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埃在有点惆怅,这个年轻人帮过她许多忙,在那段时间,些少援手,一两句劝慰,对她不知有多大益处。

当下她说:“千万别失去联络。”

“绝对不会。”

电话一挂断,已经失去音讯。

少年时不明白日出日落,人来人往是自然现象,离别分手,交换纪念册写得密密麻麻,后来看到那些小册子,迅速扔到垃圾桶:友(左人右齐)如果有些微成就,一定可以在报上读到他们消息,如不,也只好算数。

今日,福在已无感慨。

下午,秘书打电话给她:“周先生好像有话说。”

“我到公司来。”

“四点钟他有空。”

埃在买了几盒糕点请大家吃下午茶。

周子文亲自迎出来。

他情绪平静得多,摊摊手,“留不住你,福在。”

埃在微笑。

他说下去:“那天我到你家去,奔向大兴问罪之师,可是没说几句,忽然醉倒,不知为什么酒量愈来愈浅,我有否呕吐,可曾胡言乱语?”

埃在回答:“你很乖,忽然盹着,动也不动,舒舒服服睡得香甜。”

“司机说,王小姐叫轻点抬。”

“碰着头脸就不好了。”

释心中之疑

周子文看着她,“我有无说过不应说的话?”

埃在微笑:“都忘了?”

“像喝过迷魂汤似,一点记忆也无。”

埃在说笑,“你什么都答应给我呢,可做得准?”

“福在,你什么都可以拿去。”

“无功不受禄。”

周子文仍然不放心,“我没有无礼吧。”

“子文,请告诉我一件事,释我心中之疑。”

周子文像是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事,他反问:“我说了,你会相信?”

“你说了,我便放心。”

“你问好了。”

埃在轻轻说:“那晚,我们曾在公司做到傍晚,你曾经走开一会,去医院探访邓大和,可是大和说没见过你。”

“我推开病房门,他睡着了,邓太太伏在他身边也累极打盹,我没叫醒他俩,只与主诊医生说了一会,警方已与那医生会晤,他是我人证,月枚出事当晚,我每一分钟都有着落。”

“你没用自己的司机。”

“司机也要休息。”

埃在不出声。

周子文缓缓说:“警方亦用我说:‘周先生,你省下大笔赡养费,真是凑巧。’可见他们同你一般亦有疑心。”他深深叹息。

埃在仍然沉默。

“我并不憎恨月枚,她就是讨厌我这点。爱与恨都不够彻底迫切,她对我也有付出,她要的我都决定给她,我毋须陷自身不义。”

埃在微笑,“我放心了。”

“福在,我们俩——”

埃在回答:“我们相识的不是时候,两个人的过去加在一起牵牵绊绊比千斤还重,有什么幸福可言。”

周子文低下头,过了很久,他这样说:“再说,我长得丑。”

埃在走过去,紧紧握住他双手。

她很喜欢这样抓紧周子文的手,这对他来说有镇定作用。

也许,当日如果月枚愿意这样做,可能会有不同的结局。

只听的周子文说:“分手,你也没叫我难堪。”

埃在立刻笑了,“谁同你分手,我们仍是朋友:像你这样牢的靠山到什么地方去找,我这个小友有事,哇一声叫,你可得马上答应我。”

周子文叹口气,把脸埋到福在手心里去。

饼一会他说:“我给你介绍几个能干的人,他们是上海通。”

“我一安顿下来就去找他。”

“不,我让他找你。”

“也好,这是我浦东地址。”

“福在,保重。”

埃在说:“我叫什么名字?我自然有我的福气在这里。”

周子文忽然哽咽,“你说的对,福在,你说的对。”

他俩拥抱一下。

埃在听见周子文轻轻问:“为什么当初我认识的不是你?”

硬汉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叫福在黯然。

出门那一天,年轻的周氏司机一早来送福在往火车站。

他看到行李有点讶异,“王小姐,就这一件?”

