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到了家,只见杂工还在收拾酒瓶、拖地、扔垃圾。

订婚却已取消。

戏言。

儿戏。

戏弄。

人们形容不正经、荒诞、欠长久的诸事,都加一个戏字,可见戏行是多么飘忽。电话铃铃的响起来。

不知是谁,大约是王星维吧,活泼地把荣宅电话铃声调校成著名的恋曲:我如何开始,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意外的讽刺,具喜剧效果。三和轻轻问:“哪一位?”

“三和,世琦怎样?平日文静的她忽然发起疯来,叫人担心。”

“星维,是你?多谢关心,她无恙。”

“我十岁的侄儿都比邓灼明成熟。”

“星维,你与世琦本是一对,你又那样关心体贴她。”

“三和,我俩情同手足,但是断不会走在一起。”

“你好像一早肯定。”

他没有回答。

“休息吧。”三和挂上电话。

包衣后,电话又响起来,再次唱起爱情故事。

三和以为仍是星维。

那边却是同事欧阳。

“欧阳,夜深了,有事明天再说。”

他不知在什么地方,可能是一家酒吧,异常热闹,杂声很多。

“三和,只说三句话。”

三和无奈,“请快说。”

“三和,易泰与大家在酒吧庆祝骆主任四十大寿,他同我说,你拒绝他回头。”三和温言说:“已经够三句了。”

“不,三和,还有一句:我得知这项消息很高兴,三和,我可有希望?”三和对他说:“欧阳,大家是同事,朝夕相见,情同手足,切忌鲁莽。”她挂上电话,顺手拔去插头。

可是三和也没睡好,隐约间她听到有人在楼下走来走去,搬动家具,低声商量镜头角度。天未亮她起床下楼。

客厅当然空无一人。

她在厨房吃早餐时布景师来了。

“荣小姐,你在这里真好,周小眉叫我来,他说打扰了你那么久,由衷感激,过几天我们拍完这堂景,想替你重新漆墙,你挑个颜色。”她把样本打开来。

三和斟杯咖啡给她。

“世琦可能也要找你。”

布景师笑,“我一早去过杨宅,不知怎地,公寓遭刑事毁坏,体无完肤,最可惜是一面古董莱丽水晶玻璃化妆镜,摔破了一文不值。”三和不出声。

“不过,除出破碎的心,一切都可以弥补了,不出三天,即恢复原状。”“你们本事巧夺天工。”

“荣小姐,你选哪个颜色?”

“照原来的白色好了。”

“荣小姐不怕沉闷?”

“不,我不怕。”

“那好,你放心,一切破损会替你收复。”

可是,墙壁已经吸收了他们的音影,声音在夜阑人静之际不知会否释放出来,影子不知会否走出来活动。呵开始胡思乱想了。

长假告终,回到工作岗位,做得贼死,想必没有时间扩展想象力,一切心魅应声而倒。稍后世琦与化妆师回来了。

织丽身型,架着墨镜。

月兑下黑眼镜,才看到她一双眼睛布满红丝,分明一夜未能成眠。

这样一双受伤眼睛,如何演戏?

化妆师微笑,“不怕不怕,我有法宝。”

她取出化妆箱,摊开各式颜色笔及大小毛扫及诸等色彩。

她有一支软膏,挤出些来,敷在世琦肿眼皮上。

接着,取出一支眼药水,替世琦滴下。

世琦眼眶含着那蓝色的眼药水打转,说也奇怪,像变魔术似,所有红色微丝血管即在三和视线下消失,眼白恢复明亮。这时,多余的眼药水自眼角流下,化妆师连忙用纸巾去接,已经来不及,她用湿手绢去拭,可是那蓝色神奇眼药水抹不去,始终在脸颊留下两条浅蓝色泪痕。这件事发生之后,世琦没有哭过,她很坚强地支撑,可是这一刻,泪印却刻在她面颊上,加上她苍白面色,空洞眼神,杨世琦像万圣节化妆舞会中哭泣的女圭女圭,不但悲哀,且有丝诡异感觉。三和转过头去,心中不安。

片刻化妆师替她化好了妆,世琦抬起脸,一切哀愁被脂粉遮盖,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过去了。

总共才卅四小时,已是许多人的半生。

三和由衷佩服杨世琦。

就这几天了,拍完,他们要走了。

王老先生旧居已经挂“出售”牌。

经纪说:“是荣小姐吧,千斤难买相连屋,不如一并置下,将来做发展用途。”三和笑笑。

经纪见她带着四只大狗,不禁说:“荣小姐爱动物。”

三和点点头。

她带犬只走进公园,拍拍手,“跟着我跑步,两前两后,明白吗?”

