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不会是注意到什么了吧?

若筠发现凌子扬最近总是有意无意的盯著她看,看得她一颗心七上八下,慌乱得很,她想躲又躲不掉,再加上最近公司里谣言满天飞,使她深受其害,走到哪都是公众的敌人。

她的连跳三级在公司传开后,她不但成为公众人物,主管级人员一看到她没有下弯腰鞠躬的,深怕得罪她也就跟著得罪了代理总经理,更别说那些一般职员了,若筠觉得自己在公司里真的是愈来愈难待了。

她想想这一切的开端,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她的好运,知道的人却认为这是机缘,认为她和凌子扬之间有著特殊的关联,但这些却不是她想要的,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开始实在是太……太令人无法相信了,就连若筠本人都无法相信自己做了那样的事!

那天晚上并没有引发出任何的结果或下文,一来她没有因此而怀孕,二来两个当事人几乎对那时所发生的事都没多大的印象,八成两人不对盘,所以,即使现在两人朝夕相处,也进下出什么火花,至少她本人是这样想的。

其实没有发生什么事对若筠来说反而是好事,因为经过相处,她发现凌子扬不是她所能接触的人物,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一样是相同的,最好他不记得那晚的事,她宁愿就这么让事情过去,水下再提起。

“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

若筠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到,捂著胸口连退了奸几步,猛然的转身瞪著身后的男人,“你不要突然出现在我后面!”

“我吓到你了吗?”凌子扬顽皮的一笑,那样子像极了小俩口间在调情。

若筠不悦的皱起眉头,没奸气的斥道:“对,你吓到我了。”

她原以为他会有点悔意,但凌子扬却加深了笑容,回答得颇让若筠意外。

“能吓到你真好。”

“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里好像有著宠溺,若筠在想她是否感觉错误?现在两人间的气氛有点奇怪,好像他们老早以前就认识,而且交往许久,根本不像是只认识十多天的陌生人,不知为什么,若筠心里有说不出的窝心。

“那表示我对你还有点影响,”凌子扬玩著若筠的马尾,似认真又似开玩笑的眨了眼,“真好。”

若筠差点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昏倒,她很想反驳他的无聊,也有股冲动想拉回自己的长发,但偏了头,看他一脸好玩的样子,她又下想打断也不想驳斥他的行为,于是不作声的叹了口气,表示她的无异议。

“今晚一起去吃饭?”他不经意的建议,眼光瞥向她,观察她的反应,同时也猜著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若筠想也没想的找出推托的借口,“我有事。”

“有什么事?”她的拒绝在他的预料之中,因此,他一点也不觉得受挫,还个死心的追问。

他是不会轻易死心的,所以她的理由必须充足,且下会被动摇,“今天要上来道课。”

“没关系,我等你。”凌子扬好脾气的点头应道。

若筠眼一瞪,又随便胡绉了一个借口,“我还要加班。”

“没关系,我陪你。”明知她说谎,凌子扬仍好性子的回答,再说,她的上司就是他,她有什么样的工作他会不知道?

“我……我……”

他的不死心让若筠心慌了,向来下善于说谎的她,双颊一片嫣红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实在不懂他为什么老是喜欢缠著她,她是否该贴出公告,只要谁能帮她把凌子扬赶得远远的,她就重重有赏!

“还有什么事吗?”凌子扬闪著黠意的双眼认真的看著若筠,猜测她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推托。

若筠被打败的垮下双肩,幽然的叹气摇头,“没事了。”

他不懂得什么是拒绝吗?若筠知道刚刚所说的都不足以改变他的意念。她认命的想著,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美女,他哪个不去缠,为什么非得找她不可?他们之间不可能会有什么的,他不明白这一点吗?

“那好,今天不要去上课了,加班的事明天再说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去你家吃饭。”说著,他迳自为若筠安排所有的事。

“我家?”若筠一愣,她都不知道他们时候熟识到上她家吃饭了?她不是很高兴的眯起眼瞪著他。

他解释,“上次我去找你时,你的室友邀请我的,她的名字叫……叫小郁吧?”

