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山把哀绿绮思与小约伯的故事告诉母亲,常允珊也觉得唏嘘。

她们回到家,正好余先生也成功扛着发电机回来。他说:“唏,抢购,五金店挤满人。”

都有亲友在内陆。

一看情况:“你们也去?”非常高兴。

常允珊只得点点头。

“小山,你得向父亲报告行踪,免他担心。”

“是,余先生。”

那边比较简单,那边没有孩子。

可是沉宏子一听便光火,“小山,那边不是你的家,你不用一次又一次去朝圣。”用词仍然夸张惹笑。

冰思丽的声音传来,“小山,我们明天起程回家,我们只得七天假期。”我们这样我们那样。

小山忍不住开“我们”一个玩笑,“一起到内陆参观劫后余生吧,因为我决定未来四年与花玛家共渡。”

沉宏子沉默,片刻他说:“好,我愿意认识这一家人,思丽,我们一起去。”

冰思丽大吃一惊,“我不行,我是不折不扣的城市人,我——”

沉宏子教训她:“嫁鸡随鸡。”

冰思丽讨价还价,“即日来回,铁定明日返家。”

“小山,你听见了?耽会一起在你家楼下集合。”

“爸,记得带十箱八箱矿泉水。”

“明白。”

他们两家人浩浩荡荡出发。

途中,常允珊还是不明白,“我去花玛家干什么?”

余先生却问小山:“松开立心要与哀绿绮思母子一起生活,你怎么样看?”

小山说:“松开热诚,正像你呢余先生,哀是个美人,家里有那样漂亮的人,看着都舒服,小约伯又静又乖,我从未听见他哭泣,葡萄园那么大,一定容得下他们母子。”

常允珊噗一声笑出来,“我倒要看看这葡萄园是个什么地方,我女儿去打了一个转,忽然变成哲学家。”

“松开会快乐吗?”

“他们那么相爱,当然会幸福。”

“多长远呢?”

小山好不诧异:“余先生你还希望有一生一世的事?”语气老成得像历尽沧桑。

余君却说:“小山,我是他法律上的监护人,我一定要为他设想。”转头一看,小山已经盹着,仍然是个孩子。

雨一直没有停。

一路上树木郁苍苍,常允珊这才发觉这整个国家就是一片无际无涯的松林。她一路欣赏风景,气也渐渐消了。

余君对常允珊说:“松开一结婚,我就荣任祖父了。”能够把别人家孩子当亲生般爱护,认真难得,毫无疑问,他也会那样对沈小山。

“倘若他俩打算做些小本生意,我也希望帮一把。”

常允珊不出声。她已看到烧焦的树林房屋,颓垣断壁,不禁耸然动容。

整条街都烧成灰色一片,可是一座儿童滑梯却完好无缺,仿佛还可以听到孩子们嬉笑声。

常允珊双手紧紧攀住窗框,指节发白。终于,她吁出一口气,颓然倒在车座里。灾场使她渺小,她的喜怒哀乐更加微不足道。

小山醒来,该刹那母女目光接触,彼此得到新的了解。

一路上不止他们的车子,许多居民都第一时间赶回来看故居。他们忍不住哭泣,坐在瓦砾中恋恋不舍,不愿离开。

小山喃喃说:“站起来,重新站起来。”

驶到一半四驱车辆卡在泥泞里,无法动弹,前边车辆主动帮忙,抛出绳索,扯动前轮,一下子拉了出来。

几经艰苦,才到达目的地。

常允珊叹息,“真想不到人类还需要与大自然搏斗。”

小山笑,“育空省渔民往白令海峡捕海产,冰海风浪滔天,每天都拿生命搏斗,比矿工生涯更加危险,是世上最艰苦的职业。”

常允珊说:“城市人仿佛没有什么好抱怨。”

余先生笑,“那也不,水门汀森林危机四伏,公司里不少同事背脊插刀,治安差,交通挤,早上出门,晚上不一定回得了家。”

小山点头。

他们到了。

金站在大门欢迎客人,两只寻回犬蹲她身边。

花玛一家已经第一时间回到平房里收拾。

老花玛亲自出来欢迎,他拖着小约伯的手。

沈小山第一句是“各人好吗?”

“托赖,都好。”

第二句话是“电力恢复没有?”

