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

宋蔚南侧眸看着那安静的女子,低问:“幼心,你的想法呢?”

“我觉得可以试试看啊。”有当老板的机会,怎么会不好?

“我也是认为不错,不过这样就欠了杨大哥一个人情。”所以他才没在电话中答应杨大哥。欠钱好还,欠情可难算了。

“可以白纸黑字写清楚的,这样对你和他都有保障,看是一个月还多少,多久以内还完等等的,大家可以协议的,这样你也不会觉得自己背了一个人情债;对他来说,他也不用担心你不还他钱。再不然,我们也可以跟银行借钱,我那公寓拿去抵押应该可以借一些。”

“幼心姐说的方法好像不错。哥,你觉得怎么样?”

宋蔚南沉吟片刻,道:“Blue生意很稳定,我其实也心动,只不过真顶了下来,这摊子我恐怕没办法帮上忙。”

“都说了我和陈姐就可以了嘛,要不就让幼心姐过来帮我啊。”

他摇摇头,搂了身侧女子。“她要帮也是过来帮我。”

宋蔚青愣了一秒,随即学着他稍早前对她说话的口气:“宋蔚南,生意场所搂搂抱抱的,你这是干什么?啊啊真受不了!”她嗤了声,看着江幼心。“我说幼心姐,你是不是给我哥下了什么降头啊,怎么有人这么黏女朋友的?”她嫌弃似地看了兄长一眼,打算回身继续清洗物品时,目光颇见了餐车外的人影。

“啊,不好意思,我们休息了。”她看着那位略有年纪、气质甚好的妇人。

闻声,江幼心侧过头去,下一秒却是僵住了。“……妈。”

妈?宋蔚南偏过面庞,看着那目光带着评量意味的妇人。

江母缓缓走近,面容在灯光下逐渐清晰,那细致的五官虽有了岁月痕迹,却仍能看见她年少时的美丽,看得出来江幼心是像母亲多一些的。

“在家里跟我说不到五分钟的话就急急离开,推说明早要开会得早起,结果原来是来这里当女佣?以前住家里,也没见过你做什么家事。”江母走到女儿面前,目光几分冷凉。

“妈……”她神色微有不安。“你、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昨天下午,你爸经过这里,说是看见你在这里帮忙,还跟个男人搂搂抱抱的,我怎么样也不相信,说他一定老花眼看错人了,我女儿一个好好的音乐老师怎么可能突然变成鸡排妹。你爸说他不可能认错自己的女儿,要我自己过来看。今天下午我专程过来看,果然看到你在这里,打电话要你回家一趟,也是要跟你谈这件事,谁知道你椅子都没坐热就离开,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跑来这里。”

江母说话不紧不慢,许是长年在学校教课,也有几分威严。“恋爱真伟大嘛,陪爸妈坐不到五分钟,陪男朋友倒是多晚都可以。”

“妈……”双亲虽疼她,可毕竟都是老师,真要发狠教训起她来,也是会让她感到害怕的。

江母看了看宋蔚南。“不介绍一下吗?”

“喔。”她抿了抿嘴,看着身侧的男人。“他是宋蔚南,我们……正在交往。”她又转向宋蔚南。“这是我妈。”

“伯母好。”宋蔚南淡点下颔。

“嗯。”江母应了声,又说:“现在方不方便?我有话跟你单独聊聊。”

他愣了下,做了个请的手势,“当然可以,伯母里面请。”说罢,他交代宋蔚青收拾外面后,便提步领着江母往屋内走。

看着自己的女儿还勾着男人的手,一副也要跟进屋的姿态,江母淡声说:“江幼心,我是要跟这位先生“单独”谈谈,你不懂单独的意思吗?”

