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原以为跟韦迎农的关系会因为单车事件而友好一些,没想到这一天模拟考成绩一公布,罗苹对韦迎农的印象又急转直下。

她!罗苹!绿杨高中自然组的不败女将军!在这次考试中竟被丢出红榜五名之外,天要下红雨了。

当她看到那张贴在长廊上的红单子时,一度还以为自己眼花,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从来!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在她身上。打从高一开始,她便跟爷爷立下切结书,只要她永远保持全校前五名之内,罗苹的求学方式与未来的目标由她全权作主,她要念自然组的哪一科系都行,反之,若掉出五名之外则任由罗不凡安排,只能念物理系。

冲著对物理系超大的反感,打死她也不敢犯戒,跨出危险边缘,三年来一直相安无事。

但是,好了,这下可好了,她竟掉出第五名。

看著自然组红榜裹多插进来的那个名字,罗苹真想拿刀砍了他。

韦迎农!又是你!我跟你没完没了!

谁能想得到那个赌鬼,书也能念得这么好,竟还挤掉绿杨的白面书生白怀豫,站上榜首的位置,让这回前三名的名单全是男人的天下。

仿佛全世界的人都等著看她的笑话了,回到教室罗苹便明显嗅出各方投来看好戏的眼光,尤其是吴静雅那帮人,她这一掉出前五名,她们那些长舌妇又有得嚼舌根的了,看来韦迎农也帮她们报了多年的仇。

气死我了!罗苹握住放在桌上那张凝眼的成绩单,不知该撕还是该藏,爷爷一定不会突然忘记这回事,每回模拟考的日子他一向记的极牢,今晚,最慢明晚,他一定会跟她要结果。

妈呀!真后悔化学课没修好一点,不然现在就能配些致命的毒药,让韦迎农那家伙吃下去,以泄心头之恨。

她泄气地坐到座位上,抓著那张纸犹豫不决该做如何打算,天啊!就差这两分,足以改变她一生,打死她都不想念物理系,若念了那个鬼科目,她似乎可预见未来变成像爷爷一样的怪博士。

欵!……现在除了哀声叹气,她真是无计可施。

突然,一架纸飞机滑落她的桌面。

罗苹四处张望,是她在班上唯一比较有交情的同学许茜丢过来的纸条。

慢条斯理的打开那纸条,上头写著,“罗苹!你失散多年的姊姊到学校来了。”

“什么跟什么?!”罗苹懒洋洋地投给她个疑问的眼神。

不一会儿,纸飞机又飞了过来。

“那个骆炜啊!刚我到餐厅缴便当钱时,看到她跟葛教官在一起,老天!罗苹,你们俩长得真像。”

“无聊!”

这回罗苹送给她一个无聊的嘴型,显然对这个话题没丝毫兴趣,满脑子只盘算著那张名次表该如何闯关得逞。

“喂!罗苹!”那许茜还真不死心,另一架飞机又来了,她有恃无恐,反正葛教官在餐厅,这会儿绝不会有人来巡堂,要怎么玩纸飞机都没人管。

“你不是也很好奇吗?说你压根不知道骆炜是何等人物吗?走!咱们现在溜去瞧瞧,保证让你瞠目结舌。”

罗苹摊开纸条左右看著,从她高一起就有人对她说过她长的像个国际知名的导演,她一直不以为意,到了今年,那位女导演执导的几部片子在全球造成轰动后,说的人更多了,她这当事者却一次也没见过那位赫赫有名的女人庐山真面目,其实也没什么想看,只是搞不懂这些人,脸孔像的人大有人在,值得这样大惊小敝吗?

“少无聊了!”她丢张纸条答覆。

正当她们俩大玩造飞机时,这个原本安静午休的班级,也隐约起了个骚动,不知从何人嘴中传出一句:

“嘿!我看见韦箴箴在餐厅!”

“好像还有骆炜!”另一个声音跟著补充,她们俩是今天的值日生,刚从餐厅后头的垃圾堆回来。

听了这两句话,一下子,大夥全醒了,教室中开始有一阵一阵的耳语。

“韦箴箴!老天,她是我的偶像。”

“喂!她本人比较好看?还是电影上比较好看?”

