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秋高气爽的午后,在台北繁华的东区,街道上充满了川流不息的车潮及来去匆忙的人群,两旁一栋栋玻璃帷幕高楼,林立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上。高楼内,进进出出的尽是西装笔挺的上班族及踩着高跟鞋的粉领新贵,这些忙碌的身影,是这个分秒必争的大都市缩影。

在这繁忙的都市丛林中,总有些僻静的小巷弄,就像一条清澈的小溪流,为这喧嚣的城市带来些宁静。这条有着温馨咖啡厅及精致餐馆的小巷,就隐身在喧闹的东区巷弄中。

其中,一家布置典雅的花艺店,面积虽然不大,但不时飘散出的淡淡花草香,随着微风飘散在这条小巷中,路过的人莫不觉得神清气爽。

从花店整片的透明橱窗望去,一对姊妹正穿梭在各式花材中,熟练地分类修剪各式花草,将它们变成一束束动人的花束、一盆盆体面的盆栽,店门口的常春藤绿意盎然,朵朵鲜花放置在柔软的纱网上,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叮当!”

静谧的午后,小花店干净的玻璃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位急急忙忙的年轻人。

“老板娘,给我一盆蝴蝶兰,要高雅一点,我要送客户乔迁之喜的,很急,可以帮我赶一下吗?”年轻人挥着汗,显然是赶着过来。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帮你准备,你坐着等一下。小如,先帮这位大哥倒杯冰水。”

这位“老板娘”,原来仅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有着清秀的面貌及纤细的身段,脸上笑盈盈的招呼客人,让人很快忘却秋日的艳阳。

只见她双手熟练、迅速地挑着花材,五枝蝴蝶兰搭配着高低不一的开运竹,呈现出层次的美感,底座纯白的花器及精致的雕饰,将盆栽衬托的高雅纯洁。最后,再插上几株绿叶衬托及贴上几个小巧的蝴蝶结,不到二十分钟,一盆简单大方的“兰亭雅韵”就完成了。

“先生,这样可以吗?”老板娘亲切的问正在喝着冰凉饮料的年轻人。

“哇!这么快?很漂亮耶!难怪同事都介绍我来这家,果然很专业!谢啦,我要赶回去交差了!”

送走了满意的客户,高馨嫒轻轻喘了口气,为自己倒了杯水。

最近好日子很多,乔迁、结婚的人不少,连高升、跳槽的人也忽然多了起来,小小的花店,时常堆满了客户订购的各式花材。

馨嫒回想当初选择开店地点时,就是看准了东区的高消费能力,凭借着自己对花朵的认识及独特的美感,加上快速亲切的服务,经过两年努力,总算在这租金贵的吓死人的地段上有点小小成绩。

馨嫒的爸爸是中部的花材中盘商,在耳濡目染下,她从小对各式花朵的特性、花季、价格等都不陌生,对于花艺更有与生俱来的天分,两年前带着妹妹馨如一起北上打拼,还好没有让家人失望。

“姊,妳在想什么啊?张老板打电话来问我们这星期桔梗要进多少,妳要不要听?”小如的话打断了馨嫒的思绪,她赶忙接起电话,这星期可有得忙了呢!

***bbs.***bbs.***bbs.***

罢刚从花店离开的年轻人,现正回到世亚半导体办公大楼,气喘吁吁地向主管复命。“报告副总,花已经送去客户那里了,我们是第一个送到的。”

“那就好,总经理刚刚争取到这间大客户,一定要维持好关系,连小事都不能马虎,知道吗?”

“是!”

小职员应声后离去,这位副总起身前往最顶楼的主管级会议室,准备开会。

世亚大楼楼高五十层,就位在这商业气息浓厚的东区,大楼最近新落成,请了名建筑师设计,显得相当霸气。

世亚集团从传统的水泥及钢材起家,经营至第二代时,适逢全球经济起飞,对于传统原料需求量大增,使得凌家得以迅速累积可观的财富,凌家把握机会迅速开枝散叶,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及绵密的人脉网络,很快将经营版图拓展至土地开发、电子及金融等产业,各家族企业间彼此支应,快速成长。

发展至第三代,凌家已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大族,政商两栖,权倾一时,一举一动都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力。凌家设在总部旁密巷里的招待所,便不时出入政商名流,交换着彼此的利益。

