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快乐

傍晚,珠宝店已经准备打烊,忽然有旅行社导游带着六七名日本游客进来,店员笑逐颜开,忙着应酬。

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女也在其中,指着玻璃柜台,要看一只金表。

店员踌躇一下,心想,一定是跟着父母来旅行的小东洋人,她把金表取出放丝绒盘子上,少女拿起细看。

一共才三个职员,那边又叫人,她只得过去忙。

电光石火之间,想起那少女与金表,抬起头,已经不见人了。

店员大惊,立刻按动警报,不顾一切奔出店去,在商场走廊看到少女低头疾走,快要跑出马路。

护卫员奔近,店员连忙伸手一指,“那个白衣少女!”

两名大汉立刻扑向前,“站住,别动。”

少女像没听见一般,去拉玻璃门预备逃出街上,但已经来不及了,护卫员已经赶到,手搭到她肩膀。

她面如死灰。

店员送一口气。

少女手中正握着金表,人赃并获。

她缓缓蹲下,途人好奇地看向她。

不久,警察抵达商场。

在少女身上找到身份证明文件。

她叫孙新菊,十六岁。

珠宝店职员忍不住斥责:“原来不是日本人,你不该在游客前丢脸,人家会怎么想?呵这繁华都会有的是小偷。”

女警看了店员一眼,“小姐,接着的工作,你叫给警方好了。”

职员悻悻回转店内。

少女从头到尾不发一言,跟着警察到派出所。

她手发笨拙,像是第一次做贼,已经失手被捕。

她看着自己双手,忽然落泪。

女警见过太多不良少年,根本不去理她。

警车经过繁华街道,霓虹灯亮起,是晚饭时候了,途人匆匆赶回家与家人团聚,一天辛劳工作,为的是甚么,不过是愉快安逸的与家人吃顿饭。

到了派出所,少女被交到当值警员手上。

少女走进询问室。

门一关上,少女吓得发抖,询问室没有窗,水门汀墙壁地板,只得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与一盏灯。

不久另一个警员走进来,“我是陈督察,你叫孙新菊?”

少女不出声。

陈督察说:“我们调查过,你并无犯罪记录,看你样子,也不似惯性罪犯,当然,甚么事都有第一次,可否告诉我,你偷金表是为着甚么?”

孙新菊仍然不出声。

“你把理由告诉我,我可以通知感化官前来,也许,她会给你一次机会。”

少女张开嘴,又合拢。

这时,有人送咖啡三文治进来。

陈督察说:“吃点东西。”

少女喝了半杯咖啡,忽然说出真话:“我妈妈病了很久,家里已没有食物,我想偷了手表去换日用品及一点吃的。”

陈督察动容:“你父亲呢,没有其他亲人?”

“我没有父亲,穷人没有亲戚。”

“请你写下地址,我马上联络社会福利署,你放心,你母亲会得到照顾。”

少女像是略为放心。

她随即饮泣,“我要坐牢了。”

“你且到拘留所过一夜,明早会有感化官带律师来替你办手续进教养所。”

“我母亲——”

“事到如今,孙新菊,你不放心也得放心,生活中遇到困难,应当求助,不该犯法,你已读到高中,这种道理都不明白?”

孙新菊低下头,她实在慌了,才会铤而走险。

陈督察站起来走出询问室。

在门外遇到同事,她摇摇头说:“可怜。”

同事点头,“与其说是她的错,不如说是社会的错。”

两人都长长吁出一口气。

她们都有女儿,也十六七岁年纪,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孙新菊被带到拘留所。

铁闸一开,她是个罪犯了。

新菊躲到角落去,缩成一团,暗暗饮泣。

下午,她又到外婆家借贷。

外公面孔一直朝着电视机,眼神不与她接触。

在这之前,老人同他妻子说:“那孩子又要来借钱,你不必叫我,你若不能帮她,就叫她走,不关我事。”

那外婆拉下了面孔。

“叫她不要跟那个人,她不听,一意孤行,离家出走,成为亲友间笑话,叫我蒙羞,真是现眼报,这十多年来,到处借钱,甚么脸都被她丢光。”

新菊到了外婆家,怯怯叫一声。

外婆答:“我最讨厌人家叫我外婆,婆婆婆都叫老了。”

新菊不出声。

外婆扔三十块给她,“够来回车钱了。”

