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

一个眨眼,她已置身在一座黑瓦灰墙的建筑物前,像古庙,似殿堂。这儿四周昏暗,冷风流窜,气氛几分森凉。

“香兰,这里便是城隍殿。不过你尚未有官职,得通报城隍老爷,要他准了你才能进入。这样吧,反正你进去也无事,不如先去光明圣地找家名叫“吉利』的饭馆坐坐,我随后过去。”说罢,便领着死魂迈进殿堂。

巫香兰再看了眼黑瓦灰墙,随即往光明圣地移动。街道上有前朝的客栈,也有现代建筑的餐厅,她寻着了那家“吉利”饭馆,走了进去。

眼眸四处打量过这饭馆格局,当真和电影中看过的一样,惊喜令她很想学剧情中常出现的对白,比如说很豪气地拍桌大喊:“掌柜的!把你们这里的拿手好菜端几碟上来,再来只烧鹅、一盘瓜子、一桶米饭,好酒也打个几斤过来。”但见这里用餐的居民都很安静,她也不好意思过这种瘾了。

安分上楼,找了个好视野的座位,她点了几道颇感兴趣的小菜,还有几道糕点,再要了壶热茶、一壶酒、一盘花生,倚着窗吃喝起来。

“你倒会享受,点了这么多菜。”福德拄着拐杖出现在对面,坐了下来。

她嘴里啃着荷叶鸡,含糊不清地说:“只是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这个鸡肉好好吃哦!比我们那里的好大大鸡排好吃多了。”她舌忝舌忝沾上香滑鸡油的手指,将那盘花生和那壶酒推了过去。“这两个孝敬您的。”

倒酒,喝了一口,福德嚼着花生,问道:“你可记得引魂的程序了?”

巫香兰点头。“记得。那不难啊,我还以为要施什么法术或念什么咒语的。”

“那倒不必。最重要的是态度要严谨,确认身分是一定要做的程序,接着得告诉亡者你是阴曹的官员,要引他前往阴曹报到。”

“都不必铐上脚镣还手铐吗?万一遇上不肯跟我走,或是趁机逃跑的亡魂那要怎么办?就好比那个最近让大家都很头痛的邱国彰。”

“脚镣和手铐倒不必。不随我走,自有范将军和谢将军等鬼差去缉魂上铐。若躲避鬼差,钟将军便会去收伏。一般死魂都会乖乖随我走,好比阳间警察缉拿罪犯时,大部分罪犯自知逃不过,也都会乖乖跟着走,仅有少部分会躲藏,那么躲藏的自有另一套方式解决。”

她想了想,似乎是这样。人间那些罪犯逃亡久了,便被通缉,感觉这些阴官在做的事就如同阳间的警政和检调单位所做的事。

“哟!乳酿鱼、太白鸭、四喜饺、荷叶鸡、腐皮包黄鱼……有鱼有鸭有鸡还有饺子……唉呀呀,早知道你会点这么丰盛,应该把大花带上的。”

“大花?”她一惊,瞪着他。

“哈哈哈!你长这么大一个,怕一只小猫?”

“那是老虎!而且还是只对我的脚感兴趣的老虎。”每每遇上那虎将军,它老在她脚边嗅闻,一想起那画面,她气恼地扭头,眼眸一瞟,望向窗外,却不经意瞧见一道紫袍身影缓缓走过。她眼儿一亮!是师父!他来这做什么?

有什么念头转过,她起身,从窗口一跃而下,落在他身后,两手绕过他眉头,爬上他面庞,手心随即覆上他眼皮。“哗啊!傍你猜猜我是谁。”她压低嗓子,发出粗嘎声音。

钟靖身形微微一震,却未作反应,掩在女子手心下的长眸半阖,眼眸深处流烁着什么情绪,只是身后的她瞧不见那双正被她蒙住的眼。

“阿靖,猜猜我是谁?”

身后女子轻嗓低问,含着趣意的,那覆在他眼帘上的手心滑女敕,耳畔是温柔笑语。凉风拂面,女子馨香萦回,钟靖眉眼俱柔,宽大手掌情不自禁便覆上那贴在眼帘上的软手,轻轻拉开后,他扯唇轻笑。

“月华。”猛一回身,低垂的视线里映入的是那被勾错魂的现代女子时,钟靖五官霎时一变。不是月华……

“你怎么了?”巫香兰看着他脸部表情从温柔变成森冷,纳闷不已。似乎第一次见他露出方才那样的神色,五官那样温柔,眼神那样疼惜,但为什么马上又变了脸?

