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掴

许为人侦探社真叫人难为情。

小小一间办公室,家具陈旧,设备破烂,沙发台椅电脑都是三年前自旧货摊拣回来,这一千个日子里,许为人只接过三

单案。

他吃什么?这个在大学里读犯罪学的年轻人靠叔父给他的一小笔遗产过活。

挨到今日,连清洁工人都请不起,桌子上灰尘厚得可以写字,为人在上面写了两个电话号码。

除了他与电话,没有什么生气。

电话也许久没响了。

这一天天色阴暗,为人回到侦探社,打开门,就闻到一阵霉味。

他苦笑,做了咖啡喝。

老同学在一间著名律师行做调查工作,即将移民,大力推荐他去做替工,为人初步已经答应。

他有点舍不得这个狗窝。

趁太阳尚未出来,他打算把旧报杂志扔掉一些,霉味毫无疑问从那堆垃圾起源。

他收拾出整整两个黑色大胶袋废物,包括两双破鞋。

又问隔壁借来吸尘机,打扫灰尘。

再喷一下空气清新剂,好多了。

为人坐下看早报。

然后,奇迹出现了。

有人敲侦探社的玻璃门,莫非是顾客?为人不敢乐观。

门轻轻推开,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人探头进来四周围看了看,露出嫌弃的表情来。

她退出去,与门外同伴商量一会。

为人只是看着门口,他不打算出去拉客,无论做什么生意,总得有些尊严。

终于,那中年女子又一次推开玻璃门,她与同伴走进侦探社。

为人站起来迎客。

他目光尖锐,观察力强,一眼便看出两个女人的身份,两人都是四十岁左右,一个是主,一个是仆,先前探路的可能是

避家。

她先开口:“许先生,我是阿英,这是庄太太。”

“请坐,两位可要喝茶?”

“不用客气。”

主仆都有点气焰。

那庄太太保养的很好,容貌端正,衣着华丽,手上提一只叫做姬莉袋的鳄鱼皮手袋,价值约普通文员一年薪水,而且订

焙等侯期长达三年。

庄太太来找他作什么?

她坐着不出声,不知怎地,眉心有一股戾气。

阿英女士开口:“许先生,托你做一件事。”

为人欠一欠身:“做得到一定做。”

“这是一张银行本票。”

为人一看银码,是一万美金。

“我需要做什么?”

阿英又取出一张照片放办公桌上:“这是庄太太的丈夫庄江展。”

照片中是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

“他有外遇,时时不回家,庄某发迹,全靠岳家,此人知恩不报,做出一些无耻的事来。”

为人心里暗暗好笑。

这阿英一定是庄太太娘家跟来的保姆,为小姐抱不平。

着时,庄太太说:“阿英。”

阿英又取出另一张照片。

“我们知道那外遇是这班小戏子其中一名。”

照片里是四五个打扮时髦衣着曝露的年轻女子,正努力向摄影机挺胸收月复烟视媚行散发诱惑。

“许先生,找出那个外遇。”

“这件事不难。”

“还有。”

为人提高警觉。

阿英恨恨地说:“狠狠掌掴她!”

什么?许为人从来没有打过女人,他不想开先例。

他轻轻的说:“大家都是成年人——”

阿英女士面色一沉:“你做,还是不做?许先生,你的环境不是太好,你需要这笔收入。”

为人不出声。

原则,做人讲原则。

这时,庄太太咳嗽一声。

阿英自口袋取出另一张本票。

这时,许为人取消了原则。

“一星期内会有消息。”

阿英说:“你不必向庄太太汇报,我们要在报纸娱乐版上看到这条消息。”

为人点点头。

“你需亲力亲为。”

条件也相当辣。

两位女士走了。

她们很信任他,酬劳先付,而且以后不再见面。

许为人看着桌子上两张照片与两站本票。

庄太太要掌掴的人,其实是庄某,不是任何一个外遇。

这件事,许多最聪明的女子都弄不清楚。

为人做了一些调查。

庄江展今年三十八岁,做成衣出身,原本是朱氏纺织一名伙计,朱家大小姐,后来成为庄太太。

庄江展十年前离开朱氏独立,发展很快,朱氏生意反而式微。

庄江展无疑是籍岳家发迹,但是他本人也毫无疑问,是个拔尖人才。

他的外遇,又是谁?

