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宋蔚南开车很平稳,可几个转弯的轻晃,却像把她胃袋倒转过来似的,一阵阵的恶心感,才踏进医院急诊大门,尚不及挂号,江幼心便捣住嘴寻了洗手间的方向后,挣开他的手便直往洗手间冲去。

在厕所里吐了好一会,她才慢吞吞地走到洗手台前,两手捧起水,简单漱了漱口,走出洗手间时,脚下突然一个踉跆,一双手臂及时托住她手肘。

“小心走。”宋蔚南蹙着眉宇。

她随口应了声,脚步有些虚软;他探出手,揽了她的腰,而她像是难受到已没办法再去在意两人的关系,就将身体大部分重量交给他,一切是如此自然契合。

“你健保卡有带吗?”他盯着她泛着潮红又有些微肿的脸颊。

“在包包里。”她将包包提到他面前。

让她坐在候诊区的椅子上后,他从她的包包里找出健保卡,帮她挂了号。

诊断结果,应该是食用了不新鲜的海产引起的组织胺中毒,只需注射一针抗组织胺药剂,再领药后即可返家。护士为她注射一针后,宋蔚南拿起她方才因检查而月兑下的外套,想帮她穿上,目光见着她果背上的红疹时,难掩自责。

他轻握住她抓着背的手腕,低声道:“不要抓,针打了,等等就会好了。“

“可是好痒啊。”她几乎是哭音地说。

那样的声调让他听了格外心疼,他掌心轻贴住她背心,来回抚着。“这样有没有好一点?”他轻轻地抚着,试图减轻她的症状。

她握住他另一手臂,点点头。他掌心微凉,贴上她热热的背,很是舒服。

见她一片原本柔润的美背成了红肿一片,他语气带了自责:“不带你去那家吃饭,你也不必受这种折磨。”医师说也许是她个人体质较敏感,也许她正好是免疫力下降,因此同样食用相同菜色的他,却没有不舒适的现象。

江幼心长睫颤了下,没有说话。这刻她只想知道,他当年是真的将她当成一个玩乐的对象而已吗?他未曾用过真心?若真如此,那他这刻陪在这里,又如此温柔是为哪桩?因为同事关系不得不照顾她,还是他无聊又找她玩一玩?

胃里又是一阵翻搅,她松开他手臂,起身就往洗手间奔去。她在厕所吐到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还在干呕。走出厕所时,眼尾渗着泪,面容潮红得不可思议,她虚弱地扶着门板,宋蔚南探手就托住她腰身。

她侧眸看他一眼。“这是女厕……”

“你一个人在里面,我不放心。”他扭开水龙头,让她洗手漱口,半揽半搀着她走出洗手间,回到诊疗区拿了领药单后,又带着她到大厅角落的药局等候。

她的外套一直挂在他肘上,他帮她披上。“穿上吧,免得感冒。”

她两手穿过衣袖,指节抓着前襟。他坐在她身侧,见她颊边发丝凌乱,长指便顺了下碎发,指月复擦过她耳垂,她颤了下。她想,她现在一定很丑,身上味道也一定很糟糕,而为什么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要让他看见?

也许身体上的不舒服牵动了她的负面情绪,她低垂的眼睫滴落眼泪,他的角度清楚看见那坠下的泪。

宋蔚南倾近她,大掌覆住她搁在腿上的手心。“很不舒服吗?”

她是不舒服啊,尤以心胸最甚,一口郁气哽在喉里,想说说不出,偏偏又到了极限,好像不发泄出来就要窒息似的。她半是气恼自己这一刻这样贪恋他掌温透出的热度,也气恼自己还想依赖他,但更气恼他这时候竟这样温柔。一个人怎么可以在深深伤害一个人后,再用这么温柔的态度对她?

她总觉得自己很没骨气,总要因着他的情绪而情绪,他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让她沉醉,但总在她沉醉时,他一句话又提醒了她——他对她有多残忍。

“这是我打电话让程明夏来陪你?”他想,她这样难过,也许是希望陪在她身边的是男朋友,而不是他这个糟糕的初恋情人。

他就这么不想陪她?“为什么要找他来?我不用人陪,谁都不需要,你也一样。”她抽回手,又说:“你回去,我自己在这里就好。”

他目光深深看着她冷凛的侧颜,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再度握住她手心,坐正身子陪她等着。生病的人总是脆弱又任性,他由着她闹脾气。

可他不知道他愈是这样,她就愈难过。“宋蔚南,你今晚问着为什么程明夏不送我回家、坚持带我去吃饭;又问着他为什么不担心我,现在还陪在这里,是因为你觉得愧对于我,所以做这些是为了弥补吗?我为什么要成全你这样的弥补?他送不送我回家跟你有何关系?他再怎么样也好过你当年那样子对我,你——”

