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

早上八点多的柏木集团总公司,职员们陆续进入,又将是忙碌的一天。宋蔚南踏进电梯,转过身时,就见程明夏快步过来。

步入电梯的程明夏,朝他淡点下颚。“早安。”

他抿着薄唇片刻,略显僵硬地吐出单字,“早。”退到角落。

深目紧盯前方那道修长俊逸、气质尔雅的身影,他不明白,幼心为什么能接受一个不关心她的男友?

一名女子走了进来,是一楼门市的音教小姐,刘慧慧。

“这好赶上了。”刘慧慧步入电梯时呼了口气,随即转身按了楼层键,右侧站的是程明夏。

程明夏看了看那数字键,浅笑着。“一早就到总经理室?你做了什么?”

刘慧慧轻拍了下他手臂。“喂,我是优良员工耶!”她昂着下巴,骄傲地说:“人家我是要去回覆总经理,我决定接受调职的……嗯,我这算高升吗?”

“你要调职?”程明夏轻讶。即便是接班人,但集团底下分公司经销商等等单位太多,人事异动部分不是随时都能掌握的。

“是呀,上面问我要不要调去丰乐分公司,我想了想,决定过去,那边离我家比较近,我上下班比较方便。经理说门市和教室的装潢二月初就会完工了,最快二月中我就会调过去喽,所以以后你想见我,就得移驾到丰乐了。”

丰乐分公司和附设的音乐教室是柏木集团在去年下半年决定新设的据点,目前已在进行最后的装修工作。

程明夏听了她的说词,一脸莞尔。“从总公司调到分公司,你觉得是升职?”

她推了推他手臂。“你怎么这样讲!当然算升职呀。在这里九点就要上班,去到丰乐,十点才打卡耶,领一样的钱,少上一小时的班,对我来说就是高升啦。”她笑呵呵,想到了什么,又道:“江老师也会在那边排课耶。”

“嗯?”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幼心老师啊。上回遇到她,跟她说我二月会调到丰乐的事,她就告诉我,她在那边也会排课,你不知道啊?”

他摇了下头。“我不知道。”

“怎么会?你们不是很要好吗?”

程明夏愣了半秒。“你见过我和哪位老师处得不好吗?”

“说的也是。我看你跟大家都很好,不过我觉得你跟江老师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你们好像比较有默契。”

“嗯,是还满谈得来的,江老师很优秀。”他微微一笑,目光清澈。

见他不似说谎,她皱了下鼻。“我还以为你们偷偷在交往咧……”

他有些意外,浅浅地笑出声来。“我和她没在交往,你怎么会这样想?”他与幼心只在双方家长面前扮情侣,在公司里,他们从未以情人姿态出现。

“唉唷,就上星期的那场岁末音乐会啊,我在后台有看到你们两个在咬耳朵哩。”她顿了下,又说:“不过……现在想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只是咬耳朵而已,我好像也常常跟你们这些业务咬耳朵讲八卦……”

程明夏淡勾嘴角,还想说些什么,适巧电梯停下,他笑道:“我先进办公室,恭喜你决定升职。”

“怎么觉得你对我“升职”很不以为然啊?”瞪了他一眼,刘慧慧将他推出电梯,笑道:“快走啦,知道你嫉妒我!”

他回身看着刘慧慧,打趣地说:“是,我嫉妒你。”而此刻的宋蔚南正从电梯内走出。

“大家好同事一场,平时交情也不错,我调过去丰乐后,会想念你啊!但你千万不要太嫉妒我十点才上班呀。”在电梯门合上前,刘慧慧赶着将话说完。

程明夏看着电梯门合上,摇头失笑时,身后冷嗓响起:“你这样对得起她吗?”宋蔚南站在约莫五步之遥的地方,他浓眉低沉,眉间深刻了几道褶痕,那绷紧的下颚,似在隐忍着什么。

不关心江幼心,也不敢承认和她在一起,甚至还不避讳地和女同事打情骂俏,这程明夏看上去斯文沉稳,原来是这样的人!

“嗯?”程明夏微挑眉,不解这番话。“对不起谁?”

这是在装傻?宋蔚南哼笑了声。“原来你的格调,也不过如此。”

二月中旬的一个良辰吉日,丰乐分公司正式开幕,附设的音乐教室亦同时开始进行招生;而历经了半年多的努力,在招生部分,也有了明显的成长。

二楼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的宋蔚南正翻着老师的资料卡,外头雨水和风声拍击玻璃窗的声音,扰得他有些走神。

十月了,竟还有台风。虽然前两天已得知恐有秋台袭台,可他倒也不以为意,但看着那被强风震得砰砰响的窗户,似乎不能掉以轻心。

他低眸,又翻了翻手中的资料档案。今日,是他调职丰乐分公司的第一天,他必须尽快认识在这个据点任课的老师们,所以才会坐在这里翻着老师们的资料。

九月时,总公司业务课公布了一波职务调动的公告,很意外的,程明夏被调职到丰乐任业务经理,当时见到公告时,他心底对于程明夏的调动很是在意。他知道江幼心在丰乐有排课,若程明夏也调到丰乐,那便意谓着在总公司的他将再无法得知程明夏与江幼心的发展。

