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吃饱后他主动到厨房去切水果。

埃在取饼一颗药丸,放进他酒杯里。

药丸迅速溶化,丝毫痕迹也无。

埃在看了心惊,不禁用手掩住胸口。

片刻周子文捧着水果出来,“今日佣人全体放假?”

埃在回过神来,“我不知道。”

“真是,怎么问起你来。”

埃在陪笑,“没关系。”

她脸上的肌肉又渐渐绷紧。

“你只吃了一点点,那么,多用点水果。”

埃在点头。

“月玫可是去了打牌?”

埃在不知怎样回答。

他取饼酒杯,“福在,我们到书房说话,桌子待佣人回来才收拾吧。”

埃在答:“饭菜摊着欠卫生,我略为整理一下。”

“我帮你。”

“你会家务?”

“当年做留学生,我在唐人街餐馆里做过暑期工,磨着大师傅教做烧肉叉烧。”

埃在说:“那段生活一定很有趣。”

“很吃苦。”

埃在忽然说:“生活总是折磨人。”

他们到书房,周子文又斟一杯威士忌加冰,他能吃也能喝。

他叹口气,“你看得见,我与月玫的关系,已经失救。”

埃在沉默。

这是真的,旁人也无谓虚伪的问:能否再尽一点力,或是:去找心理医生谈一谈。

“一直以来,我刚愎自用,不肯答允月玫分手条件,今日想来,十分过分。”

她要求什么?

“月玫要求分我财产一半。”

啊。

“她要现款,我一时调不出来,于是说了一个略低的数目,她不答应,于是拖到今日,也许还想她回心转意,现在知道,是没有可能的事了。”

他拉开抽屉,取出一叠照片。

周子文指着相片中的人说:“这人,叫桑原,是一个日本人。”

他全知道了,福在睁大双眼,他还知道什么?

“英俊,高大,年轻,会得体贴女人,他正是月玫喜欢的那种类型。”

照片里全是月玫与桑原亲热情况,说也奇怪,因为他俩长相俊美,看上去似一部电影的剧照,并不觉猥琐。

周子文说:“福在,你不觉诧异,你一早知道?”

埃在点头。

“所以,你同情我?”

埃在忽然说:“大丈夫何患无妻。”

他点点头,“我已决定答应月玫条件,我同意离婚,今日是我三十八岁生日,我还有下半生要过,恢复自由身对我有益。”

终于想穿了,福在代他高兴。

她今夜的任务呢,福在额角冒出汗来。

周子文又叹口气,“我如释重负。”

他好像觉得疲倦靠到长沙发上。

他对福在说:“自小我长得丑——”

埃在歉意之极,“不,须眉男子,自有气度。”

“福在,你确是温婉,唉,你说,自始至终,月玫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周子文十分唏嘘,她转过头去,发觉周子文已经昏睡。

埃在看看时间,恰恰九点半。

照计划,福在应当开亮周宅全屋所有的灯,示意月玫她已完成任务。

从此,福在不欠月玫人情,她可以立刻离开周宅。

月玫打算做些什么与她无关。

月玫怎样寻找时间证人,也与她无关。

她的责任已经完成。

但是,福在却没有开亮电灯。

相反,她把所有的灯都关掉。

接着,把那叠照片收回抽屉里。

屋里漆黑,屋外阴雨。

周子文在书房长沙发上憩睡,福在回到偏厅静坐。

月玫看中她的懦弱,月玫看错她了。

十时正,有人敲门。

埃在坦然无惧地去开门。

门外站着司机,他说:“王小姐,太太说约了你打牌。”

呵,这时月玫替她安排的时间证人。

她这时如果离开现场,以后什么事都与她无关。

但福在却这样回答:“请告诉太太,我有点不舒服,会提早休息,不出去了。”

“啊,可需要请医生?”

“不必。”

尽忠的司机忽然问一句:“周先生可是在家?”

