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离开故乡,是秋天的枫叶时分,回到国内已是进入严冬的初寒时分!

离开乡,是双人并进出的比肩,回国时却已形单影孤——

不是涵涵绝。不顾道义,而是当他们相偕的逃到洞口,从雨水冲涮后的松软中挖出逃生的道路后,宇文已经不支的倒地。她是如何惊险万般的负着他,撑着他,将濒归死亡的人儿给弄到安道尔的红十字医院的,他并不知道!只是,后来的护士转述,当他们被送到加护病房予以救治时,撑着一丝微弱气息、尚未合上眼的她,用着仅会的外文——美式英文,大声地喊:“救他,把我的血给他,都给他!”

得到讯息的罗太爷来了,细心的替他们打量好一切,用最好的医疗来拯救他们虚弱的气息。

涵涵只是体力透支,只是感冒将要转成肺炎的前兆,所以,她很快的可以起身,可以到一直昏昏睡睡的宇文床畔,握紧他缠满崩带的手心,流着眼泪对他说话。

他的身体被许多病菌侵袭,时时被宣布着垂危,在反门关一遭又一遭打转的人——

每回,他觉得有些累了,就有一双细致却坚强的温柔手心,强行拉着他的神志回来,为了这双手的主人,他始终不肯放弃的灵魂!

直到约期已满,他也被宣布月兑离险境时,她再三回顾的离开他,而他始终没能清醒的看她一眼

她孑然的走了,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呢?她是否明了自己心绪的?她是否——好多好多的疑问,他真想抱紧她,好好的跟她说上一说!

是这样忐忑的心情伴随着一路孤单的他,回到睽达已久的故乡,当他踏出机场的那一刻,他有些惊讶的愣住——

出发前故意的隐瞒躲藏,不让任何人知道行迹的,怎么一回国时,满坑满谷的人在夹道前欢迎?

他还不知道,他受伤垂危的消息传回国内时,还造成各大宗教团体为他祈福祷告的热潮呢,拍了三分之二的影片也让片商即时推出,大赚了一票!

鲍司则利用他的病危大大的捞了一票,一旦知道他的回国日期时,更是大大的宣传,安排了媒体大肆报导,把他巨星的宝座更是加上一层黄金般的巩固住!

面对这般疯狂的场面,光是十几二十人的维行秩序是不够的。.

罗宇文挥挥手,让全部的人都注目他,那种君临天下狂傲便回复到他的脸上,跟着再一摆手,气势如虹的他震慑住全场的人,让他们乖乖的让出一条路来,好使他顺利的能过……

不知是什么人带头鼓掌,传染性的,一个跟着一个,开始欢声雷动的替他们的偶像增加气势,排出倒海的片片浪潮喊出的内容全是相同的!

“罗宇文,我们爱你!”

“罗宇文,你是我们今生的最爱!”

“罗宇文……”

机场的狂声呐喊,一直伴随在他的耳畔,直到他上了公司派来的车子,人潮始终不散,这些令人动容的画面,又立即从电视台上传播出去,全国上上下下开始弥漫着一股属于罗宇文的热潮,旋风狂风的掷在每个人的心窝……他是身不由己的必须开始忙了吧!

毕竟,他生命中的某个部分,并不属他自己拥有,而被拥护他的影迷们瓜分了,他想见涵涵的决心。是不是又得缓上一缓?

脏空气,汽车乱叭的声音,人声吵杂的环境。

应该是熟悉的地方,为什么变得如此烦躁的教人难以接受?

躺在病床上时,他可是日日夜夜的期盼回来,一旦回到现实环境,作一颗巨大的法运行时,他又想念起差点夺走他一条小命的危险区域啦!

因为——那个地方虽然时时有着奔人性命的险物,却也留下他和她——涵涵爱过的痕迹,烙印下的汜忆,大概是不会遗忘的,他也不会!

他想再回去,带着涵涵和“乖乖”,让他再一次见识着属于精神力量的迷幻吧,只要和她们在一起,他愿意再进入他原来的不曾相信过的世界。

召开记者会,又用身体不适的藉口同公司请假,忙忙碌碌的一阵后,回到自己的窝居,打开冷落的门扉,迎接他的,还是一室的冷寂,他还以为——

涵涵会在这里等他!

