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那晚说的事,你想她了吗?”梁秀辰买了矿泉水和两个布丁;布丁傍钟母后,他在马路边倒了些矿泉水略洗过自己的手心,再倒了些水沾湿手帕,递给钟曼情擦手。

她只是慢慢地擦着手,垂着眼帘翻转心思,待手心和指尖的黏腻都拭净,她才注意到手帕的质感甚好,深蓝格纹的高级棉质布料,还绣有DAKS的LOGO。她不识得那品牌,但知道必然和她使用的夜市牌手帕不一样。光只是条手帕,就轻易看出他们的世界的确不同,她还需要想什么?

斟酌了两秒,钟曼情说:“手帕我带回去洗干净后再还给你。”

隐约瞧见她的回避,梁秀辰探手就去握她手心。“曼曼,你还没回答我。”

她没挣扎,却也没看他。“我想……我不能答应。”那晚那一吻后,他再度问她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她被吻得心思紊乱,无法决定,只告诉他她要再想想。

他手微微一松,又马上握牢她的。“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因为……因为……”她眼眸慌转了几圈,才道:“我要去南部。”

“南部?”他看着她,问:“做什么?”

她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故意扳起手指数算,语声好轻快:“要去念书、去找工作、把妈妈送去那边的疗养院……我事情好多耶。”

梁秀辰深深呼息后,轻轻问:“这些事你现在在这里做得好好的。”

“对呀,可是我就快要考试了,我打算读南部的学校,这样子的话,我当然要把阿公阿嬷和妈妈一起带下去。”

“中部没有学校吗?”他皱着眉。

“有是有,但我同学的爸爸在南部有房子租人,说要便宜租给我。而且我问到那里的疗养院收费比中部这里便宜很多,既然能减轻经济负担,我当然想到南部去。”她姿态闲适,好像全然未考虑过他似的。

“你应该知道我有能力帮你,怎么没想要跟我开口?你不想平白拿我的钱,等你毕业后找到正职工作,有能力了再还我就好,何必跑到南部?”

“我不想向谁借钱念书或过生活,我只想靠我自己。如果今天我不认识你,我也是会做这样的决定啊。一直靠着别人的帮助继续完成学业或是过生活,到最后我会没有求生能力的。”她振振有辞地说着。

原来是这样。他的曼曼很有生命力,他该相信她的。

梁秀辰松弛了眉心,微勾着薄唇说:“好,你想去南部念书、去那里生活,我让你去,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交往,我有空就开车下去看你。”

她愣了愣。是她表现得不够明显吗?咬了咬唇,说:“我都要考试了,如果谈恋爱会影响成绩。”

“那就等你考完我们再开始。”他眸光微微变化,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我们不能开始。”她意外他的执着。

“理由?”他语声沉凉。

钟曼情侧过面容,看着那已将布丁吃完、正组装着健达出奇蛋里头的小玩具的母亲,微微心痛地说:“老师,你如果跟我在一起,你就要照顾我妈妈。你看看她,她现在就像个孩子,会打翻东西,偶尔会情绪失控,甚至可能会尿床,你愿意背起这样的责任吗?你的家人可以接受吗?”

“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母亲,但我并非今日才知道她的情况,我若不愿意照顾她,何必坐在这里和你谈这些事?”这是她真正的理由吗?他看着她清丽的侧颜,又说:“我们在一起是我们的事,我家人怎么想是他们的事。”

“怎么能不顾及家人的想法?”她转过脸来,恒常挂上甜笑的面容,这刻却有几分神份。“如果你的家人不能接受我有这样的家庭,我们的感情能够持续多久?你若因为我而和他们有了争执,他们是否会认定是我在挑拨?老师,你别让我成为拖累你的那个人。”

他黑眸微微一缩,半眯起眼来。“你认为我喜欢你,是害你?”

“难道不是吗?我才高三,马上要面对大考,你挑这种时候跟我谈这种事,不是要让我分心吗?更别说如果在一起之后,你家人要是不能接受我,那我们能不能继续在一起对我而言都是伤害,这样子的喜欢,对我难道是好的?”