新菊还想开口,外婆已经站在大门边送客。

新菊回到街上。

家里连卫生纸也没有了。

病母口渴,问要牛女乃,新菊悄悄走进便利店,趁人多,取饼小盒子牛女乃放进书包就走。

每次到不同的小店,不是偷面包就是偷牛女乃。

今日,她不敢回家。

怕房东催租,怕听见母亲咳嗽。

她乘车到游客区,被珠宝店强光及闪烁商品吸引,刚巧有大堆日本游客走进店内,她便混在其中。

偷一只金表,典当了它,怕可以过一两个月吧。

她悄悄跟着游客群走进珠宝店。

只差一分钟便可逃出商场大门,可是事与愿违,被护卫员抓住。

新菊把身体越缩越小躲在角落。

这时,她忽然听见有人高歌。

拌声不羁但稚女敕,属于年轻女子,她大声唱:“祝你生辰快乐,祝你生辰快乐,”但又改了歌词唱:“祝我生辰快乐,祝我生辰快乐——”

拘留室铁闸打开,她也被关进来。

女子不服气,用双手大力摇撼铁闸,“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新菊呆呆看着她。

女子这时才发觉牢房另外还有人,猛地转过头来。

新菊看到一张浓妆面孔,脂粉虽然糊掉,可是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仍是美女。

她身穿粉红色名贵网纱晚礼服,像是从舞会里出来。

见新菊不回答,她说:“你是人是老鼠?”

对方仍然不出声,她只得坐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饼一阵子又问新菊:“你为甚么进来?”

新菊不敢出声。

“喂,同你说话,为甚么不回答?明天才会有人来保我们出去,一整个夜晚,你我共处一室,不妨坦白。”

饼了很久,新菊才答:“我犯偷窃。”

对方好奇,“偷甚么?”

“一只金表。”

那少女一怔,忽然大笑起来,“你喜欢金表?”她迅速自腕上月兑下一只手表交到新菊手上,她说:“送给你。”

新菊低头一看,真讽刺,这只表,同珠宝店那只,一模一样。

少女说:“我帮你戴上。”

“不不,我不能要你的礼物。”

少女大奇,“你是小偷,你偷也要偷到手,为甚么现在又假惺惺?”

新菊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我叫刘爱湄。”她伸出手来,“你呢?”

新菊说出名字,“你又为甚么在这里?”

刘爱湄答:“今天是我生日,在酒吧举行舞会,喝了几杯闹事,又被警察发现身上藏着一些药丸……于是抓进来。”

啊。

“你爸妈呢?”

“我的父母?”爱湄笑起来。

爱湄的笑声非常寂寞,有点似呜咽。

新菊看着她,这个任性肆意的富家女有甚么烦恼?

“他们分道扬镳,我已有三个月没见过他俩,我父亲与女伴在巴黎游玩,我母亲与近十名手下在苏黎世的钟表展开会。”

“你一个人过生日?”

“我有一班猪朋狗友,衰友损友。”

新菊不相信这话,“你明知他们是酒肉朋友,为甚么还同他们结交?”

刘爱湄笑嘻嘻,“你明知偷窃有罪,为甚么还顺手牵羊?大家都有逼不得已苦衷。”

新菊不出声。

“对不起,我不该取笑你,看你样子,知你不是坏人。”

新菊叹口气。

她的声音极低极低:“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嗄?”刘爱湄跳起来,“你几岁?”

“今天十六足岁。”

“我也是,啊,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日,又同时被关在一间拘留所里,哈哈哈,真有缘分。”

新菊啼笑皆非。

“你上午出世还是下午?”

新菊回答:“下午五时十五分。”

爱湄惊喜,“我也是,五时十五分,妈妈说我父亲还需提早结束会议到医院看我。”

这么巧,新菊呆呆地不知说甚么才好。

可是,她们两人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

刘爱湄黯然,“我六岁时父母已经离异,各管各忙,我只得保母司机照顾,到最近,他们只是寄礼物汇钱给我,很少见面,生日也不例外……”声音渐渐低下去。

可见猪朋狗友也不能填充寂寞的深坑。

新菊觉得刘爱湄也有可怜的地方。

不过,这些同情心还是留着给自己吧。

这时,只听见刘爱湄问:“你呢,你家境怎样?”

新菊低下头。

“喂,不是你的错。”

新菊答:“我生父离开我们母女已有十多年。”

“呵。”刘爱湄很同情她。

“家母患病,长久不愈,家里一穷二白,我也已经停学。”

“哎呀,没想到你这么惨,像苦情戏中角色一般。”

新菊反而笑出来。

“所以你才去偷东西?”