他失望了,同时也起了些疑惑——

是他对她的情太深,而她不够,所以才错失了吗?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他不明不白的疑惑是不能等待的,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驱车挖人——他还以为——

涵涵会在这里等他!

他失望了,同时也起了些疑惑——

是他对她的情太深,而她不够,所以才错失了吗?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他不明不白的疑惑是不能等待的,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驱车挖人——他想把涵涵挖出来啦,他立即的行动者,马不停蹄的,披星戴月的——

没错哟,现在可是半夜两点钟呢!

没办法,没把涵涵“捉”回来,放在身边,他就是睡不着嘛!

来到上回跟踪她时,狼狼狈狈被泼了一身臭水的巷里,哈!没错,相同的地方。有一名流浪汉坐在垃圾筒旁安睡,他已经成了找人的指标啦!

躲人的凸穴也找着了,地下还留着一摊臭酸之水呢,只是向前望去,那四间相同样式的古老斑驳房屋,哪一栋才是属于涵涵的凄身处呢?

一栋一栋去叫门吗?反正都是会被骂的,不如……扯开大喉,发出杀难似的尖锐呼喊,也不管扰不扰人清梦的,万人迷明星很没气质的在半夜三更吵人哦——

“涵涵,快出来,罗大人来找你啦!”

“夭寿——”

有人用骂的,有人用丢碗盘的,还有更狠的人,拿出白晃晃的刀就杀出门来——这太夸张了吧!

幸好那是熟人——不对哦,你熟,人家可不熟哦,”那时宇文在暗处,见着涵涵在这妇人的“威逼”下,拿起锅喝鱼汤,对她印象很是深刻,如今见没有引出大尾的鱼儿,却引出煮鱼汤的人来,他也是大为高兴的。

热热闹闹的跑去握人家肥肥的手,还猛力的眨送着万世巨星的迷人魔眼,搞得人家芳心一阵狂跳,以为是——

“你干嘛,有羊癫疯啊!”

唉——物以类聚嘛,只有跟涵涵有瓜葛的人,才不懂得如何欣赏男人!

有时候,人太帅也是一种负担呢!

“阿姨,你忘了我吗?我是涵涵的朋友——”

“骗谁?”白晃晃的利锋,当胸就是一比画,“我的记忆比电脑还好,涵涵什么时候有你这号朋友的,我可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难道是想对涵涵图谋不轨?别跑,让我先宰了你再说!”

既然确定,还能说什么?要他乖乖站着任人宰割,也是不可以的,于是堂堂的国际巨星,演技高超的金将影帝,这一回演起“过街老鼠”啦!

“阿姨,我真的是涵涵的朋友啦,哎哎——”以一毫米的险跑,刀锋从头发顶上锐利削过。

“涵涵最喜欢喝你煮的鱼汤啦,她都有告诉我,你是天底下最好的阿姨,对她好的没话说,她——”

众人蜂拥而至,实在太恶心啦,所以不出来,倒是执刀的剑子手,高兴的掩住面孔,听着恶心之至的赞美,还用力的点头补充说:

“没错、没错!我是这条街的一朵花,年轻的时候,还是纨夸子弟争相套宝的‘黑猫美女’吧,涵涵形容的一点都不过分,不枉费我疼她!”见人家心花怒放,知道利用时机的人儿,立即的追着问:

“涵涵不在家吗?”

“你问我?你跟她不是很好吗?怎么会不知道?”

哇!好厉害的角色唷,口是心非的浪费那么多口水,人家还是不卖帐嘛!

“阿姨,告诉人家啦!”扭着像股麻花掷一样的凝态,是钟爱孩子的人们最爱一种姿态,用在其他人身上行得通,用在胖阿姨身上不知管不管用?

好像不管用哪,她还是摇着头,于是,宇文便垮着肩,气妥的叹息着。

“原来阿姨也不知道嘛!’'