埃在说:“周先生在书房里睡着了,你来看。”

司机十分关心这个东家,他走到书房门口张望,正好听到衣着整齐的周子文扯起鼻鼾。

他掩上门,“王小姐,那我同太太说你不打牌了。”

司机离去之后,福在坐在偏厅守候到天亮。

月玫回来了。

她怒不可遏,一进门,看到福在,便挥手给她一个耳光。

埃在直摔出去,耳朵嗡嗡响,面孔麻辣。

“周子文在什么地方?”

埃在不出声,她掩着面孔,嘴角淌血。

月玫在书房看到丈夫,他仍然熟睡。

她把他拖到地上,用力踢他。

埃在奔过去奋力按住月玫。

“他已答应给你一半财产与你分手。”

月玫狰狞到极点,“一半,谁要一半?我要全部。”

她举起椅子向地上的周子文打去,被福在扯住,两人正挣扎,佣人回来了。

“太太,王小姐。”

她们赶来调停。

月玫恨恨对福在说:“我必不放过你。”

埃在却松口气。

她拎起准备妥当的简单行李,离开周宅。

雨没有停,反而下得更急了,落在福在头上,叫她醒觉。这时,月玫却追了上来。

“福头,别走。”

埃在摇头,“你去报警吧。”

“福在,我们再作商量。”

“与周子文和平分手是最佳办法。”

“你要到哪里去?”

“这么大一个人,相信不会倒毙街头。”

正拉扯,雨中有第三人出现。

“你们吵什么?”

是周子文,他终于醒了。

他惊异之极,月玫怎么会与福在争吵?她俩情同姐妹,况且,月玫只信福在一人。

月玫一见丈夫醒来,转机真快,她即使嘟起嘴说:“我骂她灌醉你。”

一手抢过福在的行李,咚咚咚跑上楼去。

周子文信以为真,十分尴尬,“我怎么醉若烂泥,真不好意思。”

埃在僵在门口,进退两难。

她深深吸口气,正在这时,月玫高举她的手提电话奔下来,“福头,福头,保险金发出来了。”

埃在一个箭步上前,抢过电话,“喂,是,我是王福在,我马上来。”

月玫握住她的手。

周子文见她俩一下子又和好如初,误会冰释,不禁摇头,亲姐妹也不会像她们这样亲密。

他同月玫说:“我有话同你讲。”

埃在连忙请司机送她到保险公司。

她一进门便看见刘少波,她没有同他打招呼。

埃在向秘书说明来意。秘书一早已准备妥当,摊开文件,着她签署。

支票终于交到她手中。

埃在发觉双手微微颤抖。

她把支票收好,打算立刻到银行存入,并且即时着手找小鲍寓搬离周家。

走到门口,刘少波说:“王小姐,我送你。”

埃在冷淡地说:“不用客气。”

“王小姐住在朋友家中?他们好像姓周。”

电梯门打开,他陪福在下楼。

埃在对这个调查员毫无好感,维持缄默。

“周太太在我们处也有户口。”

埃在低下头看鞋尖。

好不容易电梯门打开,福在头也不回地急急抛出去。

她立刻联络房屋经纪,说出她心目中房租上限,经纪带着她在中级高层住宅区看了整个上午,走得腿酸,仍然不能决定。

经纪陪她在茶餐厅坐下,微微笑,“王小姐,因价就货,你说是不是。”

埃在低下头,喝一口苦涩的檀岛咖啡。

小鲍寓没有露台,只得一边有窗,对牢别人客厅,招呼几乎不用电话,嘈吵,狭窄,空气混浊。

啊敝不得李月玫努力谋财,她有她的智慧。

经纪放下名片,“王小姐决定才找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埃在忽然说:“就是刚才那一层好了。”

经纪意外,“好,我去准备租约,请王小姐明早来找我。”

埃在点点头,付了若干定洋。

她回周宅。

那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由金钱划分界限。

园子里的玫瑰花一直自初春开到初秋,一球球散播芬芳,抬头即是蓝天白云,远处有滟滟海景,佣人闻声即时迎上来侍侯……住边了还想搬到什么地方去,王福在只逗留了小小一段日子已不舍得离开。

她必须离开,这不是她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