“正在抢修,三两天内可以正常生活,屋子幸存,真叫我们感恩流泪。”

他们进屋子去,看见依斯帖正与三个男孩说话。

余先生走近,看到前妻,有点迟疑,该说些什么呢,太亲热了,他现任妻子会否不高兴?

又靠小山这帖催化剂。她转头说:“不如先把发电机驳好。”

一言提醒花玛家男人,立刻出去操作。

好一个小山,不慌不忙,微笑着介绍,“家母常允珊,这一位是松开他们的妈妈依斯帖。”

两位女士都顺利下台。都是孩子的母亲,身份有了依傍。

正在寒暄,忽然之间,灯光都着了。大家欢呼起来。

接着,小山的父亲沉宏子与郭思丽带着补给品也到了。

冰思丽大约是受了惊,神情呆滞。金斟一杯葡萄酒给她压惊。

沉宏子低声说:“思丽不舒服,我们回去吧。”

思丽不甘示弱,咳嗽一声,“我好些了。”

“什么事?”

“经过农场,看到烤焦的动物。”

那一边余先生问:“除却半边园子,还有什么损失?“

老花玛答:“机器停顿,酒全变质。”

小山纳罕,“酒也会变坏?”

“不过,已算微不足道的损失。”

小山问:“酒变坏了,不都成为醋吗,松开是酿酒化学师,应向他请教,化验结果,或许可以废物利用。”

老花玛“哎呀”一声,“我怎么没想到。”

依斯帖说:“这几天大家都忙到极点。”

老花玛点点头,“幸亏酒还没倒掉。”

冰思丽忽然说:“葡萄酒醋是世上最名贵的调味品,我有朋友在纽约开餐馆,他特约意大利南部一个小酒庄专门为他酿制这种醋,一年只生产一千瓶,不设零售。”

常允珊也说:“我愿意为花玛酒庄代理这种品牌。”

老花玛笑得合不拢嘴。

花玛婆婆叹气,“这么多亲友关怀我们,真叫我安慰。”

沉宏子说:“思丽,小山,我们走吧,不打扰了。”

余先生抬起头,“我想与孩子们一聚,允珊,你也回去吧。”

常允珊想一想,“我嫁鸡随鸡。”

小山苦笑,母亲仿佛比早一次婚姻更加辛苦。她轻轻在母亲耳畔说:“没有热水洗澡。”

常允珊却说:“你跟你爸回去。”

老三走近说:“暑假过去了。”

“是,我已经取到书单。”

他俩走到门外小山岗上。

老三握着小山的手,“这几天,我们与母亲谈了很久,把过去十多年所欠的对话全拾回来。”

“一切,误会都冰释了吗?”

“没有,可是,已经心满意足。”

“她会不会留下来?”

“她仍然不喜乡镇生活。”

“你呢,像不像她?”

“我将前往大学寄宿。”

“那家里只剩下老大同老二了。”

“他们也有计划,松开会带着哀绿绮思母子到美国加州那帕谷一间酿酒厂工作。”

“什么,花玛酒庄也需要人手呀。”

“公公想退休。”

“嘿,听听这话,退休之后干什么,扫树叶、种花还是钓鱼?”

老三只是笑。

“老二呢,他总得把家族事业干起来吧。”

“他也要到北部找工作。”

小山赌气,“这场火并没有令你们团结。”

“不,小山,火灾更加使我们觉得,有生之年,最要紧是快乐,与相爱的人在一起,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歪理。”

这时,郭思丽出来叫她:“小山,你必需在太阳落山前回到市区。”

松培说:“人太多了,挤不下,你先回去吧。”

小山向众人话别。

临走前小山看到母亲与老花玛絮絮细谈。讲些什么?

冰思丽说:“常女士好像想把酿酒厂买下来。”

小山吓一跳:“什么?”

“这并非空想,谁不想拥有一座小小的葡萄园,闲时邀亲友到乡间小住,饮酒弈棋,多么风雅。”

“那得雇工人维修园子。”

“旧人大可留下,生产的葡萄酒可以送人,也可以寄卖。”

沉宏子看着女友,“你好像心向往之。”

“我同常女士说,我愿意入股,每年夏季我占用一个月庄园已经足够。”

常允珊与郭思丽合作?匪夷所思。

沉宏子问:“你不怕大火?”

