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天,世亚宏伟的大楼内,凌靖泽正通过层层保全,回到自己位于顶楼的办公室。

罢刚结束了与美国分公司的视讯会议,他月兑下西装外套,将电话设定由秘书代接,然后关上门,一个人静静坐在小牛皮沙发上……揉着腿上的瘀青。

“昨天我怎么会想也不想就去当人家的搬运工?”凌靖泽自言自语,脸上难得露出淡淡的笑容。“怎么会踩到那滩水?真不小心……”

他松了松领带,斜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昨晚的举动,自嘲地摇摇头。

身为凌家第三代,身系家族庞大的电子工业兴衰,他可以做一个很称职的领导人,自信地面对各项挑战,但是内心深处的一缕孤独感却常不经意窜出心中,让他不知该如何面对。

正当他静静地感受这轻松惬意的一刻时,门外传来秘书的敲门声,让凌靖泽收回了飘远的思绪。

叩叩!“抱歉,总经理。”

“什么事?”

“总经理,连小姐打电话来找您,您要转接进来吗?”

“打到公司找我?有重要的事吗?”

秘书口中的连小姐,名叫蓓琪。连家与凌家上一辈是世交,蓓琪可以说跟他是青梅竹马,凌家一直视她为媳妇儿人选,只等凌靖泽点头。

凌靖泽与蓓琪的哥哥连宇凡是少数能说上真心话的知心好友,凌靖泽将他们兄妹当作要好的知己。

凌靖泽要秘书将电话转接进来。“找我有事吗?”

“是啊,找你一整天了,打手机怎么都不接?”电话那头的蓓琪抱怨着。

“我的手机……”凌靖泽这才想起,他昨晚顺手一月兑,将外套留在花店,连同放在口袋的手机,也一起在花店过夜了。

“喔!不好意思,我手机没带在身上。”

“今天晚上有空吗?瑞士交响乐团来台演出,我想找你一起去听,好吗?”蓓琪继续问着。

“喔……好啊!晚上我叫司机去接妳。”凌靖泽回答的不是很认真,他想着他的手机……以及那间小花店。

***独家制作***bbs.***

打消叫人帮忙拿回外套的念头,凌靖泽今晚下了班,亲自绕到昨晚让他栽了个大跟斗的地方。

嫒花小苑?嗯!好名字。趁着天色未暗,凌靖泽站在店门口好好端详了一番。

店内的女主人正忙东忙西,他不知不觉看了出神──她穿着一件橘色的围裙,长发随意地扎起,拿着剪刀专注地修剪着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动作看起来相当俐落,未绑起的几绺细发在白皙的颈上飘啊飘的,看得凌靖泽眼睛都忘了眨。

好恬静的女孩,清新月兑俗,淡淡的细眉加上微启的唇瓣,水翦双眸带着说不出的灵气……

凌靖泽像欣赏花朵般站在门口,看着馨嫒的一举一动,那几缕飘散的头发似乎轻轻拨动着他的心湖,泛起一阵阵的涟漪。

忽然她放下剪刀,往身后望去。随着她的目光,凌靖泽看见自己的西装吊在衣架上,并且隐约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

我是来拿衣服还是来发呆的?

凌靖泽发现自己竟然看到失神,忍不住损了一下自己,赶紧匆忙走进店里。

“砰!”

唉呦!怎么搞的……凌靖泽在心中暗自哀号了一声,昨晚的瘀青未痊愈,怎么现在又来一次?一阵眼冒金星还没回神,耳朵又传来熟悉的讪笑声。

“哈哈哈!扫把星又来表演特技啦!”

真是欲哭无泪……

***独家制作***bbs.***

凌靖泽回过神时已被扶进店里,睁开眼看见刚刚笑得开心的小妹妹正在透明玻璃门上贴上一张张的小贴纸,他这才晓得自己撞上了什么。

“你还好吗?刚刚那声碰撞好大声,吓了我一跳。”馨嫒递上包着冰块的毛巾,睁着大大的眼睛关心地望着他。

“妳的眼睛怎么那么多血丝啊?”凌靖泽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什么?”馨嫒楞了一下,怎么受伤的人第一句话反而是问别人的眼睛?

“扫把牌特技演员,你是摔太多次摔晕啦?”小如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炳哈大笑。

“小如!妳再这样乱叫人家绰号,我可要生气了!”

“姊,是他自己每次来都有状况,已经连摔两次了,不是表演特技是什么?”