“哦!我爱死骆炜了。”

“班!帮我去要张签名照好不好?”窃窃私语开始有坐大的趋势。

“风纪,让我们溜出去一下好不好?”

一箩筐的问题全出来了,没人管它午不午休,教室中弥漫著浓浓的偶像味。

“罗苹!……罗苹!”趁著前头混乱,许茜又叫一声,“走啦!”

“好吧!”原本心情不佳,加上被班上目前的气氛弄得更心烦,出去透透气也好,反正午休开溜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她根本不怕被罚,大不了警告一次,哼!要!就送他好了!

午休时间的餐厅,只有零星的几个人,三两下就看见那三个耀眼的女人,看到那张正对门口的脸,罗苹猛然倒抽一口气,生平第一次真正尝到什么叫惊奇。

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脸庞……这么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而她仿佛见过这张脸……

“瞧!我告诉过你吧!保证让你瞠目咋舌。”看见罗苹的表情,许茜太满意了。

“……”罗苹就这样呆呆地杵在那儿静静地看著她。

一种莫名的情绪让骆炜突然抬头往前看,一抬头,她看到了门边鬼祟的两张脸孔,其中一张竟似自己的翻版。

“罗苹……”骆炜轻呼出声,惊讶地捂住嘴巴。

坐在骆炜对面的葛丽敏听到骆炜这声低呼,猛然回头,也看到了那两个偷窥者。

“罗苹!许茜!你们俩不要命了吗?午休时间竟敢溜出来,马上给我回班上去,不然,记警告一次。”

在她这声大喊之前,不忘先按下情不自禁也起身的骆炜。

“教官!对不起!对不起!”许茜没想到这么快就事迹败露,仓皇的拉过罗苹想逃。

没想到罗苹挣开她的手掌,无惧地往她们的方向走来。

“罗苹!你不听话!”葛丽敏见她不以为意,摆出教官的威严。

“对不起,教官,我想问这位女士一个问题。”她的眼光落在骆炜的脸上。

“什么问题。”骆炜虽然已从刚第一眼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但语气中仍明显地透露著紧张。

“你认识我吗?”她直接问出这句话,刚她的眼光并没漏掉她口中轻叫“罗苹”那两个字的嘴型。

“我?……”

两人间有短暂的尴尬。

“罗苹,你的名气还没响彻台湾,不是所有人都认得你,走啦!快回教室。”许茜帮骆炜做了这样回答。

“你认不认识我?”她还是想再确认一次。

骆炜沉下脸像要掩饰什么似的喝了口咖啡,轻轻地吐出一句。“不……不认识……”

“罗苹,走啦!葛教官真的快抓狂了。”许茜搞不懂罗苹干嘛要人家认识她,骆炜可是国际知名的导演,哪会认得她这个高中女生。

虽是满脸狐疑,最后罗苹还是任由许茜拉著走出餐厅,她确定刚才并没看错,那个叫骆炜的女人,的确在直觉中叫出她的名字。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表姊!你干嘛,竟差点失控!”

目送那两名捣蛋鬼离去,葛丽敏一坐下来,马上一顿开炮。

面对表妹的指责,骆炜一脸苦涩,表情虽然冷静,但薄雾的眼眶却直接透露她的悲戚。“对不起!丽敏,我……我真的是情不自禁。”

“欵……”葛丽敏重重叹一口气。

“她就是罗苹?!”一旁沉默好久的韦箴箴在这个时候也出声询问。

梆丽敏点点头。

“若她真的是罗苹,那就不能怪阿骆,想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魂萦梦牵好不容易真真实实看到,你要她怎么不激动。”

“我是怕她忘了跟老魔鬼订下的契约。”

“我不会忘的。”骆炜连忙接口。

“那就好,一定不能让老魔鬼知道你们俩见过面,否则你永远也没办法将她要回来。”

“我知道……”一串斗大的泪珠,终於由骆炜眼眶落了下来。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罗苹一点都不希望现在有人打扰她,这一个百思不解的问题还是困扰著她。

她一定见过那个叫骆炜的女人,那种感觉太熟悉了,还有她的表情、反应,应该也像认识她,但是,她干嘛故意说不认识她呢?