自从他看见了程明夏对她的无心,又见他在同事面前不承认她是他女友之后,这大半年来,他不时留意着他的言行举止。

他看不惯程明夏处理感情的态度,于是将他的客户一个一个地抢到自己手中,甚至也让几个原与他配合的老师转来与自己配合。这样的手段在旁人眼里或许缺乏道德,但他无所谓。

而既然程明夏调职到丰乐,他当然也要跟着过来;庆幸公司在这方面弹性大,他申请调职,公司也应允。

他想,就算他无法给幼心幸福,那么他就在她身旁守着,直到有那么一个愿意真诚待她的男人出现。这样做似乎有些变态,可为了她,再变态也不要紧了。

思绪悠悠荡荡间,翻动资料卡的长指倏然停顿,卡上一张照片让他黑眸微微一亮——原来这个女人叫梁明爱。程明夏是不是对她有兴趣?

下午,他到一楼跟音教小姐刘慧慧拿一些资料时,不经意间看见梁明爱坐进程明夏的车子。他状似无意地问了刘慧慧,可她也不清楚那对男女上哪去。一个业务经理和一个音乐班讲师,工作性质不同,为了什么两个人需要一起出去?

“蔚南,怎么还没走?你不知道提早停课了吗?外面风雨愈来愈大了,还是让老师和学生先回家比较妥当。”办公室门被打开,林襄理走了进来。在柏木,襄理是各分公司的管理者。

宋蔚南侧眸看向他。“我知道。也差不多要走了。襄理还不下班?”

“要啦,上来拿公事包。”林襄理一面说,一面从自己的办公桌下拎起包,然后拍拍他的肩,道:“我先走啦,办公室的灯就让你关。”说罢就走人。

宋蔚南起身,简单收拾后,步出办公室,下楼方转出墙角,就见到程明夏走出大门的身影。他想了两秒,匆匆打了卡,随后拿了伞苞上。

见程明夏上了车,他加大脚步,然后收伞坐进程明夏座车的副驾驶座。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见程明夏讶然,他勾着淡笑问。

程明夏沉吟片刻。“……你有什么事?”

“来跟老朋友打声招呼罢了。”宋蔚南这刻的嗓音里隐约有着轻蔑。

程明夏猜不透他的心思和目的。“这种风雨,专程来跟我打招呼?”

宋蔚南笑了声。“我请调过来丰乐,今天虽然正式上班了,但还没机会跟你说上话,总觉得应该跟你这个旧同事好好地打声招呼。”早上在办公室匆匆见上一面,看得出来他对他到丰乐任职很是意外,之后两人各都有事,并未谈上话。

“为什么请调过来?”

不调过来,又怎么能知道你背着幼心做了什么!

宋蔚南勾着薄唇笑,意味深长地说:“有你这么优秀的同事在这里,我怎么能不过来和你并肩作战?相信丰乐分公司有我们共同打拚,业绩一定能大幅成长,在年底交出最亮眼的成绩单。”他伸出大掌,候着。

程明夏不是感受不到他的敌意,可温良性子让他仍是探出掌,与之交握。

施力紧握了下,宋蔚南随即收手。他看着前头,不意发现有道身影刚走出公司,他勾了勾唇,道:“她叫梁明爱是吧?今天下午见到她坐上你的车。”

“只是一起去拜访一个家长。”程明夏语声不起波澜。

他轻笑了声。“哦?不过我好像不曾见过你和哪个老师一起去拜访家长。你这样做,我以为你和她有什么关系。”

程明夏盯着前头。“只是公司的内部讲师,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关系?这个程明夏是不是遇上这样的问题都是如此回应?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讥讽般地哈了声后,宋蔚南道:“好,这话说得真干脆,希望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不要忘了善待身边的女人。”警告似地提醒过后,他下车。

“宋蔚南。”车内的程明夏急唤了声。

“怎么?”宋蔚南应了声后,转过身子,缓缓低下头,看向车内的他。雨滴粗大,又急又快,他几乎睁不开眼,可仍是紧盯着驾驶座那清俊温雅得让他感到恶心的男人“请说,我正洗耳恭听呢。”

“你的伞。”程明夏看着副驾驶座车门边的伞。

“喔。”应了声,宋蔚南探手拿回雨伞,却没撑开。

“你请调过来,究竟有什么目的?”程明夏皱着眉,纳闷不已。

宋蔚南勾了勾薄唇,道:“我能有什么目的?不就是和你一起把丰乐的业绩做好而已?”他愉悦地笑了声,随即甩上车门,高大身影往自己座车走去。

第6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