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忽然看见易泰站在床前,她去拉他的手,“唉,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你离开了我,真可怕,孑然一人,又得重新出来交际,苦不堪言。”易泰也笑。

三和蓦然惊醒。

她长长吁出一口气,抹去额上冷汗,走到梯间。

只见那日已经完工,女主角懒洋洋坐地下,化浓妆的她们像洋女圭女圭。

不消一回,她们到外边货柜车卸装更衣,大厅只剩导演与编剧。

朱导演与苏冬虹低声谈话。

三和无意旁听,但这是她的家,避无可避。

只听得苏冬虹犹豫,“这时加插这样一个人物,已经太迟,本子需要重写。”“公司可以付重写费用。”

“裁缝最怕改衣服。”

“你是编剧。”导演提醒她。

“改比写更困难。”

“我明白,我自己也写剧本。”

编剧说:“你的意思是:添加一个成熟了的杨士琦,若干年后,在暗地出现,静静看着过去自己的爱情故事发展,可是这样?”“对。”

“唏,这时空交错连编剧都觉糊涂,观众又怎会明白?”

“别担心观众,一位写作人同我说过:千万别低估读者水准,你有好的作品,尽避拿出来。”“天乐,我觉得你钻牛角尖,本子已改到第七次,筋疲力尽,还是要改,上一部戏的成功带来许多压力,令你无所适从。”朱导演微愠,“冬虹,我需要编剧,不是心理辅导。”

这时三和咳嗽一声,走下楼去。

朱天乐看见是她,“三和,你来得正好。”

他对苏冬虹说:“有什么难懂呢,添加的角色就似三和,在屋里游走,检讨过去爱情得失。”冬虹摇摇头,“我已油尽灯枯,我累得只想自杀,我不能再做,我请辞。”大厅里一片死寂。

苏冬虹憔悴的脸上有一只大眼袋,她瘦削的背脊佝偻,谁都相信她确已尽力。半响,朱天乐说:“再做一次,冬虹,不痛不痒,焉能感动观众。”

“不。”

三和轻轻说:“此刻累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再作决定。”

苏冬虹一声不响的走了。

三和转过头来,看见朱天乐一个人站在灯光下,十分孤苦。

三和不由得轻轻哼一首歌:“他是乐队的班主他是一个寂寞的人”朱天乐一震。

三和对他笑笑。

他说:“我决定加这个角色是因为你的缘故。”

三和答:“我知道。”

“你无声出没在这个空间,这所屋子,给我极大启示。”

三和微笑,“这是我的家。”

“假设你已经结了婚,有一子一女,表面生活愉快,一个暑假,丈夫带孩子去美国探亲,你一个人在家,忽然之间,你看到往日在这间屋子里上演的一段感情,你是其中一个女主角,你看到自己的彷徨、痛苦,你陷入回忆,你发觉原来深爱的是——”“下一部戏吧。”

朱天乐说:“不,必需是这一部。”

“戏已开拍。”

“剧本可以改。”

“等冬虹明朝回来看她意思如何吧。”

“她一定会回心转意。”

三和忽然笑了。

“三和,你在这间屋里,高高在上看下来,犹似无所不知的天使,告诉我,你为什么笑。”“冬虹已经很累。”

“我们是好拍档,我会鼓励她。”

电话铃声响了。

三和先下一句:“除非你向冬虹求婚吧。”

她跑上楼去听电话。

电话由母亲打来,她早十年已做了邓太太,此刻住在旧金山。

“三和你近况如何?”

“很好,不劳挂心。”

“你父亲可有同你联络?”

“上月三号通过电话,他在北京。”

话题到这里仿佛已到了尽头,三和连忙找新题材:“我最近买了一本史提芬霍金的宇宙论。”“看得懂吗?”

