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工作到深夜。

一盏孤灯作伴,芳好开启收音机。

只听得一把女声轻轻唱:“像你结婚那日下雨,又买了车票才有人说载你一程……多么讽刺”,说得真好,芳好有共鸣。

亮佳推门进来说要走了。

芳好点点头。

办公室只剩她一个人。

不知怎地,大堂的电话铃仍然呜呜响。

无人接听。

芳好托住腮,想到当日与区汝棠分手,内心深处,盼望有所挽回,深夜老是像听到电话铃响。

半明半灭间,自梦里挣扎醒来,侧耳细听,好像是,听仔细了,才发觉是耳鸣。

他没有再打来。

完了。

芳好伤心很久,只是不露出来。

屋里三个女人,一个老的已伤心近廿年,无论如何已经够了。

芳好用手揉揉眼睛。

她熄灯收工。

曾经有三年时间,她与区汝棠不眠不休研究防敏感衣料,并且自翊了解玛利居理的苦况。

发明成功,获奖,分手。

区不想再苦干下去。

此刻他在日本做一间化工原料厂主席,优哉悠哉,已经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叫晴,儿子叫城。

每年仍然寄两张卡片给她:一张在她生日,另一张在圣诞节,写两行字,报告近况,问候一声。

芳好取饼外套。

锁了大门到楼下,司机缓缓把车驶过来。

罢想上车,咦地一声。

这不是家里老司机,这是方有贺。

“我家阿忠呢?”

阿忠站在她身后无奈地说:“大小姐,方先生叫我落班。”

这不是争执的时候,她只好吩咐:“你下班吧。”

上了车她同方有贺说:“你怎可命令我家司机。”

“一个人在情急之下会做一些出轨的事。”

“下次不可以这样。”

“芳好你真是斯文人,这已是你最强烈抗议?”

“你想我骂人摔东西?”

“在英国受教育的人脾性大多如此含蓄,我有一英籍朋友,看到杀人放火场面部只是皱眉轻轻说:‘这不大好。’”

芳好问:“找我有事?”

“没事,只想见面聊几句。”

“我不懂聊天艺术。”

“那么,听我倾诉。”

芳好微笑,像他这样的人,有什么话要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想怎样。

他似明白芳好想什么,轻轻说:“同伙伴诉说烦恼,不算过份吧。”

“你不愁没有对象。”

“她们都欠缺一双好耳朵。”

“嗯。”

“你们一定在背后说过我其实对制衣及设计一窍不通吧。”

“……”

“但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葛兰姆太太生前对办报也不甚了了,她擅于用人,而且大胆将权力下放,接受意见。”

“……”

他得不到回应,转过头去看她,发觉芳好累极已经睡着。

皎洁的面孔宁静平和,像个孩子那样微张着嘴,她有做梦吗,做什么梦?

方有贺不去吵醒她,开车把她送回家里。

车一停,她反而醒了。

“呵,到家了,谢谢你。”

也不待男伴替她开车门,自己下车说声再见,便回到楼上去。

不近人情?

那是故意的,芳好实在不想与方有贺混熟,对他的烦恼也无兴趣。

她扮作鲁莽,打断了良夜。

床边有一本书,正是她喜爱的作者费兹哲罗所著“夜未央”。

她拾起书看数页,睡着了。

那边,方有贺把叶家的车驶返叶家。

叶太太正与朋友搓麻将,见是他,找了替身,与他到偏厅说话。

“是来找有成吗?他与结好出去跳舞。”

“叶阿姨你快回到牌桌上去,我这就走了。”

话还没说完,有成与结好进门来。

她月兑下外套,原来里头穿一件淡湖水绿纱旗袍,上边绣一只只小昆虫,像蝴蝶蚱蜢飞蛾,非常有趣。

他俩像小朋友般手拉手,显然喝过酒,有点兴奋。

“咦!大哥,你在这里。”

“妈,趁家长都在,我们想宣布一个好消息,有成向我求婚,我已经答应了。”

方有贺跳起来。

叶太太怔住,一时间出不了声,终于“呀”一声。

有成说:“叶阿姨请允准结好嫁给我,我会终身爱护她,照顾她。”

叶太太笑出来,“啊,这么快。”

“既然知道已经遇上至爱,还呆等什么呢?”