若筠的同居人对他的兴趣极大,最后,甚至想进一步的认识他,于是便开口邀请了他,而凌子扬认为藉此可以让他多了解若筠,因此他很乐意的接受小郁的邀请。

“我怎么部下知道?”若筠回想著,她都下知道他已经跟小郁那么熟了,真有点意外。

“又不是你要下厨,你为什么要知道?”让她事先知道,她绝对会想办法取消这顿饭。

“可是……可是……”如果让他发现她所藏的东西,那还得了!她加重语气的叫著,“我反对,我坚决反对到底。”

若筠想起还被丢在床头柜上的戒指,一阵心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戒指会在她身上,但若被他看到,难保不会让他想起什么。

这种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一定是浪漫无限,可为什么在她身上就觉得麻烦无限?她记得这种游戏的规则不是事后两人一拍两散吗?为什么他们不但再度相遇,还纠缠在一起呢?

“那你要到哪里吃饭?”凌子扬丝毫未因受到拒绝而打消此意,一脸体贴的样子询问她的意见。

“哪都好,就是不要到我家!”若筠托著下巴下高兴的抱怨。

凌子扬一笑,这问题容易解决,“没问题,那就到我家。”

“什么?!”这一听,若筠的手一松,下巴差点没掉到桌面,她以高八度的音量重复,“到你家?”

凌子扬眼一睨,似乎不为她的音量所吓到,他认真的提醒,“你说到哪里都可以的。你不用担心要下厨做菜做饭,全看我的就行了,我可是现代的新好男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但是……但是……”她不是担心他所说的问题,只是,她不想跟他共处事发现场,尤其他的魅力的确是凡人无法挡,无爱情免疫力的她怕会招架不住。

“但是什么?”

“不能去外面吃吗?路上那么多家餐厅,随便找一家吃就可以了,不然去速食店也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到你家或我家呢?”若筠罗哩叭唆的说了一大堆,其实,最好是不用跟他一起吃饭,但他的坚持让她一定得选蚌地方。

“好吧!”凌子扬高兴的露出笑脸,“那就到上次我们去的那家,我很喜欢那里。”

“我不喜欢!”若筠口气一横,想也没想的立刻说不。

他一定是故意的,上次在那边她几乎是坐立难安,一刻也待不下去。咦?今天他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么老挑她最不想去的地方?

“那你今晚下吃饭了?”凌子扬微微一笑,让若筠无法有说下的理由。

“吃当然是要吃,可是……”若筠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满不错的理由,她挤出满脸的笑虚应道:“既然是你请吃饭,那我就得挑特别一点的。”

“特别一点的?”凌子扬想了一下,笑著保证,“没问题,那么下班后我等你。”不过,他得打个电话通知小郁他不去了。

“好……好啊!”他的爽快回答让若筠一愣,但他已经转身走了,她若想反悔也来下及了。

唉!算了,只要不是让他们单独相处,不要到事发相关的现场,若筠心想,哪里她都可以接受,不过在晚餐之前,她最好先准备胃药还有镇定剂,天晓得她会不会因为过度紧张而引起胃溃疡,最好也准备点毒药,找个机会把凌子扬毒死算了!

☆☆☆

若筠早就知道不能太信任凌子扬的话,看著眼前他所挑的好地方,那让她觉得倒不如挑她自己的家里算了,至少有小郁在,她大可以放下心,而这个地方……

“这家饭店附设有各国美食,想要什么特别的都有。”凌子扬向身边的若筠介绍著,眼光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心情很好。其实他懂得若筠的心,一种想隐瞒却又瞒不住的无奈感觉,不知道对手下一步玩什么花样,在得处处小心的状况下,她如履薄冰般的谨慎害怕,而这点,他可以多多利用。

若筠勉强挤出笑容点头,他挑的可是全市最高级的大饭店,当然想要什么有什么,这里几乎是一应俱全,服务一流,品质也是一流的,够特别,也够让她吃惊的了,只是,她却无法如他那般好心情。

“想吃点什么?”在侍者领位坐下后,凌子扬温柔的问。

“什么都好,来客炒饭吧!”若筠托著下巴,一脸无所谓的转移视线,她根本没有心思在眼前的事上。

老天,为什么她得来受这种罪?人家约会是两情依依、你浓我浓的,而她呢?这算得上是约会吗?两个人百分之百不是情人,说朋友也不像朋友,而且有哪个上司会跟自己的下属到这种地方用餐?他们之间唯一的关系是那莫名可以的床上关系,也是她万恶的开端。

“哪一种炒饭?”

“蛋炒饭。”若筠心不在焉,有点乡巴佬的随便点了一样。

对于若筠的要求,侍者为难的说:“很抱歉,小姐,我们这里不供应蛋炒饭。”

“对不起,我忘了,我要……”她随意的看了一下,发现对面小孩正开心的吃著餐点,她灵机一动,指著小孩面前的东西点道:“那个。”

“可是,小姐,那是儿童餐啊!”侍者讶异的扬起眉,心中想著:这小姐是来捣乱的吗?

