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二天,三和回到实验室,发觉办公桌上放着两对大红喜帖。

三和扬声:“但是我有,还是人人都有?”

同事走过来,“人人都有。”

“谁办喜事?”

“两位同事。”

三和取起信封看,读出两个当事人名字,不禁发呆。

“有趣可是?”

三和却笑不出来。

“一个是你旧情人,另一个,曾视你为梦中情人,都要结婚去了。”

三和把大红帖子轻轻放下。

“易泰在本市结婚,新娘叫岑仲媚,你可听过这个名字?她并非导致你们分手的那个第三者。”三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么快,像做戏一般。

“但是你听过热心公益的岑家裕议员吧,这岑仲媚是他的长女。”

三和仍然不出声。

“我不认为你会出席。”

三和低下头,看着另一张请帖。

“这个欧阳更神奇,我们只知道他的新娘是犹太人,家里做珠宝生意,他将入犹太教兼美籍,索性不回来了。”三和脑筋一时转不过来,这人在短短几个星期内作出人生几个最重大的决定,真正不可思议,同事们全小觑了他。“好了,三和,他们都有了归宿,你呢?”

三和抬起头,“你们打算送礼?无论怎样,我也加入一份。”

“我们打算送礼券,每人一千。”

三和肉刺地叫起来,“哗,不出席都要一千。”

同事看着她:“荣三和,你也是一条好汉,你也恢复得快。”

三和淡淡说:“不敢当。”

她立即数贺礼给同事去办事。

同事一走出房间,三和的面孔立刻挂了下来。

她坐下来叹息。

好像真的一个时代已经结束,新纪元宣告开始。

是谁帮荣三和渡过难关,是谁救了她?是幻影公司那帮可爱的工作人员吧。不然,失恋的她沮丧地关在一间小屋之内,抑郁闭塞,会失意至死。

幸亏走进来一群漂亮活泼机灵聪敏的人,每日二十四小时陪足她一个月,天天吃喝说笑厮磨,使荣三和打开了心扉里智慧之门,放开怀抱。三和想起来,比任何时间都感激幻影公司。

她把大红信封扔到一旁。

祝他们幸福?不必了,何用虚伪,他们的选择,他们一定会快乐,何劳旁人祝贺。一切已与她无关,她有自己的生活需要努力。

回到家里,家宝在后园另一头叫她:“老师过来吃面。”

“谁生日?”

“小舅舅。”

三和好奇,“他人呢,回来没有?”

“还没有。”

三和走过去,“吃了面,该送什么礼物?”

陆太太笑着探头出来,“你别客气,过来吃碗糖面,做人做要紧是甜甜蜜蜜。”陆太太盛出小小碗银丝面,只得两口,香滑可口,吃完了,还有薄片火腿熏鸡肉送口。三和说:“我祝寿星公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陆太太说:“我希望他早日成家。”

家宝说:“祝小舅快乐。”

这人虽然少了一条腿,仍不失是一个幸运的人。

家人如此爱他,还想怎样,胜过名成利就多多。

就在这个时候,陆家宝忽然侧起耳朵,像是在聆听什么。

他母亲问他:“怎么了?”

家宝说:“仿佛是小舅舅的车子。”

“怎么会,他隔两天才回来。”

家宝点头,“我听错了。”

三和拍拍那小孩的肩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犬吠声。

家宝欢呼一声,奔着出去。

接着,三和听到她家里四只大狗也扰攘起来,像是回应犬友。

陆太太喜孜孜,“莫非真是他提早回来了。”

三和笑着跟出去门口看视。

只见一辆吉普车停在不远之处,家宝已过去与司机说话。

三和正在张望,一只大丹狗已经奔过来与她招呼。

她说:“哎呀,我认得你。”

她伸手去搓大丹狗的头毛。

电光石火之间,三和将一与一加在一起,得到了答案。

她认识这只大丹狗,也知道狗主是文昌,那么,车上司机,必定是家宝的小舅,即是她某次失约的文昌了?她不相信有这么好运,三和缓缓走近吉普车,看到了司机面孔。

她轻轻说:“你好。”

他也笑笑,“荣老师你好。”懂得叫她荣老师,一定已知道她会在这里出现。“欢迎你回家。”

“我姐夫一家是你邻居了。”

他下车来,家宝像只小猢狲般挂在他肩上。

陆太太迎上来,“阿昌,生日快乐。”

三和回家拿了两瓶香槟到陆家庆祝。

文昌晒得棕黑,有点累,却一直耐心回答家宝诸多问题。

终于,两舅甥在花园绳床上拥成一堆睡熟。

陆太太同三和说:“你别见笑。”

三和摇摇头。

“你觉得舍弟怎样?”

