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个月后,文昌与荣三和便订婚了。

三和父母特地回来与未来亲戚吃了一顿饭,放下丰富礼物,又各奔前程。陆先生同妻子说起三和的父母:“不但相貌好,也十分和气,毫不骄矜,衣着首饰名贵大方,绝不过分,看得出痛惜尊重女儿,但是两人却水火不容,正眼也不看对方,一句对白也无,唉。”“其实三和蛮可怜。”

“是大人了,也无所谓,很快有自己家庭。”

“有无说要几个孩子?”

“听家宝说,好象打算立刻生养,起码三名。”

陆太太听见这话,仰天狂笑起来。

夏季,三和与文昌举行简单婚礼。

陆氏夫妇有意见。

“三和,为什么不请客吃喜酒,亲友不介意送礼。”

三和手臂紧紧绕着文昌,头*在他肩膀上,但笑不语。

文昌握着新婚妻子的手,“太过喧哗了。”

“结婚照片总得补拍。”

陆太太还想说什么,已被丈夫用眼色止住。

“他们快乐就好。”

家宝最开心,忽然有两个补习老师,各教三科,他管数理化,她管中英法,家宝功课肯定会名列前茅。婚后三和仍然上班。

同事感慨地说:“各自又找到伴侣,旧欢如梦,像没有发生过一般。”

三和转过头来,“你说什么?”

“没什么,下星期到纽约开会呢。”

“嗳,真得准备一下。”

“这个时候去纽约——”

三和笑吟吟,“你同我放心:先注死,后注生,三百年前订婚姻。”

同事也笑,“谁说的,你太外婆?”

三和向丈夫告假。

“我陪你去。”

三和受宠若惊,“我做事从来没有人陪。”

“现在你有了。”

一路上三和不相信自己的好运,原来被人照顾是如此惬意的一件事,原先出门,三和得自己张罗一切,独身女子,非得处处留神不可,金睛火眼盯着行李、护照、登机证,紧张全程,最怕邻座还有登徒子挤着搭讪。这次有文昌在身边,什么都不用理,拉着他的手即可,出差变得像度蜜月一般。他们并不多话,也不特别亲热,可是任何人都看出两人是新婚夫妇:簇新结婚戒指,眷恋神情……,总得一年之后才会淡却。会议只得两日,他们总共逗留四天,在大都会美术馆漫游整日。下午坐在东方文物馆比较谁盗窃得更多:大英抑或大美,可是也同时惨痛承认,真难得他们这样尊重贼脏,多年来保养供奉得不遗余力。感慨完毕三人到处找新鲜地方喂肚子,三和从来没有玩得这样高兴。

晚上,丈夫是不用回家的男友,不怕,明早他仍然会在这里,在可见的将来,后天、大后天,照旧陪着她。三和愉快地叹一口气。

她有点舍不得走。

文昌答允她随时可以再来。

他补一句:“你不要失约就可。”

“那次真对不起。”

“我已原谅你。”

“我想不,你重新又提起,证明心中有事。”

“我也不好,没告诉你即将出差。”

“文昌,文昌,不要紧,我们已经结婚,记得吗?”

两人相拥而笑。

要回家了。

行李搬到酒店大堂,文昌去办退房手续,三和坐在大沙发里看风景,只见力夫推着一整套七八件一式名贵行李箱子经过,煞是好看。接着,一个穿大圆裙小衬衫的东方可人儿轻轻走近,她雪白的脸没有化妆,只搽着鲜艳口红,梳一条马尾巴,架墨镜。三和认得这名美女。

她轻轻站起,忍不住喊出来:“世琦!”

那女郎听见有人叫她名字,不禁看过来。

三和走过去,“世琦,是我。”

杨世琦摘下墨镜,笑容满面,看着荣三和。

“世琦,是三和呀。”

三和从她那陌生眼神里知道,杨世琦完全不记得她这个人了,一丝印象不留。三和尴尬怔住。

呵,面对面都不认得。

这时,杨世琦的助手紧张地追贴:“世琦,什么事,这是谁?”

世琦仍然笑着转过头去,“房间订好没有?”

助手点点头,“可以上楼了。”

又看荣三和一眼,笑笑说:“这个影迷,与你有三分相似。”

助手拉着杨世琦一阵风似走远。

留下三和一个人呆呆站着。

这时文昌过来,“车子在等。”

三和伸手紧紧圈住丈夫强壮手臂,转过头去,刚来得及看见杨世琦与她那整套名贵行李进入电梯。电梯门夹住她的大篷裙一角,又弹开来,只见世琦笑得一朵花似,电梯门又重新关上,她上楼去了。文昌问:“那是谁?”

三和不出声。

“是你朋友?可需打个招呼?”

三和轻轻答:“她刚到,我们却要走了,时间上完全不配合。”

“下次吧。”

“是,”三和答:“下次吧。”

一路上感觉良好,三和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若干年前她听过一个这样的故事:某先生在贵宾厅吃饭,有一个朋友进去招呼,同那男子说:“你的前妻也在外头。”那男人忙出外巡了一遍回来,茫然答:“在哪里,我没看见。”那前妻就坐在门口,他已不认得她。那时三和只得十八九岁,只觉大人无稽无情,竟把这种事残忍凉薄地当笑话来讲,现在她明白了,原来这不过是人之常情。也许,下一步,在飞机大堂,荣三和会碰见易泰,他就坐在他对面,而她亦不会把他认出来,她一定需要忘记。事事都记在脑海,脑袋一日会炸开死亡。三和把头靠在丈夫肩上。

到了飞机场,行李送进闸口,文昌去买咖啡。

回来时说:“我找到中文报纸。”

三日不读中文报,混身不舒服,三和说声谢,贪婪地打开报纸。

头版电影广告跃进眼帘:这样的爱!

噫,影片终于上映了。

斗大的字:“杨世琦何展云王星维倾力合演,朱天乐导演苏冬虹编剧,空前文艺钜制。”三个主角都有那样充满灵魂美丽的眼睛,凝视读者,叫人不能掩卷。

文昌过来张望:“咦,电影广告。”

三和轻轻问:“文昌,你看看,这个女演员可像我?”

文昌把报纸拿过去,仔细看一遍,笑问:“有人说像吗?”

“你说呢?”

“一点也不像。”

“啊。”

“你是真人,而且气质清丽得多。”

他轻轻摺好报纸,放一旁。

三和微笑,“我也不觉得像,人家是那样漂亮。”

这时,服务员朝他们招手,他俩高高兴兴挽着手臂上飞机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