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这才是她的世界,黑是黑,白是白,截然不同。

同事们转过头来,一见伊人,简直眼前一亮,只看到穿着淡色衣裳的荣三和和浑身散发朝气,淡妆秀丽面孔露出可爱笑容,她身上再也找不到沉郁。“这边,三和。”

“三和,你位置在这里。”

大家忙不迭欢迎她。

三和感慨地坐下,与他们做同事已有年余,有几人连名字都还叫不出来,他们是普通人,慢热,肯定再过十年,也不会搂着三和肩膀说话,但这才是三和的圈子。她静静在会议室坐着听了一个上午。

从前,因为她明敏过人,开会时时露出不耐烦的样子来,不过同事总以为那是心不在焉,往往原谅秀美的她。这次三和全神贯注,并且提出几点重要建议,像收费细节需请教专业人士等,这些都是科学人员最容易忽视的行政问题。散会后大家笑,“幸亏三和记得要找会计师。”

“三和气色好极了,放假真有益处。”

三和回到实验室,工作正在等她。

她吸进一口气,静静坐下。

荣三和双眼发出专注晶光,她除却心中杂念,阅读实验报告。

下班时分,同事取来一具小小随身听,“三和,这是耶鲁的最新纳米装置。”三和一看便笑,“还可以更小。”

“是,我们的设计比这个小。”

“没成事实之前不得扬声。”

同事也笑,“是,叫他们在商业宣传广告上看到才大吃一惊,一蹶不振。”三和与同事们仰起头齐齐狰狞地大笑起来。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乐趣。

可是三和实在想念世琦与展云的俏皮。

毫不讳言,还有星维靠近时三和自己加速的心跳。

同事抬头说:“噫,六点了,我得回去照顾孩子功课,明天见。”

真是勤工好妻子,办公室里优薪研究员,回到家中又是好母亲,张罗屋里一千几百样琐事,谁得到这样伴侣,三生修到,男人也讲命运。三和忽然想到她家中也有四只狗。

她取饼外套赶回家中。

一名中年女子在门口等她。

“荣小姐?我姓林,我是来见工的家务助理。”

“对不起,我迟到。”

“是我早了一点。”

三和一听这种婉约语气就喜欢。

她开门进屋,四条狗立刻迎上来。

三和说:“我已对介绍所直言,我家有许多狗。”

林婶笑,轻轻呼啸一下,狗只立刻看着她坐下,一看便知是个会家,三和只觉幸运,她放下心来。林婶说:“我家一直养狗,我与它们还合得来。”

“那么,你即日上工吧。”

林婶笑了,“好的。”

她立刻去洗手做咖啡给三和,又替狗换了饮水,放它们到花园。

屋里真静。

三和去看传真查电邮,没有,并无他们任何一人的片言只字。

三和轻轻吁出一口气。

林婶来说:“荣小姐可在家吃饭,我去买菜替你做碗面。”

三和连忙给她零钱。

“门口有辆脚踏车,可以给我用吗?”

“你小心交通。”

三和钻进书房。

林婶很快回来,她手脚磊落,做了晚餐,即时抹尘清洁。

她看见那年轻漂亮的东家呆呆坐在电脑荧屏前不动,闪耀的光芒映到她双瞳里去。多么寂寞,一个女孩子,四只狗。

只见三和间中起来伸个懒腰,揉揉眼睛,又坐下来。

偶然狗走近,她搓搓它们背脊,又再专注工作。

林婶心想:长的那么好看,又读那么多书,不过是寂寞深闺,做个贼死,这是干什么呢。三和抬起头,“林婶,你可以回去了。”

“我明日一早七时来。”

“拜托你。”

林婶走了之后,三和工作到深夜才淋浴休息。

床上除出她,还好似有别人在咭咕嬉笑。

三和怅惘,那样的好时光也会过去。

她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林婶已做了早餐。

三和翻阅报纸头条后去上班。

现在,她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

下班回来,只见狗只毛色松亮,显然洗过澡,三和深庆得人。

晚上,她一个人享受两菜一汤。

又一个月过去了,三和始终没有收过世琦他们任何消息。

真好,爽爽快快,一刀切结束关系,既然毫无前途可言,何必牵牵绊绊。他们通情达理,是最佳情人。

邻居陆先生太太已经搬了进来。

三和偶然可以听见孩子练球声。

一日,陆太太造访。

三和离开书桌招呼她:“还住的惯吗?”