她不徐不疾向前跑,四只狗果然听她话,两前两后保护她。

在转弯处,她看见冰淇淋小贩,停下,买了蛋筒与狗分享。

有人咳嗽一声。

三和知道那人不赞成她给狗吃冰淇淋,她不出声。

罢预备带狗离去,那人又开口:“可以说几句话吗?”

三和转过头去,她首先看见一只精神奕奕的大丹狗,不禁欢喜:“你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大丹犬认得她,过来招呼,三和模它鼻梁。

它的主人问三和:“王金潮老先生好吗?,为什么这几天不见他,我认得这两只是他的狗。”他认得王老先生。

他正是那日雷雨中帮三和月兑险的年轻男子。

听到他问起王老先生,三和不禁泪影于睫。

她轻轻说:“我是荣三和,王先生是我的邻居,他不幸已不在人世。”

那年轻的男子呵地一声,退后一步。

他显然十分意外。

三和无奈,“他的家人不打算领养他的狗,现在由我照顾。”

三和说:“我也很怀念他。”

他点点头,这才想起自我介绍:“我叫文昌,住在竹园路。”

棒一会他说:“最好不要喂它们吃蛋糕或冰淇淋。”

三和低声说“我明白,可是——”

他接上去:“生命无常,先吃甜品。”

三和破涕为笑。

他站起来,“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三和站起来往另外一头走去。

走到一半,忍不住回头看,正好,文昌也转过头来看她,两个穿白衬衫卡其裤的年轻人视线接触。他又走近三和。

“明天同样时间,在这里见面,你可方便?”

三和点点头。

“王先生—”他有点哽咽。

他终于又一次向三和道别。

回到家门,三和看到前所未见的混乱场面。

屋门口停着警车、救护车、拖车,及记者采访车辆。

还有,那辆鸥翼跑车又回来了,这次不是停在路中央,它分明铲上行人道,撞入栏杆,直抵大门,一路毁坏,木条玻璃破碎,撒落一地,像被炸弹炸过的战区。三和目瞪口呆。

警方已经赶到,肇事者已被押走,可是跑车仍然横在门口。

连大门都被撞凹,不能开也不能关。

三和遇事比常人镇定,她心中已有分数,这一定是邓大官遭仆人抬走后深觉不忿,睡醒后前来寻仇。只见周小眉满头大汗出来,“三和,你回来了,请你包涵,双方律师都在这里,请里边说话。”三和不发一言,神色不变。

周小眉暗暗佩服。

她自后门进屋,只见工作人员已经离去。

三和问:“世琦呢?”

有人抱着胸出来怯怯说:“这里。”

三和走近她:“世琦,我想你知道,这事统共与你无关,你不要自责。”这时有人冷笑一声。

原来是何展云。

她说:“有人踏尽油门把车撞入民居,一次不够,把车倒后,再撞一次,全屋震动,他是想同归于尽,这难道是冲着我来?不关世琦事,又关谁的事?你们样样护着世琦,宠得她五谷不分。”周小眉连忙拉开展云。

世琦颓然,“三和,对不起。”

“他有否受伤?”

“额角需要缝针,左臂折断。”

“可以活下去就没问题。”

“三和,你真豁达。”

周小眉叫她:“三和,这里。”

邓家律师用最高速度草拟赔偿书。

“荣小姐,这只是一宗交通意外:汽车失事,司机失却控制,毁坏民居,我们愿意负全责,请看看这个数字是否恰当。”三和一看,为免世琦难做,立刻签下名字。

“荣小姐大人有大量。”

“荣小姐明白事理,够涵养够修养。”

“我们出路遇贵人。”

说过好话,大家松一口气,律师们走了。

周小眉苦笑。

“难怪起先你不愿借出住宅拍电影。”

跑车已被拖走,警车也已离开,工人即时更换门窗,工作效率一流。

“那疯子一直大喊:‘杨世琦,出来玩’世琦不去理他,他就开车来撞,一次不够两次。”三和轻轻说:“真刺激。”

“他分明受药物影响。”

门外仍有记者徘徊。

“拍戏进度受阻,导演气得一走了之。”

三和说:“世琦,你暂时不能离去。”

展云又插嘴:“外头记者说不定,还以为是我惹事呢。”

世琦用手掩脸。

三和说:“世琦你万幸呢,早日发觉早日得救,耶苏给你送大礼。”

三人叹息一声。

堡作人员给她们拿了一壶热咖啡进来。

她们坐厨房后的太阳室休息。

三和捧着咖啡,忽然发觉杯子里有灰尘浮沉,她用手指去拨。

这时大富大贵进来团团转。

三和微笑同狗说:“是,那人真讨厌,我知道。”

展云问:“再养多两只,又叫什么名字?”