“这种火灾,一个世纪也不见一次,每种生意都有风险,企业在法语是冒险的同义词。”没想到这个胖嘟嘟外型有点钝的富家女有冒险性格。

这是大人的事。小山只为哀绿绮思庆幸,她终于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余松开,愿意带着她与孩子远走高飞,离开过去所有不愉快的记忆,重新开始生活。哀绿绮思还有五六十年好日子。

你看,只要爱得足够,哪怕家人不赞成,环境不允许,对方表面条件不足,都可以克服。沈小山对感情有了深一层认识。

这时,雨还没有停,肯定坚决地洗涤大地。

前面有警车拦截,叫车辆改道。

“什么事?”

“山泥倾泻,大石滑坡,请绕道,小心行驶。”

沉宏子说:“幸亏是白天,倘是晚上,又险多三分。”

“看看卫星导航图示,该怎么走。”

“跟大队走不就行了?”

冰思丽说:“要有自己的主张。”

小山微微笑。

这郭思丽口气开始像她母亲了。

他嫌前妻不够好,以“两者之间有不可冰释误会”的理由分手,可是你看,一年之后,得体大方,系出名门的大家闺秀郭思丽,也露出棱角来。

小山笑意越来越浓。

她们终于回到市区。

小山说:“请把我送到母亲家。”

沉宏子看着女儿:“你快要开学了。”

“是呀。”小山无奈,“人类冗长而奇怪的教育制度:六年小学六年中学加六年大学,学会些什么?怎样恋爱,如何育婴,又投资有什么良方?一概学不到,相反我知道印度与澳洲土地灌溉方式,计算立方根,还有许多化学方程式……日常生活有什么用?”

冰思丽笑得歪倒。

沉宏子摇头:“听听这种牢骚,读书是求学问,好做一个有文化的人。”

小山答:“妈妈说做人至要紧有能力付清所有帐单。”

沉宏子气道:“你母亲是俗人。”

冰思丽忍不住说:“世界原本由俗人运作。”她握住小山的手,“你能把心中话坦白对家长说出来,我深觉安慰。”

“今天早点休息,明早到公寓来,我有话说。”

小山走进屋子,开亮所有灯,又开启警钟。

梳洗后她走进书房看电视新闻。

“……连日大雨,海空公路近威镇附近桥梁冲断,百多户人家被困,需由直升机救援……”

小山在长沙发上睡着了。

早上,她起来做早餐边吃边看阅报。

雨还是不停。今年天气异常且可怕。

天气报告员长嗟短叹,他这样说:“雨云及低压由太平洋直卷西岸,看到没有?尚有三百里长的雨云蠢蠢欲动。”同英伦一般,打算长住的话,需准备一把好伞、一件结实的雨衣,还有,别忘了雨靴。

案亲打电话来催她。

“马上来。”

鲍寓里只得他一个人,郭思丽终于找到时间往市中心购物。

沉宏子说:“这是银行本票约一年开销,这是来回飞机票,你需要立刻学车考取驾驶执照,这是入学证明书,这是学校地图……”他低着头一一交待。

小山看到父亲的头顶,头发较从前稀疏得多。

“爸爸,我懂得处理自己的生活。”

沉宏子抬起头,“你懂得什么?每天放学都哭泣,说男同学欺负你……”

“爸,那是幼稚园的事了。”小山既好气又好笑。

沉宏子忽然对时间空间有点混淆,迷茫地说:“是吗,为什么我老是觉得是上个月?”

“爸。”小山不停拍打父亲背脊。

“这是一只风琴文件夹,你把证件全部一一收好给我看,还有,连护照也放进去,锁牢,另外我全替你影印了一份副本,以防万一。”都替小山设想得万无一失,父亲还是好父亲。

沉宏子忽然说:“有一日爸爸要骑鹤西去,你这样愚鲁怎么办?”

小山像是鼻梁上中了一拳,眼泪酸痛流出,“不,爸还要活很长一段日子。”

“终有一日是要去的呀。”

“不会,不会。”小山无论如何不接受。

“小山,你妈已有男伴,你耽这里不方便,你还是住小鲍寓吧。”

“我可以租宿舍。”

“宿舍人多环境杂乱,一人一口大麻,一人一杯啤酒,伤风,脑炎,传染迅速,浴室有欠卫生,男女共用起坐间……”

小山微笑,父亲真是好父亲。

“小鲍寓独门独户,正经得多,记住,不可邀人留宿,也不可到人家过夜,安全为上。”

“爸不如当我像小学生送进送出。”

“你以为我不想?”