请求有时不如激将,用在倔强人儿的身上最是管用,可惜,人家还是不为所动。

“傻孩子,不是我不知道,是知道了也不能讲,不然闹起革命来,不是一条人命、两条人命,就是有三条人命……”哎哟哟,搞不好是你们这些孩子阴魂不散的,把如花似玉的阿姨眨着小小的眼睛,眼里有着兴奋的光芒。

说了一段启人疑实的话后,她又“自”的解释道:

“想不到,我们这条街最有名的‘真平妹妹’竟也有两个男人,同时为她争风吃醋吧,真是太好、太好了,老天爷待涵涵真是不薄!不过呢,我还是嫌姓罗的那个老头子太老了点,都要作爷爷的人了,还有什么搞头,不过也许这样好,早早作了寡妇,后半辈子也不必愁——喂喂喂,阿姨话还说完,你干嘛急匆匆的跑了呢?真是!”

恨不得跑车有翅,能够飞翔,恨不得精灵显灵协助。让他打破空间定律,转瞬间移位至涵涵的身边。也希望自己的速度够快,她还在“阿公大人”身边待着,他一路狂风,直直上了仰德大道……

“现在几点钟?”

被吵醒的老人,摆出一脸臭酸样,宇文不得不哄哄老人家。

“‘阿公大人’老人家不必睡那么多啦?”

这是哪门子的安慰法?

不给他一棍子,怎么维持“阿公大人”的威严呢?说作便作,打得可怜的小孙子抱头鼠窜。

“没良心的小家伙,要爷爷替你担心受怕的,怨恨自己逼你走上绝路,好容易生命是保住了,又要回来惹我生气,我救你究竟是该不该呀?”“‘阿公大人’,咱们祖孙嘛,谁也不能讲谁什么,我们是相欠债,死命冤家,打也打不散的祖亲情,你是活该得生生世世作人家的‘阿公大人’啦!”

也只有宇文敢在“阿公大人”面前如此嚣张,受宠的孩子,说话分量就是不一样哦。

“你半夜拉我起来,就是要讲这堆废话吗?”逗得笑纹出的老人,又是一阵猛打。平时找不到机会,一旦碰上了,不好好打个够本,不是罗家老太爷的本色。

“‘阿公大人’你再打,打的以后没曾孙,可别怪人哦!”

可惜啊,他的威胁不起作用,严肃的老人用着难得顽皮的可爱笑容说:

“你慢了一步,我的涵涵刚刚证明,你的威胁已经不能用了!”

“什么意思?”宇文还有些讷讷呆愣,“她真的要‘嫁’给你!”

胖阿姨的一番话,多多少少还是停驻在他心上,产生一些影响嘛!

“去你的,站好,非得好好毒打你一顿不可,你满口胡说八道些什么?不要涵涵嫁你了啦。反正都影响不了老爷爷要她继任的心。”

“到底她是你孙子,还是我呢?也没见过胳臂往外拐,这么厉害的老人家啦!”

喃喃的抱怨着,喜悦洋溢着心坎的边缘,泼出蜜汁调成的甜蜜汁液……呵呵呵,原来是自己“做人成功”了嘛!

那时候,什么也没想的,只是一味的想跟她有点关系,变出这般的结局,这岂不是——天助人也。太妙了!

“砰砰”老爷爷打成瘾了,说话前先拿宇文作开场的打他一下焉。

“别想的美,涵涵说了,要是因这样就强逼着你们结婚,大可以抱着孩子躲到无人的森林,隐居起来,因为她刚刚证实,她可以在原始地方生活。”

“什么意思嘛!要不是有——”

我才不听你的抱怨,涵涵最大,她怎么说我怎么相信!”罗老爷一副贼眉贼眼的,得意的笑道:

“要不是她们姐妹的这场事,我也不会捞到四个能干的乖孙媳妇……不过,她们都没答应给我的孙子们,只同意给罗家后代,陪我这‘孤单老人’而已,看起来‘阿公’还是比较有魅力呀!”

“老奸巨猾,拐了女人,就把自己的孙子扔出墙去啦!”

“你倒说说,你们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败家孙子你们都不当,只好寄望到下一代了。”

“居心不良的阿公,原来是你有计划的弄出这些事!”

“才不是,我只是将计就计!”罗家老人哈哈的笑出眼泪来,又说:

“以后阿公也不必跟你们唠哩唠叨的,若人家嫌了,自然有紧箍咒收拾你们!”