“喂!上车。”

韦迎农已经叫过第二声,那小子竟还埋头猛走,无视他的存在,将他的话当耳边风,韦迎农可不是个有耐心的男人。

“喂!罗苹!你到底要不要搭便车!”这一句卯起来带点怒气吼著。

罗苹突然被这一声吓得跳了起来。“要死!你要吓死我啊!”一双冒火的怒眼直瞪著吓她的人。

“哦,有反应了,我还以为你聋了、废了。”

这男人,嘴巴跟他的脾气一样坏。

“你才聋了、废了!还在学校围墙范围内,你怎么就走过来了。”

他们约好这几天搭便车的起站是在围墙尾端第一条巷子内,免得罗苹又被他那群红粉支持者围剿,都还没到约定的起站,他竟大胆地牵著车走过来。

“从一出校门口就开始注意你了,走的像只乌龟一样,你别告诉我你忘了今天是星期几?”

“星期几?!”罗苹真的一脸茫然的问著他。

“星期一!你得去赢单车的日子。”韦迎农真想掐死她,过去这一星期来他天天摩拳擦掌等著今天,没想到她竟忘了,难不成她真的搭顺风车搭上瘾了。

她上瘾,他可不上瘾,可怜他这位黑骑独行侠哪时候当过人家的司机,更不用说载个女人了,要他继续下去,门儿都没有。

“哦!对喔!……”罗苹惊呼一声,突然又泄了气般垮了下肩。“算了,今天我没心情,不去了。”

韦迎农没看见她一副有气没力的神情,只听见她最后那句“不去了。”一个人傻眼般停了下来。

“不去!喂!搞清楚,是你自己上星期就跟我约好的,怎么又反悔了呢?”女人是超级善变的动物,他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罗苹听他语气苛责,突然又不预警地对著韦迎农的手臂狠狠地打了下去——

啪!一声,嘴巴也跟著开骂起来。

“喂!韦太保,你一直在耍我对不对?什么撞球、打工、飙车……十八般武艺无所不能,我问你,为什么这一次模拟考还会是榜首,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加入,硬生生把我从红榜名单中给挤掉了。”这小子还怪她,她没心情打球的原因他也有份。

“你?!被挤掉干嘛怪我,技不如人,聪明才智低人一等,怎么可以怪人,我的十八般武艺其中就含著智商特高这一项,怎样!”

“我技不如人?聪明才智不如你?韦迎农你少夜郎自大,这次要不是你故意造成假象,我哪会大意输了你,而且我看八成有也是被你蒙上的,就不相信下回你还能稳坐榜首宝座。”罗苹一向喜欢在二、三、四名之间游走,这样爷爷就不会将她定型,要她永远待在榜首位置,而那群一直看她碍眼的同学们也不会怨恨她,没想到这次却大意失荆州。

听她口气狂妄,韦迎农突然露出诡异的眼神。“要打赌吗?”

赌侠就是赌侠,三句不离本行。

“赌、赌、赌……你就只知道赌……算了,我今天没心情跟你吵,更没心情去赚单车,后天再说吧!”

“喂!喂!……我等著看你高超的技术等了一个星期,你竟然说不要去,难不成你真指望我继续载你上下课?”

韦迎农气极了!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一个星期会那么期待,那种心情竟比期待领薪水还令他兴奋。

“随你啊!我又没拿刀押著你。”罗苹心情糟透了,连跟他吵架都没力气。

“你……”他才真想拿刀押她去呢!真受不了这个女人。

“韦迎农!”

在韦迎农说这话的同时,他们俩后头突然传来一声高呼。

罗苹跟韦迎农同时转过头。

“韦迎农,对不起,吴静雅同学的脚扭伤了,没办法走路,你能不能载她一程到公车站牌就行了。”

老远她们就瞧见罗苹那小贱人又缠上韦迎农,所以想个计策拆散他们。

韦迎农皱起眉头,摆出一个臭脸看著她,没好气的说声,“抱歉!我不是计程车。”便自顾自地往前走,这时候谁来惹他谁倒楣。

“韦迎农,等等……”

“上车!”

