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这一觉睡得真舒服!不知哪来的热源,烘得她全身都暖呼呼的,脸和脚底也暖暖的。她微微一笑,带着满足的心情缓缓睁眸。

映入眼底的是纯黑色的布料,V领下的锁骨很是性感,麦色肌肤看上去很豪迈……她视线再上挪,看见的是线条性感的脖颈,喉间还凸起一块,那块凸起迷人得教她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目光再往上移,觑见带了点淡青的下巴,然后是薄薄的唇,两侧唇角微微翘起,似在笑……菱角嘴?

陈以希眼眸蓦地膛大,看向那张面孔,果真是张启瑞!她心下一骇,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睡在他床上,还被他抱在胸口?记忆慢慢回溯,她想起他跪在马桶前干呕,她想起自己帮他换了衣物……后来怎么样了?她爬上他的床睡觉吗?

她抓抓头,想不起来,只觉得万分羞傀,要是让他知道她趁他人不舒服之际爬上他的床,他会怎么看她?她得赶快离开,在他醒来之前……

觑了眼他紧闭的双眸,确定他还睡着,她拉开他环在她腰上的手,接着慢慢转过身体背着他,掀被打算滑下床垫时,却有一道低沉的质问在她身后响起。

“你去哪里?”张启瑞根本没睡,他已睁眸欣赏着她贼似的动作好半晌了。

陈以希一愕,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时,身后男人的手臂缠了过来,环过她略宽的腰身,将她抱个紧实;她背心贴着他硕实暖热的胸膛,颈项上有他呼出的灼热气息,这样的亲密令她脑门发昏。

“你……你……我……我不、不知道为什么会、会会在这里……”呜,他身体好热,这样靠着他,她很舒服,可是不该是这样的啊。

“不是你带我回我房间的吗?”张启瑞微倾身子,将下巴整个靠在人家小姐的肩窝上,吓得她一颤,他忍住笑。

“那是因、因为你在吐……我、我……”

“你喜欢我哥吗?”他靠着她,单掌揽着她的腰,脸庞几乎埋进她发丝里。

“……啊?”真是天外飞来一句。

“你喜欢我哥吗?”他总得确定一下她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当然据他了解,最有嫌疑的除了他兄长之外,她并无其它较常往来的异性。

当年两人交情转淡,她依然常跑他家,不过却是缠上兄长,加上妈上次电话中似乎有意把她嫁给兄长,他总得了解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嗯……喜欢啊。”被子被她掀开,她觉得有些凉意,朝后缩了缩。

“我问的是那种会想成为他女朋友,或是嫁给他的喜欢。”他将被子拉上,把她包得密实。

虽然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变得这样温柔,可她也只能摇头道:“没有。我没想过要成为他女朋友还是想嫁给他呀,是不是谁误会了,张妈妈?”

“我只是确定一下。”略顿,又问:“你上来考试和工作,因为我哥?”

她不明白他问这些的目的,只是据实回答:“不是啊。”想起自己其实是因为他,脸蛋便不争气地热了。

“你有阵子很爱找他问功课,是想接近他?”

“不、不是啊。”找启惟哥问功课是为了看他。思及以往自己总偷偷追逐他身影的行为,她脸颊又更红了。

很好。她的答案令他欢喜,他再问:“刚刚醒来时,为什么要逃?”

陈以希思虑许久,才呐呐地说:“我不想被误会是我自己跑上你的床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睡在你床上,我不想因为睡在你身边而让你讨厌我。”

“我什么时候讨厌你了?”他低嗓微提,觉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吗?自从……自从那次我跑进你房里,发现你在看……看……看那个……”两字她说不出口。

“?”他替她说了。

她身体微微僵了下,感觉热气在两颊聚集不退,烘得她有些热了。她动了动身子,试图从他的圈抱中离开。“我、我要起来了。”

“把话说完再起来。”张启瑞命令式的口吻,箝制她的力道更大了点。

“说、说什么?”她语声好弱,被吃得死死的。

“说——算了,这样子很难讲话。”他坐起身来,也把她拉起来。他将她身子扳转过来,让她面对他,可她一触及他眼神却低下眼眸,那令他有些气恼。“你刚刚那句话是不是要说,那晚你看到我计算机播放的后,我就讨厌你了?”