方有贺看着兄弟发亮的脸,不知说什么才好。

“有成,我同你回家从详计议。”

有成笑,“大哥,我不等你了,我这次超车抢先,我们会先订婚,然后筹备婚礼,六个月后注册。”

方有贺坐下来,也笑了。

缘份一到,推都推不掉。

“打算请客吗?”

“我会先知会父母,听他们意见,但我自小与大哥最合拍,什么都与他商议,他时时给我忠告,大哥,我们不打算铺张。”

叶太太试探,“总得穿白纱吧,不要放弃新娘子打扮,我帮你去纽约王薇薇处订礼服。”

“妈妈。”

结好与母亲搂成一团,两人都落泪。

方有贺被她们的喜乐感染,用力拍打弟弟肩膀,“恭喜你,有成。”

结好说:“我去告诉姐姐。”

“芳好恐怕已经睡了。”

“我叫醒她好吗?”

有成说:“阿姨,我明天一早来与你商量细节。”

“好好好。”

方有贺说:“阿姨,我们先回家去。”

屈着膝头坐进有成的小跑车,他问弟弟:“想清楚了?”

“想足三日三夜。”

“可别儿戏,误人误己。”

“绝对不会,我们有信心厮守终生。”

方有贺叹口气,“你真幸运,有人陪你一起疯着搞闪电结婚。”

有成咧开嘴笑。

“女方有什么要求?”

“没有。”

“喏,像戴什么首饰,住什么地方,在何处蜜月……”

“没有,我们没说过这些,结好说:她母亲的家教是女子不要问男人要任何东西。”

有贺街口而出:“好家教!”

有成喜孜孜,“婚后结好不做事,我们打算要三个孩子,假如可以选择,都是女儿就最理想。”

有贺微微笑,合不拢嘴。

“大哥,你要做大伯了。”

可不是,小小孩子蹒跚走过来叫他伯伯……

他有点向往。

有成越来越高兴怪叫着欢呼起来。

一到家忙着打电话给父母亲报告婚讯,通宵不寐,跳来跳去,笑个不停。

佣人进来说:“伏小姐找。”

有贺摆摆手。

他上楼休息,闭上眼,一张皎白的面孔在心底深处慢慢呈现。

第二天一早,他被人推醒。

睁开眼睛,记得是星期日假期。

鼻端一阵香气,他立刻知道这是谁。

丙然,那香气的主人整个柔软的身躯伏到他背上。

“你该死,不听我电话。”

他开口:“有成要结婚了。”

“是吗,”对方也讶异,“同什么人?”

“一个与他似孪生儿般天真活泼可爱的女子。”

“那多幸福。”

“是,我完全同意。”

伏贞贞仍然靠在他身上,“我同你呢?”

有贺反问:“你想结婚?”

“不,我还想出锋头、做影后、趁热闹。”

“那多好,人各有志。”

“你呢,有贺,你呢。”

有贺轻轻推开美人,到浴室刷牙洗脸刮胡。

真的,他呢,他想怎样?

他有点希望周日滚上床来的是可爱小孩。

他淋浴,伏贞贞坐在浴室里同他说话。

“……”

他关上水笼头,“你说什么?”

“卡地亚有一条钻链,美得叫人窒息——”

他穿上浴袍,“贞贞,作为我送你的分手礼物可好?”

一时间浴室寂静一片,水滴声音清晰可闻。

伏贞贞听明白了,缓缓蹲下,伏在他膝上。

“呜。”她轻轻发出小动物般声音。

“我很喜欢你,贞贞。”

“我懂得,你要结婚了。”

方有贺没有回答。

“是那个白皙面孔寡言寡笑的叶小姐吗?”

