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酒精、烟草、热情的音乐、激动的口哨声与尖叫声,充斥在舞台灯光炫目的室内,气氛如此狂热。

当江幼心走进这以乐团现场演唱闻名的Blue时,有一时间的不适应。她顿了顿脚步,待耳朵渐习惯了那震耳的声音时,才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寻到了一处能清楚将舞台上的一切尽收眼底的位子。

灯光烁动的台前,主唱正在进行模仿秀,周遭尽是“好像哦”的赞叹声。她听了一会,也觉得颇有趣,服务生送上她的调酒时,她顺道问:“你们是不是有个驻唱歌手叫阿南?他的演出时间过了吗?”

“阿南喔,他今天是唱第一场和第三场,第一场已经唱完了,现在在后面休息,等等第三场他就会上台了。”

“他都固定唱一、三场?”

“不是。周六他连唱三场,周日就唱一、三场,第二场是现在台上的那个光头乐团。”

“那第三场几点开始?”她看了下腕表。

“十一点开始。”

十一点?还有十分钟左右……跟服务生道谢后,她陷入了犹豫。

昨夜和蔚青深谈后,她想过就直接到这里来找他,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与他说什么,便决定先想好说词,今晚再过来。

可当真要面对他了,她倒又有些害怕。他是那么骄傲,即便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也不愿向她开口;她现在出现在这里,他一定能猜到她大概知道了事实真相,依他的性子,恐怕会将她推得更远。

斟酌过后,她决定离开这里,到外头等待,然后制造不期而遇。

才起身,服务生送了她的调酒过来,她抓了帐单,指着调酒说:“请你喝。”

结了帐,还不及踏出门口,听闻身后舞台有了不一样的动静。她听见那尖叫声的名字从光头变成了阿南,她定下脚步,缓缓回身。

那人,就坐在舞台上,抱了把吉他,正在调整麦克风的高度。

他穿了条皱褶设计、泛黄刷色的深色牛仔裤,上身搭了件黑色军肩造型的衬衫,衬衫扣子松开两颗,隐约可见蜜色的性感锁骨,两只袖口还挽了不一样的高度。他穿着如此简单,却有他独有的风采,光的分子在他那头浓密精短的黑发上跳动,张扬着他与生俱来的傲气和狂放,那样不羁,那样夺人目光。

“大家晚安。”宋蔚南将麦克风调整到最适合自己的角度后,将目光移到台下。“刚刚接受了光头的震撼后,我先来唱几首抒情歌,缓和一下大家激昂的情绪好了。今天恰逢情人节,唱几首情歌正好可以送给大家。”他笑了笑,一面轻轻拨弄起琴弦。

因着那样的笑,他颊上酒窝微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窝,却像藏了无数的珍宝般,那样深邃诱人,令她移不开目光……

台下忽然传出一声“阿南,我爱你!”他缓缓抬眸,似在寻着声音出处。

“你吗?是你说的吗?谢谢你的识货。可是真抱歉,我不能爱你,我有一个爱了很久的女人了。”他声音低柔,充满磁性,俊美的脸庞上是似是而非的笑,浅浅的露出招牌虎牙,也看不出是真的拒绝,还是在和粉丝开玩笑。

当他说完这番话后,底下有惊喜声,也有叹息声,当然也有笑声,这些反应足能证明他的魅力。

江幼心微微笑着。看着台上那耀眼的他,她有一点点的感伤、一点点的优越感,还有一点点的心酸……他没指名道姓,可她知道,他口中的女人是谁。

她改变心意,找了个位子坐下,听他轻轻唱起歌来。他唱歌的样子依旧那样专注,偶尔合上眼,偶尔垂眸看着琴弦,恍若这个世界仅有他和他手里的吉他;他的声音较低,唱起高音时,嗓音犹如醇酒动人,要是唱着低音,那低低哑哑的声音恍若情人耳语呢哺,性感得要命。

他那斜抱着吉他的优美曲线姿态,多像他抱着她腰身的样子,那样温柔,那样多情。她就在他柔沉的歌声中,跌入记亿的洪流,过往甜蜜,清晰如昨——

那一天的放学时候,他们并肩走在校外围墙边的红砖道上,两人浸沐在落日余晖间,两道身影被暮色拖得长长的,树影晃动间,在他面上错落斑驳光影,若是平时,她定是爱看着这样的他,可今天心里有气,便愈看愈恼。

她提脚踩了踩他被拉得修长清瘦的影子。“很过分!宋蔚南真过分!”

