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钟母才一离开,张美华便等不及地说:“我听说你妈是因为吸毒过量才变这样,别说你跟我们秀辰在一起,他还要帮你照顾这样的妈妈,你不是还有个也是因为吸毒被关进监牢的爸爸?哪天他要是出来,又继续吸毒的话,会对我们梁家和梁氏集团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但秀辰如果娶了开阳的千金,我……”

“伯母希望我怎么做?”不想再听对方嫌恶她的家人,她开口就问。

没料到这女孩这么直接,张美华也不啰嗦,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支票。

“这里有五百万,够让你们一家生活好几年了。你只要离开秀辰,不要影响他的未来,这支票就是你的。这样做不只是为秀辰好,也是为你……她、她是怎么啦?”

角落传来玻璃裂声,跟着是哭声,钟曼情见着母亲的身影,匆匆起身。

“妈!”她忽略服务人员及顾客投射来的目光,看了眼地上摔碎的餐盘和一些甜点,拉着母亲的手安哄:“摔破盘子吗?不要紧,我捡起来就好,你不要哭。”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掉到地上,然后盘子就破掉了……”钟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要……不要叫警察来抓我……我下次不敢了……”

“没有,没有警察,妈你不要哭,等等再买好吃的糖果给你。”见母亲满涕泪,如此害怕,想起方才他母亲的那些话和那张支票,她眼眶竟是不受控制地发着热。她怎么能让妈妈受到这样的惊吓?

“我让领班来处理了,你们先跟我回去把事情谈完。”一阵混乱中,张美华带着领班走了过来,再顾不得身为长辈该有的风度,青着脸色低斥:“这样哭哭闹闹的多难看!要是吓跑我们的客人,你们怎么赔得起?妄想攀上枝头变凤凰,也要看看自己什么出身!”

变凤凰?钟曼情愣了下,道:“伯母,不用再谈了,我把东西捡一捡就好。”她弯子,捡拾地面上的玻璃和蛋糕。“刚才你拿出来的东西我不需要,我也不会待在‘那个人’身边。”见自己成了焦点,她刻意改了称谓。

有服务人员递来垃圾桶,她把东西放进去。起身时,她靠近张美华,低声开口:“伯母,他早就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我知道伯母是为他好,但这些是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呢?伯母难道没发现,他过得不快乐?”

“你这是在挑拨?凭我和他的关系,你别以为他会为了你而和我翻脸!”被一个小丫头如此质疑,张美华瞪大眼,五官有些扭曲。可见到周遭有客人频频投来好奇目光,她隐忍着脾气。

“我知道伯母的辛苦,所以我不会让他为难。谢谢招待,我们先走了。”钟曼情随即转身,环住那因为惧怕而哭颤着身躯的母亲的肩,低声安抚。

她们在指指点点中慢慢走出亚园,转出大门时,突然间有一穿着餐厅制服的男人匆匆经过身侧,还擦撞到她,那穿制服的男人急急将一个物品交给角落的男人后,便又回头走进亚园。

她原不以为忤,但目光不经意看见角落的男人面孔时,她有一瞬间的讶然,可最终也只是揽抱着母亲越过对方身侧。

“那个……曼曼同学!”最后决定将自己掩在角落,静静注视方才那一幕混乱的杨特助,收下男子交给他的物品后,随即将之收入口袋,抬眼时见钟曼情看见自己,也不知怎么着就开口喊了她,可喊出口了,才想起自己能说什么?

她脚步一顿,慢慢地转过面容,见杨特助欲言又止的表情,她扬唇笑,好甜美地对他点了下头。“你好,请不要告诉‘那个人’我今天来过哦。”

“为、为什么?”

“我不能让他变成不孝的儿子呀。”她微笑地搀着母亲离开。

杨特助呆在原处。女孩为何还能那样笑?望着那对相拥着彼此、已逐渐远去的相依母女,陡地忆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幕混乱画面,他鼻子竟有些发酸。

会议结束,梁秀辰独自驱车离开饭店,他拨了几次女孩的手机,只有制式女声告知转入语音信箱的响应。

为什么不开机?昨晚给她电话,她说她今日排休,要去疗养院接刀子母亲回家看一看,他有意接送,她推说不便;他知道她不想麻烦他,也就不勉强。原打算会议结束过去找她,电话却不开机,她做什么不开机?

