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宋蔚南走出骑楼,转向右方,顺着街道望过去,便瞧见了远处那对男女。

蔚青说看到她像是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可就是前面那一对?

真要追上去吗?都这么多年了,这个时候是否还有必要解释自己当年那样对她的原因?解不解释又有什么意义?

是这样想着,可一双腿却自有想法似地加快了速度。离她愈来愈近,虽听不清他们交谈了什么,却清楚听见了她脆甜的笑声,是如此熟悉,却也如此陌生。

彼时,她清汤挂面,小小的个儿很是可爱,可不远处那背影却是那么高;原本短直的黑发如今成了微卷长发披在肩背上,只需稍稍一个角度,长发便轻轻摆动,撩人的性感。

她一向怕冷,可今天这种天气她竟着白皙小腿,路灯在她莹白腿肚上覆着柔辉,三寸高跟鞋上,脚踝处别了串细致银炼,隐隐流光烁动,衬托得她身段是这般妖娆。

这么多年来,她的影像未曾在他记忆中淡去,但这一刻,他却再也无法肯定——眼前那拥有迷人身段的是当年那个穿着白衬衫深蓝百褶裙的女孩?

宋蔚南又跨大脚步,想着就看一眼就好,让他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就好……

女人忽然侧过面容,看着她身侧的男人,她那动作教他止了步,深怕被他们发现他的存在。他定在那,看着她亲昵地揽住男人的臂膀,姿态多娇媚。

“是是是,我的男朋友,你对我真好。尤其在柏木音乐部业务课的薰陶下,愈来愈会对我这个女朋友耍嘴上功夫了呢。”

这次,他清楚听见她这样对那男人说,语声娇娇软软。

那男人的侧面模样很是俊秀斯文,和她说话的口气和态度也那般温柔包容,他待她应该很好吧?

听那对话,两人似乎都在为柏木工作。他知道柏木集团,拥有国内最大的乐器贩卖公司和最完整的音乐教育系统;他曾几度经过那集团总公司门口,一楼的门市里,展示着各式各样的乐器,而那样的工作环境,确实很适合她。

她身边已有了待她好的男人,又在柏木那样的大集团底下工作,她生活如此稳定,他何必去打扰?况且他并无意对她解释当年,追出来不过是应付一下蔚青。

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他模出烟包,燃了一根烟,一吸一吐间,漫漫白烟朦胧了那对亲昵的身影,隔着烟雾,他目送他们转过街角,然后,他缓缓转身。

闹中取静的街道,只有他那一抹修长身影隐在被月华遗忘的骑楼下,他背对着他们行进的方向,沿着来时路走,与他们,渐行渐远。

回到油炸机前,宋蔚南洗了手后,戴上口罩,穿上围裙,看了看订购单,拿起一旁早秤好重量的一篮咸酥鸡,入锅。

手上未干的水滴因着他的动作而滴进油锅里,滋滋的油爆声听起来委实让人心惊,溅出的油泡直接亲吻他袖口挽起的手臂,不知道是他没感觉,还是已习惯了皮肤上这种每晚总要出现几次的烫灼感,他没什么反应地下了第二篮炸物。

宋蔚青觑了眼哥哥虽被口罩覆住半张脸、但仍能瞧见的阴郁侧面。他回来时脸色就不怎么好看,大概和幼心姐谈得不顺吧……

她想追问,可眼下要做的事还很多,他又闷头工作不说话,她迟迟找不到机会可以问问他,直到开始收摊时,她才走到他身侧,盯着他沉郁的侧面。

宋蔚南一手抓着水管,一手拿着菜瓜布刷洗已然清空食材的餐车;他睐了那一脸有话要说的妹妹,语气不冷不热地说:“你究竟想说什么?整晚盯着我看,看了几十年了还看不腻?还是你突然发现你哥我,是个绝世俊男?”

炳一声,宋蔚青笑了出来。“还好,你还会开玩笑。”

他撇了下嘴角,哼笑。“怎么?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很对不起?”

“才不是,你长得这么帅,Blue里不是有一堆你的粉丝吗?看上去好像是去听歌,其实都是去看你、兼对你发花痴。”她拿起抹布擦桌子。

Blue是一间以现场演唱闻名的Pub,每星期六日,哥哥固定在那驻唱。她喜欢听他唱歌,但他有怪癖,不爱在亲人面前唱,也不让她去Pub那种场所;他说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好,最后她只得偷偷和儿子跑去听他唱歌。

“你又知道了?”他关了水龙头,模出烟包,点了根烟。

“怎么不知道?”她抬脸,走过去抽掉他嘴里的烟,然后踩熄。“不要抽这么多烟。”

宋蔚南只是浅勾薄唇,轻轻哼笑了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意识到自己说溜嘴,宋蔚青干脆招认:“就有几次突然很想听你唱歌嘛,所以就带玮玮偷偷跑去Blue,结果看到台下一堆女生疯狂地对着台上的你喊着‘阿南我爱你’时,我都快吐了。那些女生看了就很讨厌,还是幼心姐最好。”

听见那名字,宋蔚南只是弯身收着水管。

“哥……”见他这样冷漠,宋蔚青讷讷地问:“你和幼心姐把话说清楚了吗?”