照片中几朵小花都浓妆艳抹,染了丝丝金发,为人叫不出她们的名字。

他打电话到报馆找任职娱乐版的朋友。

朋友很热心:“把照片传真过来我看看。”

不出十分钟,答案来了。

朋友真是专才,在照片中清楚注释:一号惠瑜,上星期结婚,不是她,二号淑卿,已有歌星男友,打得火热,也不是她。

三号美颜,最近忽然富贵,住入月租十万豪宅,驾欧洲跑车,值得注意,四号素珊,在艺坛并不得志,毫不起眼。

为人笑了起来。

他用电脑放大了照片,细细观察三号。

的确是她身段最出众,厚厚热情嘴唇,引人遐思。

会不会是她?大有可能。

为人去报摊买了一大堆七彩明星杂志,发觉三号已经透出走红的意思来,她有两张封面,其中一张穿低腰牛仔裤,湿汗

衣,哗。

这是一个万恶的商业都会,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若立意愿寻找名利,一定可以如愿以尝。

四号素珊好似没三号那么噱头,四号比较沉静。

不过,为人是私家侦探,也没有对她疏忽。

四号是两套叫好不叫座影片的女配角,其中一套为艺术牺牲,剧情需要,半果演出。

噫,也不是吃素的人。

试想想,无论艺术多么高贵,剧情如何逼真,叫一个年轻女子在公众之前赤身,都是违反自然的事,如有选择,必不

会走这条路。

剧照中半果的四号楚楚可怜。

据娱乐新闻说:这两个小明星此刻正在拍摄名导演李宫成的一套国际电影,叫做“华阜风云”她俩饰演一对妓女。

为人认识李宫成,他俩略有交情。

他拨电话给李导演。

半晌,助手叫来导演。

“大宫,我是许为人。”

“你好,有事吗?”

“想来看拍戏。”

“只准你一人入场,大堆亲友,恕不招待。”

“可不就是我一个人。”

就这样说好了,过一日,场记打电话给他:“明晚九时通告,拍妓院戏,十分热闹。”

为人可以一睹三号及四号庐山真面目,他竟有点兴奋。

他带备了私家侦探应用工具,像微型照相机,准时到达片场。

导演与主角都迟到,工作人员跑来跑去正忙。

氨导演模样的男子问:“美颜来了没有?她受伤的妆难化,快催她,还有,素珊呢?”

为人听到一个小小声音:“这里。”

为人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年轻女子静静在角落椅子上站起来,她就是四号素珊。

素珊真人比相片好看,肤光如雪,大眼睛十分精灵,而且,她敬业,准时报到,已经化好妆梳好头。

氨导很满意:“先拍你。”

为人扮作小堡模样,蹲在一角。

他观察入微。

半晌,看到女佣近来递茶水给素珊,又有司机买来水果,她也有排场。

素珊看到一角的为人,朝他笑笑:“小兄弟,过来吃橘子,和甜,又解渴。”

啊,人缘好,长得漂亮,又有职业操守,她会出人头地。

一个小时过去,副导发话:“红女星还没来?再不出现,索性换人。”

素珊不出声,低头读剧本,她有点涵养。

终于,三号美颜出现了,人未到,声音先来,不知怎的,那么漂亮的时髦女,却生有一把男声,沙哑低沉,非常刺耳。

华人认为这是破相。

美颜扰攘的走进来,那么大地方,偏偏要坐在素珊身边,却又伸脚去踢别人的衣袋。

“好狗不挡路。”

素珊不出声,头也不抬。

“哟,有人延着脸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她重重坐在素珊身边。

美颜人如其名,外型非常夺目,但是脾性恶劣,不过,观众是看不到这些内幕的吧。

只见她嘴角歪到一边,指桑骂槐:“有人钓到富商了,还到片场与我们争饭吃呢。”

为人一怔。

什么,与庄某来往的不是三号美颜?听她口气,矛头直指四号素珊。

这倒是意外,

素珊只是哑忍,不出一句声。

幸亏工作开始,个人忙着各就各位,斗嘴不了了之。

为人在片场逗留到凌晨才走。

导演始终没有出现。这一夜,由助手担当大旗。

近收工时,有一辆黑色大车缓缓驶近,有人说:“去看看她可以走了没有。”

司机下车进片场去。

为人发觉车子里的中年人正是庄展江。

不一会素珊出来,站在一边说:“还有个多小时才收工。”

江某说:“那我不能接你了。”

素珊说:“你一路顺风。”

看样子,江某要出门。

“我三五日即回。”

这时,美颜冷笑着走出来。

“哟,贵人踏贱地,是为着素珊吧。”

庄某一声不响,上车吩咐司机开车离去。

美颜不放过素珊,直用沙哑嗓子骂过去:“他本来约会我,是你这狐狸,把他自我手中抢走,你假正经,扮淑女,手段

肮脏!”