凌子扬举手要侍者不必再多说,“没关系,就来两份儿童餐。”

“你不必跟我点一样的,菜单上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你大可随意的挑几样。”若筠把手中的菜单硬塞给他,他是付钱的人,有权利挑更好一点的东西。

“你要暍点什么?”凌子扬看著她问。

“田草茶。”

“小姐……”侍者脸一沉,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位客人是来捣乱的。

若筠知道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而且她发现服务生脸不太好看,马上改了口,“可乐好了。”

对于若筠近乎捣蛋的行为,凌子扬从头到尾都只是附和的点头,一点都没有生气或有丝毫的反对,这让若筠觉得奇怪。

“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她就是故意想让他生气,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匆匆结束这次不情愿的聚餐。

“因为是我邀你来的啊!”凌子扬大方的说。

他的话让若筠红了脸,显然他也发现了她的意图,她觉得没有意思的把头一转,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当音乐响起时,若筠发现这里也附设舞池,几对男女刚下去互拥著起舞,让她觉得一阵新鲜。基本上,运动神经不错的她应该没什么可以难得倒她的活动,但她就是学不来那些慢半拍的舞,脚步记不起来外,她也没什么节奏感。

凌子扬顺著她的眼光看去,微微一笑,“跳舞?”

“不会。”摇著头拒绝了,虽然她有心尝试。

“很简单,我教你。”

他牵起她的手,两人很快的在舞池里翩翩起舞。若筠小心的看著两人的脚,一直担心自己会不小心踩到他的脚,但意外的两人配合的相当好,仿佛能看出对方的想法,完全的融入悠扬的音乐中。

他太懂女人心了,若筠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表面上是半推半就的,而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正在接受考验。

从没有人如此的对待她,这种温柔与体贴她是第一次感受到,心中的悸动是无法言喻的。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宽广胸膛,不禁想著这怀抱拥抱过多少女人,而她又是第几个?

若筠幽然的一笑,或许她该为自己再另外找个男人,毕竟面对情场斑手的凌子扬,她需要多点经验,才不会被他的温柔所掳获,进而被他耍得团团转,她并不想将心遗落在他身上,虽说心已在不知不觉中陷下,但……但她还是想保有一点自尊……

“在想什么?”她的安静让凌子扬感到有点奇怪。

“我在想我是否该登报为自己征个男朋友。”她挤出笑容说道,试著装出一脸的不在乎。

“为什么?”凌子扬眉一扬,瞬间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让人无法知道他对此有何想法。

“不为什么,”若筠自我嘲弄的嘴角一扬,“你可以想成我寂寞难耐。”

“你眼前就有一个了,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

看了他一会儿,若筠不知道他是认真或是开玩笑,不过,她很明白的告诉他,“我们生活在下同的世界,你的见识又多又广,而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技术人员,我很有自知之明,你我并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人要称称自己有几两重,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这是若筠的双亲常告诫她的,所以,她向来只做有把握的事,而这一次,她知道她拥有不了也得不到他,因此,心中下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眼前这个男人不会是她命中注定的人。

“所以,你对我总是带著敌意?”

“没错。”若筠甜甜一笑,好似他们刚刚讨论的是很平常的问题。

“没有别的原因?”凌子扬试探的问,想藉此问出他想知道的东西。他知道了什么?若筠提高警觉,敷衍的道:“还需要什么原因吗?”

“比如说,我们以前就认识了……”这是很明白的暗喻了,凌子扬观察著她的眼神举止,看她慌乱的样子,让他心头一阵愉悦。

“怎么可能,我们之间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事。”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若筠暗骂自己干嘛多嘴解释。

她的否认早在他的意料中,只是她的用词有点破绽,凌子扬可以确定她记得也知道那天的事,浅浅一笑,他装作什么都不了解的点头,“听你这么说也对,但我还是觉得你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我能告诉你什么事?”若筠紧张的笑笑,试著离他远一点,因为她发现他们两个靠得太近了。

凌子扬手一环紧,在她耳边低低的说道:“不一定喔!我正在找,而我将会找出来的。”

☆☆☆

“小郁!”