“我不是早叫妳把贴纸贴到门上了吗?已经撞了好几只蝴蝶,我就怕哪天有客人撞上。”

馨嫒要求妹妹每天一定要将透明玻璃窗及大门擦亮,好让路过的人能清楚地看到花店内的花朵,也就因为这样,常常让人忽视了玻璃的存在。

“姊,他才不是客人咧!他刚刚在门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张望什么,站了好久,起初我还以为是哪个变态呢。”

我……变态?

小如的形容词让馨嫒听了直摇头,没想到凌靖泽却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于是小如少了顿骂,还意外地赚到一顿晚餐。

只见差点没撞晕的凌靖泽不一会儿拎了三个便当,在门口故意“小心翼翼”地推开玻璃门。刻意的举动逗得小如开怀大笑,但凌靖泽更在意的是馨嫒脸上扬起的甜甜笑容,就像一朵半开的粉红蔷薇,让他看得不想眨眼睛。

“真的不好意思,竟然让你帮我们买晚餐。”

馨嫒说话的时候,凌靖泽总觉得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没关系,原来做这行这么辛苦,清晨四五点就要起来批货,难怪妳的眼睛红得跟小白兔一样,我这个闲闲的路人甲跑跑腿买买便当,就当作做运动……”

“哇,有鸡腿耶,好大的鸡腿!”凌靖泽话没说完,就被小如“很有礼貌”的打断。

“路人甲先生,谢谢啦!”小如不客气的啃起鸡腿。

“这是我小妹馨如,从小爱捣蛋,真不好意思。我叫高馨嫒,一直还没请教你大名,在附近工作吗?”馨嫒语带感谢,声音轻柔,听得凌靖泽一阵舒坦。

“我叫凌靖……嗯……妳叫我Stanley好了,我在世亚……”

“哇!『S』先生,你在世亚工作喔?大公司耶!难怪你会穿那么好的西装,咦,你也姓凌喔?世亚公司的老板也姓凌耶!不会那么巧吧?世亚是你开的吗?”

小如虽然啃鸡腿啃得开心,嘴巴还是不闲着,明明自己的英文名字是Stanley,也可以硬是叫成“S先生”。

“我看妳哪天心脏停了,嘴巴都还会动。”凌靖泽不甘示弱的回着,突然觉得自己真像个十几岁的小男生,跟一位小妹妹斗嘴。

这样轻松自然的相处,让凌靖泽不想提起自己的身世,他不想见到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妹妹变成另一个恭敬有礼的“总机小姐”,更不想眼前这朵粉女敕蔷薇往后看到他会变成好像永远不开花的郁金香。

这间有着迷人幽香的小花店,让他呼吸到不一样的空气,凌靖泽月兑下外套,挽起袖子一起吃着八十元的鸡腿便当。

“妳有看过大老板天天耍特技的吗?”凌靖泽也啃起鸡腿,享受着不用刀叉的大快朵颐滋味。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的西装是名牌中的名牌耶,一套可以吃鸡腿便当吃上三年,你没事穿那么好耍特技干嘛?”

听到这样的比喻凌靖泽差点噎到,旁边小口吃着鸡腿的馨嫒也忍不住笑出来。

“对了,你是来拿西装外套的吧?”馨嫒对着凌靖泽说。“昨晚你还好吗?你帮我们搬花架搬到摔跤,害我整晚过意不去,一直想怎么跟你说抱歉。”

“整晚想着我啊……”

“嗯?什么?”

凌靖泽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月兑口而出,见到馨嫒水汪汪的大眼狐疑地看着他,他赶忙为自己的失言转移话题。“对,我是来拿西装的……”

小如吃完了鸡腿,马上接上话。“你还没说你穿那么好的西装做什么?”

凌靖泽一时语塞,有些不知如何解释。“嗯……是公司有补助置装费,我是世亚的……业务……产品业务员,因为出去拜访客户时代表公司,所以一定要穿得体面一点,才会让客户有被尊重的感觉……”

凌靖泽说得有点口吃,心里直嘀咕。服装补助?亏自己想得出这种烂理由。

“馨嫒小姐,妳一个人忙得过来吗?如果天天这么晚睡、这么早起,女孩子怎么受得了?”凌靖泽想多了解这朵小蔷薇。

“还好,我习惯了,有时比较清闲时,我也会模模鱼、休息一下的。”

“妳常常这样三餐不定时吃吗?哪时候比较有空?我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凌靖泽想说可以过来花店里找她聊聊天,却发现自己搭讪技巧实在差得连自己都听不下去。

“嗯……我是说,如果妳没空时,我可以帮妳买买便当,如果有太重的东西,我可以帮忙搬上车……呃……我没有其他意思……”凌靖泽急忙解释着,不知道自己在商场上的叱咤风云到哪里去了。

