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

***

都市的夜晚,总是不寂寞。走在邻近车站的中正路上,两侧商家云集,骑楼前还有小摊贩贩售着饰品、假发、手表等等商品,因着西洋情人节就在明天,卖饰品的小摊还以粉红色布置推车,甚是浪漫。

江幼心漫无目的地逛着,走马看花,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稍早前,她回家陪双亲吃了顿晚饭,饭后便出来逛逛,怎么想得到擦身而过的都是一对对情人,或拥抱或亲昵耳语,也有不避讳就在街头调情的。

瞧瞧那些女人们,在情人怀间笑得多满足,真令人欣羡。

欣羡?她忽然停下脚步,不懂自己怎会有这种想法。是羡慕那对对的爱侣?还是伤感自己空窗多年的感情?生活不应该这样的,与他分手这么多年来,她哪年情人节不是自己一个人过的?谁又能说一个人的情人节非得这么不快乐?

他离职就离职啊,她做什么要为此感到这么失落?他没进柏木前,她不也在过日子?他那么潇洒,来去自如的,她又何必总在为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甚至一句话而让心情起落?

微抬面容,她想着,应该买点东西回去吃,放个音乐或是影碟,窝在沙发大吃特吃也能很幸福啊,反正明天是星期日,她一整天都无事,可以看片子看到很晚,再睡到自然醒。

这么想的时候,忽然看见前头街角的店家招牌,她记得从那里转进,好像有一家咸酥鸡,上次和Steven经过时,才想着有机会去光顾一下的……

心念一动,她转过街角,一阵香气便迎面袭来,口中泌出唾沫勾动了食欲。她禁不住诱惑,便加快了脚步,走到摊位前。

见油炸机前站了两名女子,一名体态矮胖的短卷发女子正在炸着食材,另一名纤瘦的长发女子侧着身在切青椒,她自发地取了篮子和不锈钢夹。

宋蔚青低着眼将青椒切开,余光发现了客人的存在,“你好。”她招呼了声,随即放下刀子转过身来。“需要什……幼、幼心姐?”她瞠大眼眸。

那一声称谓让江幼心的手僵在半空中,她抬脸,看着面前那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和那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大眼女子。她怔怔然。

“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蔚青呀。”宋蔚青拉下口罩,笑容甜美。

她粉唇张合几次,才问道:“你……在这里工作?”

宋蔚青转头指着身后屋子,道:“我们住这里,晚上就在门前做小生意。”

“你们?”她一脸狐疑。

“我跟哥哥,还有我儿子。”

儿子?“你结婚了?”她讶然。

宋蔚青微笑地摇了摇头。“我未婚生子。哥哥一定什么都没告诉你。”

要告诉她什么?她垂下眼眸,似乎对与他有关的事再无兴趣。

“幼心姐,没事的话进来坐一下啊,我提前收摊好了,我们好久没见了,十年有了吧?”

江幼心轻点了下头。她其实没去算过时间,分开的两个人,一年和十年有什么差别?那人都不在身边了啊。想起那人,她看了看宋蔚青身后的屋子,那窗户透着灯光,里面应该有人吧?

是真的没有打算与他再有牵扯,她低下眼。“我还有事,所以——”

“怕遇见哥哥吗?他不在。”宋蔚青猜出了她的心思,直截了当告诉她:“哥假日晚上都在Blue驻唱。”

“驻唱?”她猛地抬首,诧异不已。他唱歌很好听,他对自己的歌声也充满自信,盼着成为优秀的声乐家,那时他对流行歌曲很是不屑,说唱那种歌会显得他很没声乐家的格调。可如今,他在夜店驻唱?

宋蔚青抿着唇笑,神色却见伤楚。“我养孩子要钱,爸爸住在植物人安养院要钱,房租水电生活也都要钱啊。”

植物人安养院?她说的可是那个长相霸气、性情却是十分和蔼亲切的宋伯伯?他现在住在植物人安养院?