她抿了抿嘴,细声道:“就、就是这样啊……你、你在那之后看到我都转头,一脸不想看见我的样子,感觉好像在气我发现你在看那个……”说着说着,觉得有些委屈;她也不是故意要进他房间的,怎么知道他在看那种片子!

张启瑞瞪大长眸。“拜托,小姐,你到底在讲什么?谁讨厌谁,谁一脸不想看见谁啊!不正是你吗?那晚是你先转身跑掉不理人的吧?不就是因为被你看见我的计算机在播,你才不理我的吗?你一定觉得我变态、肮脏对吧?所以之后你一见到我就避开,看到我总像是见到鬼一样,结果你现在居然……”他觉得莫名其妙,嗤笑了声:“居然做贼的喊抓贼?”

“我没有讨厌你,也没有不想看见你啊!”陈以希抬眸,解释着:“那个时候我看到那个影片时,又看到你进屋来,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因为我没想过会看到那种影片,而且……那个时候的感觉那么奇、奇怪,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我、我总不能笑着问你:『片子好看吗?女优美吗?』可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影片又一直在播,还发出那么……色、的、的声音,那时候那么尴尬,我——我当然转身就跑啊!”她愈说脸愈红,结结巴巴的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害羞,圆黑晶亮的乌睛染上薄薄的水气,像两颗泡在清水里的葡萄。

他不说话了。所以,说穿了,她是不好意思兼尴尬,才会跑掉?假若是他闯入谁的房间,撞见对方的计算机在播片,他也是尴尬和不好意思吧?只是男人对于这样的事比较放得开,几句玩笑话或许就能化解尴尬,可她终究是薄脸皮的女孩子,哪可能和他几句玩笑带过?

“不是因为觉得我变态、下流?”

陈以希摇摇头,抿抿唇后,才细声说:“我一开始的确有被吓到,因为太突然了。本来只是想说你房间门没关好,还有一点光线跑出来,我猜你在看电视,想要去吓吓你,没想到门一推开看到的是……那个。”稍顿,又说:“当我看到影片时,很错愕,后来我告诉自己,看那个很正常啊,哪个男人没看过?我当时的女同学也有很多人看过,大家私下还会传阅A漫,我、我……我也看过A漫,小说也有一堆那种事的描述,所以我真的觉得你看那个没什么,只是我发现自己好像偷窥到你的秘密,你又刚好在那时进房间,我就、就只好赶快落跑……”

原来是这样……他可以理解当时她的尴尬,可之后呢?“但如果说只是觉得尴尬,为什么之后见了面,也当作没看见我?”

“那是因为……”她菱唇微张,也不知该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说她因为发现自己喜欢他,所以才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以致于只好躲着他?“因为什么?”

陈以希小嘴张合几次,才缓缓开口:“就只是觉得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面对你……”至于她在当时发现自己喜欢上他这件事,她怎么样也说不出口啊。

真只是因为不好意思?张启瑞眯眸,问:“你真的觉得看是正常的事?”

她点头,两字令她满脸通红。为什么要坐在他的床上和他聊这种事?

“你真的看过漫画?”他直勾勾地瞅她,眸底隐隐跳动恶趣味。

“看……过。”

“也看过黄色小说?”真是出手意料,还担心她会说出他变态之类的话,想不到她竟自己招认她也看A漫。

陈以希轻轻地点了下头,雪白肤色渗入红泽,整个人白里透红的,甚可爱。她倏然想起什么,又猛摇头。“不是黄色小说啦,就是女生青基期都会很迷的那种爱情小说,我那时同学又全是女的,大家都会看,还、还会在下课时间讨论。”

还讨论啊?他挑了挑眉后,突然正了正神色,道:“那晚,我其实是帮我小学同学烧片子。”

“啊?”她困惑地看他。

“就我小学同学,同村的那个阿光,你小时候也跟他玩过的,记得吗?”

