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罢结束一个音乐班的江幼心,握着手机,还坐在教室里,考虑片刻后,拿出跟刘慧慧要来的电话号码,按了上面那一串数字。

都已经分手那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还要搅和在一块?她当真不明白,可她也不愿Steven和梁明爱的感情无故被她牵连,于是只能跟刘慧慧问了宋蔚南的手机号码……只是她没想到,他的号码还是那一组。

那个时候的高中不比现在的高中,几乎是每个学生都有手机,当年她还是用爸爸的旧机,直到情人节时他送了新机给她,两人拿号码差一号的同款手机,她才拥有了人生第一支全新手机。只不过分手后,她停了那组号码,连手机也给了资源回收。

“我是江幼心。你在哪里?”电话一接通,她收回心神,开口就问。

“办公室。”那端的宋蔚南很讶异她这通电话,毕竟他进柏木的这段时间,她不曾主动找过他。

“有空吗?我在202教室,你方便的话过来一下。”她说完便按了结束键。

不一会的时间,教室门响了两声后便被推开来。

“找我什么事?”宋蔚南一手绕到身后,将门关上。

江幼心侧眸看了他一眼后,起身走到他身前,她微抬下巴,对上他半垂的黑眸。上次这样近距离看他,是台风夜她扭了脚那晚,隔日下午台风威力渐弱了,他打电话给她说是要接她去开回她的车子,她婉拒了。

现在细想起来,自他到柏木上班以来,他们之间似乎都是这样,可以几星期几个月碰不上面,甚至共事一年多,她现在才后知后觉想起两人不曾电话联络过;可即使是这样,两人间却好像也没办法断得干净,总因为什么事又牵扯在一块。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却也无力改变。

深吸口气,她平声问:“听说程明夏抢你的业绩?”

她找他竟是问这个?他黑眸闪了闪,淡应了声。“嗯。”

“真是他抢了你的业绩?”她不敢相信他面对谎言时还能这样镇定自若。

宋蔚南轻笑了声,忽地抬指轻握她下巴,深目看进她眼底。“我不是回答过你了?你不信我?”

“明夏不是那种人,他才不会做抢业绩的事。”她瞪着他。“而且他现在是业务经理,是你上司,何必跟自己底下的专员抢业绩?他能得到什么?”

他哼了声。“你不知道除了业绩外,还有奖金吗?他抢我业绩,也许是为了奖金。”

“一部琴的奖金能有多少?够让他买房买车吗?他有必要为了区区几千元弄臭自己?”何况程明夏还是接班人,当然这是不能随便透露的事。

这么为那个男人说话?宋蔚南黑眸沉了沉,握住她下巴的指月复施了力,讽声道:“怎么?程明夏跟你告状了?你心疼了?”

“他什么都没说,是你先对他提了我,他来找我问了我和你的事,我才听他稍微透露粱明爱误会他的事。你也看出来他对梁明爱有意思,你为什么要这样设计他?我后来问了慧慧,她说那一笔业绩是记在你的名字上。还有陈慈婷的妹妹正好是我的学生,我也问了陈太太,她说她要买琴时曾打电话给你,是你告诉她你没有空过去处理,请她直接找业务经理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他?”她挥开他捏在她下巴的手,愈说愈激动,眼眸湿润。

宋蔚南愣了愣,似是意外陈太太还有个女儿是她的学生。

事情的确是这样。陈太太找上他买琴时,他想着既然是粱明爱学生的家长,他不妨利用这个机会打击程明夏,遂在陈太太犹豫时,放出琴价要调涨的假消息,而消费者既然有意要买,绝对会在调涨前下订,他就抓准这样的心态,在陈太太决定订琴时,才告诉陈太太他没有时间过去签订单,请她直接找业务经理。

本来是他接洽联系的家长,却在订琴时找业务经理,这事传出去,谁都会以为是程明夏和自己的专员抢业绩。他这么做的心态无非是为了江幼心,他见不惯程明夏跟梁明爱搞暧昧,所以做了这样的事,就是要梁明爱对程明夏反感。

是为江幼心出口气吗?的确是。程明夏凭什么让幼心委屈,自己却过得那样风流惬意?他这样做是很幼稚,可他没办法见她跟了那样的男人,也见不得程明夏那样左右逢源;与其说他幼稚,不如说他帮了两个女人。

这一刻,看着她忿怒的表情,他心底丝丝抽疼。他做了这样不道德的事,换来的是她这样的眼神,他到底为什么?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只能说,的确是我要陈太太跟程明夏买琴的。”他笑了声,两手抱臂看着她。“不过这也不能怪我,程明夏可以不交琴的。”

闻言,她微有水气的大眼瞪着他,呼吸急促让她胸口明显地起伏着。“所以你意思是他的错吗?有客户跟他说要买琴,他怎么能不接?先不论他能从中抽多少奖金,身为一个业务经理,最基本的服务态度是该有的,人家都开口说要跟他买琴了,他岂有理由说不?”顿了下,她语声微哽:“你怎么这样,明明错的是你……”

这人,这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是当年那个她不顾面子厚着脸皮告白的那一个吗?她怎么会去招惹这样的人?