他摇摇头,“人家怎么会看我上眼。”

“那么,一定是别的大家闺秀。”

他轻抚她的长鬈发。

“娶妻不娶狐狸精。”伏贞贞叹息。

“贞贞,我们仍然是好朋友,有事,勿忘与我商量。”

她点点头,忽然鼻尖发红。

“我要进厂拍戏了。”

贞贞自己开门离去。

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良久不出声。

然后,他穿好衣服亲自到珠宝店走一趟。

“伏小姐挑选的项链在这里。”

他看一看标价,这简直是一条左臂,也该是分手的时候了。

他又替未来弟妇看首饰,总觉结好那样的女孩戴粉红色大珠子最好看,但是珠会黄,人会老,还不如钻石来得实际。

店员给他看一条圆钻渐进的项链,清丽月兑俗,他很喜欢,吩咐店员送到叶府去。

后边有人轻轻说:“一副耳环足够了。”

他转过头去,原来是芳好,他又是欢喜,又有丝心酸。

她可知他已与贞贞分手?与那样高质素女友说再见真需要点诚意及勇气。

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但是他的良知告诉他,凡事必有牺牲,一脚踏两船的结果是掉落水中。

他低下头。

芳好讶异,她第一次看到方家公子有这样落寞惆怅的神情,她彷佛在猛不提防的时候窥见到他人秘密,腼腆得别转面孔。

这时经理过来说:“叶小姐,叶太太的珍珠串好了,请看是否满意。”

店员小心翼翼招呼熟客,未免疏忽别人。

有一个日本少妇在饰柜前浏览,终于要求看一只手表。

芳好觉得她有点眼熟。

不过,进珠宝店来逛的女子,模样都差不多吧:白女敕、娇矜、舒泰。

然后,在电光石火之间,芳好想起来了。

这是梅村裕子,区汝棠的日籍妻子,芳好在报章社交版上见过她的照片。

裕子真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丰润古典的鹅蛋脸,狭长凤眼,气质优雅,同时下西化染黄发的东洋女全不一样。

芳好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店门又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正是区汝棠。

今天应当足不出户!

她只得缓缓抬起头,朝区君点点头,他一怔,亦朝她微笑。

两年不见,狭路相逢,如何问候?只得以沉默招呼。

方有贺是何等聪敏伶俐的人物,一看眉梢眼角,便猜到真相。

这男人分明是叶芳好的前任男友。

他与新欢一起出现,在这小小数百平方尺的店面,避又避不开,多么尴尬。

他立刻决定替芳好出一口气。

他叫店员把一条数百卡拉镶钻石豹子的项链取出,一言不发,亲自替芳好扣好,然后轻轻说:“看,是否适合。”

芳好正在发愣,连忙回答:“太耀眼了。”

呵女人即是女人,只见裕子露出羡慕眼光。

方有贺目的已经达到。

接着他用手无比怜爱地搭住芳好肩膊。

他倒不是做戏,他是真心体恤芳好,一心替她撑这个场面。

只见区汝棠在妻子耳边说几句话,两人匆匆离去。

芳好大大松口气。

方有贺替她摘下项链。

芳好轻说:“谢谢。”

“朋友是要叫朋友高兴。”

芳好笑了。

她有种虚月兑的感觉,刚才四人演出短短一幕,杀死她无数细胞。

方有贺与她到附近咖啡座,叫一客冰淇淋加苹果馅饼给她。

芳好再次道谢。

这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够义气。

方有贺轻轻说:“叫他知道,你随时找到更好的人。”

芳好不出声。

罢才惊鸿一瞥,她发觉区君胖了一点,前额发线往后退了许多,呈u字型,他这种苦出身的人,当然不如方有贺潇洒。

是,方有贺的客观条件胜他多多。

今日她面子十足,出尽乌气。

真可笑,原始办法原来最可行。

有贺说:“我们是亲戚了。”

芳好点点头,“你是我妹妹的大伯。”

“那我是你甚么人?”

芳好摇头,“我对华人的姻亲关系一无所知。”

方有贺哈哈笑起来。

方氏兄弟一般无忧。

“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游泳。”

“没问题。”

他们到一间会所的暖水池去一展身手。

换上深蓝色一件头泳衣的芳好看上去仍然清丽,她一头没入水中,像一支箭般射出去。

方有贺赞叹:这女子做什么都那般认真。

唉!有什么好处呢,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寒暑,应当以快乐为先。

方有贺的泳术也十分精湛,尽随芳好之后,以手指触她足尖。

芳好游了十多个来回,心身舒泰,浑忘烦恼,跃上水面,方有贺替她上大毛巾。

他的手提电话响,他去接听,说了几句,看了芳好一眼,说声“知道”才挂断。

那是有成,告诉他今日是芳好生日,可是家人一早已找不到她人,叶太大担心因小女筹备婚礼而冷落大女,托有贺帮忙。

有贺知道该怎么做。

他会一整天赖死在她身边,赶都不走,务必使叶大小姐有一个难忘的,殊不寂寞的生日。

“请送我回家。”

“芳好,到舍下来吃午饭,我亲自下厨。”

“你会烹饪?”芳好大表意外。

“中菜我跟戴承欢师傅学过十多道沪粤菜式,西菜我师从法国南部普旺舍,欢迎指教批评。”

“这是你的嗜好?”