馨嫒笑笑不语,她知道如果有一个男人自愿帮忙跑东跑西、打杂干活,不会单纯到没有目的。

“你要追我姊姊就明讲,吞吞吐吐的让我连饭都吃不下去。不过你要小心啊,你跟嫒花小苑犯冲,我不知道你再这样下去还要摔几次喔……”

凌靖泽真想把鸡腿全塞到这个没事爱抬杠的小妹妹嘴里。不过他很快地释怀,因为他看见馨嫒甜甜的酒窝出现在脸上,淡淡的微笑让他满心开怀。

“小如,不要乱说话。”

“姊……妳脸都红了耶,我才没有说错呢!”

馨嫒没有答话,悄悄望了凌靖泽一眼,他举手投足之间的真诚,以及爽朗的笑声和开阔的胸襟,早已让她留下不一样的印象,而且他身上彷佛带着一份迷人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多望一眼。

馨嫒没有答话,但是带着红晕的脸颊已经让凌靖泽看得忘神,对他来说,她就像一只飞在空中自由自在的小鸟,比起他天天接触的金丝雀们,这只不知名的小鸟显得充满活力、自然独立又迷人。

当凌靖泽欢喜地待在这个小小空间里,感受着从来没有过的自在舒畅时,他完全忘了今晚跟人有约──

今晚等不到人的蓓琪,怒气冲冲的拼命打着凌靖泽已经没电的手机,此时的心情,与他成为强烈对比……

***独家制作***bbs.***

数日后

“铃……”

“您好!这里是嫒花小苑,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一早电话就响起,馨嫒赶忙接起,很有礼貌的回答。

“这里是世亚半导体,我们需要两大盆鲜花,花要用最好的,送到凯翔科技祝贺董事长八十大寿。”

“是!马上帮您准备。”

“花材要讲究点,预算没有上限,你们自己搭配即可,花送到后我们会请我们的……业务送支票过去。”

“好的,谢谢您!”

一大早就有这种好康的订单,馨嫒心情愉快地开始准备花材,嘴中轻轻哼着歌曲,落地窗外一早暖暖的太阳照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特别显得动人。

望着窗外一样的太阳,一街之隔的凌靖泽,此刻心情也和这片阳光一样耀眼,只是他的秘书不太明白,怎么总经理一大早就拿给她一张亲手写好的纸条,要她拨电话到这家花店“一字不漏”地照着念订花?

嫒花小苑里,小如兴奋地包装花束,馨嫒则仔细地察看每一盆要出货的花。

“姊,其实那个扫把星先生也会带来好运耶,自从认识他之后世亚的订单变得好多喔。”

“妳再这样没礼貌地乱叫人,我就叫妳拿扫把再打扫一次。”

“唉呦!姊──妳舍不得我这样叫他喔?还没约会就这样护着他──”

小如一边工作,嘴上却不怎么安分,馨嫒听了有些心虚,赶忙解释。“我是很感谢他替我们介绍生意,这几天我正纳闷,怎么世亚的订单突然多了起来,而且都是订高等花材,昨天和Stanley通电话时问了他,他才跟我说他在公司帮我们大力宣传呢!”

“哇!真的喔?那他是我们财神爷了?哈哈!那不能叫扫把星了,改叫……”

调皮捣蛋的小如新外号还没想出来,突然眼睛一闪,像想到什么一样。“咦?姊,妳什么时候跟他通电话的……喔喔!妳上班模鱼喔!”

“我哪有。”

“那妳晚上偷偷模模讲电话喔?”

“没有啦!”

“姊──说谎是不对的行为,S先生在追妳对不对?”

馨嫒瞪了小如一眼。“『L小姐』,他叫Stanley。”馨嫒拿小如英文名字“Lulu”做文章。

“干嘛叫人家L小姐?”

“那就不要再随便给别人取外号。”

“喔,好嘛……”小如嘟嘟嘴继续说:“要是他真的要追妳,妳就赚到啦!他长的又高又帅耶!”

“喂……什么赚到?我条件很差吗?”

