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闷

海欣自从十三岁开始就会得诉苦:“闷,真闷,闷坏人,闷得人想大叫,这是苦闷”

海欣是独女,家里只得她一个孩子。

案母是科学家,主持一间实验室,平时工作极忙,不大有时间陪她看电视做功课玩游戏。

海欣也没有同伴或同学,父母决定在家教她读书,因为“外边无论私校与公校一班都挤着二三十名学生,老师性情品格学识参差不齐,同学资质脾性背景亦各自不同,学校其实不是一个良好学习环境,这个制度应受检讨。

林家请了一位家庭教师负责教海欣功课。

王仁心老师在海欣十岁之时就已经让她遍阅世界名著,海欣又有数学天才,喜欢天文地理,她的嗜好是折纸艺术。

一张白纸,片刻之间,便被海欣折成栩栩如生立体的动物与花朵。

海欣与王老师比较谈得来。

这一天,她伏在书桌上说:“真闷。”

王老师不以为忤,她微笑说:“据统计,青少年最常用的字是闷,一天约说三十二次,另外就是”不关我事“,廿四小时之内起码讲十三次。”

海欣说:“爸妈从不带我旅行。”

“她们自己也拿不到假期,众实验室竞争激烈,分秒必争,象赛跑一般。”

海欣颓然,“他们在研究什么?人类基因之迷不是已经解码了吗?”

“接下来,是仿造人体蛋白质——”王老师突然改变口气,“喂,算数做妥没有?”

海欣轻轻说:“真闷。”

王老师伸出手去,轻轻抚模她头发,“真不知你想寻找什么样的刺激。”

海欣向往地答:“往极地探险、恋爱、生子,还有,创业……”

王老师怔信,想了想,轻轻说:“世界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

“这句话,成年人一天起码讲三十次。”

“来,放下笔,我们到后园去打网球。”

林家是一间花园洋房,球场泳池设备齐全,可是他们很少邀请亲友来玩。

海欣对老师说:“我真寂寞。”

老师笑了。

那日下午,做完功课,海欣独自回房听音乐。

林氏夫妇回来了。

王老师与他们招呼。

林教授说:“仁心,请到书房一谈。”

王老师跟两人进书房,低声交谈。

一听就知道他们在说海欣。

“一直喊闷。”

林教授微笑,“真象,象得十足。”

王老师却有忧虑,“没想到海欣完全象一个正常的孩子。”

林太太点点头,“我们也出乎意料。“

“而且,已经十五岁了”王老师语气有点欷歔。

三个大人静下来,象是语塞。

饼一会王老师又说:“海欣想出去。”

“外头的世界不适合她。“

王老师叹息,“这话不合听,所有少年人都情愿闯得头破血流。“

“这却是成长必经过程。“

林教授说:“我们何尝不一样,我若听家长的话,至今还在父母开设的一元商店内帮手。“

他们笑起来。

“海欣的烦恼——“

“只好过一日算一日,密切注意。“

这一刻,海欣又象完全没胡烦恼,她欣赏完音乐,取起小提琴,演奏一曲,累了,倒在床上,睡着。

闷管闷,海欣物质生活丰盛,父母又钏钟爱她,象一般青少年,她也知道好歹。

第二天,海欣生活起了涟漪。

她正在练习毛笔字,听见园子里有轧轧剪草声,知道是园丁谢利来了。

一时无聊,放下笔,探望出去。

咦,不是老谢利,是一个少年,光着背脊,穿条短裤,正在推铲草机。

海欣叫他:“喂。”

他正用耳机听音乐,没理睬她。

海欣自长窗走出去,拍拍他肩膀。

他吓了一跳,除下耳筒,关掉剪草机。

他笑了,“你好。”

少年有一双大眼睛。

海欣斟出冰茶,“喝杯茶,休息一下。”

“做完你家,我还有一家。”

“十分钟。”

少年正在口渴,说声谢,拿起冰茶一饮而尽。

海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陈少轩,我是老谢利的侄孙,他去了度假,我来做替工。”

“度假?到什么地方?”