“你说的是……宋伯伯?”江幼心求证地问。

她和宋蔚南交往是瞒着双亲的,就连他送她回家也只能送到路口;但宋家对两人的交往倒很开明,她因此常进出宋家,和那一家人甚熟,她印象中的宋父是很硬朗的,五官虽然冷硬,可待她也是客气和善。

宋蔚青低下眼眸,轻声道:“嗯……我爸。”

宋家以务农为生,到了宋蔚南的伯父与父亲那一代,转行从事二手货买卖,后来兄弟俩合伙开设了宋家电器行,因诚恳负责的态度,生意蒸蒸日上,全盛时期,中部县市共有五家分店。

宋蔚南高中毕业前夕,宋父另一项事业投资失败,资金惨赔不说,还发现妻子和一家分店经理暧昧不清,该店经理并疑似挪用公款,他找了妻子摊牌,争执中却因为高血压发作而引起中风,送医急救。

宋母趁着宋父急救期间,带走了宋家所有能动用的资金,不知去向,宋家陷入一片混乱。而当时才高一年纪的宋蔚青,在那个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可男朋友却不认帐。她想拿掉孩子,宋蔚南不肯,还去痛打了那个男孩;那男孩为了自保,拿了身上的原子笔就往宋蔚南颈下插进,即便宋蔚南也受了伤,但仍因此被学校记了两大过两小饼,留校察看。

屋漏偏逢连夜雨,宋父在复健下原有好转迹象,但一次复健时,看护一个没留意,宋父不慎跌倒,造成左脑有血块,术后成了植物人。

人性的考验就在这里。宋蔚南的伯父欺这对兄妹涉世未深,私下卖了宋家电器,而原先他们所住的别墅本就有贷款未清,在还不出钱的情况下,别墅因此被查封拍卖。

“哥哥看上去虽然很严肃,可是他并不会动手打人,独独那一次……”陷入回忆的宋蔚青,搁在腿上的两手不自觉地就抓着裙面。

“他带着我去找那个人,对方不认孩子是他的,哥像疯了一样,卯起来狂打对方,我从没看过那样的哥哥,我知道他很生气,也很心痛,我怕他打出人命,可是拦也拦不住,后来那个人趁哥不注意,拿了原子笔往哥的脖子插进,哥才不得不停下拳头。他脖子在流血,却吭也没吭过一声,然后就回医院去照顾爸爸,那个晚上你去我家时,他已经在医院待了好几天了。本来对方家长要告哥伤害,可是因为我未成年,一旦诉诸法律,对方不一定就能得到好处,也许也要吃上诱奸罪名,所以这事情就这样算了。”

“为了爸爸的医疗费、为了让怀孕的我有安稳的生活,哥哥身兼数职,送羊女乃、送早报、送便当、人力公司,便利商店等等,只要雇主愿意用他,他什么都肯做……他曾经早上送羊女乃,中午帮便当店送便当,然后再去便利商店上晚班。他怕我营养不够,买好的给我吃,自己却只吃便利商店报废的面包和便当……”时移事往,再谈起时却不是云淡风轻,而是难掩伤痛。

江幼心见对座女子珠泪涟涟,她起身,在简陋客厅一隅的电视机上头找到一盒加油站送的面纸,她抽了几张,递给宋蔚青。

稍早前,她终究拒绝不了眼前这已为人母的女子的热情邀约,走进这房子,听她娓娓道出这些年、这些事。

接过面纸,宋蔚青又道:“有一阵子哥哥在人力公司工作,每天很早就起床,到工地去工作,贴磁砖、抹水泥,他什么都肯做。我一次送便当去给他吃,还看到他叼着烟在开山猫车。哥哥以前是那么优秀骄傲的人,那双手弹钢琴、弹吉他,身影是那么迷人,可是当我看到他果着上身、眯着眼吸烟,一面在阳光下开山猫铲土石时,我实在很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连累哥哥受这种苦?我自己贪玩不懂事,跟人上床有了孩子,却是哥哥在替我挣女乃粉钱和尿布钱,他甚至为了讨好工头,跟着人家喝酒、抽烟,说那样叫搏感情!”

顿了下,吸吸鼻,她接着说:“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哄孩子睡觉,接到工头打来的电话,说哥哥从鹰架上摔下来。我去到医院时,救护车刚到不久,我看到一条钢筋穿过他小腿骨,整个都是血,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再承受那样的害怕。他伤好了后,我跪着求他不要再去工地工作。他跟我说,他一直以为人生很美好的,直到他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看到他的钢琴被搬走、看到房子被查封时,他才知道人生也有很多无奈。他说为了生活,他不能不向现实低头,所以他又去工地工作,一直到璋璋大一些了……”