新菊点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找工作?”

新菊答:“经济世道差,不好找工作,我没有学历,唯一可以做的工作只有到人肉市场。”

刘爱湄掩住了嘴。

新菊又低下头。

她觉得她的头颅越来越重,她的颈项已不胜负荷。

“你很可怜。”

新菊不出声。

“我们同病相怜。”

新菊叹口气,“哪里,你比我好多了,你父母虽然不见人,却在经济上尽量满足你。”

“刻画司,我仍然落在拘留所里。”

她俩捧着头,说不出话来。

这时,拘留所大门打开,有人进来。

“刘爱湄,你的律师来了。”

只见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走近。

“爱湄,是我,尤律师。”

爱湄很不高兴,“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尤律师说:“我已经睡觉,需要更衣。”

爱湄说:“老规矩,明日早上九时,你来保我出去。”

“爱湄,你这脾气要改一改,我不能担保你一世不受检控。”

爱湄不出声。

“终有一次,你会进教养所,那里的日子不好过。”

“我明白。”

“爱湄,你算是天之骄子,要甚么有甚么,不要任性了。”

“你回去吧。”

“你已是警方熟悉人物。”

“尤律师,你说完没有?”

尤律师气结,一抬头,看到角落有一双亮晶晶眼睛。

“这是谁?”

“她叫孙新菊,尤律师,麻烦你找一找她的资料,明朝把她也保出去。”

“甚么?”

“她是我朋友。”

尤律师无奈,“我会同陈督察谈一谈。”

刘爱湄这时间问:“有没有香烟与口香糖?”

尤律师没好气,“没有,你好好待在这里,一早我再来。”

他出去了。

门又一次关上。

新菊这时才嚅嚅说:“谢谢你。”

爱湄坐下来,细细打量她的新朋友。

“你长得很漂亮。”

新菊沉默。

“你统共没有亲人?”

新菊答:“没有了,只有我们母女。”外公外婆才不会认她。

“你在狱中,谁照顾你妈?”

新菊说:“我心像刀刺一般。”

“你出去之后,要好好做人,不是为你自己,是为你母亲。”

新菊答:“我明白了。”

爱湄又哈哈大笑,“你看我多好笑,居然教你做人,我比你失败多了。”

“千万别这样说。”

她们坐在长木凳上聊天,渐渐投机。

“你怕不怕?”

“怕得发抖,像做噩梦。”

爱湄说:“我也怕。”

“你冷不冷?”

“还好,喝了酒,混身发热。”

“你功课怎样?”

“用功时好,不用功时坏,水准差很远。”

新菊说:“我真想回到学校去。”

“我帮你交学费。”

新菊摇头,“你真孩子气,你的生活费来自家庭,他们不会答应。”

“我叫尤律师帮你申请助学金,他知道许多途径,由他出面,无往不利。”

“律师才不会无故出时间出力气做任何事,他们收取昂贵费用。”

爱湄搔头,“唏,我没想到。”

“无论如何谢谢你。”

“你累吗?”

新菊答:“累到极点,但是睡不着。”

“生辰快乐。”

“你也是。”

两个少女,背对背,靠在一起,忽然,两人都觉得有点温暖,渐渐盹着。

陈督察在外边当值,她与同事忙着做文书工作。

她把两个少女的记录打入电脑,嗯地一声,“她们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

同事一怔,“这么巧合?”

“一个住在南湾独立洋房,一个住虎岩角旧式徙置区。”

“即是说一贫一富。”

“环境相差如云泥别。”

“怎么会同时抓进来?富有家庭应当妥善照顾孩子呀。”

“律师已经来过,说当事人时时醉酒闹事,功课一落千丈,父母不在身边,但拥有大量零用钱,造就这种新一代。”

“啊,社会的错,那穷女孩更加有托辞了。”

陈督察唏嘘,“我小时侯住木屋区,没有自来水,大清早与放了学就得担水喝,母亲是人家帮佣,谁会帮我们做功课?那时也有坏人,可是我与两个弟弟眼观鼻鼻观心,派报纸、做胶花、剪线头赚家用,就这样长大成人,既不怪社会也不怪娘亲。”

“忽然到了这一个世纪,巧立名堂,甚么儿童心理、亲子活动……温室里栽培多少怪胎。”

“偷窃若是为家贫——”

“违法不可以有任何借口。”

“我还以为世上甚么事都与金钱有关。”

“不,其实世上任何事都与金钱无关。”

“咦,天亮了。”

陈督察抬头一看,果然,天已鱼肚白。

她转头看电视监视器,只见那两个少女依偎在一起,平静地睡着。

“可怜。”

陈督察叹口气,“谁说不是,”她收拾一下,“我下班了,子女还等着我做早餐呢。”

“十八孝好母亲。”

她离开了派出所。

两个少女在拘留室醒来。

刹时间回到现实世界,不禁相视苦笑。

两个人都面肿肿,手脚酸麻,这一夜不好过。

刘爱湄走到铁闸边大声叫:“口渴,给水喝,渴死人了。”

有人送饮料进来。

“我的律师来了没有?”