“拉斯维加斯,他喜欢玩吃角子老虎机。“

海欣十分向往,“我也想去那种地方玩。“

少年诧异,“你家境那么好,不难达到愿望。“

海欣看着他,“我还想玩一种游戏,叫过山车。“

少年更觉纳罕,“任何游乐场都有过山车,你没玩过?不远之处就有一座上世纪二十年代木制巨型过山车,我常去。”

海欣冲口而出:“带我去!”

少年笑,“我要剪草了。”

这时,管家出来说:“海欣,你在这里,王老师来了,找你呢。”

少年立刻开动剪草机。

海欣叹口气,低头走回屋里。

少年暗暗看在眼内。

海欣伏在书桌上说:“真闷。”

王老师暗暗留意她,不出声。

第二天早上,海欣在书房练水彩画,突然听见有人叫她:“喂,你。”

海欣抬起头看到昨天那个剪草少年。

“你,不是想乘过山车吗?“

海欣走近,大力点头。

“跟我来。“

海欣犹豫。

“我们自后门走,我有车,一小时来回,家人才不会发觉。“

海欣豁出去,立刻走出后园。

少年拉着她的手,奔出后门,跳上一辆小货车,少年哈哈笑,把海欣载到游乐场,买了一束粉红色棉花糖给她,推她上过山车。

那炮弹型小车箱轧轧上坡,突然之间轰一声俯动,离心力抛起乘客,众人尖叫,毛发直竖,海欣还是第一次尝到剌激滋味,目瞪口呆只觉混身血液往头冲。

半晌她才“呵”地大叫起来,十分痛快。

一次之后,又来一次,棉花糖全糊在白衬衫上。

少年陈少轩很守信用,立刻要送海欣回家。

“还有其它好玩游戏——”

“下次再来。”

他开车把海欣送回家中。

海欣偷偷走回书房,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有一把声音传来:“海欣,你去了何处?”

海欣转过身来,看见王老师瞪着她。

海欣微笑,是,她将受到严厉责备,但是刚才高速下劲风吹得她双耳发烫,感觉新奇剌激,即使受到惩罚,也是值得。

王老师一见海欣不惊反笑,知道事态严重,她根本不知道,又怎么会改过?

“你去了什么地方?”

“跟一个朋友出去散心。”

“什么朋友?”

“他不是坏人。”

“是一个男孩子?“王老师吸一口气。

“不错,我们去游乐场,他请我吃棉花糖。“

王老师不出声。

这是十五岁少女极普通的社交活动,相信一般父母都不会反对,但是,林海欣不是普通少女。

王老师轻轻说:“以后,不要悄悄离家,无论做什么,都最好先与大人商量。“

海欣突然说:“我也是大人。“

王老师握着她的手,“一个人如尚未自立,永远不是大人。“

海欣不再答辩,她取起功课,一边微微笑。

傍晚,林氏夫妇与王老师商议。

“真没想到海欣会偷走。“

“这是人性:渴望伴侣,贪图逸乐。“

“她同一个少女完全一样。“

“林教授你俩的研究成功。“

林教授低下头。

王老师问:“什么事?“

“你也知道,当年与总部订下合约:实验三三八号不得离开实验室范围,否则,需要即时毁灭。“

王老师打一个冷颤。

“我签下合约,因为十五年前,根本没想到三三八会存活得这么久。“

王老师低头沉吟。

“需设法阻止。“

王老师沉痛地说:“恐怕有困难。“

饼两天,夜深,海欣正在沉睡,突然听见窗门上嗒的一声,她睁开眼睛。

起床走近窗户一看,发觉陈少轩站在园子向她招手。

海欣套上毛衣,打开窗户。

少年说:“下来,带你去跳舞。”

“大门已经锁上。”

“爬水管下来,我接住你。“

海欣毫不犹豫,自二楼水管慢慢爬下。

少年拉住她的手,两个嘻嘻哈哈离去。

他们不知道林教授夫妇在书房长窗里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没有?“

“奇怪,完全不计后果,何故?“

“她说生活真闷。“

“个性完全与她母亲一样。“

林太太微笑,“我正是她母亲。“

“不,我指生理母亲,既是她遗传基因的那个女子。“

“是,一模一样:任性、不羁、冲动,还有,貌美。“

“可惜未能享受长寿/“

林太太感喟:“多么叫人难过。“

两夫妇长长叹口气。

“海欣叫我头痛。“

“每个少男少女都叫父母头痛。“

“生儿育女过程艰苦花费,而且并无回报,为什么人类仍然盼望有子女?“

“我也不明白,也许,因为他们幼时模样实在可爱。“

“总而言之,一代接一代,已渐渐减少生育。“

林太太双手掩着胸膛,“我有点忧虑。“

林教授转过身去。

海欣那晚玩得十分尽兴。

她学会跳四步,还喝了啤酒。

陈少轩同情地说:“你爸妈把你看太紧了,世上并非个个坏人。”