原来如此。

素珊还是不出声,低头走回片场。

那美颜按捺不住,忽然发难,伸手去拉扯素珊。

为人这时踏前一步,他轻轻撞开美颜:“哟,对不起,我走路没长眼睛。”

惹来美颜一连串咒骂,她在粗话上的造诣不下于码头苦力工人,把许为人整家都问候过,还未肯罢休。

为人松口气。

只听见素珊轻轻说:“谢谢你。”

这时,为人已经肯定,庄太太要找的那名外遇,正是素珊。

他有点惋惜。

好好一个女子,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答案来了:“为着生活好过一些。”

冰雪聪明的她已猜到为人心中疑问。

“你自己也有能力。”

“我有一对孪生弟弟,他俩上月已赴英伦生读大学,四年学费食宿已全盘解决,家父的心脏病亦得到最佳治理,这一切都不可以等。”

为人听了,默不作声。

镑人有各人的选择。

“刚才,多谢你。”

她转回片场。

为人站在路边等公路车。

一辆欧洲跑车驶过,车上正是美颜。

她看见为人,故意把车驶过一滩水,泥水四溅,喷得为人一头一脑。

她哈哈大笑,疾驶而去。

为人看着身上臭脏水,心中恼怒。

回到家中,他冲洗干净,返侦探社,把较早时拍摄的照片用打印机印出来。

小小数码照相机拍的照片精彩绝伦,素珊的娴静沉默,美颜的嚣张刁泼,全部忠实记录下来。

两个同龄同行的女子,性格简直天同地。

但是,两人都愿意牺牲许多来换取包高的生活享受。

接着,为人找到了素珊的地址。

云景路三号。

看得到云的屋子,不会便宜,为人调查清楚屋权,屋主名字正是叶素珊,看样子,庄江展对她有点真感情,他对她手段疏爽。

这个女子大可以上岸晒太阳,但是仍然准时到片场完成工作,真不可小窥。

为人到云景路去。

丙然是好地方。

都市里没有多少栋看得到海的独立洋房。

为人站在对街看过去,不一会,女佣出外买菜,司机载她出去,又过一会,叶素珊本人也出现了。

她很机灵,即时看到了许为人。

可能是为人没有刻意避开她。

她朝他招手:“我送你一程。”

在小跑车里,她同他说:“拍完这部戏,我退休了。”

可以想象得到。

“做点小生意,等他离婚。”

“他答应你离婚?”

“说是这样说拉,也许三十年后。”

为人不出声,她这样聪敏,似乎无须为她担心。

她忽然问:“你是私家侦探?”

为人不好透露。

叶素珊笑:“推理即是把没有可能的事删除得到答案,不是庄先生,那即是庄太太。”

为人不置可否。

“小兄弟——”

为人抗议:“我并不比你小。”

“可是,叶素珊的语气有点沧桑:“我经历与你不同。”

“我也见多识广。”

“好好好。”她笑了。

“你好象不怕我。”

素珊看着他:“因为你并不可怕。”

“叶小姐,恕我多嘴,以你的资质条件,指日可红,何必跟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过余生。”

素珊沉默。

“对不起,我说太多了。“

她反问:“你打算怎样向庄太太交代?”

轮到许为人不出声。

“拍到照片,证据确凿,也许她会要求离婚。”

“叶小姐,庄某永远不会离婚。”

“为什么?他仍然爱妻子?”

为人简单地答:“不,他只是爱你不够。”

素珊寂寥地微笑:“说得真好。”

“你自己有才华有本事,他已帮你度过难关,你两以后可维持友谊,请慎重考虑终身问题。”

素珊转过头来:“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为人想一想:“我多事,不然也不会做私家侦探。”

“可有时间喝杯咖啡?”

为人答:“是我的荣幸。”

她带他到一间幽静的咖啡室。

两人坐下没多久,为人便看见一身红衣的王美颜也推门进来,噫,世界这么小。

王美颜身边还有朋友,但是她眼尖,一看到叶素珊便撇下友人走近。

素珊低声说:“我们走吧。”

为人说:“不,这是公众场所,为什么要避她?”