一进门,若筠就气急败坏的大叫著,似乎忘了现在已三更半夜,左右邻居都早进入睡梦中,也不怕会吵醒人家或引起邻居的不悦。

一听到叫喊,小郁连忙的闪出,一脸莫名的看著门口的若筠,“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

“你为什么找人来家里吃饭?”她还惦记著这事。

“你是说那位凌先生吗?”小郁恍然大悟的点头,一点都下以为意的耸肩表示,“我只是对他有点好奇而已。”

“连面都没见过,有什么好好奇的?”若筠没好气的坐在沙发上抱怨。她都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小郁一定要来凑上一脚才高兴吗?

“就是因为没见过,所以才好奇啊!”小郁装作没看到若筠不高兴的表情,嘻嘻哈哈的探听最新消息,“听对方的语气,他似乎很关心你耶!你说呢?”

若筠眼一翻,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只要不找我麻烦,我就阿弥陀佛了。”

“你一定是想太多了,虽然只听声音,我觉得这男人一定不错。”

那声音低低沉沉的,给人的感觉满好,所以小郁就跟他多聊了几句,在交谈中,她感觉这男人一定对若筠有著特别的意思,不然不会捺著性子的随她发问,他还自己主动的问了一些有关若筠的事,所以,除非她的直觉出岔错,不然她可以预见这两人将来有不错的进展。

“不错个头。”人都没见过,只凭声音来判断,这个小郁还真是无可救药。

若筠叹口气的转身离去,“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

看著若筠的背影,小郁好笑的摇了头,其实若筠身边不是没有人追,只是追她的人不是被她高强的武艺给吓跑了,要不就是她的反应太迟钝,根本不知道人家对她有意思,再不然就是她对对方一点意思都没有。或许爱情对若筠来说,可能是时候还未到吧!

而她会邀请凌子扬,是因为难得有人会打电话找若筠,她当然想知道对方的模样,不知道他是否禁得起若筠的折磨,是否有耐性等到若筠开窍。其实,一般的求爱方法对若筠来说是很有效的,只要死缠烂打的缠著若筠,多哄点、多让她点,若筠也会是个可人的女孩,总之,想要追若筠的人得要加点油罗!

☆☆☆

罢洗完澡的若筠坐在床边弄干长发,眼光不经意的看到一直被她搁在床头柜上的戒指,脑海中不禁想到今晚他所说的话……他说他正在找,找什么?

他会找出事实的真相吗?找到了之后又会如何?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共通点,假使他发现那天晚上的枕边人就是她,一定会大失所望,她不但不漂亮,更不会温柔的撒著娇,反正她就是什么部下会!

若筠丢掉身上的浴巾,套上了睡衣,告诉自己想那些都没有用,不管怎样说,这戒指的主人不会是她的,她现在该想的是如何把戒指还他,如果就这么放在他的桌上,会不会被人起疑?

拿起银戒,若筠奸玩的将它套入自己左手的无名指,讶异的发现它的大小罢好,她不住的伸直手指比著晃著,在灯光下,它显得银光熠熠,不知不觉的,她想这若成为结婚戒指的话……

算了,好玩而已,想到那边做什么?若筠坐起身想将戒指拔下,却发现这戒指似乎卡住了,不论她怎么拔部拔不下来,她紧张的冲到浴室里猛抹肥皂,想藉此将戒指拿掉,然而在试过多次之后,若筠认命的知道这戒指是拔不下来了。

“小郁,小郁,”她门也没敲就冲进小郁的房里叫著,“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把这戒指拿下来?”

小郁从床上爬起来看著若筠手指上的戒指,奇怪她戴不上的戒指却刚好合若筠的尺寸,她的手指有比若筠的粗吗?她仔细的看了看,“你戴上去了?挺好看的。”

“现在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我拔不下来啊!”说著,若筠又试了几次,想把戒指给拿下。

“抹点油看看。”小郁打了呵欠的建议。

这些她早就想过了,能试的方法她都试过了,可都没有用,她沮丧的说:“我试过了,但就是拿不下来。”

“那你就这样戴著好了。”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一个戒指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已经困了的小郁根本下懂若筠为何如此的大惊小敝。

“不行啊!”她这样戴出去会被凌子扬认出来的,现在不能让他发现这戒指在她这里,她还没想到什么好理由还他戒指。

“下然把戒指剪断好了。”

“不行!”剪了还得了?她要怎么还给人家?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没有办法了。”小郁明白的表示她放弃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她要睡了。

若筠著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明天还得上班,如果戴著这个戒指出现,别人顶多以为她为了赶流行,但,凌子扬下可能会认不出自己的东西,这下就不是不打自招。

突然,她看到小郁放在床头边的东西,脑海里闪过了一个不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