“所以你不喜欢我吗?”他似乎已有了心理准备,却又存着期待。

钟曼情眸光转了转,终是让它一点一点沉寂下去。“我觉得自己还太年轻,没想过在这年纪喜欢上什么人。”

他盯着她半垂的眼眸,带着仅存的希冀意欲做最后的争取,他哑声道:“那个吻……你不是全然没有享受。”

提及那个吻,她脸颊发热,双腮慢慢红了起来。“那是因为——都是,我承认我那晚是有点意乱情迷,你长得这么好看,那晚气氛又那么好,哪个女孩子在那个当下会不心动?因为有一点心动,才会……让那个吻发生。后来我仔细想过,那晚我真的只是一时好奇而已,我不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就……就尝试看看。”

“只是好奇吗?”梁秀辰低下眼,抚着唇,似是自语。

想他是真心喜爱她,想他从未有过那样迫切想要一个人的渴望,可却换来“一时好奇”这四字。原来那些不想靠借钱念书,那么振振有词的样子,其实都只是她的推拖?说到底,她不过就是不喜欢他,绕这么大圈解释这么多做什么?

偷偷觑着他冷沉的侧颜,钟曼情别开微热的目光,深呼息后,才回过面容,一副豁出去的姿态。“离大考只剩下最后一点时间,我要好好把心思放在课业上,所以为了我好,请老师你……你就……就不要再找我了。”

她一向有话直说,从不藏心里,这一瞬间,她才明白原来言不由衷竟会让人这样难受。小说或是电视电影里看到的那些,什么不门当户对啦、什么不得已啦、什么为了对方好啦……种种提出分手的理由,原来也都是真的。

梁秀辰手肘抵着桌面,交握的十指撑在下颚,沉静片刻,他忽把面庞埋进掌间,看不出他是在思考,抑或是压抑情绪。

从她的角度看去,只有他垂落的发丝烁动银辉,清清冷冷的。他性子压抑、冷沉、不爱笑,听说压力在易生白发,她这刻这样对他,又会是怎样的伤害?那埋在掌间的面庞是否透着郁色?那好看的眉宇,是否又皱了起来?

思及此,心就软了下来,还微微地抽疼;她伸出手,才觉指尖竟是轻轻颤动;她想拉下他的手,她想触抚他眉间,温柔地抹平那褶痕,她甚至想告诉他,她不是存心这样的……

“曼曼。”梁秀辰轻唤了声,也许因为语声藏在掌心,听来几分沉哑。

这声低唤,惊碎了她方才那瞬间的心软,指尖匆匆收了回来,她默不作声。

“这真是你的决定?”梁秀辰松手,露出俊美的面孔,他低着眼帘问,密长的眼睫敛去他心思,瞧不清他的情绪。

“真的啊,骗你做什么?我还这么年轻,再说我将来上了大学,一定会认识更多的人,我不想现在就被一段感情束缚住,那会影响我未来的交友。”她又偷瞄了眼他英俊、却也阴郁的侧颜,决绝地开口:“老师,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他不说话,只是抿着嘴。明明路上车声往来,她却清楚听见他呼吸从轻浅到紊促,然后慢慢又和缓下来,最后似有悠长的低叹。

“好。那老师就先祝你……前程似锦,鹏程……”他忽然起身,腕上的白金薄表滑过玻璃桌面,发出微微尖锐的声音,不至于刺耳,却刮疼了什么,是他的心,还是她的?

他最终,还是留不住心爱的东西。

他咽下苦涩,轻轻道:“……万里。”他随即掏出车钥匙,头也不回地驱车离开。

眼睁睁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车阵间,钟曼情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首度用老师身份待她,还祝福她,她理该欢喜能得到祝福的,却为什么觉得自己像掉到池水里,全身只有冷凉?又好像身上的某一处神经被抽走了一样?

她应该要庆幸,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他只是刚开始喜欢她而已,她这样拒绝,他不会太难受。如果最后不能在一起,那么就在这里停止。何况,他条件那样好,不怕找不到可爱又适合的女子相伴在侧,可为什么她一点快乐的感觉都没有?她最引以为傲的不就是她的快乐源源不绝吗?

“曼曼。”钟母不知为何靠了过来,手里抓着吃了一半的健达出奇蛋。

钟曼情侧过面容,转动间,惊动了那早静聚在眼眶的泪,那些泪就这样一颗颗落了下来,她讶然于自己满脸湿泪,抬手抹了去。“妈怎么了?想回家吗?”