“公寓属郭思丽所有。”

“你放心,我会付房租给她。”

“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的吉普车随你用,小小一点心意,却之不恭。”

还想说下去,常允珊的电话来了。

她说:“有生母在这里,他有什么不放心?好不噜嗉,一生一世像老太婆。”

沉宏子答:“生母忙着度蜜月……”

常允珊发怒:“你有完没完?”

沉宏子终于沉默,还争什么呢,口舌上输给前妻,也并非奇耻大辱,何必争这种意气,他终于看开。

常允珊问:“郭女士可在?花玛葡萄园有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出让,她可有意购买?”郭思丽刚在这时挽着大包小包开门进来。一听,立刻接过电话。

只听得她嗯嗯连声,“好,好,我见到律师会把我要求列出,一言为定。”她愉快地放下电话,满面笑容。

冰思丽这样说:“小山,那片土地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魅力:黑色泥土,结出碧绿葡萄,附近都是高耸入云的紫衫树,山坡上种嫣红苹果……真像世外桃源,我乐意成为香格里拉主人。”

沉宏子喃喃说:“送给我也不要。”

“人个有志呢,我偕父母一年去一次度假,不知多诗意。”

沉宏子又担心漏了他,“我呢?”

“你也来吧。”

小山只觉得他比同母亲在一起时更辛苦。换来换去,得不偿失。呵人不如旧衣不如新。可惜如此能干聪明的成年人统统不懂得。

沉宏子到了飞机场仍然唠叨不已。

“小山,每科每次测验都要给我看,你一向大意,记住试卷要看仔细,有时少了一分也不能毕业。”

冰思丽侧着头看向停机坪,不知是否在想那座葡萄园,抑或,对沉宏子这个人有一丝悔意。

这一对旧新人走了。

小山松了一口气。

她回到家,只觉累得说不出话来,倒头便睡。因为没人吵她,竟睡了十多个钟头。

醒来小山做了几件要紧的事:找师傅学习驾驶、去书店找参考书,接着,置文房用品。

到了电子器材总店,小山选焙最新手提电脑打印机录像电话等,最新奇是一枝无线影印笔,所有有用资料一扫即可录下,稍后用打印机印出。

小山乐不可支。三个月前的灰暗阴霾一扫而空。

她在店里碰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男女学生,彼此交换意见,各人最大烦恼是找不到地方住,宿舍挤爆,只得暂时四人一室,转身都困难。

“你的公寓可有房间出租?”小山不敢回答,这时,她也知道自己是幸运儿。

“我租到一间阴暗地库,房东老太不准生火煮食,也没有办法了。”

这样辛苦,也纷纷来求学问,小山感动。

回到小鲍寓,她安装电器。

常允珊来电:“电力恢复了,花玛酒庄已经开始重建。”

“那多好。”

“我是葡萄园新主人了。”

“妈妈,你行动迅速。”

常允珊说:“每个人都给我很大支持,尤其是老农夫妇与郭思丽。”小山不出声。

“阿余也觉得是好事,祖业可攻可受,不宜放弃。”

小山唯唯诺诺。

“我下星期回来,你自己当心。”

小山也没闲着,天气转凉,她出去添学生秋装:羽绒大衣、长裤球鞋大毛衫。

往校务署交了学费,发觉整年零用只剩下一半,本来打算到美食店找鹅肝酱的沈小山知道得省着点花。

那天晚上正在看时间表的她发觉雨停了。她看到新月娇怯地挂在天际东方,呵,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电话响起,小山听到熟悉的声音。

“松开,是你。”小山大喜。

“我们一家三口明日路过你处前往加州。”

小山大喜,“有否时间见个面?”