“环境好极了,非常幽静,睡得很稳。”

三和微笑,“那多好。”

“荣小姐,有一事请求。”

“陆太太不必客气,叫我三和得了。”

“三和,我儿家宝科学平均分只拿五六十,老师勒令进步。”

“多读几次不就行了。”

“唉,他基本道理不明,外子没时间教他,我又不懂。”

三和随口问:“学到什么地方了?”

没想到陆太太立刻可以答出:“牛顿三个定律。”

“呵,读到引力。”

“三和,你帮帮忙,每星期三下午抽一小时教他可好?”

“这——我不大有耐性,又从来没做过家教。”

“试一试。”

三和侧侧头,“也好,我看看。”

陆太太笑颜逐开。

那好玩的小孩子来了,仍然老气横秋,却带错书本,以为补习公民。

“嗯,米索不达米亚平原,丘发拉底及底格里斯河在公元前六千年始源的古文明。”三和兴趣盎然。

摊开手,三和说:“呵,双子河流入地中海。”

陆家宝立刻指正:“不,老师,这是波斯湾。”

三和汗颜,索性胡扯:“那么,这里是香港,旁边是纽约。”

师生大笑起来。

屋里有了人气。

三和发觉家宝功课属甲级,根本毋需补习,他母亲何故把他送来?

也许因他是独子,怕他寂寞,请人辅导。

三和随口问他几个问题,他均对答如流。

“为何历朝历代米索不达米亚战争不停?”

“因争夺资源如肥沃土地及水源。”

“今日呢?”

“今日为着石油,但因由类同。”

“好,家宝,问你一个科学问题:物质除出固体液体与气体之外,还有其他形态吗?”家宝答:“老师还没有教到,但是我知道还有等离子能,即气体的电离化:当气体的温度升到几千度时,气体原子抛却电子,带负电的电子四处游逛,原子也成为带正电的离子。”“哗。”

家宝大笑起来,“我对物理很有兴趣。”

“这种知识你从何处得来?”

“我小舅舅教我。”

“家宝你真好福气。”

“小舅舅什么都会,他教我全套中英数理化,小时老师不喜欢我,因我五岁还不会说话,爸妈都觉得我笨,可是小舅耐心陪我,教我背唐诗。”三和笑问:“你为什么不开口讲话?”

“我心中有数,只是讲不出口:所以脾气变坏。”

“可怜的小灵魂。”

“现在好了,爸妈时时叫我话不要太多。”

大富大贵走过来。

“妈妈说你也喜欢狗。”

“还有谁喜欢狗?”

“小舅舅也养狗。”

三和月兑口问:“你的小舅舅多大?”

“小舅舅二十八岁,他是一名兽医,最近去了爱尔兰工作,个多月才回来,我真想念他,天天与他通电邮。”三和说:“有个好朋友真难得,来,我们读埃及文明:为什么说埃及是尼罗河的礼物?”陆家宝又滔滔不绝回应。

这孩子此刻不但能说,而且非常健谈。

两家因为家宝缘故,来往比较密切,星期天三和应邀到陆家喝下午茶,屋子重新装修过了,已不容易想起王老先生,三和有点怅惘。陆先生是个好人,在政府任职,升得很高了,但是没有架子。

与陆家三口在一起,不用伤脑筋,可完全松弛,十分舒服。

一日陆太太同丈夫说:“三和真的孤寡,不见一个朋友上门。”

陆先生说:“这般洁身自爱的年轻女子何处去找,真正难得。”

“我也这么想,我最怕女人袒胸露背,门庭若市。”

陆先生陪笑,“谁说社会风气已经开放,听听你这口气。”

“奇怪,三和并非孤芳自赏,恃才傲物那种人,为什么没有男伴?”

