我要搬家。”

周元忠说:“我即刻陪你找公寓。”

他们有无穷精力,永不言倦,想到甚么可以即时实施。

一日时间,便办妥一切。

新居,就在周元忠家对上一条路,元忠送之珊一把古董裁纸刀作为新居入夥礼物。

“你辞了职。”之珊把玩那把别致的开信刀。

“一早想离开警队进修,”他取饼刀放桌上,“小心锋利。”

“你没与我商量。”

“你已有许多心事。”

之珊说:“你几时发现梅以和是甄氏的徒弟?”

“我们大意,把所有账项算在杨汝得头上,其实,梅以和的恩师,是甄座聪,她想讨好的,也是甄座聪,她为他犯规,想他高兴,她把自己的前途当作生日礼物送上给甄氏。”

之珊不出声。

“事发了,甄座聪立刻撇清,在聆汛中他说:『梅小姐自把自为,茫视法纪,几乎牵涉我在内,我毫不知情……』,但是,他的确一直有施予压力,暗示她可大胆妄为,之后,赢得官司,他又给予奖赏。”

之珊黯然。

这是女性通病,一直想讨好比她有力的人,开头是父亲,接着是兄弟,然后是师傅、上司、男友、丈夫……终於沦落得失去自我。

半晌之珊说:“你这重要消息从甚么地方得来?”

周元忠回说:“我是周督察。”

之珊点头,“你的确是。”

“记得在停车场看见司机阿忠递信封给梅小姐吗?”

“信封里是甚么?”

“我不知道。”

“会是钱吗?”

“谁会给她钱,杨子是她敌人,她帮王家掀杨子底牌,要叫杨子好看,要整得杨子关门。”

之珊说:“周督察,问你了。”

“不,我们去问梅小姐本人。”

之珊说:“我们查到与杨子有关所有人的秘密,可是找不到王晶晶。”

“把每块石子翻出来找,逐寸逐寸搜,一定有结果。”

他的毅力叫人吃惊。

在银行区一条横街,酒吧林立,周元忠与之珊找到一家欧洲风情的小店,元忠说:“是它了。”推门进去。

有乐师用手风琴拉奏著名的旧歌玫瑰人生。

之珊跟着轻轻哼。

元忠看着她微笑。

这算是约会吗?他也不知道。

他暗示之珊朝右边看去。

原来梅以和早已经独自坐一角喝闷酒。

有男人向她搭讪,她只是不理。

之珊恻然,“看到没有,这是我的镜子,廿年之后,我也会同酒保说:『再来一个苦艾加冰』。”

周元忠说:“我不会让你那样做。”

“你,你早已儿孙满堂,忘记我是谁了。”

他们在说笑的时候,只见梅以和又乾了一杯。

他俩走近。

梅以和发现他俩,十分高兴,对酒保说:“有人付账了,把欠单取出来交这位小姐。”

酒保如释重负。

他取出账单,之珊一看,不禁一怔,那是五位数字,那么多酒,足够洗澡,不是钱的问题,人会醉死,心事又不能解决,何苦来呢。

她默默结账。

梅以和大声说:“多谢杨子。”

之珊用手按着她肩膀。

梅小姐感慨地说:“你已是个大人了。”

之珊也叹息,“是呀,不知不觉,也长大成人。”

梅以和很有酒意,“你同你甄叔闹翻了?”

消息传得真快。

“老贼遇到了滑铁卢。”梅以和痛快地笑。

“我们知道你受了委屈。”

“不,”梅以和摇头,“是我判断错误,身为专业人士,不能监守自身行为,应受处分。”

“我们有理由相信某人示意你那样做。”

“有人示意你跳楼,你会不会跳?”

她自责至深,不愿开月兑自己。

之珊答:“如果我年轻,又爱上一个人,相信这样做会叫他开心,谁知道,女人天性愚昧。”

听到这样的话,梅以和心酸,鼻梁上像中了一拳,强忍着眼泪。

“你想知道甚么?”

“我最想知道王晶晶的下落。”

梅以和答:“没人知道她生死存亡。”

“你代表王家那么久,丝毫不见蛛丝马迹?”

“只知她忽然在空气中消失。”

“一个人,高五尺六寸,重一百二十磅,怎样消失?”

“人海茫茫,当年我也曾失踪数载,谁也不曾关心,没有一封信,没有一通电话。”

她忽然伏到酒吧上。

酒保苦笑,“又一个伤心人。”

之珊推一推梅以和,她动也不动。

“独身女子,危险呢。”

之珊说:“未来的酒账,送到杨子律师行结数。”

“最好劝她戒酒。”

“她除却心魔,自然会振作,急不来,凡事有一个定数,到了时候,她啪地一声清醒,并且会诧异地问自己:『甚么,为着哪样一个人』?”