说时迟那时快,王美颜已经走到他们身边。

“喝咖啡?”她尖声问候:“庄先生好吗?他知否你与年轻英俊的男伴在此喁喁细语?他知否自己脑袋发绿?哈哈哈哈哈。”

许为人站起来,一只手臂护着素珊,沉着脸说:“我一生见过不少讨厌无聊的人可是王女士,比起你,蛇鼠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他保护素珊离开咖啡室。

素珊反而笑了:“你竟成为我的保镖。”

王美颜为什么同你过不去?可是为着庄某?

“不,她户头极多,生活豪华,不是问题,她觉得我在戏中抢她镜头,她演技比较呆板。”

“她妒忌。”

“不可以那样说,人家什么都不缺,为何妒忌我?”

“素珊,你好涵养。”

“谢谢你两次保护我”

“应该的”

回到侦探社,许为人看着尚未存入户口的两张银行本票发呆。

七日限期已过三日。

无功不受禄,为人打算退回本票。

那日,他独自在办公室喝啤酒。

午夜,有人敲门。

一看,是素珊来了,她穿着紫色乔琪纱晚装,大钻石耳环,亮丽动人。

为人讶异:“你怎么知道我的地址?”

素珊笑了:“你找得到我,我也找得到你。”

“说得好。“

“恭喜我。“

为人看着她:“恭喜,可是,为着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我决定跟李宫成导演到荷里活拍戏,换句话说,我已经与庄先生协议分手。”

为人惊喜,由衷地说:“恭喜你。”

“我同庄先生说,我欠他的资金,将来设法摊还。”

“他怎样回答?”

“他说我不欠他什么,他说他很遗憾留不住我,但是,他感激我给了他一整年快乐时光。”

为人一怔,没想到庄某人做人做事都有一套,怪不得是个成功人士。

他点点头:“不枉你们相识一场。”

“我要去闯外国人的江湖了。”

“祝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许为人,我欠你人情。”

“你不欠什么,很高兴认识你,素珊。”

素珊在为人脸上轻吻一下,她悄然走了。

为人和高兴,他很久没睡得那么稳,脸上香气,悠久不散。

不过,明天一早,大概要把酬劳腿回去。

清晨,许为人上班,看到路边报摊围满了人,纷纷抢购报纸。

为人是私家侦探,当然不甘后人,也买了一份,只见头条大字标题:女星王美颜凌晨遭神秘人掌掴——整个过程只历时数十秒,王美颜在得令咖啡室洽谈和约,刹时间,有黑衣黑帽戴墨镜神秘人冲上,

突然发难,伸手一记耳光,打得王美颜大耳环飞月兑,黑衣人随后离去无踪,王美颜稍后报警……

许为人错愕。

这是谁做的好事?

你找得到我,我也找得到你。

那即是说,他的事,她全知道。

她也明白,他因为怜惜她,而可能失去一笔酬金。

昨晚,她上来看过他,一眼就知道他的环境不是太好。

于是,她去安排了一点事。

于是,那讨厌的王美颜遭到掌掴。

王美颜做了她的替身,许为人又有所交代。

这个女子的聪敏机智超乎他想象,还有,当机立断,有恩必报,有仇不忘,与她柔弱的外表是个对比。

这样的人才适合行走江湖。

许为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样子,那笔酬劳可以袋袋平安了,这等于是她送给他的礼物吧。

饼两日,许为人如常喝咖啡看报纸。

又有人敲门。

进来的是那位管家阿英女士。

为人站起来:“请坐。”

阿英满面笑容:“许先生,我代太太来多谢你,你做得好,代太太出了一口气。”

为人唯唯诺诺。

“这是你的奖金。”

什么?还有奖金?

“庄太太有许多朋友,她会介绍客户给你。”

“谢谢。”

阿英转身离去,为人送她到门口。

必上门,他松了一口气。

真是奇事,什么也没做,便得到奖赏,许为人转运了。

他用了部分酬劳略为装修办公室,添了些器材。

说也奇怪,稍后,有好几个阔太太上门来要求许侦探协助查案。

什么案?当然是她们丈夫的外遇案。

许为人侦探社的业务蒸蒸日上。

他不用转职了。

行家们艳羡,向他请教经营秘方。

许为人总是这样答:“是因为一个非常聪颖的女子,以及两个愚蠢女人的缘故。”

谁说不是呢?男人的世界里只有女人,女人的世界里也只有男人。

蓝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