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这段不愉快记忆,历时两年零九个月。”

“那是最简单的情况,收费约五万元,可分期付款。”

“我从未听说过世上有这种激光手术。”

“政府医务署尚未批准该手术。”

“安全有保障吗?”

“绝对安全,再说,小姐,你已痛不欲生,还有甚麼损失?”

“你说得对。”

“以下是我们的地址,随时预约门诊。”

别开忽然笑了,她笑得空洞可怕,歇斯底里,连她自己都心惊,掩住了嘴。

别开道:“明日下午六时我会到贵诊所。”

“桂小姐,准时见。”

别开累极上牀。

说也奇怪,那晚她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秘书打电话催她上班:“桂小姐,会议三十分钟内开始。”

别开梳洗朴出门去。

她浑忘激光约,一整天像僵屍般忙这忙那。

五时许,秘书说:“桂小姐你与宇宙激光治疗所有约。”

啊是。

她说:“我稍后再回来加班。”

别开叫了车了前往宇宙治疗所。

地址在近郊,别墅式洋房,门外小小停车场满座。

生意竟那样好。

别开苦笑。

接待员笑容可亲,详细讲解。

“这一项手术在北欧已经进三年,效果良好,过程其实最简单不过;医生已知道脑部哪一个位置控制感情,针对其中一束贮在不愉快记忆的细胞,像消灭癌组织一般,一次过清除。”

别开不出声。

“经过特殊药水注射,该些细胞会呈现蓝色,绝对不会误杀良民。”

别开低头自嘲:“我脑袋中也没有太多有用的细胞。”

“那麼,你都准备好了?”

别开点点头。

她被带进手术室,检查进行时她忽然哭泣,“为甚麼?为甚麼?”

医生温和地说:“我替你注射镇静剂,不怕不怕,醒来一切痛苦就丢在脑后。”

别开渐渐失去知觉。

醒来时觉得有点冷。

看护笑说:“喝杯热可可,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走了。”桂开唉呀一声,“公司里还有成堆工作,做都做不完,人生真谛其实是好好经营时间,你说可是。”

看护点头:“桂小姐有高见。”

别开想起来:“手术完成了?”

“医生说手术十分完美。”

别开说:“我是来清洗一段不愉快的记忆,那是甚麼人甚麼事呢?”

看护笑意更浓,“所以说手术成功呀。”

别开叹叹气,“我得回公司看看。”

“祝你幸运。”

“谢谢你。”

别开在途中买了蛋糕水果给同事分享。

他们一组人做到凌才回家梳洗,打个转又回岗位比拼。

这样忙,一下子大半年过去。

同事珊说:“桂真了不起,没事人似,又熬过一关。”

同事淑答:“也像褪层皮,瘦好多。”

“最近又长回来。”

“那伟文与新城三小姐订婚了。”

“我也看到这段社交新闻。”

“我要向桂开学习,她看到图文,毫不动容,这点修养不简单。”

“对,向桂开学习。”

那段新闻,与所有新闻一样,桂开读过算数。

她真的甚麼都不记得?

也不是百分百。

伟文两字映入眼帘,她彷佛眼熟,可是又不能明确想起甚麼,好似有些关系,却又彷若隔世。

饼一会儿,她放弃思索,改看副刊。

手术的确成功,没有回忆、没有痛苦。

她全情投入工作,很快见力,一年内竟升了两次,一次由众客户投票选出最佳服务,票数遥遥领先,比公司一些擅长自擂的红人更受欢迎。

老板刮目相看,连忙付出?金,又增加福利,给桂开宿舍汽车。

同事锦说:“桂守得云开。”

同事怡说:“但望她从此帆风顺。”

都没有妒忌她,可见桂开人缘也一流。

时间飞逝。

别开并没有有找到新伴侣,她又不刻意寻觅,故此只能说还没碰见那个人。

堡馀,偶然有一点时间,也相当寂寥。

看到情人们拥抱,桂开恍然若失,她也渴望试一试那种热烈感觉。

她恋爱过吗?肯定没有。

堡作时桂开却神采飞扬,全身似发散晶光。

初秋,总商会颁一个金?给她,晚会中桂开光芒四射,吸引了一个人的目光。

那人是谁?

不,不是新人,只不过是旧人。

他正是王伟文。

王君与他的未婚妻出席,那三小姐一贯浓妆、满身华服珠翠,不知怎地,对自助餐桌上一盘白露哥鱼子酱极感兴趣,叫王君去“给我满满一匙羮”。

他走近餐桌,看到了桂开。

一时他没有她认出来,只见一个短发苗条的女子与朋友们谈笑甚欢,她似极受欢迎,被四五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围住。

伟文看到她光洁圆浑的玉臂,忽然想起,他从前有个女伴,也有这样好看的手臂。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多嘴在他身边说:“有没有后悔?”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