他心思一凛,望着她的眼神有几分探究,他道:“你在这做什么?”

“跟伯公学引魂啊。”她指指一旁楼上,问:“我们在上面吃东西,师父也上来坐坐吧,我请客!”她得意地拍胸,压根忘了身上的纸钱还是面前这位大将军给的呢。

那笑得眉眼弯弯、白牙微露的模样,和月华不一样。月华再开心,始终维持大家闺秀的气质,仪态娉婷、笑不露齿,含蓄而腼腆……适才为何将这女子当成了月华?他眉眼一沉,看了她一眼后,迈入饭馆。

“咦!钟将军来逛大街?”福德神看着入座的男子。

饭馆伙计迅速添上一副新碗筷、注了热茶。钟靖喝口茶,道:“上面一直找不到邱国彰,我下来找找,就怕他混了进来。”

埃德神搁下酒杯,拧着灰白长眉。“说也奇怪,这邱国彰啥来历呀?咱这么多个找他一个,居然找不到。我翻了他的善恶记录,生前也是个孝子,怎么就犯下杀妻弃尸罪啦?他若肯出来解释,城隍老爷那边也还能重新审理,送到阎君那里时,或许还有个商量空间……唉,待找到他那时,老朽非要将他瞧个仔细,看他长啥模样,三头六臂吗?”善恶簿记载着言行举止,却无每个人所存的心思。

“或许生前曾经经过高人指点,才懂得如何躲开阴间官役的追捕。”钟靖垂着眼,长指划过杯缘,却有一盘点心推到自己眼皮下。

“师父,你光喝茶不吃点东西吗?这四喜饺我第一次吃到呢,好好吃。你应该吃过吧?四喜四喜,听了就很喜气的,也许吃了这饺子,就能为你带来喜气,顺利抓到邱国彰啦。”

“阿靖,我做了四喜饺,吃饺子求团圆、图如意,这四喜饺听来就是喜气。今天我包了甜馅,红枣让你早早高中,桂圆是福禄圆满,这莲藕让你官路通畅,至于百合……”

“百合如何?”

“百合嘛……”她微低秀美容颜,颊畔生红。“人说百年好合,吃百合愿我俩夫妻情长不变……”

好个早早高中,好个福禄圆满。好个官路通畅,好个百年好合……钟靖瞪着那盘饺子,一语不发。

巫香兰愣愣看着他。“呃……师父不喜欢吃饺子吗?”

不明白这钟将军为何突然变了脸色,但福德眼色与反应到底是较好的,他道:“将军,您说这邱国彰有人指点,这有可能吗?若阳世间有人可以……”

阳间警察为了追缉罪犯,必要时候会成立所谓的专案,可她没想到阴间为了追那位邱国彰,也差不多快可以成立一个专案了吧?就叫“邱国彰”专案好了。

巫香兰坐在位子上盯着钟靖好几十秒后,揣测不出他心思,便懒得费心去猜。坐在位子上百无聊赖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两人谈的内容无非还是邱国彰。一个死魂究竟有何本领,可以逃过鬼差、也避过伏魔将军的追缉?她也根想知道。

她目前能力不足,追捕死魂的事还沦不到她插手,所以坐在这里插不上话,当真有些无聊。她又下楼点了糕点,顺道端了上来,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吃食着。

“我说香兰,你是饿很久了?”讨论好半晌后,福德望向对座女子,瞧她糕点一块接着一块塞进嘴里,不由得瞠眸。

“没有。”巫香兰拈了块栗子糕,语声模糊地说:“很好吃啊。想不到一家外表看起来不怎样的小饭馆,竟有这么美味的甜点。”她笑弯了眼。

“啊,老是我在吃,很奇怪的,一起享用吧。”她把芝麻卷推到对座。“多吃芝麻,头发会变黑。”

说话间,手臂移动的画面映入一旁男子眼底,他瞧见她衣袖脏了。才想出声提醒,又听她开口——

“既然师父不喜欢饺子,那吃这个桂圆糕好了。我们那里现在这种桂圆糕当红呢,桂圆代表福禄,也代表圆满,吃了之后师父就会很有福气,什么鬼都逃不过你眼皮下啦。”她把盛着两个小别圆糕的碟子移到他面前。

“桂圆是福禄圆满……”

钟靖唇角一抿,倏然侧目怒视她,同时一掌已握住她细白颈项,他指节微微施力,斥道:“你究竟是谁?接近我目的何在?”