江幼心看了看母亲严肃的神色,局促不安地说:“妈,是我自己要过来帮忙的,你不要怪蔚南。”知道自己的妈不是不明是非,可到底还是担心。

“你到底是我养大的,还是喝他口水长大的?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就直帮他说话。他那么大一个人了,你还怕他被我欺负吗?”江母勾着冷眉。

“外面等,没事的。”宋蔚南大掌一探,揉揉女友的头,然后开了门,让江母进屋,他反手关了门,将女友担忧的目光隔在门后。

“伯母,请坐,我去倒杯水。”宋蔚南看着那正在打量屋里环境的背影。

“不用忙,我不是来喝水的。”江母提着包,目光缓缓扫过屋内。“这是你住的地方?”

“是,两层楼。家里只有我和我妹,还有我外甥。我妹就是方才外面您见到的那位,外甥睡了。”他立在她身后五步远。

“外甥?你妹的孩子吗?那她先生呢?”她回过身,看着他。

他抿了抿唇,神色微微僵硬。“她未婚生子。”

江母沉默几秒,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爸妈呢?不在了吗?”

“爸爸在植物人安养院,妈妈在我高三毕业前离开了,这些年来都没有联络过,我不知道她的去向。”他直挺着身子,语声平静。

江母垂下眼眸,不经意间却看见那站得笔直的男人,贴在身侧的手掌竟是握着拳。她沉吟片刻,淡声问:“妈妈为什么离开?”

她看见他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似在隐忍或是调整情绪。

她抬眼,看着他神色复杂的面孔,终是叹了声。“我一个女儿养到这么大,总是要让我这个妈知道她跟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吧?我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才是。”她停了下,又说:“你大概不知道,我们今晚这是第四次见面。”

宋蔚南微地一怔,深目幽幽。“第四次?”

“你高中不是连续拿了两届全国音乐比赛高中声乐组的优胜奖?我在台下也连坐两年评审的位置,我对你的音色印象深刻,那时候还和坐在隔壁的另一个评审老师说,你要是好好练,将来大有可为。那时候只知道你和我女儿同一个学校,倒是没想过你们同一班。”江母淡淡笑开,有些严肃的面容已见缓和。

“第二次见到你,是在一中外面。当时你们校长有意聘我去教课,我们就约在校长室谈。我开车离开你们学校时正好是放学时间,我竟然在校园外边看到我女儿跟着那个很会唱声乐的男孩子手牵着手,我本来想下车问问你们,但后来想想,那时你们正值年轻,叛逆心重,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只怕会坏了我们母女的感情。而且老实说,我也挺欣赏你的歌声,所以只要她成绩不受影响,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宋蔚南一双深眸微闪讶异。他知道幼心的双亲都是音乐老师,但没想到原来他那两年比赛时,她母亲是评审之一。

“我跟她爸很早以前就打算她高中毕业后就送她出国,但她一直都不愿意。可是一中毕业前,她突然主动开口说要出国,我们还以为她想通了,要不是有一次我无意间在她书桌上看到一张写着她再也不要相信爱情的字条,我还没想到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想也许是你们分手了,她才想到国外念书,一种逃避心态吧,这也是我后来一直安排她相亲的原因,不希望她为了一次失败的感情就对感情和婚姻却步。”江母沉静说完,只是看着他。

知道对方是在等他开口,他思量片刻,终是将那些事一件件地说出来。对他来说,那就像是把伤口再剥开一次,可他也必须体谅面前这妇人,如她所说的,她一个女儿究竟跟了什么样的男人,总要让她明白。

他说完,两人都陷入沉默,一个是在考虑,一个是在等宣判。

宋蔚南面色平静,可垂在身侧的掌心,拳握得死紧。

良久,江母终于再开口。“我这个女儿没吃过苦,也不会做家事,她爸又疼得要命,我要是叫她帮我忙,她爸便抢着做,以至于她连荷包蛋也不会煎。但她到底是我女儿,我也是想着将来她要嫁了人,不知道人家对她好不好,所以其实也想在她还在自己身边时,多宠她一点。”

“下午过来时,在外边看了好一会,看她又是扫地,又是忙着把东西摆上餐车,我的心情实在很复杂——见不得她做那些事,又很安慰她做得挺好的……”她笑了声,眼眶竟是有些潮湿。“终究是女儿,不可能永远留在自己身边的,她也确实该学会女人必须会的事,将来才能照顾丈夫和儿女。”

江母站起身来,再度打量着环境。“我女儿要是真的跟了你,也要跟你们挤在这里?”