会议室内,世亚半导体的总经理──凌靖泽,正不疾不徐走到会议桌前,主持会议。

“各位经理人,上半年度的业绩报告已经出炉了,整体而言,我们的表现相当不错,在此除了感谢各位的辛劳,也请大家不能松懈,消费性电子的传统旺季就要来临,请大家务必把握商机。”

面对在场一位位专业,甚至比自己年长许多的经理人,凌靖泽毫无惧色,语气沉着,目光沉稳,冲劲中带着年轻人少有的大将之风,他接掌世亚两年,获利连续创新高,让一旁已交棒的父亲相当满意。

凌靖泽停了停,继续从容地说:“为了感谢每一位员工的贡献,我在此特别宣布,若今年度世亚的获利继续攀升,连续第三年创新高,年底的员工配股将再多加一成,希望各位与我一同努力。”

凌靖泽宣布完这项福利,台下立刻响起掌声。世亚的员工红利在业界已令许多同业羡慕,也因为如此,公司上下士气高昂,屡创佳绩,凌靖泽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气度,令台下经理人相当折服。

会议后,凌老面带愉悦地走向他。“靖泽啊,这两年你的表现令我相当满意,不过你也别太累,要找机会放松一下。今天晚上我帮你安排了一场party,你和几位年轻好友聚一聚,轻松一下,如何?”

凌靖泽知道父亲话中的意思,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也不好拒绝。

三十岁这年,他接下了领导世亚半导体的营运重任,每日所思所想,就是如何延续凌家盛世。自己不是没有儿女情长的感情,只是他始终无法找到一个可以走进他心房的人。

自己已达适婚年龄,父亲一直希望他在事业稳固之后,能早日找到一位名媛淑女,除了完成终身大事外,也能“顺便”来个名门家族联姻,巩固家族势力。父亲的期盼一天天加深,自己就有安排不完的晚宴、饭局。

“好,我知道了。”凌靖泽没有太多的表情,一个人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今晚的饭局就设在世亚的招待所,傍晚,司机已经在楼下等了,凌靖泽皱了皱眉,要秘书打电话给司机,不用接他,招待所距离公司不远,他想要透透气,决定散步过去。

落日西沉,华灯初上,繁华的大都市亮起迷人的霓虹,凌靖泽却绕进小巷中,想要得到一点片刻的宁静。

这些年来,他并没有辜负众人所望,从容地度过一次次市场严格的考验,顺利将世亚半导体带入世界级大厂之列。面对这些挑战他从不觉得畏怯,只是在夜深人静,偶尔抬起头仰望星空时,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中似乎缺少了什么,但每每要细想时,接踵而来的工作又让他没有停下脚步的机会。

想到这里,凌靖泽不禁又抬起头,看着天空闪耀的星星……

“啊!先生,你走路怎么不看路啊?”一声尖叫,让他猛然回过神。

“对不起!我……怎么了?好像没有撞到妳啊?”

凌靖泽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位气嘟嘟的小妹妹,扎着两条辫子,双手插腰,年纪轻轻,火气倒不小。

“你踩到我们今天刚进的海芋了啦!这是明天新娘的捧花耶,看怎么办啦!”

凌靖泽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大脚不偏不倚踩在一大束白色海芋上,可怜的纯白海芋被踩得惨兮兮,正当他要道歉时,旁边的花店玻璃门忽然被推开。

“小如,怎么这么没礼貌?跟人家说对不起。”

“姊!是他踩到我们的花耶!”

馨嫒瞪了妹妹一眼,然后很有礼貌的向这位先生道歉。“对不起,因为最近我们生意比较忙,花材都堆到走道上,妨碍到您了。啊,您的裤管都沾湿了!”

凌靖泽听见这轻轻柔柔的嗓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位长发女生正对着自己的“裤管”说话,说完一抬头,正好与他四目相望。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小小的瓜子脸,白净的脸蛋煞是迷人,凌靖泽一时怔住,没接上话。

“真的不好意思,您要不要先进来,我帮您把裤管弄干净。”馨嫒仍有礼貌的说着。

凌靖泽只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不知不觉将他拉进花店里。

“您赶时间吗?我找条干净的抹布给您。”

“不赶。”他坐在小小的花店里,感觉自己被一大堆不认识的花草给淹没了。空气中飘散着各种花朵的芬芳,让他不自觉深吸了一大口气,紧绷了一天的情绪顿时感到舒畅无比,也不想赶着离开。

“不好意思,这条抹布是干净的,您先将就着用。”

从长发女孩带着白色工作手套的纤纤素手中接下抹布,凌靖泽一边擦拭,一边环顾四周。

这间不到十坪大的花店,白色的墙搭配着蓝色的花架,很有地中海的感觉,大片的透明玻璃墙,映着各种颜色的花朵,特别缤纷耀眼。

“这间店是妳开的吗?”