“放在咖啡桌上立刻蓬壁生辉。”

母女都笑了。

三和在笑声中说:“有人约我打球,我要出门了,再见。”

双方愉快地挂上电话。

三和收敛所有表情,静静坐一旁。

片刻她下楼,发觉连导演都已经离开。

后园有人清理流动卫生间。三和叫大富大贵出去散步。

这两只狗的名字是易泰所取,当时他问她:“叫良辰美景呢?还是叫大富大贵?”三和记得她笑弯腰,“不,叫花好月圆。”

“也是实际。”

人们憧憬的境界,放在嘴里天天念着,盼望有日实现。

两只狗由易泰朋友所送,那一家人移民,新生小犬不得不找新主人。

易泰放在三和处寄养,因为她家有花园,分手之后,他取走了所有东西,却不提只犬。连大富大贵都不要了。

他离开之后,狗虽然不会说话,但盼望怀念之情尽露:门铃一响,它们自动跑去欢迎,以为是易泰来了,看到客房有灯光,急急吠着进去,又觉得是易泰在那里,一年之后,渐渐死心,知道那个年轻男人不会再来。不过大门一开,它们仍然立刻竖起耳朵,探头探脑。

三和至今已完全与易泰失去联络。

奇怪吧,一对年轻男女,本来各走各路,偶遇、邂逅、爱恋、总有一方认为这次总可以终身相守了吧,但不,发生一些事,他们分手,又再次成为陌路人。这个过程中,荣三和不知死掉多少细胞,褪掉几层皮,最坏的时刻,她不想起床面对新的一天。这时,她走近那棵大树,三和像是看到一个人与一只狗。

她扬声:“请留步。”

那人转过头来,却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三和一怔,“对不起,认错人了。”

少年笑笑,“没关系,你是三号荣宅吧,听说你家拍戏。”

呵,整条街都知道了,原来好事也会出门。

三和点点头。

她在路边长凳坐下,少年牵着大丹狗坐在她身边。

“为什么养那么大的狗?”

少年答得很有趣:“开头不那么大。”

三和记得上次大雷雨中所见的狗是棕色的,这只深灰。

少年问:“听说杨世琦每天在你家进出。”

三和又点头。

“我是她的影迷,我房里到处是她照片,她有一张汽水广告海报,我千方百计在网上寻获,是我的至宝,想找她签名。”三和微笑,不出声。

少年鼓起勇气,“可以代办吗?”

三和且不置可否。

“她真人是否与照片一般好看?”

“有过之而无不及。”

“传说她将嫁给王星维,可是真事?”

三和讶异,“我不是影迷,我不知此事。”

少年叹息。

“你念第几班?”

“高中一。”

“成绩如何?”

“中等,一两个甲,一两个乙,中文与数学多丙。”

“那可怎么考大学?”

少年笑,“你的口气似足我爸妈。”

“有无找人补习?此刻急起直追还来得及。”

少年又笑,牙齿整齐雪白,一看就知道刚除下牙箍,父母已在牙医处掷下好几万元。他答:“再进一步,需下很多苦功,我不打算死捱,家父做印刷业,生意不错,薄有节蓄,我自小住这间屋子,坐那两架车,我是独子,将来这些都是我的,与成绩单上甲乙丙无甚关系,何必吃苦。”三和瞪大眼睛,原来是哲学家,失敬失敬。

“可以劳驾你问杨世琦取一个签名吗?”

“不。”

“小器。”

“签名式也是人家的资产,我不能因利乘便每天叫人签千百个大名拿出手上图利。”少年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

“你不如亲自拿了海报到门口要求签名。”

少年展露笑容,“对,对。”

“杨世琦比你大得多。”三和提醒他。

“不,她只有十九岁。”

三和吃惊,才得那一点点大?却已经成熟老练,甚至有点沧桑,哗,山中方三日,世上已千年。少年问,“明天我早上十点钟到三号来可适合?”

“你试试看。”

少年拉着狗走了。

回到私家路,王先生迎出来。

“三和,我帮你洗狗。”

“怎么好意思。”

“应当效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三个孙女会来小住。”他笑得合不拢嘴。三和明白了,“来看明星。”

“你猜得对,我把照片电传给她们看,她们决定亲自来一趟,三和,我有伴了。”三和提醒他:“她们打算住多久?”

“三两天也好呀。”

三和吁出一口气。

真没想到一组外景队会影响这许多人的生活。

“来,三和,把大富大贵交给我。”

三和独自开门回家。

屋里静寂,戏班子回家了,明日再来。

三和想同那少年说“他们也像普通人一样,心中充满喜怒哀乐恨怨憎,可是又怕少年不相信,少年把偶像抬至神明那样地位,诚心拜膜。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