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你肚子真的没问题吧?”

陈以希模模肚皮,微笑道:“没事,我皮厚肉多。”刚交完班,她下楼时正巧遇到也要下班的急诊部学姐。

“唉,那小孩踢那么大力,妈妈在一旁也不管不哄,实在是很糟糕。”

今晚真的好冷。方步出医院大门,站在骑楼下,冷风便已瞬间袭上面容。陈以希拉紧身上外套,笑笑地说:“没关系啦,反正最后还是打上了啊。”一个孩子经过评估后需住院治疗,她被call下楼到儿童急诊部打点滴,那孩子见针头就哭闹,哄也哄不停。孩子块头大,最后就是乱踢,她小肮被他踹中好几脚。

为了帮他打上针,学姐靠了过来,直接压住孩子粗壮的大腿,不过两只手臂乱挥,折腾了半小时之久终于还是让她完成了。其间,孩子的母亲只是站在一旁看,不哄也不安抚,好像打针和安抚全是护士的工作。

的确是她的工作,但通常家长都会在一旁帮忙哄慰孩子,倒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冷漠的家长,难怪学姐会生气。

“你脾气真好,从头到尾就见你软声软语地骗,要是换成我喔,直接用我大腿压他的腿,针就刺下去了,哪还能让他在那边给我发脾气,想活命就要配合我们啊。”

“对喔,我看学姐一凶他,他就安静多了,也许下次我再遇上这种病童,也试试学姐的方法。”呼!真冷,瞧她嘴一张,都是白白的雾气。

“是咩,遇到不听话的就要换个方法。”学姐找出车钥匙,道:“对了,你怎么来的?”

“我……我一个朋友送我来的。”想起那人,陈以希脸蛋红了红。怎么也没想到他早晨醒来后,会有后来那些举止;跟着两人就互诉情意,之后他送她来医院……唉,想来还是让人觉得好害羞。

“男朋友?”学姐暖昧地眨眼。

“呃,啊,是……是啊。”陈以希有些羞怯地低下眉眼。

“所以他会来接你下班啊?”

陈以希摇摇头,笑得腼腆。“没有啦,我自己搭捷运。”

学姐笑了几声。“现在几点了,哪来捷运啊?”

“啊!”对喔她,今天上小夜,都凌晨十二点多了,哪来捷运。“我居然忘了今天是这个时间下班……”等等叫小黄好了。

“打电话叫男朋友来接呀。”

“不、不用啦。”让那人来接?光想就不好意思。

“他那么不体贴啊,不知道你下班时间都半夜了应该来接你的吗?”

“咦?”顿了下,陈以希反应过来。“不是啦,学姐,他工作忙。”

“工作?这时间还工作?”学姐讶然的表情。

“嗯。”

“忙工作那都是男人的借口吧。我猜……”学姐一脸八卦。“你一定和他上过床了,所以他才这么不体贴。”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学姐真是语出惊人。

“你不用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就是这样,当初追我时说什么上夜班辛苦又危险,所以只要我上小夜或大夜,他都会来接我耶,还带宵夜请我同事。但是等亲到了嘴、也全垒打了,对我就完全不一样了,说他忙喔、女人要独立一点喔什么什么的,要我自己上下班。唉唷,当我笨蛋啊,当初追我时也是那份工作,追到我了还是一样的工作,我就不懂怎么当初有时间来接我,现在会忙到没时间。所以啊,你也不用帮你男朋友隐瞒啦,男人差不多都那副死德性。”

陈以希听得檀口微张,半晌后才想起应该解释一下。“学姐,你误会了,我和他……我们连接吻都没有,而且他真的是忙工作,不是你说的那种情况。”

“真的是在工作?这时间要工作?做啥的?牛郎?”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呃?”陈以希瞪大眼睛看着学姐,眨眨眼,确定学姐不是说笑后才说:“不是。他……他做牛郎可能没人点他台吧。”

学姐扬眉。“长得很丑?很胖?”

“没有啦。长相很好,身材很好,但是他一点都不温柔,脾气不大好,也没什么耐性,讲话还很直接,他去当牛郎的话,一定会叫人家听大悲咒还是心经,那样子会把客人吓跑的。”只要想起他可能会从口袋掏出佛经CD,还时客人说着什么人活在都市都会失心,要听佛经找回心的画面,她就觉得好笑。

“噗!”学姐果然不客气地噗哧笑几声。“佛经?你该不是跟那种什么在家修行的居士交往吧?”