“嗯,是啊!我和妹妹一起打理。”

馨嫒简单的回答,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一朵朵水晶紫玫瑰慢慢放入铺满缎带和丝纸的礼盒中。凌靖泽注意到她的动作和她的话语一样轻柔,也注意到一旁的小妹妹正拼命对着他做鬼脸。不过凌靖泽没有生气,反倒觉得相当有趣。

“原来这位可爱的小姐是妳的妹妹啊?”凌靖泽故意把“可爱的”三个字说得有点重,显然是故意逗着小如。

“喂!你什么意思?你踩到我们的海芋我还没跟你算帐耶!”小如可听懂了,气急败坏的质问。

“喔,对不起,踩坏妳们的花了。我赔给妳们吧!”

“不用了,我们把东西堆到行人走道上,才不好意思呢。”馨嫒轻轻一笑,恬静地回答。

凌靖泽突然感觉心头莫名一震,在商场上,为了蝇头小利争破头的故事天天上演,他几乎已经认定所有人都是见钱眼开。不知是她这样无所求的回答,还是这甜美的一笑,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特别感受。

“这样好了,我买一束妳们店里的『招牌花』算是表达一点心意好了。”

“招牌花?!”馨嫒和小如同时发出疑问。

“嗯……我想餐厅点餐时有招牌菜……花店不应该也有招牌花吗?”

订花这种“小事”凌靖泽从未自己处理过,哪里知道没有这种用语。此时两双大眼睛瞪着他,凌靖泽很快发现自己说错话。

“嗯……抱歉,我想也对,没有一种花叫『招牌花』吧!”

平时开主管会议时几十双眼睛盯着自己都没有感觉,怎么现在这两双好像告诉自己“有够土”的眼睛,让自己真有点招架不住。

“这位先生,你这样我们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卖花给你耶──”小如不给面子地亏着他。

凌靖泽听到小妹妹这样“不礼貌”的话,顿时觉得有趣极了,难得放松地开怀大笑。

“好吧!那么这束是什么花?让人觉得很特别。”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糗下去,他连忙指着眼前的一束花问,转移话题。

这束花并不特别娇艳,在一堆争奇斗妍的花朵中并不显得突出,但它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清爽而简单的外型,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新感觉,很像……眼前的这位清秀佳人。

“这是百合,今天刚刚到的货。”馨嫒笑着说。

凌靖泽看着她出众的气质,真像个花仙子。“这束花也是妳搭配的吗?”

“是啊!店里的花束都是我亲自包装的。”

“嗯、搭配的真好……这颜色……真调和。”凌靖泽哪里懂得花,说这么多,只是想多听几句这舒服的声音。

“真的吗?谢谢你这么说。不过这束花我才刚刚包装到一半,还没完成耶。”

“呃……这样啊,呵呵!”没想到老板娘这么“诚实”的戳破了自己的谎言,凌靖泽意外地发现自己竟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感觉,他无视一旁小如快要憋不住的笑意,等着馨嫒包完这束花。

这间小小的店,让他觉得很放松、很愉快,一整天紧绷的神经在此轻易地松弛下来。当上总经理之后,肩上扛的责任让他必须时时“武装”自己,如此轻松地笑着、被亏着,甚至觉得不好意思,可真是难得的经验。

在三个人的笑声中,凌靖泽捧着一大束的百合,离开了这个让他深觉不像自己的“怪地方”。

***bbs.***bbs.***bbs.***

收起难得的笑容,凌靖泽一如往常沉静地走入招待所。手上那束鲜花,让他立刻成为派对上众家美女的焦点。

“嗨!Stanley,你还是一样帅啊!这束花真漂亮,是要送哪位幸运儿啊?”