“我们会借住爸的房子。”

“明早我来看你们。”

大人的房产好比一棵大树,子子孙孙都可以遮荫,这几家人的关系好比瓜与藤,再也难以分拆。

第二天一早去母亲家按铃,小山看到穿着小小堡人裤的约伯走出来。

他忽然开口叫人:“一座小山。”

小山大乐,“是,我是小山。”

松开迎出来,“小山,我给你带来一箱葡萄酒。”

哀绿绮思叫她:“小山,一起吃早餐。”

哀绿绮思的面色好得多,卷发编成一条长辫,衣纽扣得很严,从前随便的习气已不复再见。

松开把那箱酒取出。“这是火灾后第一批装瓶的葡萄酒。”

小山一看,酒瓶上贴着手绘七彩招贴:“凤凰。”

“呵,别致悦耳,火鸟重生。”

“标签由松远设计。”

“你们三兄弟真不应离开酒庄。”

松开却笑说:“子女长大总会离巢。”

“你是为着哀绿绮思吧。”

“一半也想证明自己能力,我十岁起就在外公家学艺,该到外边闯一闯了。”他顺手开了一瓶酒,斟一点出来,让小山品尝。

小山说:“酒色嫣红,像胭脂一般,嗯,触鼻一阵果子香,令人垂涎欲滴,喝一口试试,哗,酒如丝绒般滑腻,钻入每个味蕾:葡萄、松子、青柏……还有玉桂味,统统一涌而入,可口无比,充满喜庆意味,祝你们两人白头偕老。”

松开与哀绿绮思哈哈大笑。

“好酒好酒,所有与良朋知己一起用的都是好酒。”

“可爱的小山,完全懂得喝酒的真谛。”

约伯也过来说:“可爱的一座山。”

小山用食指蘸着葡萄酒让小约伯沾尝,他不欣赏,吐吐舌头走开。

松开摊开火鸟图样,“小山请来看,这是老二的原稿。”

“呵金黄色凤凰,栩栩如生。”

松开轻轻说:“还有。”他把画稿反转,只见画着十来个小小粉彩人像素描,每个只有三四寸高,可是唯妙唯肖,一看就知道是谁。

只见全是同一个人:少女,浓眉长睫,穿家常素服,神情有点寂寥,或坐或卧或站,全是沈小山。

小山月兑口而出:“我!”素描中的她脸颊加着一层粉红色,看上去像安琪儿般。

“是你,小山。”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十分想念你。”

“我也是。”

老大微笑,“他与你不同,他有点私心。”

小山半晌才说:“我们是兄妹。”

“事实上,我们与你之间,一点血缘也无。”

“那也不行,我母亲与你们父亲,此刻确是夫妻。”

哀绿绮思不出声。

老大忽然说:“现在的成年人,很难说,他们善变,今日好,明日也许就两样,届时,又是另一种环境。”

小山毫不忌讳笑说:“你是指,他们会离婚。”

哀绿绮思忍不住说:“啧啧啧。”

松开笑:“小山,这画送你做纪念。”

“你们几时动身?”

“明天一早飞机,才三小时航程,你不必来送,我们保持联络,你放心,一有时间我们便会去探访外公外婆。”

“松开,我可是真的把你当大哥。”

“我知道。”

小山带着葡萄酒与素描离去。

饼两日开学,天气骤冷,一向在亚热带生活的小山非常不惯:手指僵硬,面颊通红,天天乘公路车上学。

她感觉寂寥,也许,余松远的素描就是捕捉了这一点眼神。

小山把画配了框子挂在房间里。

松培每隔几天就与她通讯。

他在乔治太子城寄宿,所写便条十分风趣:“讲师一次又一次警告:‘不准剽窃功课,抄袭者零分,作业每迟交一日扣百分之十,直到零分!’同学们都奇问:有这样好地方?真可以抄袭?穷十余人之力,终于找到了一个网址……”

小山忍不住问:“告诉我可以吗,我每日写功课至深夜,好困。”

谈到他大哥,松培这样说:“像我们这些没有一个完整的家的人,都很希望尽快组织自己的家庭。”

小山答:“松开与哀绿绮思过五十年会是那种恩爱如昔在沙滩漫步的老夫妇,羡煞旁人。”

“老二有与你通讯吗,他在阿省堡作,仍然爱喝上一杯,一日自酒馆出来,与人打架,前额缝了六针,你说说他,他情绪较为激动。”

小山不出声。

松培改变话题:“我教你一个省时省力妙方,预先写好三至五个电传,按日发给父母,好叫他们放心,但他们不会发觉,他们也忙得不亦乐乎。”

小山伏在桌上笑得落泪。

“有一件事我是感激父亲的:他一直负责我们三兄弟生活费用;他替我们缴付大学学费,我很心足,不会抱怨,况且三个又一视同仁,无分彼此。”

小山:“为此我十分尊重余先生。”

“你仍然叫他余先生?”

“那是最适当称呼。”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