“他是礼仪师。”

学姐愣了两秒,缓缓点头。“哦——了解。那种工作满辛苦的,礼仪师现在很抢手啊,不像以前是人家看不起的工作。”陈以希认同地说:“嗯,大概受了日本那部电影的影响吧……好像叫『礼仪师的乐章』?”

“是啊,台湾人就是这样,电影红了,本来不被重视的马上变成抢手货。以前谁想要去做那个啊。像儿科医生现在反例没什么人来考,我看礼仪师还比医师抢手。”学姐笑两声,又问:“你家土公仔人品怎么样?职业都是其次啦,人品比较重要。以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都怎么分手的?”

“……这个啊,嗯……”陈以希顿了顿,摇头。“我不知道。”

“怎么可以不知道?要去了解一下他以前的感情世界,看他跟以前女友相处的情况啊,比方说会不会爆粗口骂人还是打人什么的,或者是有没有劈腿的情况……”学姐叹口气。“不是我要吓你,我以前那个男朋友啊,你也见过的那个阿嘉有没有?我跟他分手是因为他有一个交往很久的女朋友,都论及婚嫁了,后来是阿嘉的麻吉看不下去才来告诉我这件事,结果我从头到尾都是小三……唉,所以我要提醒你,要了解一下他过去情史是比较好的。”

他过去的情史吗?老实说她不知道他有无交过女友,以前住老家时没见他带过女人回张家,也没听谁说过他有女友,但那并不表示他没有,也许他只是不说罢了。可不管有没有交过,她都觉得没关系,那是他的过去,她不想追问。

“嗯……我知道了。”思虑后,她模糊应了声。

“好啦,那我送你回去,我有开车,我们车上再聊。”

“不用了。”陈以希客气地摇头。“我搭小黄就好。”她指指骑楼前那几部排班出租车。

“没关系啦,我送你啦。”学姐讲完就拉住她手臂。

“可是学……学姐……”

“陈以希。”微沉的嗓音低低响起。

“咦!”陈以希回首,竟见到那人从骑楼的梁柱后走了出来。“你——”

“我什么?”张启瑞穿了圆领、胸前有着3D几何图形印花的白色长T,底下一条拉炼口袋设计的窄版单宁牛仔裤,再外罩一件未拉上拉炼的咖啡色束口连帽皮衣外套,脚下是一双抓皱的咖啡色亮皮中筒靴,很是帅气。

“你怎么在这里?”她讶然膛眸。

“来找我哥,刚好就见到你。”他两手放在裤袋,眸光沉沉。“下班了?”

“对……啊。”觑见学姐在旁瞄着他们,她脸蛋微微热了。

“走吧,一起回去。”张启瑞目光瞟向情人被握住的手。

“啊?喔。”陈以希回身看着学姐。“学姐我跟他一起回去谢谢你。”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当牛郎的话没人点他台的礼仪师男友?”

“呃……”陈以希侧身偷觑男人没什么表情的脸庞一眼,低声道:“嗯。那我先走了,学姐再见。”

她走到男人身侧,说:“我们走吧。”

“你同事?”张启瑞随口一问。

“我学姐。是儿童医院急诊部的,以前在学校就认识了,但她毕业后就没了联络,我也是今晚才知道她在这里工作。因为一个孩子不让我打点滴,是她过来帮我的。”想起了什么,她侧眸看他。“你来找启惟哥?他到儿童医院来做什么?”儿童医院是独立大楼,和启惟哥待的第一医疗大楼间还隔了第二和第三医疗大楼。

“唔……”张启瑞愣了愣。他是特地来接她的。为了昨夜的事,他今日才得了一天假,平时这时候都还在公司值班呢,哪能想来就来。只是他不想时她承认是专程来接她,才把兄长名号抓出来当借口,却没想到她会想到这部分,他有些懊恼,耳根蓦然生热,那更令他生气。

他眯起眼眸,道:“你们医院有规定外科住院医师不能晃到儿童医院来?”

“没有。只是觉得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他说他肚子饿,我想我今天难得有空,帮他买了永和豆装和蛋饼过来,就约在这里拿给他不可以吗?”

他突然变得好凶,这让她愣了两秒才找回声音。“……可以啊。”

走到机车旁,张启瑞打开座垫,拿出安全帽和一条粉色围巾。他将围巾绕过她颈部,口吻硬梆梆的:“天气冷,围着。”

陈以希有些意外他这举止,虽然态度有点凶,但仍感觉舌尖不由自主渗出甜味,唾沫咽喉后,满心满月复都是暖意,她两手捧起垂胸的毛料,感觉质感真好,柔软得像在模棉花一样,难怪围着会这么舒服。

她看着手中那粉女敕的颜色,问:“你哪来这围巾?”