“坏人多,好人少。”

陈少轩不认同:“不,好人比坏人多,我承认世上有怪兽,但亦有英雄义士。“

“我得回去了。“

“我送你回家。“

这次,林教授两夫妻开亮了花园的灯。

海欣吐吐舌头,勇于承担。

她走到父母面前:“爸爸,妈妈。”

母女紧紧拥抱。

陈少轩知道没事,一溜烟逃跑。

林太太说:“一定玩得很高兴。”

“少轩不是坏人。”

“海欣,妈妈可否请求你延迟约会?”

“迟至几时?”

“推迟三年。”

海欣笑起来,“妈妈,届时我已十八,那太老太老了,不不不,我已经受够了闷日子,我不愿再守在家中,妈妈,请给我自由。”

林杖太落下泪来。

“妈妈,我不明白,你与爸爸都是开明合理的知识分子,事事有商有量,为何偏偏把我关在家中?其中有什么秘密。”

林教授这里说:“海欣,我对你很失望,时间不早,你先去休息吧。”

海欣笑嘻嘻上楼去。

林氏夫妇相对无言。

第二天一早,林太太脸色灰败地向丈夫报告:“总部要见我们。”

林教授点点头。

林太太急问:“你把海欣的事向上头报告?”

林教授答是。

林太太又落下泪来,“你应先与我商量,你不该公事公办。”

“海欣只是一项实验,编号三三八。”

“不,她是活生生一名少女。”

林太太掩起面孔。

“我同你是实验室研究人员,我们听令于总部,我即使不向上头报告,王仁心也会那样做,我们三人是一个小组,海欣是一项实验,记得吗?”

林太太苍白着脸抬起头来,轻轻说:“明白。”

总部办公室的布置象图书馆,他们的上司走出来说话。

“三三八号实验可以说是百分百成功,但也百分百失败。”

不说真不相信一个相貌老实平凡的中年妇女会是多项先进实验主管。

林教授接上:“成功,是因为复制人智能居然毫不逊色,失败,是因为她未能达到实验目的。”

“是,还记得三三八的原先目的吗?”

林教授答:“十五年前,我们复制七名胚胎,用来挽救七名病人,六名达到目的,完成使命,他们的器官用细胞成功移植到病人身上,病人复元,至今存活,但是第七名——“

“——第七个案是三三八,复制自著名物理学家殷海欣,殷女士患先天性脑神经麻痹,猝死,实验室来不及为她移植三三八脑细胞。“

林教授嗯的一声。

“故此三三八被留下作观察用途,在你家长大。“

林太太叹息一声。

“她居然长到十五岁。“

林教授不出声。

“懂得思想,并且喊闷。“

林教授低头,“三三八实验失败,我愿接受处分。“

“我是你上司,我也难辞其咎,许多实验到最后都受到控制,你们是经验丰富的科学家,应当知道怎么做。“

办公室静寂下来。

半响,林太太轻声问:“这件事,丝毫没有转弯余地?“

上司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你是实验室最能干精明的专家,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林教授连忙拉一拉妻子的手,“我们明白。”

上司点点头。

他们两人离开总部。

停车场风劲,林太太打了一个冷颤。

上了车,她说:“你怪我多问一句?”

教授叹口气,“问了也就算了。”

“海欣是一个人。”

“在实验室的角度,她是一项试验,她脑部发育并不完善,她——”

“象我同你在十五岁时一样。”

“不要再作讨论了。”

车里一片死寂。

到了家门,管家迎出来。

“什么事?”