周元忠好笑、“听你老气横秋的演说,会以为你是过来人。”

谁说她不是,还是同一个男人呢。

“只有最最下流的人,才会利用另一人对他的爱,叫人牺牲吧。”

周元忠看她一眼,不出声。

“谁送梅小姐回家?”

酒保答:“过些时候,她会自动醒来。”

走出门口,才发觉酒吧就叫做玫瑰人生。

这种时候,之珊真看不到蔷薇的颜色。

他们到周宅休息。

“你喝甚么?”

“长岛冰茶。”

周元忠过去看着她,“之珊,你怎么活月兑似一个外国人。”

“我在洋化家庭长大,家人全部持外国护照,我是国际人,你叫我喝寿眉茶,我一样高兴。”

“那么,就喝茉莉香片吧。』

之珊看电视新闻。

这段访问一定是较早时间摄录的片段:“梅以和律师宣布她已退出代表王晶晶家人,警方对此案仍无突破……”

周元忠把茶杯递给之珊。

“悬案。”之珊遗憾。

“你几时考试?”

“快了。”

“我送你去试场。”

“考试是我的职业,我就净会这个,你别替我担心。”

“梅以和突然出现,骤然退出,何故?”

“她已经叫杨子面目全非,应该心足。”

之珊走到书房,看到房中央架起一块白板,上边正中央写着杨之珊三个大字,还有她的一帧漫画肖像,眼睛大大,十分可爱。

“这是我?”

周元忠笑嘻嘻不出声。

“这张图表是甚么意思?”

“一切因为你而起。”

“因我?”

“从前,我把事情看得太复杂,原来,杨之珊才是中心人物。”

“怎么说法?”

“你是杨汝得爱女,他一有闪失,杨子大半股份一定落你手中。”

之珊点点头。

“得到你,即是得到杨子。”

之珊抬起头。

“那人,只需利用一个机会,令杨汝得交出股份,他便大功告成。”

之珊用心聆听。

“王晶晶刚好在这个时候失踪,呵,多么好的机会,把这件事搞大,杨汝得只得下台,一切在意料中。”

周元忠说的是甚么人,十分明白。

“之珊,这其实是两个合夥人权利斗争事件。”

之珊变色。

“有人要把杨汝得挤出局。”

“你的假设很大胆。”

“那人敦唆王晶晶家人出面做苦主,叫刘可茜娓娓道出旧事,务必使杨汝得没有面目做人,警方没有提出控诉,但社会对杨汝得已有公论。”

之珊作不得声。

“他计得很尽,但是,他算漏了一点。”

是,那拥有一半以上股权的少女,忽然变心,移情别恋,他结果一无所得。

“於是,他叫梅以和收手。”

“梅以和?”之珊跳起来。

“是,她仍然受他摆布,是他叫她回来。”

“不可能!”之珊惨叫:“一朝被蛇咬,终身怕绳索,一个人吃了亏会得学乖,怎可能一次又一次错下去。”

“这就要去问梅以和了。”

电话这时响了起来,周元忠走过去听,说了两句,放下话筒,取饼外套。

“之珊,我们走。”

“去哪里?”

他面色铁青,“梅以和在寓所服毒身亡。”

之珊双膝忽然发软,坐倒地上。

周元忠扶她起来。

之珊抱着他的手臂,脸紧紧靠他肩膀,眼泪不停落下。

“我们去看一看。”

之珊点点头。

周元忠认识在场警务人员,可是他现在只能像记者一样,站在黄线以外观察。

小鲍寓内家具陈设简陋,之珊来过这里一次。

梅以和对她很客气,她请之珊喝冰水,杯子裏加一支吸管,当她如小孩子。

元忠从前的同事走过去与他说话。

“无疑点。”

“谁最先发现!”

“管理员闻到强烈煤气味,四处寻找源头,大力拍门,无人应门,又见门口报纸堆积,於是通知警方撬门。”

“房东呢?”

“在外地,正在联络。』

他们把梅以和抬出来,之珊让路。

她装在一只黑胶袋裏,之珊甚么也看不到,但是还是引起她极度不安,她忽然呕吐。

周元忠过来照顾她。

“我不该叫你来,我先送你回去。”

“不,是我自己想来看看。”

这时警员过来问:“杨之珊小姐?”