突然被掐住脖子,巫香兰吓呆了,她两手下意识去扳他手指,眼眸瞠得大大的。“师、师父……”明知现在的自己不需要氧气,可这样被掐住,那种吸不到空气的惑觉还是令她感到恐慌。

“将军,您这是干什么啊?这个、这个香兰没有恶鄗阿!”福德见此情景,心下一骇,顾不得钟靖是什么伏魔将军了,拐杖一提,勾住钟靖掐住她脖颈的手臂。“钟将军,香兰可不是你伏魔册上那些恶鬼!”

见她眼眶泛红,两腮亦是胀红,钟靖心尖一颤,却不知该有何反应,直到感觉握住她纤颈的手背上有什么滴在上头,他眸轻垂,恰见又一颗泪珠自她下巴滴落,与他手背上那滴泪珠结合,自他手背滑下。

阿靖……我是月华……

我……我想起你了……

烫手般的,他惊痛地收手。

咳咳!般什么啊,她只是好意,为什么掐她脖子?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莫名其妙!亏她还崇拜他!亏她喊他师父!亏她听伯公说了他的故事还心折于他的感性!亏她好像有一咪咪喜欢他……喜、喜欢?她愣了一下,怔怔然瞪着他。

喜欢他吗?她……喜欢他?可他现在这模样……她懊恼地别开眼,捣着脖子咳了好几声。真难受……

所以说,她拿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做什么?人家一直不愿意她喊他师父,是她厚脸皮硬要赖上人家的——人家都说她是赖皮鬼了,她这刻能怪谁?

巫香兰咳了好几声后,感觉脸上有什么凉凉液体,手一触脸,居然是眼泪。她笑了声,手背用力去抹泪花,然后在裤子上胡乱抹了两下后,突然起身,两手将桌面上的糕点塞入口袋,离去前还一手各抓了个莲蓉卷和百果贺糕,转身跑掉了。她不想和自己过不去,这么多想吃的甜点摆在面前,不吃白不吃。

见她劫了糕点就跑,福德干笑几声。“唉……就是……还是云英未嫁的姑娘嘛,都会有一点小孩子脾性,呵、呵呵!钟将军别同她计较。”

钟靖垂着眼,敛住心头翻腾的情绪后,问道:“她是何来历?”

“她?”福德愣了下,笑咪咪地说:“就只是不小心被勾错的死魂啊!”

“仅只是这样?”抬眸,钟靖的目光深不可测。

“当然。”福德眯着眼笑。“将军这话……莫不是希望她还有什么背景?”

钟靖微抬下颚,道:“你在试探我?”

埃德摆摆手。“不不,老朽只是好奇将军适才发那么大的脾气是为哪桩?香兰也只是好意要您吃点东西,这有何不对?”

是,她有何不对?钟靖一愣,半晌答不出话来,想起她流泪模样,胸臆胀着钝痛。为何她会令他想起月华?

“唉,我虽与钟将军不甚熟悉,也是因为这次这个邱国彰是我辖境内的,这段时候才频频与将军接触,您给我的感觉淡漠归淡漠,倒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呀。”福德起身,拄着拐杖。

“将军,您再歇会儿,我去瞧瞧。她在这一个朋友也没有,环境也还不怎么熟,也不晓得会不会胡思乱想,这万一乱闯闯进了地府被当成逃亡的恶鬼被鬼役逮了去,难免先遭一阵盘问。她那姑娘性子直,快言快语要是得罪了鬼役,难保不会讨打。姑娘家天生皮细肉女敕,也不知捱不捱得了打……”

埃德眯眼瞧着大将军那愈发阴沉的脸色,白胡下的嘴巴笑得快咧到脑后了,咳了声,再道:“这个香兰啊,不只是性子直,还是个傻姑娘,谁对她好,她便对那人掏心挖肺的。就像狗啊,你给它骨头,它对你忠心一辈子。像她这种姑娘,要是遇上存心捉弄她的恶鬼,搞不好真的把心挖给人家吃了……”

说罢,又瞄了瞄大将军。幸好幸好,幸好他这白长眉掩住他部分目光,要不依大将军现下的情绪,被他发现他这样瞧着他,说不定就来掐他脖子啦!

再咳了声,福德又说:“将军,这顿就让老朽请吧,您慢坐。”慢吞吞走着,下楼前,回身望了望那坐姿英挺的男子。

这面上不大有情绪的大将军,听了他那番话到底会不会愧疚啊?阎君说过这伏魔大将军是有情人,可适才他那样待香兰,真是有情?

唉,他老啦,情字他当真是参不透啊参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