三和笑,“名字多着呢,像大材小用,大智若愚……”

她发觉仍有灰尘落杯子里。

她忽然醒觉,抬头看向天花板,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见吊灯附近水泥纷纷落下,墙角龟裂,世琦与展云两人却懵然不觉。原来大富大贵是前来警告主人。

三和大声叫:“快逃。”

来不及了。

太阳室一角支柱已被跑车撞松,渐渐歪斜,终于承受不住屋顶重量,到这时候塌下来。三和丢了咖啡杯,一手拉一个,没命价逃生,说时迟那时快,大片批荡落她们身上,三人大声尖叫起来,跌在门口,滚向草地。月兑险了。

不到一秒钟,整个角落塌下来,正是刚才她们坐着聊天喝咖啡的地方。

她们惊得呆了。

三人楞楞坐在草地上,满头满脸是灰,手臂有擦伤之处淌血。

三和定定神大叫:“大富大贵。”

两只狗奔出来,幸亏都没有受伤。

这时,她们听见王星维的声音:“三和、展云、世琦,你们在哪里,快扬声答应。”她们三人满脸灰,你眼望我眼,忽然之间大笑起来。

王星维找到她们,既好气又好笑。

“快随我去私家医院验伤。”

三女笑作一团。

王星维顿足,“越来越离奇,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苏冬虹的生花妙笔都编不出来。”三和扭了足踝,这时才觉得痛,王星维索性背起她。

一行四人到了私家医院急诊室,星维仍背着三和,他叫其他那两个:“展云、世琦,这边。”没想到世琦严肃地说:“我是第一女主角,你叫名,我排行在先。”

展云气极,伸手推她。

世琦反击,她们在医院大堂半真半假打了起来。

这时一个年长看护板着面孔出来说话:“医院重地,不准吵闹。”

四人这才乖乖坐下。

三和让星维背着,不知多舒服,她不愿落地。

三和把头靠在星维肩上,星维问她:“可痛?”

展云气说:“他只关心三和一个人。”

星维反唇相讥:“你们这两只妖精太会得照顾自己。”

世琦重复:“妖精……”忽然大笑起来。

展云冷笑,“真的疯了。”

那老看护又过来骂:“争风喝醋,伤风败德。”

四人更笑得落下眼泪。

终于医生来诊治她们。

些微擦伤均无大碍,三和足踝敷了药亦无大恙。

他们一起出院。

三和笑说:“怎么办呢,家都塌了。”

星维答:“先回去看看,真不能住,到我处休息。”

展云指到他鼻子上,“你倒想。”

三和不禁问:“你们三人,到底是朋友呢,还是敌人?”

世琦想一想回答:“再要好的朋友,还没有我们亲密。”

“那多好。”

“但是,再坏的敌人,还不如我们刻薄。”她又哈哈大笑。

三和无话。

回到家里一看,只见十多人一起开工修理。

太阳室只塌了一角,已用蓝胶布围起,不下雨就很好,邻居不过以为大装修。撞毁的门窗都已换妥,屋子仍可居住。

三和松口气。

她问:“那一角屋顶几时可以修复?”

“我们打算整个太阳室重做,用玻璃天窗,大约三日可以完工。”

三和点头,这倒是新奇。

装修师也笑,“荣小姐以后一百万也不允出借地方拍戏。”

蒋小弟也赶来探访。

“三和姐,我是罪魁祸首,你不是给我妈面子,也不会借出地方。”他满头大汗。三和轻轻说:“可是,我得到一班朋友。”

蒋小弟莫名其妙,“朋友,何处来的朋友?”

“世琦与展云她们呀,我们很谈得来。”

小弟瞪着眼,忽然大笑起来。

“小弟,你笑什么?”

小弟静下来,“三和姐,你好可爱,她们与你亲密,作不得准,那不过是演戏彩排,真情一样,但不往心里放,你明白吗?”三和不出声。

“她们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走到哪里,演到哪里,演罢此处,又去那处,你当是娱乐好了。”三和忽然明白,“是,是,大家说说笑笑,高兴过一段日子,也还了心愿。”“可不就是这样。”

“小弟,我知道,你放心。”

“尤其是王星维,你莫同他太亲热,也不宜与他私底下约会,你需保护自己。”“小弟,你不会有偏见吧。”

“我与他们同行,当然偏帮他们,已经把他们形容得很好。”

三和点点头。

小弟一走开,她不禁黯然。

他们的热情即使不能持久,在这段失意的日子,也给荣三和好好作了伴。三和经过一日折腾,累极入睡。

楼下即使有装修师傅,也没把她吵醒。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