“我知道你讨厌我,不想见到我,但你现在这样让人很不放心,你以前或是以后怎么想我都没关系,但现在,你当我是一个同事就好,同事间有困难,帮助一下不过分是吧?”他皱着眉看她,语声很诚恳。

江幼心微张着嘴,一时间也找不到话回他。前方“叮咚”一声,号码灯闪着她领药的号码数字,他起身去帮她领药,听了药师的用药说明后,回到她面前。

“药领好了。走,我们回家。”他垂眸,探出大掌。

我们回家?她抬眼对上他的视线,那静深的黑眸似有魔力,蛊惑着她。她确实很累了,想回家洗澡睡觉,伸出手,犹豫似地顿了下后,才把手放进他掌心里,然后,回家。

江幼心走出浴室,原只是想去倒水吃药,可房门一打开,一阵香味让她纳闷,她循着味道走到客厅时,见到了开放式厨房里有宋蔚南在炉火前的身影。

“你在煮东西?”她站在区隔出客厅和厨房的吧台前,看着他的背影。

他送她回来后,说要等她症状减轻了再离开,她没与他再有争论,进房拿了换洗衣物就去洗澡,没想到洗了澡出来,看到的会是这景象。

宋蔚南回过身。“洗好了?好一点没?”

“好多了。”她轻应了声,应该是针剂药效发挥了,感觉好很多。见他又回身,她走到他身边,看着炉火上的东西。

宋蔚南手握着汤勺搅拌着锅里的米粥,他侧眸看她,笑容是罕有的温暖。“你把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光了,所以我煮了鸡蛋粥,吃一点东西再吃药会比较好。”

“怎么会有米?”她的厨具都是装饰用,她只会煮泡面加蛋。

“刚刚去楼下的便利商店买的。”在她的厨房里只找到泡面,冰箱里也只有几个鸡蛋和一些饮品,庆幸调味料是有的。见她把家里钥匙搁在茶几上,他拿了钥匙锁了门后,放心下楼。

看他加了一点盐和一些胡椒粉后,试了试味道,步骤虽简单,但那手势一看就不像生手。“你会作饭?”

“不难啊。”他把事先打散的蛋液淋上,拌了下便熄火。“可以吃了。”

他赶她到吧台坐,然后盛了一碗到她面前。“很烫,小心吃。”

他转身拿了抹布擦着流理台和瓦斯炉,一面交代着:“锅里还有一些。这种天气不放冰箱应该不会坏,我看你冰箱里有牛女乃,明天醒来,加一点牛女乃再微波,也很好吃。”

尝着味道很足够的粥,她低垂的眼眸微微地热着,也不知道是否是碗里冒出的热气所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正一点一点陷进他这样的温柔当中,要再不晓得抽身,结局能料想的是——飞蛾扑火。

低头吃完那一碗粥、洗了碗后,回身见他站在客厅沙发边,茶几上一杯冒着热气的水还有药包。“过来,我看一下疹退了没。”他这样说。

施施然走了过去,她推高衣袖,露出白皙纤臂。“比较好了。”

看着她的手臂,只余下一点细微的红肿,他眉宇舒展。“看起来是好很多了,脖子和背呢?”他没忘她颈项还有背部也红肿得厉害。

他倾身,大手撩开她披垂的发丝,面庞凑进。

他撩她发的动作是这样亲昵,暖热的鼻息轻轻喷在她敏感的耳后,她秀肩不受控地轻颤了下,菱唇嚅了嚅。“宋蔚南……我好多了……”他靠她这么近,近到都能感受他体魄透出的热度,她颈背和耳壳红泽一片。

岂会不知她的反应?她有一对精灵般的耳朵,一旦生气或是紧张害羞时,泛红的耳朵总是第一个出卖她真实情绪的。

他松了手,两手滑进裤袋。“脸也都好了?我看看。”方才见她,只见她脸颊犹红,不知道是刚洗过澡的关系,还是过敏的症状。

她犹豫着。但想想,让他看过后,他就会离开了吧?

片刻,她抬起下巴,视线却是半垂,不知道是不好意思与他对视,还是根本不愿意看他。可不论是哪个答案,她这样的面容其实更有一番风情,长长的睫在白皙皮肤上落了影,菱唇还微启着,模样几分楚楚可怜,似在索吻,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有时候,有些行为并不是理智能约束得住,身体的反应总是快过思维,尤其面对的是你深爱的女人时。

江幼心只觉眼前一暗,两只手掌轻握她肩膀,温热的唇随即覆上她的。

她愣住,却让他有机可乘,湿滑的舌便钻入她齿内,探着她的芳腔,他缠着她的丁香,吻得深入,她湿软的舌,还带了点米汤的香气,他尝了又尝。

他气息短促,形容不出这刻的感受,一点失而复得的感动、一点甜蜜、一点酸苦,更多的是她已是别人女友的无奈。她明明是他的,为何要眼睁睁见她投入别的男人怀抱?