他也不说话,只是勾着似是而非的微笑,目光深浓。

看他一脸自在,她更恼,踩得更是用力。“宋蔚南,你真的有够过分!”

他一迳在笑,笑得她看了更不高兴。“笑什么笑?!不要以为你有虎牙就可以那样招摇的笑!”

她不说那倒还好,牵拖了他的虎牙他更是欢畅,他朗笑了两声,才说:“笑我女朋友怎么这么可爱。”他笑着,深眸便被笑容拉得细长,俊美如斯。

听他这样说,她哪还有气,何况他一向很酷,那么酷的人竟说了这样的话,她哪能不心软。“就只会出张嘴哄我,也不想想这是我们交往的第一个情人节,现在是暑假,辅导课七节就下课了,可以一起吃晚餐庆祝的,要是平时上课哪有办法这样,我本来很期待,你却不陪我过……”她停下脚步,控诉着他的不是。

两人放学前闹了点小别扭,起因于明天七夕情人节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她很期待,盼明晚能有顿七夕情人节大餐;可他却说他明晚得去他在校外的声乐老师家上课;她希望他能和他的老师调一下时间,他说那对老师不好意思,坚决要去上课,不过情人节。

她又不是要他不去上,只是调一下课而已,他难道不能体会她想和他过情人节的心情吗?

宋蔚南见她像是真的很生气,一张粉脸红扑扑的,他轻拉了下她无名指,这是两人吵架时,他求和的举动,结果她不领情,扭过头去;他笑,又轻拉了下她手指,然后整个手掌包覆住她手心,跟着也不避讳还在校园,就将她搂进怀里。

“不要气,我知道你想过情人节,可是这么巧,我要去上课啊,那老师的课很不好排,我下次上课也不知道要等到几星期后了,下一届的全国音乐比赛我还想拿奖的……”他俯在她耳边道,气息暖热,她一颗心就这么下争气地塌了一角;让一个看上去有些霸气的男生这样温柔地跟她说话,她如何还有气?

当晚,她在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扰醒,她迷迷糊糊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在睡了?”他偏低的嗓音透过话机传来,她登时完全清醒。

“蔚南?”她坐起身来,看了眼时钟,刚过十二点。“怎么这么晚打来?”

“你到窗口。”

她下床,奔到窗口往外看,见他在围墙外边,不多想,她握着手机步出房间,放轻脚步地下了楼,一开门,就见他站在门外。

“你怎么跑来了?”她回身看了看楼上,就怕被家人发现。

宋蔚南握住她手腕,低声道:“跟我出来一下。”

她推着他。“不行啦,要是被我爸妈发现,我会被骂得很惨的。”

“就一下子而已,保证一下子?”他诱哄着她。

她又看了看楼梯,拿了大门钥匙锁了门后,便跟他走。他开车来,停在围墙边。她狐疑地坐进副驾驶座,看着也已坐进车内的他。“你开车来,有驾照吗?”

“没有。”他微微一笑。“开慢一点就好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身上还是睡衣跟拖鞋呢。

“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他笑得莫测高深。长手探到后面,拿出一束花,他轻咳了声,道:“情人节快乐。”他说得有些别扭,总觉得抱束花有损男性尊严,可谁让她想过情人节呢。

一大把鲜艳的玫瑰就在眼前,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

他变戏法般,又从后头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礼盒,和一个手提纸袋,搁在她大腿上。“这是情人节礼物。”见她愣怔,他笑道:“傻啦?”

“你、你……”她看着花束和礼物。“这么晚了,你去哪买的?”