没待她说完话,韦迎农当著她们的面,用力拉过罗苹坐上他车前横杆,一个用力,踏著单车急驶而去,根本连正眼都没看她们一眼。

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傻傻的望著。

而被强行拉上车的罗苹,回头看著那几张开得老大的嘴巴,心裹头竟莫名的有点得意。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罗苹发现她跟韦迎农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每天上下课几乎不预期地一定会碰上,不仅一起骑车上下学,每星期一、三一起泡弹子房,而二、四罗苹则泡她的小说店,韦迎农上他的网路,各自混了两个小时之后再一起骑车回家。

韦迎农还是那副死样子,不爱说话、不爱笑,但很奇怪,不管罗苹到哪儿,她一定会发现他也在哪儿,是巧合吗?还是刻意?罗苹并不想去研究它,感觉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跟他谈话不像刚开始一样讨人厌。

那天,罗苹还是被韦迎农强押到他发现的弹子房敛财去了。

虽恨他的霸道,虽说心情不佳,但却奇怪,一到弹子房后罗苹竟就忘了那回事,卯起劲来跟一群人厮杀了好几盘,而最后赢家果真是罗苹。

罢开始他们这两个雌雄赌侠,当然合作无间的演一场瘪三戏,由韦迎农找上一个看起来也很臭屁的肥羊,罗苹则在外场下赌,这一局他们一共赢了三千元,随后,换由罗苹上场,找一个醉翁之意不在球的男人,狠狠地痛宰他一顿,这场她跟韦迎农又赢了四千。

后来,当她们出弹子房时,韦迎农将所有睹金全塞在她手中,酷酷地说著,

“全给你,这样我一点都没欠你人情了。”神情就像偿还了卖身债一样。

罗苹愣愣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赌鬼、钱鬼会这么大方。

“全给我?真的吗?那我不客气收下喽。”

看他笃定地点头,她真的老大不客气的将钱接了过来,加上上次赢回来的三千元,她就有一万多元了,足够买一辆跟被偷的单车同款的,这样一来爷爷便不会怀疑了。

那天的战果就是罗苹现在骑的这辆单车。

这天,星期二,她不想到漫画店,改变方向骑到河堤枯坐,韦迎农竟也改变作息跟著她骑了过去。

罗苹将单车骑上河堤,面对著夕阳坐了下来,每回她情绪低潮的时候总爱一个人来这儿,看落日,吹风,让心情灰到极点,然后甩甩头回家,一切又是新的、开始。

“干嘛!看你今天的心情有点像赌输的衰人。”韦迎农走向她,用惯有的嘲讽语气说著话。

“你才是赌输的衰人,三句不离自己的恶行,谁像你。”罗苹转个身,懒得面对他。

“这么冲!生理期啊!”韦迎农像是存心卯上她了,才不管她极差的态度,挨著她的身边大方的坐了下来。

罗苹因这句话又回过头。“喂!韦迎农!你很彩色笔耶,你知道吗?”

“干嘛,干嘛,说一句正常生理现象就说我是彩色笔,太过分了吧!”

“亏你还装做一副斯文人的德行,言词竟这么粗俗。”

“小姐!没那么严重吧!粗俗!说『生理期』三个字就是粗俗,就是彩色笔,我又没像蜡笔小新一样露出大象。”

“韦迎农!你越说越不像话喔!”

“好了!别气了,忘了烦心事了吧!”

“哼!”

“好像还没,那我再说个笑话好了,包准你马上忘记忧愁。”

“不用了!你说的笑话我都听过了,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比较有兴趣?”他讨好似地问著。

罗苹侧过脸,对他这个反应感到纳闷。“奇怪!韦先生,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变好多,越来越长舌,在学校尊驾的别号不是叫冷漠王子吗?怎么今天全变了样了。”

“还说呢!当然是因为你喽!你那副快断气的样子,让我这个患难之交的朋友不得不牺牲色相,解救你月兑离苦海。”

“听起来还真伟大,感激不尽。”

“不用客气。”

“好!既然你这样讲义气,我也不需要你牺牲色相了,只要老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罗苹转动著那双灵慧的眼珠,贼贼地看著他,被他这一闹她倒真有点忘却那些烦心的事了。

“什么问题?”