“是,我在哪里,她就会在哪里。”他目光坚定。

江母看着他,眼底透着光亮。“你一个人担起这么多事,也很不容易,所以我相信你这样的人,未来也会对自己的家庭负责。”想到了什么,又道:“我刚刚进来时说的那些话没什么意思,女儿是自己的,也是希望她过得好,讲几句重话她才会反省自己,有男朋友也不带回家让我们看看。”

他似乎听出了什么,黑眸缓缓地瞠大,心音促跳。

深深看了他一眼,江母跨出腿,打算离开,才走两步,又见她停下脚步,没回身,淡声问:“你爸……你们需要经常过去照顾他吗?”

“安养院有专业的医护人员会照顾,我有空就会过去看看他,和他说话。”

“嗯。找个时间带幼心去探望你爸爸。媳妇再丑,总是要见公婆的,也许家里办个喜事,你爸开心了,说不定对病情有帮助。”

闻言,宋蔚南脑袋空白了几秒,才倏然清醒,他惊喜万分,极力压抑胸口鼓动的情绪。“伯母,谢谢!”

江母握住门把的手顿了下,用欣慰的语气道:“下次见面,就要改口了。”说完,拉开门把,却见女儿就站在门外。

“妈……”在外面着急许久,终于见到门打开,江幼心见了母亲只是低唤了声后,随即进屋走到男友面前。“你没事吧?”

宋蔚南看着她,眉目温柔。

“我说江幼心,你眼里都没娘了是吧?我人站在这里,你不先关心我有没有事,倒先关心起他,我是会吞了他不成?”回眸见女儿一脸无辜模样,她叹了声。“养女儿做什么?果然女大不中留。”

踏出门时,她又低声道:“找个时间把日子订了吧,一个女孩子每天往人家这里跑,还待到这么晚,这话要是传出去还能听吗?你不顾面子,我这张老脸还要。至于婚事要怎么进行,你们自己决定就好,我也没什么要求,唯一心愿就是我女儿要幸福。”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女婿听的。

江幼心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对白出现,她怔愣良久,直到母亲身影消失在门后了,她才微微醒神。“妈她……妈她刚才说、说我们——”

“妈的意思是,我们可以结婚了。”他接下她的话。

她睁大秀目。“为、为什么?”她没忘记稍早前,妈妈还冷肃着一张脸。“你们在里面都说了什么?是不是你跟妈说了什么了。还是她跟你说了什么了?”

他薄薄的唇轻轻抿起,一道极俊的弧度,带着明显的笑意。“你绕口令啊?”

“噫!”她推了下他胸膛。“我在外面好担心你,怕妈骂你,结果你这样……”

宋蔚南的目光深了深。“我没说什么,妈也没骂我。倒是妈告诉我,因为你很爱我,很想嫁给我,所以她希望我赶快把你娶进门。”他俊目滑过一抹笑意。

她微瞠美眸。“妈才不会这样说话,而且,明明是你很想娶我……”

他又抿着薄唇,笑意淡淡,可眼底像盛了满天星斗般那般璀亮。“我说过我很想娶你?”

“你不想娶吗?那你做什么去把跟人家借来的毕册上面的我的照片给抠走?上次又是谁说什么还好女生戒指是戴右手……这种话的?”

他捏捏她粉腮,无所谓的笑。“好吧,妈也说了,她希望她女儿幸福,所以为了让你幸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江幼心直到这刻才发现他口里的称谓,她推了他一下,轻轻的,小猫般的撒娇姿态。“什么妈!叫得那么顺,那是我妈。”

宋蔚南低笑了声,张臂,紧密地拥住她。“好吧,我们的妈。”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