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未听见她声音,宋蔚南再次开口:“我刚才说的,有没有听到?”

她眨了下眼,才应声道:“……听到了。”

想着外头的风雨,她又说:“你要不要先回去?我自己来就可以的,外面风雨好大,我怕再晚一点,风雨会更大。”

宋蔚南没说话,好像没听见似的,一心一意就只是看着她微肿的脚踝。

“宋蔚南……”他置若罔闻,她只得再次唤他。

“离开吧。”他突然这样说。

“……什么?”她圆睁美眸,纳闷他的话。

“程明夏。”他依旧低着眼。

“啊?”

“离开他,他不是好男人。”他索性搁下冰块,抬眸看她。

原来是在说这件事……他很介意她和Steven在一起吗?“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她问。

他愣了几秒,道:“我只是觉得你们不适合。”

“只是因为你觉得?”她还以为、还以为他对她或许还有感情……

她轻笑了声,眼神逐渐失温。“那也只是你觉得而已,他适不适合我,我心里比你清楚。”

“所以你还是要和他在一起?”他眼神亦趋冰冷。

“不可以吗?”

“都说了你们不适合。”他皱着眉。

“那你认为谁才适合我?”

他被问住,一时间竟答不出来。

江幼心又笑了声,目光自他脸上挪开。“我想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这话让他以为她执意与程明夏在一起,他音色加重:“你怎么就识人不清?”

她也恼了,瞪着他。“对!我就是识人不清,要不当年怎么会喜欢你!”话说出口就后悔了。

即便他曾那样伤害过她,她却未曾想过要否认当年确实很喜欢他的事实,可他的话激得她心口都痛了起来,也就不想让他好过;他让她痛,她亦要他痛,彷佛看着他痛,她就能平衡一点。

她一双窜火的美目有些湿润,晶亮亮的,她生起气来的样子还是这样美丽。

蓦地,他在她意外下,轻轻笑了。片刻,他直起轩昂身子,两手滑入裤袋,低眸看着她道:“的确是。既然你已经明白自己当年识人不清,没理由现在又再犯一样的错。我还是一样的话,离开他吧,他不适合你。”

他看了眼她的伤脚,叮咛道:“我先走了,你尽量让脚休息,可以的——”

“你走吧。”她沉着小脸,没看他。“你没出现前,我不也一样在生活?不会因为你没留下来帮我冰敷,我就会缺条腿,要是真不方便,我也会找我男朋友过来帮我。”

她何时变得这样意气用事?何时连说话也变得这样刻薄?可他一个薄情的人,又有何立场站在她面前告诉她,她该怎么选择自己的爱情?多矫情啊他!

宋蔚南无话可说,只是又深深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江幼心下课后回到家,一搁下钥匙和皮包,整个人便窝进沙发里。

一大清早就搭车北上到台北分公司,为的是一场难得的音乐讲座。Alex说这讲座难得,鼓励她多去吸收一些技巧,她遂报名参加。

讲座九点开始,十二点便结束,可这位主讲老师在下午时间举行了一场小型的个人演奏会,她于是留了下来,直到音乐会结束才搭车回来。不过就是去听课、听演奏会,可这样一天来回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但其实像是这样沉浸于忙碌之中,累了就睡,睡醒了就忙,也不失为一个沉淀心情的好方法;日子充实了,便没闲暇心思再去想其他。谁爱谁比较多,谁恨谁比较多。都改变不了“生活才是眼前最实际的事”的现实。

她半躺半坐,全没了气质形象,只想先睡上一觉。半梦半醒间,似听见门铃响,她挣扎了好一会,直到完全清醒了,才起身走向门口。

“Steven?”透过猫眼见到站在外面的男人面孔,她很是讶异。

打开门,她笑看着他。“天要下红雨啦,你这个男朋友竟然想到我了。”他极少到她这里找她。

程明夏笑得勉强。“方便请我进去坐坐吗?”

“进来啊。”她侧身让他进屋,还拿了双拖鞋给他。“怎么想到来找我?”

“有一件事一直弄不明白,来找你应该能得到解答。”程明夏穿上拖鞋后,跟在她身后。

“坐。”她指了指沙发,自己在另一张坐下。“也会有你弄不明白的事?”

程明夏长腿交叠,目光带有几分无奈。“有。宋蔚南。”

听闻那名字,江幼心面色微变。“宋蔚南?”

“是。”程明夏淡点下颌,沉吟后,开门见山:“你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她愣了半秒,抿唇不说话,良久,她问:“你怎会这样问我?”

“晚上发生了一点事,梁明爱她……”他低着眼眸,抿着唇,似是在斟酌怎么开口说这样的事。

像嗅闻到八卦,她起身坐到他身侧,一双眼眸亮晶晶地看着他。“你和那个粱明爱真的在一起了?”