而这么多的情绪,勾出了他身体更深层的,他像是想抓住什么似的,吻得更重了。他的呼息钻入她耳膜,从浅而深,性感惑人,像丝线般密密缠了她的心,他的气息在她嘴中漫开,有他身上的烟草味,微微的苦,却让她心神俱醉。

这一刻,他们都感觉自己是条离水的鱼终于回到温暖的海湾里,狠狠地拥抱,紧密地吸吮,要把这些年的空白都填补回去似的。他热唇游移到她精灵般可爱的耳,张嘴含住她的耳珠,她敏感地轻颤了子,低哼了声,而这声细幼的低哼,无疑是为两人此刻的纠缠再添上对彼此更深层的渴望。

温热手掌覆上她柔软胸脯,他情难自已地贴着她耳际,低柔唤着她的名,热热的呼息拂在耳畔,她敏感地缩了下脖颈,腿膝便是一软。

他双手游移到她腰间扣住,再度覆住她的嘴,一手甚至探到她臀后托住,然后微使力,她的身体便贴上他的,她感觉到他和她不一样的肌理、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她不是不明白他身体的反应意谓着什么。

江幼心突然从这样的亲密当中清醒过来。与其说她害怕这样的他,倒不如承认她更害怕这刻的自己。原来她还是如此喜欢他的吻、他的体温、他的触碰……怎么就是这么没骨气?她当然也气愤他这刻的侵袭,他究竟当她是什么?

她气息紊促,肤下血流加快,身子却一点一点,僵硬。

她没反抗,可他也感受到了她细微的情绪变化,骤然回神,离开她甜蜜的唇,还不及开口,就见她美眸一片水花。

江幼心退了一步,勾着唇角笑。“宋蔚南,你都这样吻同事的?”

闻言,他黑眸一缩,抿着薄唇,也不解释。

他的沉默等同默认,成了利刃刮过她的心,她难堪,手背用力抹着被他吻过的嘴,一面口不择言道:“你……真脏。”是不是只要是女人,他就能吻?她怎能忘记他当年早有女朋友,却还与她交往的事!

再爱她,他也是还有男人的面子和自尊。“脏?你可别跟我说,你刚才一点都不享受。”

她目光惊痛地看着他,张嘴欲反击,却是满心满身的疲累。他说得对,她是享受。转过身,她努力调整呼息,两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后又松了开。

宋蔚南不是不后悔,凝睇她背影的目光缝蜷又懊恼,只是当她再度转身面对他时,他眸底已是静寂一片。

江幼心慢慢开口:“宋蔚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好聚好散不是吗?我承认我没办法将你当成一个同事这么简单,我努力过,可却做不到……”她已不想再去猜测他的心思和他这些举止背后的用意,这样很累。

轻眨微热的眼,她又说:“谢谢你带我去医院,也谢谢你煮了粥给我吃,我们就到这里就好,往后还是少接触;而我想,我们在柏木的工作内容本来就不同,是可以避免遇见的,就算遇见了,也请你无视我的存在。时间很晚了,请早回,再见。”她走到门前,拉开大门。

宋蔚南闻言,感觉心脏像被她掐在手里,慢慢揉着,他疼,却也只能沉默地看着她;无声的对视,是她先别开目光;他注视她冷凛的侧颜好久,才迈开步伐。

走出大门时,想起药师的叮嘱,他又停下脚步。“药记得三餐饭后吃,要是觉得痒,药袋里还有喷剂,喷在发痒的皮肤上就可以。不过那是类固醇,真痒到没办法忍受了再用它。你……早点休息。”两脚才移动,身后大门便被用力关上。

砰地一声响,他顿了下,这次,震痛的是谁的心?

踏入电梯时,他忍不住又回首看了眼那已紧闭的大门后,才进入电梯。模出手机,他找出同事群组,点了程明夏的名字,在踏出电梯时,按了拨号键。

响了许久,那端才接起,背景有些吵杂。

宋蔚南低沉着眉眼。“我是宋蔚南,你在哪里?”这么晚了,他人还在外头?他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友?

程明夏像是讶异在深夜时候接到他的电话。“我和朋友聚餐。有什么事吗?”

“聚餐?”不送女友回家,也不打通电话关心,他还能和朋友聚餐?

“是。一个在国外念书的朋友回来,陪他吃点东西。”

“所以你现在很忙了?”宋蔚南带着嘲讽的语气。

程明夏似乎愣了一下,才问:“这么晚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宋蔚南想了想,语声刚硬:“现在没事了。”挂电话。

程明夏对她的毫不关心让他很是恼火,可他又能拿他如何?总不能把他架过来。他握着手机,指节隐隐泛白。

第5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