“好吧,随你怎么说,你只要把‘紧箍咒’的下落告诉我,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

“不行哦!”

闭杖举到宇文的腰际,这一次人家可是敏捷的避开了唷。

“我跟涵涵有约定,她可说了,这是她自己的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

“什么叫跟我没关系?”宇文气冲冲的吼起来,“要不是我努力的出力,哪会有今天的结果,怎么可不分我一半羹汤的,太不公平了!”

这一次,打中他的啦!也只有国际巨星的阿公才有权利哦。

“我可不管你们的恩怨哦,我老啦,有个娇滴滴的女孩肯跟着我,就应该很偷笑了,何况一次来了四个,嘿嘿嘿,你们这些孩子的手段都不怎么样嘛,应该回来再拜师学艺过!”

呵,拐到薛家姐妹后,回过头又想拐自己的孙子——天底下最会做生意的人,莫过是罗家老太爷了。

“呸呸呸,我的涵涵绝对不给你碰到一根手指头,看都别想看,色鬼老阿公,快快把我的涵涵交出来,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现在是你要求我呐,还这么嚣张的弄不清事实,本末到置,有你这种分不清事实的孙子,老爷爷我真倒楣呢!”

自从得了四座最强而有力的大靠山后,一向“看孙子们脸色”的老人,咸鱼大翻身,讲起话来神气十足,辛辣无比的,也没见孙子敢再拂袖而去……呵呵呵,他只怕会高兴的笑到下巴掉来呢!

“‘阿公大人’,最可爱、亲切,宇宙超级有智慧的好阿公,您忍心看见自己可爱的孙子,找不到心爱的女人,而自甘堕落……风尘吗?好嘛,就算我以前得罪过您老人家,看在我是您孙子的份上——”

又是一堆没讲完的废话,老人已迫不及待的打断他,亮起老谋深算的眼眸笑着说:

“人家出的条件是,生产前每星期来罗家大院住上一天,习惯习惯这里的生活,以后呢,等孩子生下来,不管有没跟我住,她会每天让我抱小孩一个小时,六十分钟呐!”

“给你亲一次,打一次。”万般不情愿的又加上二条。孩子都没生呢,就已经有一堆人在谋取拥有他的权力啦!

“各六次吧,六六大顺,”老人就此的加价起来了。

“不行!孩子会被你宠坏,带坏,亲坏,万一又被你传染性格,那岂不是没救了吗?”宇文没大没小的开着价,“两次,最大让步!”

“五次,不然我自己去跟小涵涵商量!”老人是不受威胁的,便会被利诱。

“三次!这是最底价,再不要,让我查到涵涵的下落,我就用尽镑种方法说服她,把她洗脑征,几几乎乎的忘了你的存在!”

这是在逞强哦,被洗脑的人好像是自己,而不是他呢?

“好吧,我看你说的可怜,告诉你吧,她上彰化去啦,好像是去救她老爷,她没说的很清楚!”老人奸计得逞,满面春风得意。

“就这样,地址呢?电话呢?”

“我又不是包打听,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硬生生的就被拐去管孩子的权力,还得跟人家说谢谢,很不值得吧。

瞧他的面孔渐渐的僵硬起来,好看的眉心收扰上挑,老人就决定再下贴猛药给他吃——

“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怎么跟人家闹的,人家想甩你,一直央求着我,不能给你讯息什么的,说什么自己得有空间想清楚啦,这些都是藉口,我看她呀——涵涵根本没要跟你的意思,她的身旁早又有个叫什么鹰的年轻人,听说是从小就粘在一起的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一夕就能打断的,她一定是被你强迫,要不就是遭遇了什么不可逆的事情,好才……唉,苦命的孩子,幸亏人家也不嫌她——”

“谁敢嫌涵涵,涵涵是——”顿了顿,急急的捉住任何飘过的形容词,偏偏却没有一个字眼足以形容她的,字到用时方恨少,他又尝到一次。

喘了几口气,他才硬逼着声音说:

“涵涵是魔女,使了魔法偷走我的心的妖精,她是我的,什么人都不能跟我抢!”

“那也得涵涵同意,是不是?”