陈以希想了想。“啊,你说的是那个不爱穿鞋的阿光?”

“是啊,就他。他跟人家借了一堆要烧,不过计算机坏了,农历春节期间也不确定有没有得修计算机,他怕借太久不好意思,所以就叫我帮他烧。谁知道我去个洗手间回来,你就在我房间,然后看到了那些画面。”他当然不会告诉她,当时他可是幻想过她,还因此去洗了冷水澡,像这样的事只能自己知道。

“所以……你没有看?”她有些意外他的说法。

“当然有,我又不是性无感。再说我烧好会检查有没有刻录进去,多少都会看到。”他坦承。

“……嗯。”她应了声。

他的困惑在多年后的现在获得解答,他再无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突然静默下来,气氛瞬间陷入尴尬,感觉好像把误会解开了,又好像没有……

半晌时间,张启瑞总算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刚刚说我讨厌你……”看了看她神色,他又掀动嘴唇。“我……并没有。”

“……啊?”陈以希双手将被子拢在胸前,整个人鼓鼓的,便显得她脸蛋小了一点,她眼神因困惑而略显迷蒙,脸颊还留有淡淡红泽,看上去是如此柔弱。

这样的模样教他心口发软,他叹道:“我没有讨厌你。”

她先是探究般地盯了他好几秒,像是在研究他所言真假,可又看不出个什么后,才道:“但我觉得你很讨厌我。我虽然一开始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但后来也试图要和你说话,可是你都转头不理我。”

张启瑞皱了皱眉。“有吗?那时候你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样,每次见了我就是避开,我怎么不记得你有曾经要和我说话但我不理你的?”

“有,真的有,最明显的就是……就是张爸爸后事办完后的那几天。”他眯眸想了想,不记得有那么一回事。

见他神色正常,也无哀伤表情,陈以希才开口说:“就晋塔隔天,我放学回家经过你家门口,看你坐在屋外,表情很迷悯也很伤痛,我第一次看见你有那种神情,在那之前你一直都很坚强,也没看你哭,可是那天,我才发现你其实是很难过的。也许你只是看张妈妈看启惟哥那么伤心,所以你一定要表现得那么坚强;我那时候想去安慰你的,但你一看到我就转身进屋了,我想你一定是很讨厌我。”抿了下唇,她低眉道:“想想也是,没经过你允许就进你房间,还发现你在看那个,换作是我,我也会很讨厌那个闯进我房里的人吧。”

张启瑞回想起那一段,犹豫几秒后才说:“不是因为讨厌你我才进屋的。那时候是真的很难过,突然明白再也见不到我爸了,所以很伤心。我记得我一直在流眼泪,没办法控制自己,然后突然看见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大男生哭得那么惨,也不是多光荣,所以才进屋子里。”他语气淡淡的,神色再认真不过,停顿两秒,突问:“你今天上小夜?”

“嗯。”陈以希这刻才后觉地想起了什么,她双眸膛大,有些惊慌地说:“啊!几点了几点了?我有没有睡过头?”她拉开被子,转身打算跳下床。

一只大手倏然横过她腰前,将她身体往后揽。“才十点多而已。”张启瑞从她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道。她抱起来软软的、肉肉的、热热的,很舒服。

男性热息袭上她耳壳,她敏感地轻颤,心跳瞬间加快,咚咚作响的。“你……你……”怎么突然这样抱住她?她感觉肤下血流似要沸腾,心脏跳动的力道像要蹦出胸口似的。

“小夜是下午四点上班没错吧?你倍我去一个地方,下午我送你去上班。”他松开她,扶在她敏感腰侧的大手轻推了下她,促道:“去洗脸,换上你的制服。”

这刻的亲腻让她根本顾不得他要她倍他去哪,她只想赶快离开他那让她发晕发软的温暖怀抱,于是当他手一松开,她便急急跳下床,奔回自个儿房里。

一进房间,她靠在房门上,一手压着怦跳不已的左胸;她感觉全身血液好像都涌到她脸颊似的,双腮热得不可思议……

呵了口气,她纳闷不已——为何一觉醒来,那人对她又抱又搂的?他究竟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