他不出声,只是紧盯她泛红的眼眶,片刻,他走向她,抬起她下巴,粗指抹了抹她湿润的眼尾。

“错的怎么会是我?程明夏不牢靠,他和女职员、女老师间常是不懂保持距离,尤其和梁明爱最暧昧,现在他们吵架了,你应该高兴我帮你出一口气啊。”

出气?江幼心闻言,心底不知怎么着突生一抹期待。“你很讨厌明夏?”

他松开她下巴,沉吟了会,说:“单以他业务的身分来说,他很成功,但以私人层面来看他,我的确讨厌他。”

“为什么?”她想起Steven说的那句“他对你很有心”……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她,他才这么讨厌Steven?

“像他那样喜爱左右逢源,身边有你还去招惹梁明爱,凭着一张嘴甜,自以为八面玲珑的男人,我瞧不起。”

原来是这样……她在心底嘲笑自己方才竟还有期待,她抚了下隐隐作疼的胸口,倔气地看着他。“你不也是这样的人吗?那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批评他?”

“你——”他忽然止声不说了,仅有牵动的眉峰透露出他正隐忍着情绪。

是,在她眼里,他就是那样的人,所以在她面前,他有何资格评论程明夏?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又怎能将他与程明夏相提并论?她的现任男友不忠心,他为她出头,何错之有?

他笑了声,道:“所以你已经习惯与人共夫?”满是荆刺的一句。

她闻言,目光惊痛,大颗大颗眼泪迅速涌出眼眶,无声坠落。

见她抿着唇,不哭出声,懊悔临身的他一度想伸手揽抱她,却没有勇气。

他总是在伤她。原意不是这样,可偏偏总是以这样最糟糕的方式收场。是不是潜意识里,要用这样伤害的方式逼她记住他?就算她日后回想起他是满身满心的痛,但也好过她在时光流转中将他身影淡化。听起来是有些变态,却的确不失为一个让对方对你永志不忘的好方法,可方才那句话,到底是太过分了。

深眸闪了闪,他掀动薄唇。“幼心,我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看你被欺负。”

“会欺负我的只有你,从来就只有你!”江幼心用手背抹了几下湿湿的眼皮,眼底冷凉一片。“宋蔚南,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人。你让我感觉……你真恶心!在这之前,我再怎么埋怨你,也不曾后悔我曾经那样喜欢过你,可这一刻,我、我——我后悔死了!”

发泄完,她转身收拾物品,有些凌乱的姿态,她背起包包,低着眼不看他,直直越过他身侧,可走到门前时,她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

“忘了了告诉你,其实我和明夏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误会我们,但我不解释全是因为我自己的私心。你曾经那样蹭蹋过我的感情,我也会想在你面前挣回一点尊严,于是任由你误会,我以为让你明白我并不是没人要,那样子我心里会好过一点,可是我错了,因为我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却害了明夏……”

她和程明夏……不是男女朋友?宋蔚南惊骇地转过身,看着她秀肩轻颤的身影。“你说你和程明夏……”

“我和他从来就只是好朋友而已。我爸妈一直都在安排相亲,我讨厌那样的场合,所以拜托明夏在我爸妈面前假装是我男朋友,我们偶尔会用男女朋友的称呼开开玩笑,仅此而已,所以,请你不要再找他麻烦。”

呵口气后,她又说:“本来以为我们就算在同公司也没有关系,毕竟偶尔才碰上一次,可既然连偶尔的相遇都要这样针锋相对,我都不知道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了。原来喜欢过一个人,后续要承受的东西竟是这么庞大,我好像没办法承受了,也许我应该跟我爸妈一样,在学校教课就好,至少不会遇上同事间争业绩这种问题。如果……”她又停下,像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片刻,她抬眸,透过面前门上方的玻璃窗,看着面庞被映在窗上的他。“如果有学校愿意聘我,我想……”她低眼,手一伸,握住门把用力一拉,一脚已跨出门外。“我想我就去学校教课好了。”

她这些话的意思是……他瞠大深眸。

“幼心!”宋蔚南大步上前,长手一探欲拉住她,却只触到她留在空气间,那抓不到的余温。

***

柏木集团每年开春的春酒餐会总要办上三场,北、中、南三区各一场。

今年中区春酒日子订在开工后的第三日,惯例由担任示范演奏者的讲师来主持这场活动。此刻,身为主持人的江幼心就站在角落,看着麦克风前直挺着身子正在致词的新任总裁——程明夏。

开春重要大事,便是宣布新总裁上任一事,这除了是柏木集团的大事,对Steven来说,也是他人生的一个新方向;而她为了这事情,暂时打消了离职的念头。

她是真的想过就此离开柏木,永远避开那个总在伤她的男人;可年节前,逸美阿姨意外病逝,Steven一人要忙后事,还得立即接下整个企业,他的压力可想而知,这种时候她如何开口说要离开?