“你是不是很想吃?不要哭啦,我的健达给你吃。”钟母把手里那捏得已有些糊软、吃了一半的健达出奇蛋递给她。

“妈妈吃就好。”她摇摇头,点点滴滴落在手背上的都是泪。怎么会这样?

“你不要吃哦?那给头发白白的那个人,他刚刚给我两个布丁了,所以我可以跟他分享我的健达蛋。”钟母指着方才他坐过的椅子。“那他去哪里?”

“他回家了。”钟曼情哽着声音,几个呼息声,情绪略缓了,才又说:“妈妈,我们也该回家了。阿公阿嬷要是看我们那么久还没到家,会担心的。”

“那个白头发回家了哦?他不喜欢健达出奇蛋哦?”钟母稚气追问。

“不是……”钟曼情摇摇着,低着眼帘寻思着要如何解释,母亲才听得懂。片刻,她流着泪说:“妈,因为他是王子,所以他必须回去他的城堡。”

钟母点点头,忽然间却睁大眼,问:“因为有坏心皇后不让他出来对不对?”

她淡淡笑开,神情伤楚。“皇后不是坏心,只是希望王子过得更好而已。

如她这刻的心情般,她也只是希望他过得更好而已,但她又矛盾地明白,那样一个站在云端的王子,他的生活难道还不够好?他欠缺的,只是快乐。

他还能再找到快乐吗?

他找不到快乐,在她离开后。当时她说得那么决绝,他也转身得那么决绝,因为恼她竟对他毫不在意,可气恼过后,他反悔了。

她那些话哪句不对了?她只是很坦白不迂回地说出事实罢了,那么他就那样轻易放弃?她怕影响学业,他就不能等待她完成?她怕他的家人反对,他就不通给她一点信心,为两人争取?

可当他试图挽回时,她却和她的阿公阿嬷搬离了那栋旧房子,连学校也办了休学。学校老师同学无人知她去了哪里,只听说她要到南部念书。

她都已高三了,南部有什么学校会让她甘愿停掉这边的学业?她甚至连学测都没去考,这不合常理。直到两星期后,他收到一封由高雄寄出的挂号邮件——里头是他的手帕,那条DAKS深蓝条纹手帕。

信封内除了手帕之外,什么也没。她走得好潇洒,连亲自送还手帕都不愿。

这几年来,他深信她人在高雄,却没想到她一直都在台中。她骗了他,骗得这么彻底。要不是庄董让廖俊林找上他,要不是他从廖俊林掉落的照片中看见她,他至今还以为她在高雄。

当时收到她寄还的手帕,他没有去找过她。她若有心离开,就算找着了她,她还是会找机会再逃;与其这样你追我跑,不如让她去过她想要的生活,也许她能找到比留在他身边更好的生活模式也说不定;但如今再遇,她过得并不顺遂,甚至沦为饭局小姐,那么他又怎可能袖手旁观?

昨晚杨特助从廖俊林那里问来他想知道的事——原本她原先就读空大,以选修生身份修到了等同高中毕业学历的学分后才转为全修生,之后又修满了大一学分后,报考目前就读的学校;因空大无舞蹈科系,她勉勉强强念了生活科系,再转到现在的休闲事业经营系。

她的阿公一直都有糖尿病,前几年又因为糖尿病造成心肌保塞,做了气球扩张术但仍反复发作,于是她向廖俊林借钱让她阿公接受心脏支架植入手术。阿公身体不好,自然无法再推车到外面卖碗稞和豆花,家里收入少了一笔。

她的父亲从牢里出来,无所事事,没钱花就找她要,家里的东西能卖的都被她父亲夺去换现金买毒品,连窗户门板都偷拆去卖;她房子是租来的,东西被拆了,她还得赔偿房东。

就是这里一笔、那里一笔的,她身上债务只有增多并无减少。想起昨晚她以饭局小姐分身坐在他身侧的模样——梁秀辰五指一收,紧紧握牢方向盘。

一直都知道她家境不好,却没想过这几年会变得这么糟。她怎么就没想过找他帮忙?连昨夜送她回来,她似也不愿让他知道她现在的住处,只肯让他送到巷口;可她恐怕没料到她的经纪人已将她的事全透露给杨特助,他还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