避家答:“教授,我们有客人。“

“我们家并不招呼人客。“

“是一个叫陈少轩的年轻人。“

林氏夫妇对望一眼,走近书房。

书房门留着一条缝子,房里透出细碎乐声,原来,那少年正教海欣跳舞,她穿一条缎子大蓬裙,低头看着脚步。

避家脸上有一个询问的神色。

林太太说:“随他们去。“

教授也点点头。

他们到偏厅坐下,林太太心情沉重悲伤。

突然她说:“不如带海欣远走高飞。“

教授抬起头来。

“即使海欣的基因不健全,我也愿意冒险/“

教授咳嗽一声。

林太太颓然。

她奔上楼去。

她在房内发呆,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门进来。

“妈妈,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林太太说:“海欣,过来。“

海欣双目闪亮,脸颊红粉绯绯。

母女紧紧拥抱。

林太太跟随着海欣走到楼下。

“妈妈,这是我的朋友陈少轩。”

林太太与少年握手。

少年很规矩有礼的问林太太:“我可以约海欣在课余出去玩吗?”

林太太需要鼓起勇气说:“这件事,让我考虑一下才答复你。”

少年告辞。

海欣问妈妈:“你觉得他怎么样?”

林太太答:“很好,懂得面对现实。”

“谢谢妈妈。”

“海欣,冰箱里有一壶柠檬茶,斟两杯出来。”

“是妈妈。”

海欣把其中一杯递给妈妈,然后仰起头喝尽手上那一杯。

“我回房去写功课。”

林太太木然点头。

海欣回房去。

避家轻轻走出来,当然,她也是实验室同事之一。

“别难过,她不是一个人。”

林太太不想多说,只是苦笑。

“王老师来了。“

王老师坐在林太太身边。

“我听到总部的指今。“

林太太垂泪。

王老师轻轻说:“做研究最忌情绪化,你应比我更清楚,我们这一组做蛋白质复制已有重大突破,即将发布新闻。”

林太太疲态毕露,象是突然老化了十年,“我决定退休。”

“什么?”

“稍后我会知会总部,我累了,想休息。”

王老师愕然,“可是实验室少不了你,我们即将获国际大奖。”

“象我这种材料,车载斗量。“

王老师劝说:“请详细考虑。“

林太太挥挥手,不再言语。

王老师问:“她已喝下柠檬汁?“

林太太走回楼上。

林教授走过来,“随她去,过两日她会平复。“

王老师耸耸肩,“你最了解他。“

林宅又再安静下来。

每日一早,林教授仍然出门工作,管家打理家务,老谢利整理花园。

一日,管家刚走到门口,被人截住,她抬头,看到一个年轻人。

他问:“海欣在家吗,我想见海欣。”

避家温和地答:“海欣到伦敦升学去了。”

年轻人呆住:“伦敦?”

“她没同你说吗?”

他低头不语。

“年轻人,回家去吧,好好读书,将来哪怕没有女朋友。”

这时,林太太刚好驾车回来,年轻人立刻问:“可以把海欣的地址给我吗,我想与她通讯。”

林太太微笑,“海欣还小,我们想她专心读书,你也是,不要忙着读书。”

少年低头失望离去。

林太太与管家看着他寂寥的背影。

林太太感谓,“他还记得海欣。”

“只有他以为海欣是一个人。”

她俩回转屋里去。

那日深夜,少年又回到林宅花园来。

他拾起石子,轻轻扔向二楼海欣睡房的玻璃窗,发出嗒的一声,他已试过多次,没人应,电话也打不通,今晚,他试最后一次。

真不能相信,那可爱的女孩子一声再见也没有就离家到伦敦读书。

说到底,林氏夫妇看不起他,调开海欣,使他得不到她。

在深夜的园子里,年轻人握紧拳头发誓:“我会用功读书,勤力工作,有朝出人头地,届时,再来寻回林海欣,再重新约会她。“

他终于离开林宅。

这一切,林太太都看在眼内。

教授问:“这少年会不会给我们麻烦?“

林太太叹口气,“再过两日保证什么都丢到脑后,他们善忘。“

教授说:“那么,睡觉吧。“

也许,他们低估了少年,也许不。

对少年陈少轩来说,林海欣是他的初恋,对国家实验室,林海欣只是三三八号实验。

同期不知有多少项实验在进行中,林太太退下来,又有许多科学家忙着接班。

实验偶然出错不要紧,一切都在实验室控制范围之内。

三三八号实验完善结束。

宝贝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