三和忽然笑了。

陆先生咳嗽一声,“三和,请进来吃水果。”

三和见有石榴,十分高兴,掰了一半,用小刀子逐粒整整齐齐挑出来吃。陆先生低声对妻子说:“老伴,欲速则不达。”

陆太太答:“是,是。”

三和过来说:“我先回去,耽会如果有时间,我想请大家吃晚饭。”

陆太太霍一声站起来,“七时正,一起会合了到六口福,我们会过来按铃。”三和笑着点头。

陆先生嘀咕:“同你说不要太热衷。”

陆太太反驳:“你简直逢妻必反。”

三和回到自己家,发觉文昌的大丹在她花园与大富大贵大恩大德它们追逐玩耍。三和躺在红丝绒沙发上睡着。

这张摩洛可卧榻型长沙发不知是否附送绮梦,三和每次盹着都做着迷惘好梦。这次她看到自己站在宽大的草地一角看人家举行婚礼,新娘子穿着美丽的白色长缎裙出来,头上罩着白纱,看不清脸容。新娘快乐吗?在兴奋与劳碌中也很难分辨得出,三和知道婚礼不同婚姻。她本身对劳民伤财的盛大婚礼并无兴趣,有些女子却觉得铺张可能也代表幸福,连亲友穿什么衣裳鞋子都有意见。三和看着新娘微微笑。

忽然,新娘朝三和方向看来,伸手掀开面纱。

三和目瞪口呆,她看到了自己。

她踏前一步,这时脚底不知绊到什么,跌倒在草地上。

她醒了,原来已从沙发滚到地上。

罢才做的梦历历在目。

她呆了半响,新娘是她?不不,可能是杨世琦,世琦与她长的很相像。

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半。

她连忙淋浴包衣。

许久没有约会,晚装衣不称身,三和只得换上便服,加条薄披肩。

幸亏秀丽的荣三和无论穿什么仍然是个可人儿。

陆家宝准时来敲门。

三和把手绕到家宝臂弯,他家人看到了都笑。

五个人坐一辆吉普车,座位宽敞,十分舒服。

一路上三和没有说话,这是用耳朵的时候。

陆先生问:“三和这名字特别,有什么涵义?”

陆太太代答:“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这是真的。”

文昌问:“家宝功课如何?”

家宝答:“老师教得很好,我俩同样是国家地理杂志迷。”

文昌看三和一眼,“别忘记‘国家’二字是美国,杂志时时配合国策宣传大美主义。”陆太太笑。“这倒罢了,读者懂得筛选,最惨的是它一直坚持人类由猿猴进化而来。”家宝笑,“妈妈每次看到都喊‘它们是你的祖宗,我们由上帝创造’!”三和见他们一家如此有趣,笑得弯腰。

到了饭店,原来陆太太已订了小小房间,大家自由坐下,三和在家宝身边,文昌坐对面。菜式丰富但清淡,可以吃很多。

席中三和用橡筋与手指表演小魔术,家宝学着做,文昌更发明许多变化,三人都没有说话,但他们精神融洽,是那么协和,陆太太忽然感动,泪盈于睫。那天晚上,陆太太在更衣之际同丈夫说:“这一对可走不月兑了。”

陆先生点点头,“天生一对。”

“怎么交待文昌的事?”

陆先生不以为然,“他又不是不能人道。”

“啐。”

“像三和那般豁达女子,才不会计较。”

“总得说个明白。”

房门外有小小声音:“我已告诉老师。”

陆太太连忙紧张地把家宝拉进房内,“是晚饭前还是晚饭后?”

“早一天已经告诉她。”

“她反应如何?”

“老师说,只要他是适合她的好人,三只脚也没关系。”

陆太太听见这话,掩脸痛哭起来。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