“嘿!听说你在牛郎酒吧当Waiter,那你『那个经验』应该很丰富?”她卯足了勇气问著,这是从一些八卦女同学那儿得来的马路消息,她一直想求证。

“那个?!哪个?!”韦迎农不明所以反问她。

“就是那个啊?”罗苹挤眉弄眼著,极力想让他了解意思。

“什么?”只是被问的人还是一头雾水。

“唉呀!就是那种需要锁码跟加马赛克的那个啦!”看他悟性超低,罗苹火起来了,乾脆快速吼出声。

韦迎农迅速后退一步,夸张的挖挖耳朵,一脸错愕地瞪著她,“嘿!我觉得你今天的脾气真的很暴躁,火气这么大。”

“暴躁有什么不好,比较不会被欺侮。”

“这是什么谬论。”韦迎农嘀咕著又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罗苹哪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女人,待他回座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有没有啦?”

“有什么啦?”韦迎农真有些被逼烦了,不耐烦地叫了一声,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想知道什么,说话不说清楚点,什么那个,这个!

“我问你有没有跟女人吻过,上过啊!”

她豁出去了!管他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罗苹是个现代女性,而这话题没什么大不了的,直接问有什么好害羞的。

“哈!……”韦迎农抱著肚子笑弯了腰。

“你笑什么?听不懂问题是不是?”

“不是听不懂,是你的表情……太好笑了,你是说接吻跟技巧是不是?直说嘛!干嘛脸红的那副德行。”他索性大方的帮她说出来。

“我哪是脸红,是被你气炸的。”

“好,随你怎么说……”韦迎农仍旧笑的不可开支。“不过,你怎么对这种事这么有兴趣,难道……”

“喂!别乱猜哦!纯粹只是好奇!学校裹对你过去的经历绘声绘影的传颂了好久,我不想听小道消息,想听听原版的。”看他那脸贼样,她连忙为自己澄清。

“无聊。”韦迎农突然板起脸轻啐一声,他不懂为什么有些女人就是那么花痴,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吃一样。

“嘿!抱歉!本姑娘今天就爱听无聊的事,快回答我。”看他的表情,罗苹更好奇这男人铁定是被抓到小辫子老羞成怒了。

“喂!你是教官啊!这样问话,纵然是教官好像也不会问这种问题,这比较像我妈。”

“少扯了,你到底说不说?”

“本少爷今天不谈无聊事。”韦迎农才不吃她那一套。

“你不说?”

“不说!”

“好,那就离我远一点,不准坐我旁边。”说著,她将他从身边推开。

“喂!小姐,客气点,这是公众场所,这个河堤乃归台北县政府所有,你哪来的权利赶我走。”怎么搞的,说著说著,这女人竟“起蕃”了。

“哼!”罗苹索性不理他,抱著膝发起呆来了。

自知无趣,韦迎农模模鼻子凑了过身。“喂!你真的想知道吗?”

“爱不爱说随你。”

“你好像很关心我?”

“无聊!”

“好吧!我就当个好人,满足你这小女孩对爱情的幻想,告诉你实话,我的吻技跟那个经验好的没话说,所有被我吻过的人都称赞超级一流。”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你要不要比较看看?”

“我又没被吻过,哪能比较。”

“哦!原来如此,难怪对接吻这么有兴趣。”

“韦迎农!你不要命了!谁说我有兴趣。”

“怎么说实话又有罪了,你明明就是一副想被吻的样子。”他一脸无辜。

“你……”

“好了!好了!别瞪了!再瞪下去,我真的要吻你了。”

“你敢!”

“这是激将法吗?”

“你……”罗苹再度被他气的说不出话。

突然,原本吵闹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两人就像斗鸡一样互瞪著。

良久!韦迎农严肃地冒出一句话。

“喂!我如果追你,你会怎么样?”

“我会砍了你!”罗苹想也没想回了回去。

“喔!那算我没说。”他又恢复原本那副吊儿郎当。

“神经病。”

这次的约会就在一串的争争闹闹中落幕,说也奇怪,虽是争吵不休,但罗苹那低落的心情竟也平复了。

是夕阳的美让她心情变好!——罗苹在回家的路上这样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