之珊点头,“我是杨之珊。”

“这封信写给你。”

他手中的透明胶袋内有只白色大信壳,考究的紫蓝色墨水,秀丽的行书写着“杨之珊小姐收启”。

今日已不大有人用信封信纸亲笔写信了,何况还是这样考究的纸与笔。

没想到梅以和的遗书抓紧了一点点她过去的尊贵。

“杨小姐,请随我们到派出所签收,警方亦想知道证物内容。”

周元忠问之珊:“你可支持得住?”

之珊点点头。

他们坐警车离去。

之珊在警署签收了那封信。

她拿着白色信封的手有点颤抖,忽然一滴泪水落在信封上,那个珊字立刻化开,变成一小朵紫蓝色的小花。

原来紫色墨水会得融化,同蓝黑色耐水墨汁不一样。

之珊用手帕抹乾脸颊,拆开信封,取出内里毛边信纸,摊开来。

她身边的警务人员立刻趋向前去看。

娟秀的钢笔纸这样写:“小之珊,麻烦你帮我处理身后事,我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生无可恋,与人无尤,梅以和。”

大家回到座位上,默不作声。

“杨小姐,你愿意承担这件事吗?”

之珊答:“我负责。”

一切由杨子开始,也应由杨子结束。

信件仍交还警方保管。

周元忠轻轻问:“你同情她的遭遇?”

之珊拾起头,“因为彼此都是女性。”

周元忠对以前的同事说:“表面是自杀,但背后自有玄机,如果是我,会作广泛调查。”

之珊按住元忠的手,她忽然牵牵嘴角,“去调查杨子行的甄座聪律师。』

警方立刻出动。

周元忠看牢之珊,“这对杨子的声誉——”

“梅以和叫我料理她的身后事,这些,正是她的身后事。”

警署外又一次挤满记者,青周刊的记者抢过来问:“杨小姐,杨子行的新闻是否多了一点?”

之珊不出声。

电视台的摄影机几乎碰到她肩膀,周元忠保护她上车。

“梅以和是你甚么人?”

他们关上车门。

“杨子行是否女性陷阱?”

记者得不到回应,竞用手大力拍打车窗,像暴徒一样。

阿忠开动车子驶走。

之珊问司机:“阿忠,你见过梅小姐一次可是?”

阿忠答是。

“交甚么给她?”

“我不知信封里是甚么,甄先生叫我到停车场交给一位穿黑色套装的梅小姐。”

“你觉得信封里是甚么?”

周元忠轻轻说:“之珊,不可诱导证人作答。”

阿忠却不介意,“尺寸大小厚薄,都似现钞,数目不大,若是干元面额,只约两三万元左右。”

“谢谢你,阿忠。”

“我原是杨先生司机,但是甄先生也是老板,我也得听他命令。”

之珊再说:“阿忠,谢谢你。”

周元忠说:“之珊,从这里开始,警方会得处理。”

“我去找之珩开会。”

“之珊,你累了,我送你回家休息。”

“我不要你管。”

可是之珊已觉得眼前金星乱冒,忽然之间一切归於黑暗,她昏倒在车里。

“即使不能更好,也尽力而为、绝不半途而废。”

之珩说:“我也是,她是比较懦弱,的确有不少这样可怜的女性。”

“我真为她心酸。”

之珊忍不住掩脸落泪。

“的确是至大浪费,幸亏她已没有家人,如果她母亲还在,不知要伤心到甚么地步。”

“呵,我有一个同学,在母亲去世后才去纹身,她说,现在,老妈不会为任何事烦恼了。”

有人推门进来,“谁,谁烦恼了?”

之珊一看,原来是周元忠。

她欢喜得发呆,“你来了?”

周元忠莫名其妙,“来接你出院呀。”

“我以为你生气。”

周元忠不明所以,之珩眨眨眼,“我不要你管』

周元忠说:“呵我不是那样小器的人。”

之珩点头,“是,趁女友睡觉还带了水果来,便宜了大姐。”之珊说:“大姐你——”之珩哈哈大笑,“到了今日,总算有点做姐姐的乐趣。”之珊看着周元忠,“我若说话鲁莽,你别见怪。”之珩又在一旁作出注解,“还是生平第一次陪小心。”她站起来去帮之珊办出院手续。元忠走近,之珊抱住他手臂不出声。元忠也没说话。过一刻他问:“还能考试吗?”“没问题。”出院后两日之珊赴试场,只取得及格。之珩取笑说:“杨家奇耻大辱。”之珊自己却很满意,“我一向不是满分狂。”母亲打了贺电来。父亲问她:“及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