三和当然不知道邻居正在谈论她。

她打开报纸读娱乐头版头条:“杨世琦新作即将上演,文艺片可会有卖座奇迹?一般并不看好”,接着是最新剧照披露,经电脑修改照片中的世琦美若天仙。另一版是展云的泳装照,她头上戴着棕榈叶冠冕,耳边配着大红花,站瀑而下,宛如林中精灵。但是三和知道,她们都是真人。

笔此她们拥有真人烦恼。

呵世琦你别来无恙吧,你的感情生活如何,是否仍然一片空白。

还有展云,不知她生父可有再去烦她,身世的苦楚,会否在夜间悄悄潜入梦魂作祟。再掀过一张,是星维穿白衣白裤站在火山边,暗红色熔岩,好比他炽热的心,但是他们发誓不会彼此相爱,故此演出潇洒。三和轻轻放下报纸。

她的生活渐渐趋于正常,心波遭石子激荡过后的涟漪平复,心湖恢复镜子般光滑。但是她添增的十二磅体重,始终减不回去,无论如何节衣缩食,磅针指着一一五动也不动,真骇人。三和已许久不敢吃冰淇淋。

一日,三和与家宝在门口聊天,陆太太忽然出来叫:“家宝,小舅舅寄照片来,三和,你也来看。”

他们连忙打开电邮,谁知是陆太太取来真的邮寄照片,大家都笑了,立刻把包裹拆开。“是一叠风景照片,拍摄出爱尔兰灰蓝天空及碧绿草原,红发绿眼雪肤的少女,以及各式酒馆招牌:皇帝头,红狮、黑鸦、龙狮兽……美不胜收。照片水准高得可以收入旅游册子中。

三和在陆家消磨整个下午。

家宝问些很奇怪的问题像:“为什么爱尔兰人有那样漂亮眼睛?”

三和答:“空气清新,眼睛安全,还有,他们不会死读书变近视。”

他们笑成一堆。

事后陆太太说:“三和像在等一个人。”

“谁?”

“她心中有数。”

陆先生看看妻子,“老伴,你故意与人亲厚,又差家宝去串门,心中有企图吧。”“我不是奸人。”

“你是想介绍令弟给她吧。”

陆家宝在一边听见了便说:“他的令弟、即是我舅舅,对,他们很相称。”陆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你知道什么。”

陆先生说:“的确是好主意,荣三和品格纯静,又有正常职业,喜欢动物,年纪相配……就看有无缘份了。”“我也这么想。”

“令弟几时回来?”

“本月中。”

“他也真怪,爱尔兰海岸油船沉没,漏油,他一听鸟类及海洋生物受害,立刻丢下工作赶了去拯救,整月不返,如此热衷,不知人家可会接受。”“你少批评我兄弟。”

“是是,我不该对你娘家人有任何意见。”

陆家宝抬着头想了想说:“他们会喜欢对方,他们可以对着下棋,整个下午不说一句话。”陆氏夫妇大笑。

好象计划已经成功。

接着寄来的一批照片,是拯救人员在岸边石滩帮海鸥洗净油污情况,逐只做,不嫌倦,他们身上与海鸥一般肮脏。陆太太试探问:“三和,你不觉得这帮人傻气?”

三和答:“每样生物在地球上都有位置,应当爱护。”

陆太太完全放心,难得世上有一对傻子。

“三和,他回来时,我介绍给你认识可好?”

三和答:“好呀。”

“你不反对?”

“多一个朋友求之不得。”三和不卑不亢。

陆太太只得说:“我们希望你俩合得来。”

陆家宝又来加把嘴:“小舅舅至英俊不过。”

三和只希望:她家人也会这样努力推销她。

她笑了起来,“多谢你们美意。”

三和没把这件事放心上。

饼了两日,家宝来补习,他们一起做科学实验,三和说:“物质的惰性……”她笑了,“人的惰性才最显著。”家宝忽然说:“关于小舅舅——”

三和微笑,这家人真努力促销。

“有一件事妈妈没说呢。”他鼓起勇气。

三和随口问:“那是什么事?”

“小舅脾性有点孤僻,一直没有女朋友,是因为他少了一条腿。”

三和抬起头,“啊。”

“一次交通意外,为着救护母亲与我,他用身体挡住一辆司机醉酒驾驶的车子,结果身受重伤,住院整月,医生都无法救治他的左腿,结果需自膝盖以下截肢。”“几时的事?”

“六年了。”

“那也不影响他做一个成功的好人,是不是?”

家宝总算露出一丝笑容,“你说得对。”

“让我们来做一项科学实验:用两只鸡蛋,一生一熟——”

“荣老师,你会不会介意男朋友少了一条腿?”

“呜,这个问题不好答,那要看他整个人怎么样,我们谈得来吗,他可会爱护我,他是否一个正直儒雅智慧的人,他心中可打算组织家庭……说到这里,我又不介意他是否有三只脚了。”家宝笑着点头,“荣老师说得对。”

“请专心功课。”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