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阿强,你找我吗?”

“晚上有空吗?有件事我想找你商量。”

“好。”徐季甄挂上手机,准备出门。今天是假日她不用上课,下了班后准备赴男友的约。

在徐季甄家待了许多日的仲子玺,已经习惯她喊他的外号。

“粽子,晚上我要跟阿强出去,你一个人OK吗?”

仲子玺暗忖,她总是会忘记自己是个女孩,在他心中,女人就是应该被男人呵护,而不是让她“照料”。

不过或许……这也是他对她另眼相看的地方。

他的生活中,有参加不完的派对,但那些美丽的花蝴蝶他见多了,徐季甄这株坚强独立的“野草”,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动了心。

“你要跟男朋友出去吗?”他多问了这一句,虽然他不想听到答案。

“是啊!我走啰!”徐季甄开开心心地出门,留他一个人在家。

仲子玺明白,他是在嫉妒。

他不愿意看见她和男友出游,也担心她的男友对她不够好、不真心。徐季甄的世界和他截然不同,却用朴质简单的心灵,敲响了他心中沉静已久的大钟。

仲子玺在她的家里左晃晃、右晃晃,哪里也不想去,这和他一向果决的个性不同,他知道,但还是执意要等她回来。

***独家制作***bbs.***

“这个给你!”徐季甄回来后,带了一大袋香气四溢的串烧。

“你今天心情似乎很好。”

“你看得出来啊?”她开朗地笑开。“对啊!我很开心。”

他看得出来,不是因为他阅人无数,而是因为他喜欢上了她。

“什么事这么开心?”

“阿强说要帮我开一间服装店。”她手舞足蹈地说着:“我要有自己的店啰!这么久以来的梦想,终于成真了。”

“你一直希望有一间自己的店吗?”

“对呀!一间小小的店就好,我会认真地卖衣服,多赚一些钱以后当做养育小孩的基金。”

“你想得很远。”这样的梦想对他而言几乎微不足道,但他却因为她对未来的真诚期待而感动着,“有梦最美”,是他对她的写照。

“阿强说他已经找好店面和股东了。”

“还有其他股东?”

“因为我们的钱不够,阿强说店面位于黄金地段,租金很贵,所以要找其他股东一起投资。”

“那股权怎么分配?有书面的协定吗?还有,如果是你要顾店,到时除了分享利润外,你必须要另外领一份薪水。”

仲子玺说着商场上最基本的规范,不过开心的徐季甄却听不进去。“不用算得那么清楚啦!阿强说股东他会负责找好,都是可以相信的自己人。”

“你见过这些人吗?”

“没有。”

“店面在哪里?”

“阿强说过几天会带我去看。”

“为什么要过几天?”

“他还在跟房东谈,我们必须先付一笔押金。而且他也找好了衣服的厂商,说可以给我们折扣价,但是要先付订金。”

仲子玺微拧了下眉,说道:“所以你连货都还没进,就要先付订金?”

“阿强说衣服是从香港进口,还在等海关放行。不过他说那些都是高档货,很值得。”

“季甄。”仲子玺语气微愠地说道:“你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可是为什么不论你男朋友说什么,你都相信?”

“他是我的男朋友,不应该相信他吗?”

“他对你是百分之百真心吗?”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仲子玺发现她对男友深信不疑,转而说道:“好,先不谈你们之间的感情。无论是什么生意,都应该在商言商,你连东西都没看见就要付钱,这样是不对的。”

“做生意你没有我熟吧!你不知道,今年景气复苏,大家都在抢好店面、好货品,动作不快怎么有钱赚?!”

她不知道,他做的“生意”比她大了千百倍。

“你为什么听不进我的劝?”

“我相信阿强。”

“感情不是这样谈的。”

“感情就是信任对方!”

“那要看对方值不值得你信任。我看得出来,阿强对你的感情不深。”

“你凭什么这样说?”

“等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会明白。”

徐季甄不耐地走进房间,不再理会仲子玺。

他话中的话,她当然更不会去深究。

她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不支持她认定的感情,阿强对她有多好,别人怎么会知道,这次她选择和往常一样,信任这份情感。

仲子玺见到她不悦地走入房中,知道她心中不快。他明白她对感情的憧憬与期待,越是这样,他越舍不得她受伤。

就在她关上门之后,仲子玺的手机突然响起。

“哥,是我。”

“子觐,什么事?”他问着从美国打来的小弟仲子觐。

“爸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工厂最新一批步枪准备要出货,爷爷问你是不是连货都不验了?”

“你验就好。”

那些要他回去的理由借口,他连回应都觉得懒。

“哥,你到底在忙什么?连家都不回。”

“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

“爷爷和爸爸气得要命。”

“那就让他们气吧!”

“你可逍遥了,倒楣的人是我。”

仲子玺闻言,没好气地说:“因为你们没人要接管家里的事业,我才必须整天处理这些事,活像被关在监牢里,比起你们现在做的事,倒底谁比较倒楣?”

仲子觐不敢再接话,以他的标准,仲家三个兄弟中,的确是大哥最“倒楣”。

合上手机,仲子玺想着自己方才的话。

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

什么时候,他开始把徐季甄摆在所有事情的第一位?

而徐季甄呢?她深信不疑的男友,她毕生第一次的投资,会不会让她受伤?