“这时间当然买不到了,放学后赶快跑去买的。”他碰碰纸袋。“里面是手机,我买了两支一样的,一人拿一支,帮你挑了新号码,以后就用这新号码联络。”

她是跟他提过想换新手机,因为她手中使用的是爸爸用过的旧手机,款式老旧,体积又大,她想要时尚精巧一点的新机。没想到他买了。他本就不是浪漫的人,长相好。很多女同学喜欢他,可就因为酷酷的,所以没几个有勇气跟他告白,交往期间也没听他说过什么好听话,他能做到这样已属难得了。

她嗔着他,语声有着爱娇。“你还骗我说不能陪我过节……”

“是这样没错啊,所以我现在来,刚过十二点,情人节开始了。”他大概缺乏浪漫细胞,真没想过情人节要制造惊喜给她,只是放学时见她那么失望,他才急忙跑去挑礼物。

把花束和礼物暂移到后座,他怜惜般地握住她的手。“你没有礼物送我?”

想了想,她说:“情人节快乐。”

“没有实质上的表示?”他黑眸灿亮亮的。

她摇摇头。本来打算晚上去挑的,可他说他没办法陪她过情人节,她也就打消了念头。

“冒着被开无照驾驶罚单的危险跑来送礼物,结果我却没有回礼……”

看着他,她想了想后,贡献出身上唯一被她带下楼的物品。“哪,只有我家钥匙,还有我爸给我的旧手机。”见他摇头失笑,她亦是笑了笑,然后微红着脸蛋凑近他,轻轻吻了下他的嘴。

“就亲一下而已?这么少?”他笑了声,线条深邃的五官在仅有月华探入的一方天地里化成了致命的魔力。他很好看,是不带斯文的、略有霸气的好看,可此刻,他的面庞却不见那与生俱来的骄傲气势,只余温柔。

一双美目转了转,粉腮再度慢慢地漫开红泽,她像是羞怯,可两手就这么忽然攀上他的肩,粉唇再度贴上他的,缓慢地探入他唇齿,轻舌忝他舌小大。

他原只想逗一下她,可她这举动却让他心神一荡,两掌情不自禁地搂住她薄薄的腰身;湿滑的舌侵入,卷住她小小的丁香,黏腻纠缠。分不清是夜色惑人,还是气氛诱人,抑或是年少血气方刚,他情难自禁,大掌抚上她大腿,探入她睡裙下,然后缓缓上移。

从未被人这样碰过自己的身体,她身体一僵,一手制住他在她裙下的手掌,略带颤音地轻唤他名字。“蔚、蔚南……”

他气息粗沉,面庞浮染着暗红,他吻着她耳珠,低嗓幽柔地滑入她耳膜。“让我碰一下就好……就一下……”

因为好喜欢这个人,所以其实也好喜欢被他这样触碰,感受着他温凉的长指在自己身上慢抚的那份新奇和悸动,而原有的不安,也因着他这带了安抚的话语而渐渐缓和;她仍是羞涩,身体却在他愈渐炙热的手温下,漫漫呈现真实反应。

他放倒座椅,两手撑在她颈侧,他撩开她棉质睡裙,然后褪去它,他一双黑眸深浓地紧盯她莹白柔润的胴体,两掌轻怜蜜意地着。

他吻上她轻蹙的眉心,再贴上她的嘴,他热烫的手温在她身上游走,让她喘息,逼她体肤泌出湿汗,黏腻潮湿,那无法受控的身体反应让她紧攫住他肩膀,惶恐地摇着螓首拒绝。

“不……不可以……”她长睫覆上薄薄水光,眼底流转,像是乞求,又像挑逗的光华。她都不知道这样的她,有多妖娆迷人,他如何不被诱惑?