“不是啦,可是妳想想老爸每次要帮妳安排的相亲对象……唉!一个个乡下老土……”小如吐了吐舌头,馨嫒也忍不住笑出来。

这位Stanley先生谈吐中显露出不凡的教养,出众的仪表的确让人想多看一眼,馨嫒渐渐期待他出现在店里。

***独家制作***bbs.***

自从认识了馨嫒,凌靖泽下班后就时常到嫒花小苑继续“加班”,一开始先假借“送支票”、“买便当”等名义过去,现在这些借口已经是多余,和馨嫒姊妹俩相处的快乐时光是他一整天最期待的。馨嫒现在也已经视他为“很要好”的朋友,时常一起在店中一边忙、一边自然地聊天,凌靖泽彷佛找到了一个令他放松不已、无话不谈的新天地。

这天结束工作,凌靖泽怀着愉快的心情,支开了所有人,独自来到嫒花小苑。

“在忙吗?”

凌靖泽推开门,双眼立刻盯着馨嫒,馨嫒拿着电话回过头,还没回答,就先听见小如大声嚷嚷着:“义工来了!义工来啰!S先生……喔,不对,是体贴帅气的S先生,这次你真的要帮忙喔!姊姊有难了!”

“嗯?怎么啦?要帮妳姊姊找男朋友吗?这个简单,我来就好。”

馨嫒正在讲电话,没空理会凌靖泽的胡闹,于是他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她。

呵,在公司,向来只有别人站在办公室门口等他的份,现在自己这样立正站好等候差遣……可真是前所未有,他终于体会到爱情的力量,凌靖泽站在一旁内心偷偷笑着。

馨嫒挂上电话,凌靖泽赶忙凑向前,在她身后说:“遇到什么困难了?别忘了妳有万能的义工喔!”

“呵呵,你真皮,跟小如越来越像。”馨嫒转过身,伸手很自然的轻轻在凌靖泽脸上捏了捏,眼睛弯成一条线。

凌靖泽伸出手留恋地模模被馨嫒捏的脸,还真意犹未尽……他笑了笑,被这样的自己打败。

“一直帮我们送货的司机先生刚刚打来,说他老婆晚上送进医院剖月复生产,他很紧张,要待在医院陪着,明早可能不能帮我们送货了。”

“喔?明天有很多地方要送吗?”凌靖泽话中满是关心。

“不是,是明天一早刚好有一个客户要举行签约典礼,要一次送八盆花过去,而且他们已经选好吉时,要算好时间不能迟到。”馨嫒叹了口气。“唉!怎么就这么刚好。”

“没关系,在家靠父母,出门就靠男朋友啰!有我在不用怕……”

“姊姊妳答应让S先生当男朋友啰?”小如又来搅局,闻言立刻插话。

凌靖泽不等馨嫒回答,立刻接下话。“不只是男朋友,是男朋友兼终身免费义工,小妹妹妳不懂的……”

凌靖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等馨嫒开口就抢着回话,是怕被拒绝?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馨嫒点头?自己商场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居然“怕”起这种小事?凌靖泽脸上挂着微笑,心里却暗暗自嘲。

“小如!不要闹了,快去点一下明天要用的胸花够不够。Stanley……对不起,又要麻烦你了,只是你明天早上有空吗?不用上班吗?”

馨嫒对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轻柔,凌靖泽开心地如沐春风,他知道馨嫒心里有了他,于是他点头如捣蒜,说什么都行。

“有空啊!我们做……业务的,时间很自由,我就说要去客户那里催催货款就好了。”凌靖泽满脸笑容地说,心里在想看来公司业务都是这样混的。

“对了,明天是几点要到?是那一间公司签约?”

“早上九点半,是一间速太网路公司订的花,公司地址在这里,明天我会跟你一起去。”

速太……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好像在哪里看过……凌靖泽一时想不起来,馨嫒则开始忙着开启印表机制作明天要用的贺卡。

贺世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速太网路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愉快。

凌靖泽看见馨嫒在电脑上打的字,心里暗自惨叫了一声。

世达投资?不会这么巧吧?

凌靖泽是世亚集团的常务董事,他想起半个月前看过这件投资核备案。现在正式签约,明天会有世达的人过去,速太不认识自己就罢了,至于世达……

唉!怎么这么巧?明天怎么过关?

***独家制作***bbs.***

棒天一早八点半,凌靖泽出现在嫒花小苑。

“Stanley,你来啦?咦?怎么了,大热天戴顶帽子作什么?”凌靖泽头上戴了顶帽子,帽沿压得不能再低,馨嫒还差点认不出他。

“嗯……我想今天签约会场人一定很多,我们应该塑造一下嫒花小苑的形象,可以达到宣传效果。”

再掰嘛!凌靖泽。

“不要胡闹了啦!签约典礼不能迟到。”馨嫒压根不理他,忙着打包配件。

“馨嫒,别这样嘛!谤据我专业经理……呃……专业业务员经验,服务业就是要重形象,妳看,我也帮妳准备了一顶,等会我们送花去,人家一定会说我们很专业。”凌靖泽不死心,要把另一顶帽子往馨嫒头上戴。

昨天半夜找帽子找的半死,赏个光吧!