“Stanley真有品味,连挑束花都这么美。”

“这儿有位置,Stanley要不要先过来坐着呀?捧束花挺累的。”

Stanley是凌靖泽的英文名字,他保持惯有的笑容回答大家。“鲜花当然要配美女了,早知道今天这么多美女,我就多买几束了。”

这样“职业性”的回答,凌靖泽视作习惯,但众家美女听得可乐着。这些话语只不过是他现在这个身分的基本礼仪,不久他便拿了杯whiskey,静静的坐在角落。这样的场合他再熟悉不过,却始终无法融入、无法真心的乐在其中。

只见各家千金打扮入时,身上名贵的华服、首饰说明她们不凡的身价,但话题始终围绕在最新一季的新装发表会和新开幕的Spa会馆上,而公子哥们的话题就是最新款的跑车和如何练六块肌。千篇一律的场景,一成不变的对话,甚至是一贯的制式虚伪,就像空气中夹杂的阵阵香水味,让凌靖泽感到烦闷。

突然间,一阵淡淡的百合花香,飘入鼻中,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这清新的味道飘进胸口。

就让今天过的不一样吧!

烦闷的凌靖泽不想让今晚又结束在这种没有意义的派对中。节目还没结束,他就找了借口先行离开。

走在小巷间,大部分的商家都已经打烊,远远就看见那间小花店还亮着灯,不知道自己是故意还是顺便,或是依然想着那清新的百合香味,凌靖泽“很顺路”的经过这间店。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忙啊?”凌靖泽在门口张望着。

“啊,扫把星先生来了!”小如一见到凌靖泽,月兑口而出的就是凌靖泽的新外号。

“小如,妳又在乱说话了!”馨嫒一边斥责,一边将手上的白色海芋扎成一束美丽的捧花。

凌靖泽东瞧西看,旁边没别人,确定自己就是那位“扫把星先生”。

“『可爱的』小妹妹,我有新名字啊?”

凌靖泽觉得有趣,从来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这般“撒野”,在他生活中会出现的小妹妹,只有公司柜台的总机接待妹妹和送公文的工读生,她们见到他的反应都是立正站好、恭敬有礼。

“我就是『可爱』,怎样?”小如学着凌靖泽的口气,特别故意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两个字。说完两人随即哈哈大笑。

“我何时变成颗星星啦?”

“从你不客气地踩着我们的海芋开始。”

“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抱歉!”

“要是说对不起有用,世界上就不用警察啦!这是明天客人要用的新娘捧花,晚上请客每桌都还要放一盆,今年海芋产量特别少,被你这样一踩,大姊重新调了好久才调到货,被贵的半死!”小如劈哩啪啦说了一大串,馨嫒都来不及阻止。

“真是抱歉,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被这样的小妹妹削一顿,真是种毕生难得的经验,凌靖泽不觉得生气,反倒尽情的“享受”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待遇,虽然跟小如抬杠,但目光却不知不觉的飘向馨嫒。

“没关系,已经差不多弄好了。”馨嫒月兑下手套,擦去额头的汗珠,露出满意的笑容。

凌靖泽仔细看着这个脂粉未施却清新月兑俗的脸庞,以及每个自然不矫柔做作的小动作,跟那些派对中打扮讲究的“名媛淑女”相较,她全身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让他目光舍不得移开。

“喂!你真的要帮忙吗?有诚意的话就帮我们把花架都搬上货车,明天司机好送货。”小如嚷嚷着,存心不给这个扫把星面子,因为她相信这位穿着高级西装的“不明男子”不会真的照她的话做。

“小如,不要再闹了,留点力气专心做事。”馨嫒这回可放下手上正在收拾的花草,认真的跟小如说。

“这些花架……平时都是谁帮妳们搬啊?”凌靖泽打量着这些有半个人高的铁制花架。

“我们自己慢慢搬啊!不然你以为它们会自己飞上去啊?”小如一边说,一边熟练的跳上车,馨嫒则不慌不忙的提着一个个花架,与妹妹接力放到车上。

两姊妹的动作虽然熟练,但铁制花架的重量显然还是让她们有些吃力,此时凌靖泽觉得如果自己再“晾”在一旁,简直不配叫男人。

外套一月兑,他想也不想的就一手拎起一个花架,轻轻松松的让它们乖乖在车上排队。这些比起健身房的哑铃,实在不算什么。

“哈!妳看,会飞吧!”凌靖泽得意的笑着,回头又拎起两个,准备再耍帅一下。

“啊!碰!”凌靖泽只觉得眼冒金星。

然后又隐约听见一句──果然是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