她留了下来,看他坚强地处理所有事情,看他担起一个管理者的责任,直到这一刻,看着他以总裁身分站在众人面前……她其实一度怀疑过,像他那样温淡的性子,你跟他说什么他都应好的男人,当真能撑起一个集团吗?可亲眼见识到他沉稳冷静地面对所有事情时,她知道他定会将柏木带领得更好。

她赞赏般地睇着他优雅挺拔的侧影,直到他发言完毕,底下一阵掌声传来,她才重新回到台前,宣布了餐会开始后,便暂退台下。主持工作就是这样,台前台后、台上台下,只能短暂休息,就连这样的餐会,她能吃的也不多。

直到模彩活动进行完毕,大家逐一起身离席,她和几位高级主管打了招呼,并送定他们后,也随着离开餐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电梯前只有她一个人静默等待,忽尔身后一阵沉稳脚步声,然后她低垂的视线里,黑色鞋面映入眼帘。

她猛一抬眼,退了一步。“你……”

“只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谈谈,不要怕。”宋蔚南看见她眼底明显的戒备,心上某一处被重击了下。

对于自己那晚对她说过的话,他很是后悔。他打过她的电话,她不肯接;他到过她住处,她不开门;就算在公司遇见了,她也是避开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他无法可想,只好趁这春酒餐会后,在外边等着她出来。

“我和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你……还考虑离开柏木吗?”他神色沉郁。

“那跟你没有关系。”她没看他,目光落在未知处。

“是没有关系。”他维持着侧头看她的姿态。她眼神倔强地避开他,却引他心疼。“你做这样的工作很适合,刚刚在台下看你,台风稳健,继续留着是好的。”

他这话让她微微蹙起秀眉,还不及深思,又听他问道:“程明夏的身分,你在今天之前就知道了吧?”当餐会开始,见到新任总裁竟是程明夏时,底下几乎一片讶然,可见她和程明夏眼神交流间分明有着默契,他不必问也猜得到答案。

“你问这做什么?”她侧过面容看他,俏脸罩寒。“又想设计他什么了吗?”

抿了抿薄唇,他郁郁的深眸紧锁住她。“上次你说,你和他在你爸妈面前假扮情人,我想依他的条件,不管是家世背景或是外型学历,你爸妈应该都很满意,如果还有机会再遇见像他那般条件的人,要记得抓牢。”

江幼心只觉这话古怪,她敏感地问:“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对他很抱歉。你方便的话,帮我跟他打声招呼吧,就说……说要是粱明爱不能谅解他,我可以帮他解释。”

“你自己怎么不去找他说?”

他笑了声。“他现在是总裁,不是我想见就能见的吧。另外……业务员这个工作并不适合我,过两天我会递辞呈,你不必因为我,辞了你在柏木的工作。”

他以为他可以看着她就好,却三番两次介入她的生活,甚至被嫉妒蒙蔽了眼,逼得她说她后悔死了,逼得她现在见了他像见到了洪水猛兽般,这难道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当然不。所以,让她再见不到他,她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辞呈?江幼心怔怔看他,一时间竟是反应不过来。

见她发傻,他长手一探,覆上她秀肩,微一使力便将她拥进怀里,他另一手贴上她背心,把她抱得更紧,两具身子密贴,他俯下嘴,在她精灵般的秀耳旁低哑道:“对不起,这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他松手,退了一步,长指还去按了不知错过几次的电梯按键。

他体温离开,她霎时感到凉意,才从茫然中回过神来。“你要离开柏木?”

“是啊。这样,对你最好。”宋蔚南勾唇笑,难得真诚的笑。他看了看楼层的数字灯,在叮一声响起时,侧过眼眸看她,眼底有罕见的温柔。他说:“幼心,再见。”英挺的身子随即步入电梯间。

她就这样看着他走进电梯,看着合上的门将两人分割在两个世界后。

再见……他的意思是,他们就这样不再见了吗?那也好,如他所说,这样对她最好,只是这消息仍是突然得让她措手不及。

她深吸口气,试图缓和这消息附加的情绪,却是怎么也平息不了那起伏不断的胸口。她到底还是这么在乎他,是她低估了他对她的影响力,还是高估了自己释怀的能力?

第7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