“娱人娱己。”

人间烟火,最够亲切实际。

芳好记得区汝棠有个清高的嗜好:他专爱凌晨到沼泽区观鸟,全身挂望远镜摄影器材,叫芳好陪着,寒夜出发,每次走得腰酸背痛,回来像是瘦了十磅。

后来,不用芳好了,他找到了梅村裕子。

相形之下,方有贺是可爱温暖得多。

“你煮什么给我吃?”

他笑嘻嘻,“海龙皇汤及上海菜饭,加秘制红豆汤。”

“真的?”芳好疑惑,“你会做这些?”

他拖着她到街市去。

一到海鲜档芳好便知他所言不虚,档主认得他,把所有好东西秤给他,他看也不用看,也不必说份量。

芳好骇笑。

真没想到他文武双全。

开门进屋,清香扑鼻,原来是一大缸姜兰。

鲍寓宽敞明亮,厨房大如客厅,连着休息室,他预备了茶水杂志照相簿招待芳好,自己马上动手做羹汤。

“四十分钟有得吃。”

三下五除二,动作敏捷,芳好对他刮目相看。

她躺在安乐椅上翻阅书本,方有贺在砧板上忙个不已。

芳好在一篇文字上忽然看到一句话,像游丝般钻进她思维。

——“如果你不能与你所爱的人在一起,那么,爱惜与你在一起的人。”

呵,退一步想海阔天空。

芳好鼻子酸涩,合上书,闭目养神。

不消片刻,海鲜香味钻入鼻端。

“过来尝尝味道。”

芳好睁开眼睛走过去,有贺舀起一匙羹喂她。

“唔。”芳好惊艳。

那鲜味自味蕾传下喉头,忽然之间四肢百骸都放松下来,她舌忝舌忝舌头。

“更多,更多。”

有贺盛一大碗给她,添大块龙虾肉及石斑鱼块。

“哗,天下美味。”

“谢谢赞赏。”

芳好几乎把整张脸埋进汤碗。

有人大力敲门,有贺笑,“我的芳邻于婆婆。”

门一开,于婆婆已经嚷:“有贺你又做海龙皇汤可是?也不叫我,可是我自己闻到香味。”

有贺笑:“刚要给你送去。”

于婆婆一头银发,身子短小佝偻,还有一双小脚,怕不止八九十岁了,可是精神矍烁,淘气一如小孩。

“女朋友在,还会想到我?”

有贺笑嘻嘻,捧出一只白瓷盅,“我给你拿过去。”

“有无蒜茸面包?”

“替你烤了一条。”

于婆婆满意了。

有贺同芳好说:“我五分钟回来。”

于婆婆上下打量芳好。

芳好早已站了起来,必恭必敬垂手站立。

“咦,这个女孩子好得多,不比上一个,穿着高跟拖鞋一味摇脚。”

芳好笑出来。

有贺尴尬地扶着于婆婆出去。

半晌回来,讪讪说:“那是于仁行的于婆婆。”

“是个人瑞,怕是民初出生。”

“不,是宣统最后一年。”

“清朝人!”

“记性还那样好。”

芳好笑,“还记得有双高跟拖鞋。”

有贺不出声。

“老得那样壮健,我也愿做百岁人瑞。”

吃完饭,他说:“看什么电影?我有足本乱世佳人。”

芳好说:“我得回去了。”

“我有一个朋友开古董店,最近他得了一批翡翠饰物,你有无兴趣?”

芳好摇摇头。

“怪人,你到底喜欢什么?”