“再碰一下就好……我不会真的做……”他粗喘着气,深目泛着的红,语声压抑。他吻吻她微凉的耳廓,哑声道:“还是你要不要……也碰一下我的身体?”他额上有薄汗,半眯的黑眸透着深浓的,点点地渗出罂粟般的诱人气息,她甘愿沉沦。

涨红着小脸,她手心探索般地贴上他微湿的胸膛、平坦的小肮……他埋首在她肩窝,嗅着她泛香的颈子,气息紊乱……

那个夜晚,多么疯狂,在自家门前,在他的车里,他们亲吻、拥抱、着对方的身体,感受了男性的冷硬和女性的柔腻,虽未进行到最后一步,但那样带了点探究的小心翼翼、羞怯又情不自禁的抚模,单纯美好得足以回味一生,永志不忘。

年轻的恋爱多美好,一束花,一盒巧克力,一支和情人一模一样的手机,拥抱、亲吻、,凭着几分冲动和几分对对方身体的好奇,就能感到很满足,就算争执,他一轻握她手指,也是万般甜美。

青春的爱恋,纯真得只有美好……

***

“安可、安可!”台下的热烈掌声和热情的呼唤拉回她远移的思绪。她回神,才发现他已起身,像是已演出完毕,可台下粉丝的热情,又让他犹豫了好一会。

已过了演唱时间,宋蔚南起身想要离开舞台,但也不知怎么着,今晚竟有些贪恋这一刻的不寂寞。他很寂寞,也很压抑,唯有在这个舞台上,藉着歌声的抒发,好像才能找到一点欢乐。

台下这些他不认识的朋友们,这样喜爱他的歌声,在深夜时刻还陪在这里,那么他为什么不回报一点呢?

他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底下随即一阵热切掌声,他有些感动。看了眼腕表后,他薄唇凑进麦克风。“十二点了,情人节刚过,感谢你们陪我过了一个热闹的情人节夜晚。”

“阿南,情人节快乐!”有些粉丝总是不吝于表达对喜爱歌手的支持。

“谢谢。既然情人节过了,那么接下来就允许我唱一首不甜蜜的歌吧。”他微笑着说完后,忽然就停顿下来,像是在犹豫什么。

好半晌,他才徐徐开口:“其实过年前,我喜欢的那个女人对我说,她很后悔曾经那么喜欢过我;而前几天我遇上她,她看我的眼神甚至很惶恐,所以我的心情直到现在仍是相当复杂,不由自主就想起她看着我的那种愤恨的眼神,但又看到台下你们的热情……”他笑了声,轻耸宽肩。“不知道怎么形容……”

热情的粉丝好像感受到他的情绪,渐渐安静了下来。

“在我高中毕业以前,我以为人生就是这样,什么事都很顺利,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就在我毕业前,家里发生了变故,我才知道人生也有苦难。我现在很后悔当年曾经狠狠伤害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我不想拖累她,用了自以为对她好的方式逼走她,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那样的做法伤她这么深。她是个可爱但脾气也倔的女孩;她很有勇气,跑来跟我告白,直接就问我要不要跟她在一起,老实说,我对她一直都有好感,所以她来告白时,我心里紧张得要命,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好矬。”他又笑了声,虎牙和酒窝都露了出来,为他添了丝腼腆。

想起江幼心,心头便一点一点的抽疼了起来,他像是再说不下去,深眸亮得不可思议,犹似泪光。

台下轻轻传出“不要哭”的声音,他意识到自己这刻的脆弱,才发现他原来也需要一个情绪宣泄的管道,也需要一点安慰的温暖,不是只有坚强就能一直走下去。他抿唇笑,在乎复情绪须臾,便有吉他温柔的音色从他指间透出来。

“我第一次在这里唱台语歌,这首歌我很喜欢,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珍惜身边的那个人,谢谢。”演奏前奏同时,他一面又说。

他左手指尖按弦,右手拨弦,下巴微抬,轻轻地、低哑地哼出歌词来——

“爱唱一首歌,一首有头无尾的歌,有时快乐,有时悲伤,有时只剩孤单;爱像一首歌,记录咱的心晟甲生活,有时清醒,有时怀疑,人生到底为着啥。越过头去看,熊熊才知影,咱的舞台,要用青春来换;越过头去看,人生过未一半,煞不知如何来唱这条歌。这首歌唱啊唱未煞,往事一幕幕亲像电影,有时阵为着渡生活,就爱配合别人心晟,这首歌唱甲心拢破,一字一句拢是拖磨,因为没人知,我的心有多痛。因为你嘛知,咱永远……”《注一》

咱永远……为别人在活……

第8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