她露出小狈乞食般的表情,他莞尔一笑。“我有说过我和她在一起了吗?”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啊。”

“我表现得很明显?”他苦笑了声。

她点头。“很明显啊。上次在餐厅遇到你们时,一开始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喜欢她,所以才跑去跟你们坐,结果我看你看她的眼神,还有帮她布菜的样子,也大概看得出来你对她有意思。你们最近才刚开始,还是其实已经交往一阵子了?”

她和他很少谈及彼此的感情,要不是有一次在餐厅遇上他带梁明爱去吃饭,她也不会知道原来他喜欢梁明爱那种类型的女人。

程明夏思忖良久,才坦承道:“不瞒你,本来是打算晚上眼她表示我的意思,不过她误会我抢了宋蔚南的业绩,对我……应该说是很失望。”

“你抢宋蔚南业绩?”她轻讶。“别说你的个性不会做这种事,你现在是业务经理耶,有必要和专员抢吗?”她压根不信。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星期一位陈太太打电话给我,说要买琴,还问了几部琴的价位,她听了之后也很爽快,要我过去和她谈细节,而且没怎么考虑就买琴了。结果我今晚才从梁明爱那里得知,那位家长一直都是宋蔚南在接洽的。”

“梁明爱怎么知道那家长都是宋蔚南在接洽的?那陈太太是她学生家长吗?”

“是,陈太太是她学生家长,也是你的学生家长,陈慈婷是姊姊,梁明爱的学生,妹妹陈慈仪,是你的学生。”对于音乐班的学生,身为业务,是必须确切掌握资料的,比如谁是谁的学生、有没有其他兄弟姊妹也在丰乐教室上课等等。

“原来是慈仪的妈妈。之前是有听她提过她想买琴……是她告诉梁明爱,平时都是宋蔚南与她接洽,却是你卖琴给她,所以梁明爱误会你?”

“不是。梁明爱不喜欢介入家长和业务买卖的事,所以她不是从陈太太那里得知的。”他又说,但点到为止。

“是……”她迟疑几秒。

“……宋蔚南?”

他轻点下颔。“是。其实晚上我离开公司前,和他有了一点小磨擦,他认为我没资格和梁明爱在一起,最后,他甚至问了我一句话。”他看着她,目光若有所思。“那句话的意思是,我和梁明爱在一起的话,你怎么办?”

江幼心闻言,僵滞片刻,似是无法相信,好半晌后,才讷讷问:“他、他真的这样说?”他为什么这样说?

“是。”他低了低眉眼,长指滑过眉骨后,轻轻地问:“幼心,你和他……”

她想了想,简单明了道:“我们在一起过。”

程明夏似乎不意外这样的答案,毕竟宋蔚南护着她的心思是那样明显。“那他……是不是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他慢慢回想起一些宋蔚南对他说的话,似也有道理可寻了。

她点点头。“他的确以为我们在一起,而我并没有刻意去澄清,没想到却给你造成困扰……这样吧,”她抬起脸,看着他。“我明天打电话给陈太太,问问看她为什么最后会跟你买琴,然后我会去和宋蔚南澄清我们的关系。”

“会不会太麻烦你?”

江幼心睐了他一眼。“你神经啊!麻烦什么?是我比较麻烦你,硬要你在我爸妈面前演戏,既然现在你有了喜欢的人,我当然要恢复你的清白啊。”

“谢谢。”他笑了声,眉心舒展。“另外就是……我准备接下公司了,最快农历年后吧。”

“真的?那很好啊,所以粱明爱知道你的身分?”

他摇头,长指捏了捏眉心。“这也是我很苦恼的一点,她不喜欢有钱人。”

“啊,啊啊,那你惨了,尤其你居然还隐瞒你其实是太子爷的身分……”她指着他鼻尖,一脸“你糟糕了”的表情。

他挑了挑眉,语带揶揄:“你身为我女朋友,这时候不是应该安慰我,怎么感觉你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谁要你喜新厌旧,不要我了嘛,所以我嫉妒梁明爱,她居然能得到你这么好的男人,我都没有……”她说得轻松有趣。可眼眸深处的那抹黯然,他不是没看出来。

他不知道她和宋蔚南那段曾经是怎么开始、又是怎么结束的,他也不会去问;但他知道,宋蔚南对她不是无情,否则也不会因为她而处处针对他。

“幼心。”他镜片后的目光一片澄净柔煦。“虽然宋蔚南和我之间一直没什么交情,不过我还是要说,看得出来他对你很有心。”

江幼心只是笑了笑,不作反应。

他对她很有心吗?她不敢奢想。

第7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