“刚才那顿饭就很值得欣赏。”

“这样吧,芳好,我送你回家休息,晚上再接你出来。”

芳好点点头。

她不是那种可以从早玩到晚的人,大家兴高采烈,她却累得发呆。

回到家,松口气。

电话录音机上全是家人声音:“芳好,回家吃饭”,“芳好,妈妈等你”,“芳好,快乐生辰”。

又生日了。

她在傍晚八时三十分剖月复出生,母亲为她颇吃了一点苦。

极小之际,有欠乖巧,考不入私校,只得读公校。不爱说话,喜欢看书,忽然之间,成绩突飞猛进,成为优异生。

芳好记得从此之后,母亲提起她便笑咧嘴,芳好找到了孝亲之道,更加用功。

恍如昨日,她带着小小杯状蛋糕回学校与同学庆祝生日。

一晃眼老大了。

区汝棠曾在她生日时送一束小小毋忘我。

学生时期,他经济情况不是那么好,是个不烟不酒勤学的好青年,每朝推着脚踏车来等芳好。

曾有各式各样小跑车想侍候芳好,但是她选择脚踏车。

母亲知道了,急急叫德国平治车厂寄运一辆性能卓超的爬山脚踏车给她。

母亲们都是那样夸张。

芳好忽然披上外套出门回家。

叶太太来开门,“芳好,”十分惊喜,“是你?”

芳好紧紧抱住母亲,泪盈于睫。

趁生你的人还在,好好庆祝生日。

结好自楼上下来,“姐,你终于现形了。”

结好身后是亮佳。

芳好看到亮佳倒是欢喜,立刻问:“杜索道夫内衣展览的单位设计出来没有?”

亮佳答:“刚刚收到,图样已传到你手提电脑里。”

“你带着的话就让我看看。”

亮佳取出电子手账。

结好一下子按住,“今日不谈公事,姐,这个时辰,你出生没有?”

芳好答:“还没有。”

“还没出生,怎办公事,来,喝杯绿茶。”

你别说,结好自有道理。

芳好笑问:“你的未婚夫呢?”

“回家去了,”结好笑嘻嘻,“不准他在这里抢镜头。”

亮佳也笑,“叶太太的注意全放在新女婿身上。”

“大伯的礼物一早送到,珍贵隆重。”

叶太太展示那串钻链。

这种首饰她也有,随时拿得出来做女儿嫁妆,可是男家送的又自不同。

“通知父亲没有?”

叶太太的声音转冷,“不必去打扰他了。”

“总得知会他。”

“是我女儿嫁人的好日子,我不想看到他。”

“他是结好的父亲。”

“我问过结好,她也不想见他。”

“妈妈,这好像于礼不合。”

叶太太嗤一声笑,“同他讲道理?”

“他无礼,我们也无礼,就降格同他一样了,我才不干这种事。”

叶太太沉默,过一刻才说:“你这样明白事理,人家未必欣赏。”

芳好轻轻说:“我一贯孤芳自赏。”

叶太太吁出一口气,伸手模大女儿的脸,“父母离异,你受的创伤至大。”

芳好勉强笑说:“我吃得好穿得好,又在外国留学达十年之久,还能承继家族事业,是天下最幸运的人之一,有何不妥?”

母女又紧紧拥抱。

亮佳轻轻说:“这是特意做给我们这等孤儿看的。”

叶太太说:“亮佳,你也来,你是我第三个女儿。”

亮佳也拥抱叶太太。

“婚礼打算怎样筹备?”

“照原意,注册结婚,蜜月旅行。”

芳好十分欣赏,“好极了,简约主义,抛却繁文耨节。”

叶太太略有遗憾,“我也同意。”

“不过,新居得准备妥当。”

叶太太答:“有成说他大哥是地产专家,公司名下有间公寓,一层过,近三千平方尺,不用爬楼梯,可转名到有成名下,立刻开始装修。”

都想到了。

真体贴。

可惜体贴对象太多,包括穿着高跟拖鞋爱摇腿的艳女在内。

“这么说来,有成与结好不必忙什么。”

“是呀,佣人也现成,我会叫璜妮妲跟过去服务。”

一个人的福气与生俱来,芳好看着妹妹微笑。

芳好问:“亮佳,为何不见林泳洋?”

“啊,他,女眷聚会,不方便他在场。”

芳好仔细端详,“没什么吧?”

“他一会来接我。”

结好叫姐姐看家具式样。

亮佳也过去凑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