“我来台北念书那年我妈织给我的,不过这颜色这么招摇我哪敢用,出门前正好瞄到它被我丢在衣柜角落,想到你能用,就带出来了。”他盯着她面容,眸光灿灿。她肤色白暂,肤质又好,白里透红的,搭上这粉色就是好看。

下午送她来医院后,他在街上闲逛,经过百货公司时,也不知哪根筋接错,突然很想进去买个什么给她。他没送过女孩子东西,生平第一遭,逛了一个多小时才想到这种天气给她买个围巾让她保暖应该不错,专柜小姐说白皮肤适合粉红色,果然好看!

“张妈妈织的啊……”她眯眸,抓着巾摆在脸颊两侧磨啊磨的,却突感到有什么异物刮过脸腮,她蹙起眉心,将围巾拉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块吊牌,上头还有品牌名称和标价……

“咦?”她困惑地抬眸看他,却见他似是意外地突膛双眸后,别开目光,俊朗的面庞隐生暗红,片刻,他侧首,抿嘴不作声,只是敛下眼眸,绷着下巴,拿了安全帽帮她戴上。

陈以希看着他低垂的眉眼,他修长的指头正在她下颔处帮她加上安全帽,虽然面色不善,可动作却很轻巧且温柔……

手机突然响了,她拿下安全帽又拿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她轻诧地瞄了眼正盯着她瞧的男人后,按下通话键。

“启惟哥。”她发现当她喊了启惟哥后,那人神色突然一变。

“你今天上什么班?”

“我这星期小夜啊。”

张启惟在那端笑了声。“那正好,我有call,刚睡了一觉醒来,突然觉得饿了,才想到我晚餐还没吃,我想去时面那家面摊吃面。你下班了没?要是正好下班的话,一起去喝个热汤好不好?”

“你……饿?”陈以希目光不由自主就去寻那人,谁知他沉低着眉眼,脸色不善地凝着她。

“是啊!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

“可是启瑞他……”她突然意会过来,说不出话了。她缓缓扬睫,看着那脸庞线条绷紧的男人。

他其实是专程来接她的吧,否则怎么会带着他买给她的安全帽出来,又怎么会带围巾给她?这样的行为不像巧遇,比较像预谋,而现在启惟哥又说了这样的话,那不更证明他不是来送宵夜给启惟哥的……

“启瑞怎么了?”

陈以希回神。“没、没事不过他……他在我旁边……”

“是吗?”张启惟似乎嗅出了什么,轻笑了声后,说:“那叫他一起过来。”

“我问一下。”她目光看向臭脸男人,呐呐开口:“启惟哥约我去那家面店吃面,你要不要一起去?”她指了指不远处亮着灯的店家。张启瑞不说话,只是绷着脸拿下头上的安全帽,再把两顶帽子一起放进座垫下的置物箱,锁了龙头后,径自越过她,往她方才指的那家小店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陈以希微笑着说:“启惟哥,我们现在过去那边等你。”挂了电话,她又凝着那渐远的背影默思几秒后,跑了过去。

走在那人身侧,见他侧颜还是绷绷的,似是恼羞成怒。其实这有什么好气的呢,就算让她知道他专程来接她又有什么关系?但他似乎就是这种性子,于是她探出软手,把自己的手送进他垂在身侧的大掌里,然后用力握住。

“今天真的好冷。”她笑说,眉眼弯弯,可爱得很。

张启瑞在她一动作时,顿了几秒,低眸看着那自己送进他掌间的软手几秒钟,才慢慢看向她那张圆润的脸蛋。

陈以希见他目光寻来,甜甜绽笑,抓着胸前的长围巾,软声说:“谢谢你送我这个,好暖和。今天这么冷用这个最棒了,我好喜欢哦。”

觑见她欢快笑颜,他眸光烁了烁,温柔流动,可被拆穿了谎仍教他面庞隐隐生热,他别开眼,轻咳了声后才偏首看她。“走吧,不是跟我哥约了还度话这么多。”大掌一施力,将人家小姐肉肉软软的手给握牢了。

她偷瞄了瞄男人别扭到不行的侧脸,克制不住上扬的唇角。

唉,他大概不知道他这样子好可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