抿起嘴,他有些烦躁地拿下蓝牙耳机,扔在一旁的副驾驶座上。

右手拿起矿泉水瓶,才发现瓶子是空的;可他运气好,下一秒就觑见前方不远处的便利商店招牌,他打了方向灯,一偏方向盘,将车子暂停在超商外。

他下车,有些心不在焉的,在超商大门前与方从超商走出的妇女碰撞了下,对方手里的东西掉到地上,他一怔,回神时见到的是一个软黄色布丁碎在他脚边,布丁盒滚在一旁,他笔挺的西裤裤管和黑色鞋面被喷溅上几点软黄。

“抱歉。”梁秀辰低道。

“你撞倒我的布丁!曼曼买的耶!”妇人哽声嚷嚷,语音模糊的。

“嗯?”他听不真切,微低面庞地询问。

“呜……我要吃布丁啦,曼曼……”妇人呜咽了声,放声大哭,那句曼曼藏在哭音里,听起来像是妈妈。

梁秀辰愣了好几秒。瞧这妇人约莫有四十多岁,可言行举止却像个孩子,他心思一转,似是意会了什么。“想吃布丁吗?你不要哭,我买给你吃,好不好?”他垂眸,看着妇人稚气的表情,语声极轻。

“你要买给我哦?”妇人抬脸,那双被泪水浸润过的眼神好清透,他微地一怔,蓦然就想起女孩……她也有这样一双澄透干净的大眼,玻璃珠子般。

“我买给你,但你不能哭,好不好?”许是想起了女孩,他极有耐性地问着。

“好,那我可以买两个吗?”

“可以。你……”身后的细嗓让他一顿。

“妈,不是跟你说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钟曼情结完帐,手里还拿着一颗健达出奇蛋和两包糖果及发票零钱,她一踏出超商门口,见着母亲和一个背对她的男人说话时,紧张地喊出声,可话未竟,那倏然转过身的男人面庞让她一时半刻间竟是无法反应。

没料想到那让自己起了烦躁的女孩就这样出现,梁秀辰静深的黑眸慢慢透出亮泽,像深蓝夜幕中唯一高挂天际的星子般,那愉悦是那么明显。

“曼曼。”他低低地喊,轻轻的嗓音,却藏有麦芽糖般浓稠的情绪。

“老师。”她唤了声,甚是意外在这里遇见他,尤其才和他的母亲见过面。

她和妈妈走出饭店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顺着路往下走,可因为妈妈哭着要吃布丁,她才会在经过便利商店时带她进去买布丁。她让妈妈拿着布丁先到外面等着,自己又再挑了几样零食后,才走出超商。

如果不停下来买布丁,就不会遇上他了吧?这么突然地相遇,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呀。

“曼曼,他刚刚撞倒我的布丁!可是他说要买两个给我。”钟母好开心。

钟曼情这刻才发现他的脚边有软碎的布丁,可岂止是这样,他皮鞋上面也有几点软黄,裤管好像也有……

“妈,你先这里坐,这些都给你,慢慢吃,我把地上弄干净。”将母亲安置在一旁的咖啡座椅上,她回身时,却见男人深邃的凝视。

她犹豫了两秒,走了过去。“老师,那是我妈妈。她撞到你吗?希望你别介意,她现在就像中大班的孩子一样,很多事情并不懂,她不是有意的。”

“原来你长得像妈妈。”方才站在这看她弯身交代她母亲什么,那画面是那样温馨,他才注意到她长得很像她母亲,难怪他会在看见她母亲的眼睛时想起她。

他的答非所问让她愣了两秒。“对,我长得像妈妈。我先把这里清干净。”

她低眸看了眼那片软黄带淡褐的湿软,随即矮子捡回布丁盒,另一手抓起地上的滑女敕物体放入布丁盒里,当手指移到他的鞋面,欲清掉上头的软黄时,却有他的掌心探来,直接握住她手腕。

“没有关系,我自己来。”梁秀辰微弯子,低眼看她。

他的女孩今天不开心吗?每次遇上她,她周身总是透着教人舒心的轻暖,今日却有不一样的情绪在她眼里流动。她烦恼什么?

见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他问:“我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全转成语音信箱,我有话要说,我们坐下聊聊?”

聊聊?他想聊什么?聊她的决定吗?她眼珠子慌绕了圈,再次看向他时,有些惶然。“老师……”

“来,我们到那边坐。”他看了下一旁的咖啡座,握住她手腕的掌心挪动,直接包覆住她手心,微微施力。

他掌心微凉,却干燥,修长的五指轻易就将她的手心包覆住,带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她却不能依恋。借着他的力道站起身,她马上抽回在他掌间的手,那速度之快让他发现了什么。

他微微皱起眉,问:“怎么了?”

钟曼情想着该怎么回答,可蓦然发现手心的黏滑后,她摇摇头。“手黏黏的。”

他指月复滑过自己的掌心,的确是黏滑,是她的手沾了布丁,再被他握住造成的。他微勾薄唇,眼底有淡淡的笑意。“我去买水给你洗手,你等我。”

看着他转进便利商店的身影,她心口蓦然一抽——待会儿,该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