埃在点点头。

他给福在两只小盒子,“周先生把这个交给你,说是上海人顶喜欢这款式金表,礼多人不怪,有必要时拿这个作谢礼,够体面。”

埃在微笑:“谢谢他。”

“周先生说,火车票替你换了厢房,比较舒服。”

埃在又感喟,他对她由衷关怀,处处周到。

知道得太多

司机把行李搬上去,把矿泉水及零食交给她。

“周先生说:到了上海南站,会有人接你。”

埃在点头。

司机下去了。

列车准时缓缓开动,福在坐在窗口,看风景逐格后退,渐渐景致迅速飞快地跃过,一切都过去了。

在火车行驶的节奏里她觉得宽心。

她喝口水。

真的渴睡,福在想,睡着了永远不醒来也不要紧,这一阵子老有这样消极的想法。

她做梦了。

她看到小小的自己步行上学,到了课室听不懂功课,聪敏伶俐的月枚过来同她说:“福头别流泪,我教你。”她俩从此成为好朋友。

埃在勤学,毕业后用功工作,啊,她认识了邵南,否极泰来,忽然之间什么都有了:英俊的丈夫、温暖的家庭,还有,事业也前途光明,她不再寂寞。

忽然之间,邵南变了脸,时势不如意,叫他酗酒变态,他用皮带抽打她,用脚踢她。

她在梦中叫出来:“不,不!”

列车的节奏更快,格隆隆飞奔出去。

埃在静了下来。

月枚,月枚,你在何处。

月枚缓缓自一面镜子里走出来,握住埃在的手。

“我在这里呢。”

埃在轻轻问她:“你还好吗?”

月枚嘟起殷红色嘴唇,似笑非笑,“你说呢。”

埃在说:“那桑原,他不是好人。”

月枚笑了,“他们都是恶魔。”

埃在说:“周子文他——”

“你不认识他真面目,福在,我知道得太多,你也知道得太多,我们势必有同样的结局。”

埃在这时觉得前所未有的疲倦。

“我不讲了。”

月枚看着她,“你很快会明白。”

“明白什么?”

月枚微笑,她看上去仍然那么美娇媚。

她转身,缓缓回到镜子里去。

埃在堕入深深的黑暗里去。

如果以后不再醒来,倒也是好事,她最后的意识,仍那样悲观的想。

列车停站,乘客都有点兴奋,愿意下车舒络筋骨。

一直没出来

一群小贩围上来兜售水果。

“橘子、香蕉,又甜又便宜。”

其中一个少女走近路轨,自车卡窗户外看到有女客的额角顶住玻璃,一动不动。

少女用手敲玻璃,“买水果解渴,小姐,价钱便宜。”

女客像是睡着,静止。

少女觉得奇怪,用手指给同伴看。

她的同伴比较有经验,趋近一点,只见女客的额角贴着窗户,面目姣好,可是皮肤已呈灰青色。

他一声不响,跑到站长那里,说了几句话。

站长开头有点不耐烦,后来面色沉下,自窗户看进去。

他忽然耸然动容,奔回列车走廊,找到车厢号码,想推门进去看个究竟。

车厢门在里边锁上,推不进去。

站长大声喊:“快找勤务员。”

勤务员喘着气过来,掏出总匙。

站长气急败坏地问:“该名女客多久没出来?”

“昨天上午上车一直没出来用餐。”

那已是二十四小时之前的事了。

勤务员用总匙打开门,站长往里一看就说:“叫救护车。”

只见年轻女客衣着整齐,行李就在身边,尚未打开,她的头歪在玻璃窗上,已无气息。

站长退后,掩上门。

好奇的乘客已经围上来。

“什么事?”

“为何延迟开车?”

不久,公安与救护人员赶到会合,把乘客隔开。

鲍安问了几个问题。

“乘客叫什么名字?”

“王福在。”

“目的地何处?”

“上海南路。”

“一个人乘包厢?”

“正是,看情形一上车就锁上门休息。”

救护人员报告说:“初步了解是心脏病猝发,她已无生命迹象。”

“还那么年轻……”

蚌人都十分惋惜。

“察看行李,找身份证明文件,通知当地警方办理手续。”

“是长官。”

救护人员迅速处理了事件。

列车乘客静了下来,又各管各的事去了。

鲍安与救护车相继离去。

清洁工人随后进车厢收拾,看到地上一只空水瓶,顺手扔进垃圾桶。

列车格隆榜隆地开动。

一个年轻人咕哝:“真慢,蜗牛一般。”

他的女伴笑说:“下次,我们搭乘磁路轨列车。”

“真的,非追上时代不可。”

他两肩搭肩面对面笑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