堡作人员不去理睬她。

爱湄把水递给新菊。

新菊喝了一口。

这时,拘留所大门打开,尤律师走进来。

爱湄欢呼。

在晨曦下看去,她的化妆已经全部擦到裙子上,纱裙经过一夜折腾,多处撕破,她像个落难公主,冠冕权杖不知落在甚么地方。

尤律师自快餐店买来热腾腾早餐。

“两位请用。”

新菊想:天大事容后处理,吃饱了再算。

两人狼吞虎咽地吃个饱,食物虽然粗糙,可是胜在新鲜。

只听见爱湄问:“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法庭还没有人上班呢,要等到九点。”

“记得把我朋友一起接走。”

尤律师说:“这位是孙小姐?我想与你说几句话。”

新菊走近。

尤律师目光炯炯,打量了她一会,“你昨夜并不与爱湄在一起。”

新菊不出声,一颗心沉了下去,世上好心人并不是那么多。

“但是,我仍然替你办了保释。”

新菊泪盈于睫。

“你运气很好,珠宝店老板了解过事情之后,决定撤消控诉,他没有损失,所以想给你一个机会,你要珍惜,切莫再犯。”

“你出去之后,打算做些甚么?”

老实说,新菊也不知道。

爱湄握住新朋友的说。

“孙小姐,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回到学校去。”

新菊低头,“家境不允许,我要照顾母亲。”

尤律师说:“我会与社会福利署联系,把令堂送到疗养院,并且替你申请助学金。”

新菊轻轻说:“律师先生,你不明白,我连吃饭的钱也没有,家里连肥皂牙膏都已用光。“

这下子连年轻律师都吃惊:没想到一个家竟可以窘到这种地步。

刘爱湄这时咳嗽一声。

尤律师问:“你有话说?“

“过来这一边。“

尤律师与她走到远一点的角落。

爱湄问:“我今季的零用还剩下多少?”

“你想怎么办?”

“送给孙新菊过难关。”

尤律师轻轻问:“几时变得这样好心,几时发觉世上除出刘爱湄还有其他的人?”

爱湄没好气,“你总不忘讽刺我。”

“爱湄,我看着你长大。”

“查一查,还剩多少,给她送去。”

尤律师立刻取出电子手账,看了一下,“爱湄,你也太会花钱,本季只剩万余元。”

“够买笔纸书本没有?”

“也足够付电费水费了。”

“那好,就这么办,见一步走一步,下季再算。”

尤律师问:“你觉得这个新朋友值得帮?”

爱湄笑了,“帮人,有甚么值得与不值得的,我又不要任何回报。”

尤律师有点感动,“你好象长大了。”

“是吗,今天开始,我已经十六岁了。”

“法律上仍然是儿童。”

“这样可怕,仍是儿童?”

“是,你尚未成年。”

爱湄答:“我觉得自己已经三十岁。”

罢巧三十岁的尤律师不禁说:“你们总觉得三十岁是人类寿命的极限。”他很不服气。

这时,警察进来,“尤律师,请到这边签署文件。”

他打开拘留所铁闸,把两名少女放出来。

新菊再世为人,不禁泪流满面。

尤律师办妥手续,把一卷钞票塞到新菊手中。

“我知道你地址,我稍后会来探访。”

新菊恳求:“请别向我母亲说起这件事。”

“你放心,我完全明白,我送你一程。”

爱湄把她拉上车。

到了徙置区附近,新菊下车。

“谢谢你们。”

爱湄只是说:“生辰快乐。”

尤律师把车驶走。

“告诉我,爱湄,你又打算怎样?”

“我?”

“是,你,刘小姐。”

爱湄想一想,“我已没有零用钱,我想我只好乖乖坐家中勤力读书,把功课追回来。”

尤律师大喜过望,只是不露出来。

他说:“生日快乐,爱湄。”

心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