“没必要。”他起身走到外头,将餐车往骑楼里推。

“怎么会没必要?”她瞠圆秀目。

“你看到的那个男人是她男朋友,看上去还不错。她既然过得好,我没必要再去打扰她。”将餐车固定好,他拉下骑楼外的铁门。

“所以你要放弃啊?”她气恼地跺了下脚,跟了出去。“你怎么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她亲口告诉你的吗?那你有没有告诉她当年的事?她什么反应?”

“她没看见我。”拉下第一片铁门,落了锁后,他再拉下第二片。

“那你都没跟她说上话?也没有解释?你不是答应我会跟她解——”

“很晚了,进去洗澡,然后早点睡,顺便看一下玮玮是不是又踢被子了。”他看了眼屋子,示意她进屋。当初会租下这两层楼的旧公寓,除了租金便宜外,也是因为那时兄妹俩正打算要做个小生意,所以最后就挑上了这地方。

这里往来人潮虽不若中正路上那般络绎不绝,但街口有几个卖饰品的小摊子,多少带了人潮绕进来,他们就这样在门口做起小生意,也省下一笔租店面的费用。

“哥……”宋蔚青还想说话。

“我说进去洗澡睡觉,顺便看你儿子有没有踢被。还有,我再告诉你一次,以后不准再偷带玮玮去Blue,你当妈的没做个榜样就算了,还带儿子去夜店?”

“只是去听你唱歌而已,十二点前就回家了啊。”她盯着他臂上几处被油爆烫着、但已愈合的伤疤,抿了抿嘴,又说:“是玮玮想听你唱歌,他小时候你老唱歌哄他,他听惯了嘛,常跟我嚷着要听舅舅唱歌……”

像陷入了什么情绪般,她沉默了半晌,忽然握住他的手臂,然后像失依的孩子寻求慰藉似,双臂圈住兄长精瘦的腰。

“哥……”她靠在他健硕的胸前,热泪渗入他沾上油烟味的衣衫。

宋蔚南轻哼了声。“干嘛?撒娇?你几岁了?”

一连三个听来语气不屑的问句,教她破涕为笑,片刻后又抱住他颈子,细声哭诉:“哥,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和玮玮,你也不会被我们拖累……”

他嘴角勾了下,像是笑,眼底却闪过一抹伤。“发什么神经。你以为你这么伟大?我是不想被人家说我这个哥哥不会照顾妹妹。”

“你是全天下最棒的儿子、哥哥、舅舅,把爸爸和我还有玮玮都照顾得这么好。玮玮现在大了,摊子生意也很稳定,而且可以让陈姐帮我就好,我有空也会去看爸爸,所以你能不能为自己多着想一点,去追求自己的人生?”

陈姐是他们聘请的员工,一个四十多岁的太太,上班时间是营业时间做到晚间九点,之后的工作再由宋蔚南接替,而他假日驻唱时,陈姐便留到收摊时间。

人生?人生不就是能活一天就是一天?

宋蔚南只是掀了掀薄唇。“进去吧,要早起送玮玮上学的人,别太晚睡。”

宋蔚青松开手,静静地瞧着兄长。“哥,让我说完我就会进去了。”停了下,看他没什么反应,她才接着说:“就算幼心姐现在有男朋友,那也不代表什么,只要还没结婚,大家都还有机会的。”

“……”宋蔚南只是盯着她看。

“哥……”

“讲完了就去睡,不要这个年纪了还要人家赶上床睡觉。”他模出烟包。

“不要抽烟啦!”她瞪着他手里的烟。

“也就这么一点乐趣而已。”他找出打火机,点燃。“我抽完就进去了。”说罢,吸了一口,然后笑着把烟圈吐在她面前。

宋蔚青捂住口鼻瞪着兄长,分不清模糊她眼睛的,是他口中那句“一点乐趣”所带来的烟圈,还是自己眼底的热气。

扮哥一直是那样骄傲自信的人,可这一刻,他眉宇间的沧桑却隐掩了他的锋芒、他的风采;她知道那些听他唱歌的女性粉丝们,不过就是为了他这样的笑容,因为,忧郁又性感得让人心折。

知道他心底不好受,她嗔道了句:“烟虫!”然后转身跑进屋。

他笑哼了声,又吐了口烟圈,缓缓眯起深眸,看着指间星火和那烟雾。

他想,他的乐趣就是透过这层层烟雾看这世界,才能偶尔偷得一点……非现实的朦胧美。

第2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