“专业?嫒花小苑有围裙啊!那边有一件比较大的,你等会儿围着,我们穿一样的去。”

围裙?围裙有什么用啊?能围住什么?要是等会被看到世亚总经理围着一条橘色花边围裙在搬花盆,我要怎么解释?凌靖泽心中暗自叫苦,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凌靖泽穿上围裙,开着没有冷气的货车,载了重重的八盆花,就差没有喝一瓶“蛮牛”了,这还真是难得的经验。

“到了,那边左转。”

“喔。”凌靖泽把车停好,不慌不忙的再把帽子拿出来压低戴好,然后……又拿出一个大口罩,戴起后整张脸包的只剩下两个眼睛。

馨嫒在一旁瞪大双眼。“Stanley……你要去抢银行吗?”

还说,很热妳知不知道?

“没啦……我……今天感冒,怕传染给妳,咳、咳!”

“你感冒了?怎么不早说?有发烧吗?”馨嫒一听关心地伸手模模他的额头。

“呃……我是喉咙痛,咳、咳!”凌靖泽赶忙再多咳几声,第一次觉得自己还真虚伪。

此时迎面走来一位世达的职员,旁边是代表签约的世达经理,凌靖泽一瞄到他们,赶忙将帽沿拉得更下面。

“是嫒花小苑吗?花请送进去。”职员对两人喊道。

只见凌靖泽低着头,侧身歪歪斜斜地搬着花,像作贼一样。

唉!这辈子还没这么“见不得人”过……凌靖泽在心中暗自叹息,此时又有一位速太的职员走过来,看到他们送花来,高声说着:“喂!送花的,等会花要给我们摆整齐一点!今天可是我们新的大股东要来啊!还有地上要是有落叶你们要负责清干净,典礼要开始了麻烦你们动作快一点!送完花自己到三楼会计部领支票,知道吗?”

唉!什么不可一世的态度,“大股东”就在这边你知不知道?

凌靖泽见到一个小职员这般大呼小叫,忍不住摇摇头,但只见馨嫒露出礼貌的笑容频频点头称是,此刻他深深为馨嫒的态度感动,原来一个女孩要经营一家店,是这样辛苦。

此时正走过他们身旁的世达经理听见这样的大呼小叫,回头望了一眼,凌靖泽没有准备,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

经理不看还好,越看越觉得奇怪,于是回头走向两人,凌靖泽赶忙退到馨嫒身后。

“小姐,这位是您的员工吗?”世达经理问着馨嫒,眼睛却瞄向凌靖泽。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馨嫒不解。

“他……怎么……”经理一边说一边走到凌靖泽身旁,狐疑地看着他,他怎么有点像……总经理?

大事不妙,凌靖泽赶忙放下花盆,蹲到地上……弯腰绑鞋带,顺便再咳两声。

馨嫒心想一定是凌靖泽怪异的打扮吓到人家了。“对不起,他今天感冒,怕传染给别人才穿成这样的,抱歉,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要赶着送花了。”

馨嫒连忙“拎”起蹲在一旁的凌靖泽,快步往电梯走去,留下一脸怀疑的世达经理。

凌靖泽抱着花盆边走边闪,左扭右拐,差点走不稳。唉!平时商场上再大的阵仗都没像今天这样紧张过……

凌靖泽一路低着头,祈求上天保佑别再出什么状况。

在大太阳下“闷”了半天,总算完成任务,回到嫒花小苑,凌靖泽第一件事就是把一身热死人的装备扒得精光。

“Stanley,今天辛苦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馨嫒甜甜一笑,凌靖泽立刻忘了今天是怎么闷了一天。

“就只有吃顿饭吗?没诚意。”他露出贼贼的笑容。

“嗯?你还要什么?”馨嫒不解的看着他。

“妳说呢?”凌靖泽突然将头凑到她面前,一亲芳泽的意图很明显。

只见馨嫒也把脸凑近了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盯着他,凌靖泽欣赏着眼前的佳人,期待将要发生的美好事情。

然而等半天,却只等到馨嫒的一根手指头,往自己额头上戳了戳。“你今天不是感冒吗?还想东想西?给我乖乖到那边坐下,我拿个感冒药给你吃。”

“我……我……”我没有感冒啦……

凌靖泽哀怨地被馨嫒推开,想要解释的话只能往肚里吞,更惨的是她已经拿了杯水过来,硬是要他吞下什么感冒胶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