他的话她听不进去,还捧着她一点一滴辛苦存下来的钱,堆砌着阿强勾勒出来的未来,这就是她以为的爱。

***独家制作***bbs.***

一个星期过后,徐季甄的心底开始觉得慌乱。

她不仅把所有存款都交给阿强,甚至还抱著有钱大家赚的心理,告诉身边一群好友,大家纷纷掏钱投资她的新店面,友情赞助让她开心了好几天。

但是她久候的大批新衣迟迟没到,起初阿强的理由是船期延误,后来又告诉她衣服被海关扣留。一星期后,就连阿强的电话也无法拨通了。

“嘟、嘟……”她不断拨着转接语音信箱的手机号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仲子玺在一旁沉冷地看着她,问道:“店面呢?”

“我去看过了……房东说……我们根本没有付押金,早就租给别人了……”

“你不是说阿强把你的钱拿去付押金了吗?”

徐季甄听到这,忍不住泪水盈眶。“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你没看见我急着找他吗?”

对于徐季甄月兑口而出的气话,仲子玺倒没有动怒。“如果他要躲着你,你就算找到他家,也没有用。”

丙然,季甄冲到阿强家时,阿强早就离开了,连他爸妈都不知道他的踪影。

徐季甄再也忍不住,在阿强家门口前崩溃了。

她的存款、她坚信不疑的感情,一夕之间完全破灭。

她不相信,不相信她全心付出的男友竟会这样对她。

她跌跌撞撞、东摇西晃地走回住处。

一回到家,就看见仲子玺正在等她。

“为什么?为什么?”她觉得好难过。“我该怎么办?”

“就当一次教训。”

“什么?”

“无论是对感情还是对于生意,都当作是一次经验就好。”

“你说的还真简单。”

“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

“你要我怎么冷静?!”

靶情没了、辛苦的积蓄被骗走,甚至还拖累了一大群好友,仲子玺知道她的难过与气愤,不过,他要她学着成长。

“不冷静,你怎么处理事情?”

“怎么处理?找人给他一点教训,想办法还钱。”

“我不是跟你说过,真正厉害的人,不是动手,是动口。”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说这些大道理、风凉话?”徐季甄的心情此时荡到了谷底,无法克制地对仲子玺的劝告动怒。

“我说的话,你再想想。”仲子玺的语气依旧和缓,仿佛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唯有冷静,你才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军火交易时,处处都是陷阱,见过世面的仲子玺用低沉冷静的语气告诉她真正的因应之道,无奈怒急攻心的她什么也听不进去。

多日没有男友的消息,投资的朋友们此时也纷纷开始向她打听店面到底开了没有,徐季甄满心无奈,打算开始再兼份工作还钱。

而身价不凡的仲子玺,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她。

徐季甄先是在下课后到夜市的鸡排店打工,仲子玺去看过她几次,看着她在满是油烟的油锅前快速地炸着鸡排、打包收钱,甚至连制服都还来不及换就得赶快上工,相当辛苦。

不久,她为了赚更多钱,打算到PUB里当啤酒销售小姐。

这天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这是她在鸡排店打工的最后一天,仲子玺问道:“明天就要到PUB打工?”

“嗯。”她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突然她又想起,她还欠仲子玺医药费。“关于欠你的钱,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

仲子玺看得出来,就算她自己再辛苦,也不愿拖累身边的人。这样的女孩,更值得好好被疼惜。

“到那种地方打工,什么人都有,你要考虑清楚。”

“我知道,你放心。”

“为何总是爱逞强?”

“什么?”

“别人骗了你的钱,你背负起所有后果,却不见你掉一滴眼泪。”

“我……”

“真的不想哭?”

“我能找谁哭?”

“我。”

“啥?”

“我说得不清楚吗?”

“清楚……不清楚……”

仲子玺看着错愕的她,嘴角不禁噙着一抹微笑。

徐季甄此时脑袋一团混乱。他说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要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那究竟是清楚,还是不清楚?”

仲子玺又再说了一次,不过这回,他的眼神变得更为深邃,俯身欺近看着她。

“我……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现在的她已经被债务弄得心烦意乱,这颗粽子现在来搅什么局?

“你是一个好女孩,只是没有遇到好的男人。”他低着身在她额前说着。

因为他的举动,她的呼吸变得急促。眼前的仲子玺盯得她晕头转向。他……是在对自己“表白”吗?挑这个时候?自己现在的状况糟到不行,他……疯了吗?

“你、你、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知道他的外在条件不差,高大的体魄挡在她面前,还有上次不小心偷瞄到的壮硕胸膛,她想起上回和他一起在夜市吃宵夜的那晚,她虽然看着天上的星星,但其实她知道,当时他正看着自己。

仲子玺当晚一席深刻的言语让她心情悸动,不过当时她是有男友的人,不可以让这样的情愫滋长。

这么近距离看着仲子玺俊俏的脸庞,似笑非笑的双唇更让她心神慌乱,更恐怖的是他的那对眼眸,不停吞噬着她的理智,仿佛会让人毫无防备地掉进他眼底的深渊。

“你脸红了。”他冷不防地说道。

“我哪有?”

“逞强。”

“是你……先那个的。”

“哪个?”

“乱……乱说些有的没的。”

“我认真得很。”

仲子玺像一只猎鹰,看着他手足无措的小猎物。

不过这样的猎物,他会疼惜、会爱护,因为,她值得。

在美国,他从没遇过像她一样坚强独立的女孩。她是块璞玉,他要雕琢她。

“我……我现在事情很多,没空……想这些。”

她的一颗心怦怦地乱跳,只能低逃离仲子玺越来越火烫的气息,也逃避着自己紊乱的思绪。

“没关系,我可以等。”

他不慌不忙,不急着要她给答案,他会给她时间,等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感情,什么样的人才是值得付出的对象。

第四章