江幼心狐疑地开口:“璋璋?”她没发现自己是哽着声音问的。

“璋璋是我儿子。他不用女乃粉和尿布后,家里开销才省一点。那时候哥哥去考了夜二技,晚上念书,白天在便利商店上早班,周六周日就在夜店唱歌。前两年存了一点钱,璋璋也念大班了,我比较有自己的时间,他就花一点小钱去学咸酥鸡,我们一起做生意。他怕我辛苦,还不让我站油炸机,结果他自己时常被油烫到。他还说小孩子以后需要补习费,所以他还买了一部二手车,早上去市场帮人载水果青菜,顺便批食材回来,假日也一样在驻唱。”

她抬首,见江幼心满脸湿泪,她起身,拿起手中的面纸帮她擦泪。

江幼心一愣,伸手缓缓触上面颊,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时已是泪涟涟。她眨了下眼,那泪珠不断从眼脸冒出,没有停歇现象。

原来他臂上那一圈圈的深褐,是油爆的伤痕;原来他能熬出好喝的粥,是因为生活逼得他不得不学会;原来他抽烟、他喝酒,是为了生活……

指月复擦过面颊的泪,怎知情绪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她忽然低着脸细细哭出声来,秀肩一耸一耸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还为了他吻她而嫌他脏……

“幼心姐,你原谅哥哥好不好?他不是有心要那样伤害你的。”宋蔚青眼眶又红。“那个晚上,你焦急地找到我家来,我跟你说他去约会,那是骗你的,他才没有什么女朋友。他知道你找不到他,可能会跑到家里来,所以他要我骗你,他后来跟你说的话也是骗你的,他就是要把你气定,他不想连累你。你离开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你的背影,还问我说,他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江幼心捣住嘴试图掩住哭声,可那泪水却透过指缝滑下,顺着她手背滑进衣袖,在布面上渗开,像她收不住的伤心与心疼。

“你哥……”她哭得连呼息都有些紊乱,喘了几口才问出口:“他……他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哥哥那么骄傲,他才不会告诉你这些。当年事情发生时,我其实向他提过可以找你帮忙。我知道你出身音乐世家,家境很好,也许有办法;可他怕你同情我们,怎么样都不肯跟你透露这些事;我大概也猜到他是不想让你跟着他过这种日子。他曾跟我说过,光有爱情是不能支撑生活的,所以这些年来,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也没自己的休闲时间,更下用说交女朋友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惦记着你。也许你不相信,可是他后来找了高中同学要毕业纪念册,把你的照片从人家的册子里偷偷剪下来,那个同学后来发现后,还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把哥哥骂得好惨……”

顿了下,又继续掀兄长的底。“他去柏木上班也是为了你。你有一次和一个男人经过摊子前,我要他去追你,跟你解释清楚,他是追出去了,可是回来时却跟我说你和那个男人似乎不错,他没必要打扰你,结果没多久就跑去柏木上班。还有,他在Blue很受欢迎的,很多女生主动追求他喔,我就曾经在他房里的垃圾桶看到粉丝写给他的求爱信,他就那样很没品地把人家的爱心丢掉,说穿了他就是看不上那些人……明明就对你放不下心还死鸭子嘴硬,真是笨蛋哥哥!”说到这里,宋蔚青笑出声来,江幼心亦跟着笑出来,两个女人又哭又笑。

原来上回和Steven经过这里,看到那个站在油炸机前的背影是他;也就是那次,他误会了她和Steven吗?

他为了她进柏木,关注着她与Steven的感情,甚至诬陷Steven,一切一切,追根究柢,恐怕只是想弥补她。他希望看见她过得幸福吧?再有春酒那天,他揽着她说对不起,其实也是在为当年的事道歉吧?她还以为他是为了他诬赖Steven的事……这个男人,心里究竟藏了多少事?

觑着她的笑颜,宋蔚青趁势握住她双手。“幼心姐,原谅他好不好?”

原谅他?在她也对他说了那么重的话之后,在得知他背负着那长长的心事之后,该被原谅的究竟是谁?是他,还是她?

也许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因为当时都太年轻,不曾考虑对方的想法和心态,甚至是对方的动机,于是错失了这些年。但也许人生就是要这样,多痛几次,方能成长,也才能更圆满,更懂得珍惜。

她轻轻笑了几声,反握住宋蔚青的手。“我不知道你哥现在是什么想法,我们一直都在伤害对方,不过我会想办法挽回,努力和他一直走下去,最多就是……最多就是厚着脸皮再倒追他一次而已。”

他如此希望她过得好、过得幸福,那么,她怎能不为他努力一点?

第8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