老辣的老人又毒的送上一句,并且奉送那个什么鹰的地址,要他去打听。

披星戴月、风尘仆仆,扬长避拖着刚刚才痊愈的疲惫身子,宇文又匆匆的赶上寻找“魔法女郎”涵涵的路程,真是好辛苦啊!

不知这一回,“乖乖”会不会帮他?

JJWXCJJWXCJJWXC

苑里是小镇,农田、绿树,露珠儿在荷叶残败的叶柄上滚来滚去,圆圆的剔透晶莹,有说不出的可爱迷人呢!

虽然比不上先前欧洲那趟广渺世界的开阔动人心魄。但是清新自然的泥土味,却也少了那时的危险不安,充满优头慢条斯理的怡然气氛呢!

虽然有三十多个小时未曾合上眼,他依然神采俊逸、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一堆熟悉的人面前——

“都到齐了哦!”“慢慢来”的阿翔,给予小么弟温暖的支持,宇私和老二。

只有薛家的姐妹,满面孑L要挖出他的血肉,秤.秤他斤两的表情,平时她们吵架吵的最凶,一旦见妹妹被臭男人追,她们就一致的枪口向外,对准敌人——“砰!”开炮!

小小的三合院里,一大清早的就挤上这么大群“有一头”的人物。

昨夜,就为着房事……嘿,讲清楚点,就是房间太少,罗家的男子不能一人一间房的与“妻”共枕,为表抗议,都到自己的轿车上窝上一夜,当然,不管用什么办法,薛家的姐妹,也让他们拐上车去。

车内舒不舒适,这是见仁智的看法,至少罗家男生没怨言,这么一大清早的,他们又齐齐站在雾的院子里,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排排队、作运动?不是,当然不是,他们是为了查证一些事而来此聚集的。

两个月余的辛辛苦苦的,就是为了今朝这一番成串的解释,他们都在等待……

七嘴八舌的交换过一些前因后果,宇文就不再罗唆,单刀直入的看着众人问:“我的涵涵呢?”

“什么叫‘他的’涵涵,涵涵没人权吗?”

“是呀,是呀!一看就只会当大男人的沙猪,涵涵千万不能跟他!”

“对嘛,长得帅一点,当个电影明星就溅吗?把人当作物品啦,没水准!”

“这一语的,就是宇文一句中听的批廉政,更可恶的是,自家兄弟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跟着起哄,呜……没天理嘛!”

“你们在吵什么,一大清早的,别人要不要睡嘛!”窄窄的木门,一个便服的人儿当前一站,窈窕修长的丽影就落入宇文的眼底,其他人——滚边去吧!

“涵涵——”

谁敢跟他同时叫着心爱儿的名字。

还动手动脚的扳住她的肩膀,更,更过分的是,人家只穿一条四角宽边裤吧,垮垮的肚皮,松松的软肉……呛,怎么可以站在可人的涵涵身边,破坏画面?不行,那是他的位置,他要抢回来!

也不必用大脑想啦,伸出拳头,一照面就给人家两颗大石头当作见面礼。“什么鹰”的以后都不能飞啦,只能作死鹰给人当踏脚布踩,敢跟他抢可人的人,都是这种下场……

打垮敌人,就可以坐拥佳人吗?

错错错,连三错,错不能再错离了谱啦!

那些薛家的姐姐妹妹,薛涛、薛洛、薛江,齐齐的粉拳四飞,招招中的攻击着宇文,涵涵哪里去了?

只见她一把夫起……可怜兮兮,搞不清楚状况的人儿,又拍抚、又安慰的深情凝望,对人家说:“老爷,别理那条臭狗,我不认识他!”

天呀,这一回——宇文踢到大铁板啦,他认命不再挣扎,唯今之计,看来也只有任人宰割,才能搏回佳人欢心吧?

但愿如此唷,魔法精灵保佑、保佑!

宇文是倒楣到家啦,一阵好打后,人家老爸可是看不过去的骂着女儿们,要她们收敛,还不计前嫌的赞宇文的身手,可是,可是——他又不是涵涵!

得了他的欢心赏识,涵涵还是气得扭身不理他,跟她的老爸求救。

老鲍先生笑的双手摊一摊,“我还没大方到把女儿绑起来送给人吧,女儿们想退人我是没意见啦,要是不嫁人,一辈子跟老爸生活,也不错呀!”

真是气死人的变态老头……不不不,宇文急忙的收回任何不敬,他是她老爸吧,他的岳父,怎么可以得罪?

寄望他的老哥们替他说说好话吧?

别指望啦,他们都是同志尚在努力,自身难保的,不要火上加油添醋的拿他开刀的就该谢天谢上帝啦,还敢指望他们什么?

缠功尽出,好话尽说,从乡下野地又一路的追回台北盆地啦,涵涵还是只有那句话:“你打了我老爸,这么粗鲁莽撞的人,我怎么放

心让孩子有这种不会分青红皂白的爹,算了吧!孩子就让给我吧,你也别争了!”

“好,不争孩子,你跟着,我就不跟你争!”多么富有哲理流通,得了老娘不就险送孩儿一个吗?

真会打算!

“你应该回去继承老爸爸的事业,你的算盘打的很好!”

她似笑非笑的睇睨,是宇文最爱的表情。他真想一口咬下,品尝——

“我没学过算盘!”

气息不稳的啜上一口,再一口,弄得两人热力上昂,全身骚动不止,跟着就想剥开衣服透透气。

“不行,名不正言不顺,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绝对不再受你‘利用’!”

“你说什么?谁利用谁呀!”

人家说,孕妇的脾气特别坏,果然是真的,瞧她气呼呼的猛立起身,宇文是又担心,又难过的,就连行李一提,准备骑着心爱“跑车”回“娘家”,他也不敢阻拦——

只好把“跑车”架在他的跑车上,低声下气的。

“陪”她一起去她的三坪小窝。

涵涵赶他赶不走,求他去工作别烦她,他还决心要引来记者,公布这段“受虐”奇闻,翻白眼的女郎,只好逃到最后一块安身地——罗家大宅!

JJWXCJJWXCJJWXC

“放我进去……”

他喊了老半天,不动如山的铁栅栏,不动就是不动,铁了心的不动把罗老太爷说成是独裁老军伐啦!然后又换作是玉皇大帝老爷了,人家还是不理他……

知道肉肉身体敌不过电子武器的刚硬,败阵下来的落难巨星只好垂下头,低着眼睛离开啦!

“哇!走了唷!”

站在阴凉内房,撩着紧密窗帘看着宇文起乱的人群,都无聊的散去了。

近日里,宇文隔着铁门喊话,已成为罗家的一大娱乐,放下手边的工作,他们都准时的聚集收盾,好像是涵涵来了以后,有些硬性的规矩就不知不觉的被敲碎啦!

一向只有规矩、规矩、规矩的冰冷冷房子,也逐渐有了人情味的温暖和笑语……

“魔法小姐”是那些爱戴涵涵的佣仆们,给他的新封号呢!

只要宇文不在身边搅和,她和“乖乖”便安然无事,可是,只要宇文出现搅扰,她那时的魔力准是破功!

在罗老爷的大力支持下,涵涵的心灵体甜加油站逐步的成型定案,她想在广大的罗氏企业内。为心灵干涸的人加点足以解除压力的地方,这个点子,罗老太爷放手让涵涵去实行……他是一步步的在收鱼网,而且是连本带利的在回收!

敝不得,跟他四十多年的乔秘书一直称赞他:最近变年轻了!

虽然,待解决的事仍有很多,他还是不免的关心起这对小儿女,他衷心的念头里还是希望他人可以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把罗家宅院掀开也可以,清冷的日子过久了,他变得非常爱热闹哩。

“涵涵,这样好吗?”

看她索然无味的合拢帘扇,还嫌人家骂的不够过瘾似的表情,老爷爷便有一阵担心,这么倔的两个人,会不会弄假成真的闹翻?

“爷爷,放心啦,他比找不死的蟑螂还神勇,小小挫折困扰不了他多久的。”

“我不说这个啦——”爷爷好像也被传染上涵涵的口气了唷!

“不说这个还能说什么?他是打我老爸的恶棍,我是不会再理他了,要是爷爷看不过,我还是走好!”

唉——涵涵的威力,实在是凡人无法挡,一向骄傲的老人家也得乖乖在她手下俯首称臣,看来这天嘛,易主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